《我的父亲》作者:周涛

——写在父亲节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6-12 15:18:41

    父亲是1997年农历三月十二日凌晨去世的,刚好84岁。记得那年的陕北大地,春风姗姗来迟,已是仲春时分的黄土高原依旧寒气逼人;父亲去世的那天夜晚,星月隐耀,天气阴沉;午夜子时,夜深人静,突然间,久病昏睡的父亲一下子坐了起来,伸出颤颤巍巍的手,拽住大哥和大姐的衣襟,用他已经无神的眼睛看了一眼大家,点了点头,然后便闭目倒了下去。因正值午夜,大哥不让我们放声大哭,怕惊动了左邻右舍。我们和大哥、大姐含泪为父亲换上“寿衣”,垂首呜咽,一直到天亮。

   父亲走得那样从容淡定,但却给我们留下了万分悲痛和无限遗憾。作为儿子,我深切地理解父亲藏在心底的感情。多少天,我沉浸在悲痛和悔恨之中。我恨自己为人子只顾忙工作,没有尽到照顾父亲的责任。过去苦日子的时候,父亲再苦也不叫苦,总想让儿女们过好日子;现在日子好了,父亲却又老又病,未享过一天清福。我原以为父亲身体好,却不知他积劳成疾,有病自己扛着,从不吭声,一旦病重却再未能起来。给我留下了终生的悔恨,我欠父亲的这笔人情账永远无法还了。
   父亲是一位从不叫苦的人。他出身寒门,生于乱世,饱经风霜,历尽磨难。小时家境贫穷,未上过一天学。青年时期,当过长工,打过短工, 受尽了苦难。与母亲成家后,养育七个儿女,家庭负担重,为了过好光景,他勤俭持家,省吃节穿,精打细算,一件衣服连续穿好多年,破了补,脏了洗,从不舍得换新的。他总是早起晚睡,没白没黑干活,从不知道苦和累。他犁地耕田,收秋种麦,担茅出圈,锄草喂牛,打石头箍窑,几乎干遍了所有农活。春夏秋冬,从不停息。他粗手厚茧,执鞭驱牛,扶犁耕地,是生产队犁地的“好把式”。他犁过的地,深浅均匀,透析松绵;耙过的地,土细如面,平展整齐;种下的禾苗根深叶茂,穗大粒饱,丰收高产。他干过十几年生产队的饲养员,经他手喂出的牲口,个个膘肥体壮,毛顺色亮。他每天提着硕大的草料筐,连续要跑六、七趟才能给三、四十头牲口添好草料。
   父亲生性耿直,做人坦率,为人忠厚,做事正派。他对集体忠心耿耿,犁了一辈子地也没留下一根耙齿;喂了十几年牲口,也没有私用过一回。他帮助左邻右舍干活出力,从不求回报。记得有一年麦收碾场,他领着几个年轻人摊麦子,看到两个年轻人老是躺在阴凉地不干活,还骂骂咧咧嫌队里一个有名的老实人干活慢,他终于看不下去,爆粗口大骂那两年轻人太不像话,惹得人家不高兴。回家后,母亲给他指出要注意方式方法,他瞪着眼睛说:“我就这性格,不会拐弯抹角说好听的,别人有意见我也不怕!”
   父亲是一位通情达理的人。他亲身经历了新旧社会,尝到了苦与甜的不同滋味,同时,他又亲眼看到了改革开放前后的不同变化。他有着深厚的爱党之情,教育和鼓励儿女们积极参加党团组织。每年秋收后,他把家里最好的谷子晒干晾好,交爱国粮。他把集体放在心上,生产队的难事难活,他都操心出力,从不落后;他热爱家庭,礼让母亲,关怀子女,每次与母亲发生争执,他总是先让一步,沉默不语。他不识字,吃过没文化的苦头,所以不管家里再穷,他个人再苦,也不许儿女们不上学,这种严厉的教育,让儿女们终身受益。
   父亲是一位地道老实的农民。他没有将军的显赫战功,没有英雄的豪言壮语,没有文人的诗情画意,更没有伟人的丰功伟绩,但他却用犁铧耕种出了丰收的果实,用粗壮的双手建成了温馨的家园,用生命和血汗铸就了一座让后人敬仰的丰碑。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