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安佳作

掩盖(二十一)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武和平

23

曲江河没有看错,停车场中闪身而去的人正是卓越。为了调查赵明亮和他的这台悍马车,他和梅雪足足忙了一整天了。

这天一大早,卓越挂通了刑警支队长薛驰的电话,问赵明亮那台报废车现在何处。薛驰说,曲局长有令,已经移交交警事故部门处理,你小子要搞什么名堂。卓越知道薛驰是曲江河的心腹,只称寒局长要求结案,金岛区政府还想把破车拉回去修理,要变废为宝。薛驰骂道,真是财迷心窍了,这车八成已经进了回收炉化了铁水啦。

卓越听了心急火燎,马上驱车赶到事故科找孙科长求援。这孙科长是卓越在警院的老同学,见面后分外亲切。看卓越还拿了两条“红塔山”,就当胸打了他一拳说:“‘袖珍’,你贿赂我呀!”

卓越笑着说:“我哪有这笔开销?这是区政府办公室上的贡,想死马当成活马医。你费心帮忙查一查,也是朋友的面子事儿。”

孙科长记起了这桩事,说这台车扔在车库里好长时间了。刑警支队这帮子大爷,总是留些擦屁眼的事儿。他正为这件事情伤脑筋呢。

车管所有间很大的修车房,蓝鸟王就在角落处用车罩布盖着。孙科长领着卓越走过去,刷的一下扯去了上边的罩布。他突然大吃了一惊:那台蓝鸟车竟不翼而飞,代替它的是一台刚被撞毁的桑塔纳车。他顿觉颜面尽失,立即打电话找到库管员,问清了缘由。原来支队昨天接晋川副政委的通知,要求清理积压案件,接受市局的执法检查。这台车在整理内务时送到郊区报废车辆回收厂去了。孙科长连声向卓越表示歉意。卓越无奈,就手联系上了梅雪,两人便风驰电掣般急奔回收厂。

回收厂里,几百台等待报废的车辆都摆放在停车场中,唯独没有发现那台事故车。这时只见一台吊车正在将破车落放在长体平板货车上,卓越忙赶过去问装卸司机有没有见到一台蓝鸟王。司机想了想说,有一台,被撞得简直像堆烂泥,吊了几次才装上车,刚运到郊区钢铁厂当回炉底料了。

卓越和梅雪急了眼,拉响警报,一路狂奔地赶到钢铁厂。问清楚了厂内入炉前的一道工序在锻压车间,他们便一溜小跑奔了过去。一进车间大门,卓越就拍响了大腿:原来那台蓝鸟王刚刚被吊车从流水线上吊起,准备锻压后入炉熔炼!

蓝鸟车被重新放置在地上,上面积土尘封。卓越让梅雪帮助打开失灵的车门,脱去外衣一头钻了进去,好半天没了动静。卓越的矮小身材这次派上了用场,像条泥鳅在变了形的车身内来回钻动,两只手不断触摸车厢四壁和座椅上下的每一个角落,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现。就在他要爬出车门时,梅雪刚给他买的那件鳄鱼T恤偏偏夹在了后座椅的缝隙中。他连忙把手探入椅背揪拽,指尖猛然碰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他伸手去掏,原来是一个牛皮纸信封。等抽出来拿在手中,竟然沉甸甸地压手。

兴奋至极的卓越几下子钻出车门。由于用力过猛,那件T恤也给扯烂了。他顾不上掸去满身尘土,看四下无人,招呼梅雪打开了信封。里边竟是两根黄灿灿的金条!再看信封,是区政府的公用信笺。信封背面隐约有一组手机号码,被人涂上了钢笔道,但还可以辨认。

“梅雪,咱俩发了!你说,想吃啥?”两人从钢铁厂出来的路上,卓越把车开得飞快。

“是福是祸还没闹明白,你就乐得屁颠儿似的。你慢一点儿,我打个电话。”梅雪显得十分老成。她把手中信封上的电话号码让指挥中心查了一下,回话说,这是〇二的保密电话,你有什么事儿需要转告吗?梅雪答道,我用座机和他联系,随即挂了电话。

两人几乎同时吁出了一口长气:〇二,就是曲江河的电话。这个密号,一般警察是不知道的。

没有片刻的停顿,卓越拨通了事故科孙科长的电话,请他帮助从微机里边调询一下蓝鸟车的档案。

孙科长未露声色地在车管所台账上查验了蓝鸟王入户手续,意外地发现,蓝鸟王和曲江河的那台悍马车的发动机连着码。卓越刚才钻进车内检查,已发现车体连接部分有切割痕迹,可以确定是走私车无疑。同这两台车一起办理过户手续的还有三台车,分别给了市委和区政府,经办人是金岛分局局长寒森。但五台车的批准入户分配单上都有曲江河的签字。

看来“咬子”说的没错,五台车的背后真是有大来头:两台悍马,一台归巨轮,一台归曲江河;三台蓝鸟,一台属市委组织部科技咨询中心,一台属金岛区矿管局,再有就是赵明亮这台报废车。

卓越很快从亚飞那里打听到曲江河晚间到了凯悦大酒店,就尾随而至,在停车场看到了侣文龙、黄金汉和曲江河的坐骑一字排开,又见到巨宏奇和曲江河在黑暗处咬耳朵,更进一步印证了他所获取的信息。至此,五台车就像环环相扣的链条,使卓越眼前的疑团初现端倪:死于车祸的赵明亮是被追捕的假警察邱社会的入党介绍人,而赵明亮又是巨宏奇的心腹。巨宏奇通过赠车和曲江河挂上了钩。难怪赵明亮直到临死前还与曲江河联系,准备用金条当面行贿。所有这一切,都把他卓越和弟兄们蒙在了鼓里。想到这里,他有了一种被愚弄的感觉。

这天下午,曲江河的心情很好。父亲的身体随着药物的到位一天好似一天。世界上的事情既复杂又简单,换一个活法,就会是一片新天地。记得他曾告诉过薛驰,自己从警多年唯有一样东西放不下,那就是做人的尊严。可尊严又是什么?是面子,是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其实,也是虚荣的东西。命运这个玩意儿是最难捉摸的,你越在乎它,它越戏弄你,越不把你当回事儿,而且逼着你一步步堕落。可生命是自己的,是可以支配和把握的,只要有自己的底线,又何必在乎别人说些什么呢?这样想着,他已经给盛利娅拨通了电话。几天前,她曾邀他一起到大海潜泳,他决意前往。

半个小时之后,曲江河已穿上了从美人鱼俱乐部借来的潜水衣,和盛利娅潜游在大船附近的海水之中。蓝缎一样冬日的海水,正带着一股亲昵的暖流从脊背和胯下滑过。潜水镜外的世界晶莹透明,仿佛仙境。曲江河多少天的烦恼、郁闷一扫而空。

水中盛利娅像蛙一样伸展着修长的臂与腿,又像蛇一样轻盈弯曲着躯干。她栗色的头发挽成发髻,箍在泳帽之下,几缕长发飘散在脑后。她忽而仰游,挺起高耸的胸部,并起两条长腿;忽而又像一只海豚融入海水深处,茫然不知所踪。不知什么时候,她又改成了蝶泳,从斜上方激起珍珠似的水花,奋臂向曲江河游来,两条小腿富有弹性地摆动着蛙蹼。

突然,盛利娅垂直向下沉去,并且浑身痉挛,潜水镜后边的大眼睛流露出惊恐的神色,估计是缺氧了。曲江河顿时慌了,迅速下潜,援手救助。才抓住她的手臂,不料被盛利娅就势拖住,两人同时下沉。曲江河看到她潜水镜后那双得意顽皮的眼睛时方知上当,挣脱了盛利娅奋臂向上游去。盛利娅紧追不舍,第一个跃出了水面。

几乎没有片刻停顿,盛利娅又慌忙潜入水中,向曲江河比画着什么。曲江河以为她又耍什么花招,决计不再上当,但禁不住盛利娅一再指着头顶上方的水面。他露出水面观望。这里正好处在大船尾部,一条缆绳像长蛇一样在头顶悬挂摆动。绳子上方,正有一个人影在高高的船舷处向这里张望。曲江河急速入水,招呼盛利娅避开,朝着船尾后面的鲸背崖游去。

再向下游,他们发现了一些斑斓美丽的珊瑚礁。可奇怪的是,附近的礁石边沿像是被人工凿去了一部分,嶙峋残缺的礁石上竟浇铸着厚厚的混凝土层。上面还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钢板,钢板是被巨大的铆钉固定在岩层上的。岩石呈坡状,一直伸向深深的海底。隐隐还可以听到岩石内发出沉闷的轰响声。曲江河十分惊诧,旁边的盛利娅用手势示意,这里是大猇峪金矿延伸的矿脉,岩石深处,采金机器正昼夜不停地在开采。曲江河急欲探个究竟,两人便沿着岩石的裂缝浮出了水面。

曲江河注意到,盛利娅身后的崖壁上有一个黑乎乎的洞窟。这个洞的直径有半人多高,看来是海水侵蚀形成的。洞口紧贴在海面上,不断有海鸟进进出出。曲江河觉得奇怪,就招呼盛利娅游过去。

就在他们重新入水的时候,一个浮游物体正向他们迅速靠近。当曲江河转向另一块珊瑚礁后面的时候,那物体突然从背后抓住了盛利娅的背袋和氧气瓶……待曲江河回身时,水中除了腾起的水珠和四散的鱼群,盛利娅已杳无踪影。曲江河飞快浮出水面,发现盛利娅已被拖到舢舨上。一个人影从舢舨上迅疾入水,向他游来。

这个人的游泳功夫非同寻常:仅靠双臂划水,腿部像船舵一样不动,却鲨鱼一样轻快迅猛。游到近处,他突然使身子垂直下沉,用那条舵一样的腿搅浑了眼前的海水。等透过潜水镜看到他时,他人已经潜到了曲江河背后。

曲江河只觉得腰部被什么东西猛撞了一下,痛得他蜷缩了身体。刚要摆出防御的架势,对方又像鳗鱼般灵活地翻了个身,就势将一条腿对准曲江河心窝直戳过来。如果不是穿着潜水服,曲江河肯定会一击致命。他已经感到了水下进攻者的凶狠,加上盛利娅生死不明,不敢恋战,急忙浮出水面,奋臂游向刚才见到的舢舨。他纵身上去,三两下扒去了潜水服。就在这时,水下那个狠毒的对手也跳上了舢舨,露出了浑身古铜色的肌肉和独一无二的木腿。原来对方正是罗海。

罗海腾身跳了过来,那条又粗又硬的假腿凌空一个横扫。曲江河下意识用肘去挡,后悔不及地叫了一声。木腿准确地击中了他的腕骨,痛楚钻心。由于潜水服还有一条腿没有脱下,他反应慢了一步,那条木腿转而又向他的头部袭来。他伸出双手去抓,岂料又被对方一个虚晃,正打在腰间。曲江河一个趔趄翻身落水,幸好有潜水服把身子挂在舢舨边沿。当他再次爬上舢舨,罗海又凶猛地扑了过来。曲江河无路可退,瞄准空当,对准那条木腿一记猛烈的侧踹。不料这木腿十分灵活,早已经悬起并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从上而下劈砸下来,像是一件得心应手的利器。赤手空拳的曲江河一时掌握不住重心,处在招架闪避的状态中;而罗海臂长有力,靠一条腿保持平衡,在舢舨上闪躲腾挪,灵巧自如。这家伙身上好像是死肉,有超常的抗击打能力,加上复仇心切,招招狠毒,步步紧逼,再次把曲江河逼到舢舨一角。就在这危急关头,抡圆木腿的罗海却啊哟一声跌倒在地。原来,盛利娅从背后袭来,抖开一张渔网套在了他身上!罗海一时施展不开,被盛利娅骑在身上一阵乱拳击打,嘴里还不停地叫骂着:“打吧,杀吧!你这个王八蛋、死瘸子、烂拐子,我跟你拼了!”

罗海被困在网里,一时蒙了,但他随之一个就地滚动,把盛利娅掀翻在地,从木腿的夹缝中嗖地抽出一把匕首来,三下两下割断渔网,反身又猛扑过来。曲江河赢得了宝贵时间,就手抄起舢舨上一根鱼叉准备反击。

不料盛利娅一下冲到他前面,伸开双臂迎着罗海大骂:“罗瘸子,你要是再朝前一步,就先把我杀了!”

正在此时,身后响起一阵快艇的马达声,随即有人大声喝叫着他的名字。罗海回过头来,发现快艇上站着巨轮集团董事长孟船生。“罗海,你听着!曲局长是我的朋友,是巨轮请都请不来的贵客。你敢对他无礼,我可跟你没完!”一艘雪白豪华的飞艇上,孟船生面向曲江河微微欠身,一脸诚恳地邀他上艇。曲江河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是在这样一种窘迫的情景下被孟船生请上大船的。

“听说曲局长对‘巨轮号’一直感兴趣,我老早就给你送去过请柬,可你总是不肯赏光。今儿我要陪你看遍全船。对你老哥来说,我孟船生无密可保,一定尽其所有,和盘托出。”

“感谢董事长这么看得起我,我今天可要一饱眼福了。”

两人寒暄着踏上“巨轮号”靠海一侧的进口。这里是走进中舱的通道。曲江河回忆起顶舱基辅餐厅的结构和面积,感觉与这里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这中舱是楼榭式结构,一层层的木屋中间用飞檐斗拱隔开,从雕花的木栏杆向下看去,天井中间露着海水,木质的水车在不停泵水。这些高档套房用回廊沟通,设有按摩、游艺、茶艺和垂钓场所,俨然一个不受外界干扰的封闭世界。走入纵深,曲江河惊诧地注意到,船的核心部位修造得更是独具匠心,顶部吊着轻型龙骨,四壁用新式合金建筑材料支撑,脚下是不易变形的椴木地板。房间大小随功能需要设计,内部按欧美、东南亚民居装修得风格各异,使人仿佛置身于异国他乡。这些房间之间虽有隔断,但每个墙体都有靠海的窗户,可以凭栏遥看辽阔的海景。

进入大船的中部,由于四周挂着厚厚的窗帘,光线有些暗淡,曲江河感觉到这里更像是一个秘密的地下工厂或藏匿违禁品的硕大仓库。灯光打亮,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展厅。门楣处,透明的浮法玻璃灯箱闪烁着巨轮集团的船形厂标,红色的仿宋字体鲜亮醒目:驾我巨轮,驰骋四海。迎面墙壁上是几幅孟船生与省市领导的巨大合影。左手的展柜中,置放着集团历年来的产品证书和金碧辉煌的奖品;右手摆放着一个大型的沙盘模型。孟船生顺手打开了亚克历水晶吊灯。令曲江河十分奇怪的是:孟船生身边此时未跟一个随从。整个舱层,似乎只有他们两人。

“你不用有任何怀疑,我的闭路监控系统已全部关闭。我知道你对我的大船一直很感兴趣,也就不打算对你保留任何秘密,随时可以答复你提出的任何问题。”孟船生随手打开了通向底舱的大门,并在前边引路。曲江河一言不发地走下扶梯。他十分明白,自己初次上船的目的早被孟船生识破,已先输了一局。对方对他毫不避讳,显然已经壁垒森严。

孟船生似乎洞穿了曲江河的心思,继续敞开心扉,如数家珍地说道:“这座木船算是本人的创造发明,是用了十二万八千根木桩和三百七十吨复合型板材打造的。顶上的四层你已详查,中舱你也看了,底下的四层按生产、科研、办公、存贮功能分为A、B、C、D四个区。”孟船生继续引领曲江河向底舱走去。只见下边舱间如同足球场大小,巨大的空间回荡着两人的脚步声。

曲江河脚踏最后一层地板,觉得有些异样。只听孟船生介绍道:“你的脚下是十四毫米厚的优质钢板,紧贴在水泥浇铸的沙滩上。钢板上是防湿层和合金板,上面立了一万八千根木桩。木桩之上,铺设复合板。复合板上用轻型材料做骨架,再立木桩。每层房间结构靠榫插斗拱,不用钉子。这样一层木桩叠着一层木板,直达舱顶。毫不吹牛,这绝对是世界吉尼斯纪录。”

曲江河暗暗称奇。如果这里面没有暴力和阴谋,他不能不承认是个了不起的杰作。“我向你提一个问题。全部是木质结构,压力超负荷吗?”

“你知道,本人是木匠出身。我详细计算过,重物压力分散在十几万根木桩上,受压应力大部分被分解。为保险起见,我还组织了两千多名乡亲在顶舱平台一起发力跺脚,大船纹丝不动。”

“是什么木料,能这么坚固?”

“楸木。这种木材不仅硬度好,还不变形。”

曲江河想起法医方杰讲的关于海滩那具尸体上的木屑,便下意识地用脚在地板上蹭了几下。“全部木质结构就会不符合防火要求。不知道你咋弄到了消防部门的建筑许可?”

“我这里全部材料都作了防火处理,万无一失。最保险的一条是,它是沧海市的一号工程,是袁老板袁书记恩准的。为保证大道通车典礼前不发生任何问题,你们严鸽大局长还奉命从明天起派来四十名消防警员值班,层层站人,死看死守。”

孟船生有几分得意,他深知曲江河心内已在倒海翻江了。事实正是如此,如梦初醒的曲江河此时似乎才看清了大船背后的玄机。他遭遇的厄运,看来也是一种精心的设计。

“董事长,在我看来,你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这条大船难道只是为了剪彩使用吗?”

“你太小瞧了我的胃口。这属于商业秘密。今天我也向你交个底:这条船仅是一张蓝图,一个木质模型,一个简化了的预制结构。真正的想法,我只想讲给你一个人听。”

“你不怕我录音,在你的债务单上再加上新利息?”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