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安佳作

新闻发言人:第四章(三)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张策

当晚,《江洲晚报》果然登出一篇报道:《警察酒后肇事被拘留》。

记者小林给李涧峰打了电话,解释说,这可不是给公安局难看,是没办法,晚报刚创刊,总得有点吸引读者眼球的东西,否则生存都有问题。现在报刊林立,竞争激烈,报纸和报纸之间恨不得你死我活地动刀子。像晚报这样刚创刊的小报,基本就是别人眼里的一块肉,谁都惦记吃了你。小林原来在日报工作,跑政法,和李涧峰是多年的交情了。李涧峰听着他的解释,哼一声说:“吸引眼球,就靠着公安局这点家丑是吧?”小林忙说:“哪里哪里。您没注意我在标题上加了‘被拘留’三个字吗,这就是给公安局脸上贴金呢。民警违纪,立刻就拘,这就是纪律严明。”

李涧峰知道小林说的有道理,而且也相信这小子是真心为公安局考虑的。可是,心里总还是有些别扭。特别是想到田昭昭,现在,报纸一登,所有人都知道他被拘留了,他的未来可想而知。这件事从开始到现在,就像一根锈螺栓,螺母一扣一扣地紧着,最后,就拧死了。

他能对小林怎么样呢,敷衍几句,趁机让小林多关注一下巡警六队,多发点他们的事迹。你们晚报是给老百姓看的嘛,巡警们就是给老百姓服务的,老百姓能不爱看他们的事?小林听了,犹犹豫豫地说:“我试试吧”,就挂了电话。李涧峰愣了一会儿,叹口气,拿起饭碗准备到食堂吃晚饭。今天晚上他要加班。春节一天天近了,街上开始有了零星的鞭炮声。这就提醒了公安局,又要严查伪劣烟花鞭炮的流入了。今天晚上,治安支队组织全市大检查,李涧峰这个新闻发言人要随警作战,组织些记者跟着上街转悠。他出了办公室的门,下楼,一拐弯,和小陈局长撞了个顶头碰。

“哟,局长,不吃饭啊?”见小陈风风火火的样子,李涧峰半开玩笑地问。小陈挥挥手:“不在单位吃了,有人请客。”

李涧峰就笑:“哎呀,腐败啊。”小陈立刻转身回来,一本正经地说:“我大姨子过生日,我们那口子在国外,我不得去表示表示?别什么都往歪了想。”李涧峰无奈,说:“连玩笑都开不得了?你小子真没劲。”小陈不吭声,往楼下走,忽然又上来,说:“田昭昭在号里闹情绪呢,要不你去劝劝他?”

“合适吗?”李涧峰问。“合适。有什么不合适的。这也是思想工作嘛。”话说着,小陈已经下楼去了。

李涧峰看着小陈的背影。这小子是个矮个子,下楼的时候,左肩有点低,右肩有点高,好像总是在使着什么劲。又好像是连后背都写着疲劳。李涧峰本想叫住他告诉他报纸的事,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算了,他早晚看得见,今天晚上这顿家宴就先让他踏踏实实吃完吧。

进了食堂,远远看见小赵和小谭像一对儿小麻雀,头挨头地嘀咕着什么。李涧峰想起句成语,耳鬓厮磨,觉得真是太形象了,忍不住想笑,一直不太好的心情也稍稍好转。买了饭菜找地方坐下,一边吃一边想:生活里还是好事儿多啊,哪能总是烦恼呢。

可是烦恼总还是有。刚吃了几口,电话响了,含着一口饭接了,竟然是《江洲新闻周刊》的主编韩玲。

寒暄了几句,韩玲就说:“听说今晚全市查烟花爆竹?”

李涧峰心情正是不错的时候,就半开玩笑地说:“大主编还关心这等小事啊?”

“是要好好查查。”韩玲倒是一本正经,“听说今年假冒伪劣的东西不少。”

李涧峰自从当了新闻发言人,对记者的警惕就一直绷着弦,对韩玲这样手眼通天的主儿,就更存着戒心。听着韩玲的话,他冷静下来,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线索?”

“我会有什么线索?”韩玲笑着,“用你的话说,我哪里会关心这等小事。”

李涧峰觉得不对,韩玲没事不会打这个电话的,她肯定是话里有话。于是,他咽下嘴里的饭菜,追问:“别兜圈子,你直说好不好?你不是总说和公安局是一条心吗?如果有线索你不说,那算什么一条心。再说,真出了事,我们都不好交代。”

韩玲沉了一会儿,说:“你告诉治安那边,多到城乡结合部转转。我也是和朋友吃饭时听人说,今年烟花爆竹肯定是好销的,不少人憋着挣这笔钱呢。这说明,肯定是会有人有动作的。”

李涧峰明白,让韩玲这种人说痛快话是不可能的。上次谢虹出事,她明明是知道内情,但始终也没说。李涧峰不能说不理解她的苦衷,但心里一直有些别扭,这一段两人联系就少。韩玲是聪明人,也不主动找他。现在,听着韩玲的话,他思忖了一下,就答应和治安支队说说。

江洲市曾经出台地方法规,全市禁放烟花爆竹。但是这个法规一直都执行得不好。第一年,老百姓还算听话,大多不敢公然上街放鞭炮,但在偏僻地方,零星的炮声也不是没有。第二年,人们胆子就大了,开始堂而皇之地放,还有因此而被公安局拘留的。再往后,形势就失控了。聪明的老百姓们胆子越来越大,一过小年,就派爷爷奶奶领着小孙子上街放炮了。民警们只能看着白发苍苍的老人和欢蹦乱跳的娃娃苦笑,碰不得,抓不了,干瞪眼。于是,反对禁放的呼声又渐渐占了上风。说烟花爆竹本就是中国文化的重要传统,就不应该禁。说过年连个响儿都没有,算什么过年。还说法规如果制定了而执行不力,不如取消,以保护法律的严肃性,等等。市人大里原本呼吁禁放的代表们也都不吭声了。于是,折腾了几年之后,新的决定出台,禁放改为限放,除了几个重要区域部位,其他街道都可以重新放炮了。

今年,就是限放法规开始执行的第一年。

其实不用韩玲说,警察们也知道今年是接受炮火考验的一年。憋了太久的老百姓们,早就备足了烟花爆竹,就等着时间一到就上街呢。

李涧峰一向认为自己是个心事太重的人。接了韩玲的这个电话,吃到嘴里的饭菜就味同嚼蜡了。他想这事还真得重视了,万一真有点闪失,那不是又把市政府的形象给抹了黑?警察呀,不管怎么说,得维护政府的尊严。当然,要是烟花爆竹出了事,难免会伤人,也对不起老百姓。大过年的,谁不图个吉利快活。想到这儿,抬头看见小赵还在和女朋友腻歪,就扬声叫道:“小赵!过来!”

小赵磨蹭着起身,向李涧峰走来,一脸的不高兴:“干吗呀,您不是不懂爱情的人啊,怎么连点自由都不给我?”

李涧峰忍不住乐了:“你够自由的了,这是公共食堂,你们俩就差搂着了。”他三口两口把饭吃完,命令道:“通知大伙儿,出发前开个会,把限放的宣传再研究一下。我觉得,力度还得加大。”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