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屋奇案》 第三章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5-01-04 11:14:39

三 穿过百叶窗的人影

半个小时之后,我和鲁尔塔比伊来到奥尔良火车站,等着拉我们去埃皮纳—絮—奥日的火车出发。这时,我们看到科尔贝伊检察院的代表德·马凯先生和他的书记官来了。德·马凯先生是在巴黎过的夜,跟他的书记官在一起,为的是参加他用“卡斯蒂加·里丹多”的笔名创作的一个小讽刺剧在斯卡拉剧场的彩排。

德·马凯先生已经开始显示出一副高贵的老者模样了。他平时总是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很“殷勤”。他这一生只有一个嗜好:酷爱戏剧艺术。在他的法官生涯中,他真正感兴趣的,只是那些能够为他提供一幕戏的素材的案子。尽管他的婚姻很体面,本来可以在司法界继续高升,可他真正奋斗的目标,是“抵达”那浪漫的圣马丁门,或者沉思的奥德翁巴黎的一家剧院,隶属于巴黎大剧院。——译者注。这样的理想最终把他引导到科尔贝伊预审法官,和用“卡斯蒂加·里丹多”的笔名撰写那种只能在斯卡拉剧场上演的下三烂小戏的份上。

“黄屋”案件就其离奇怪诞的一面,一定会吸引这位如此有……文学天赋的人。这个案子也确实深深地吸引着他。德·马凯先生全身心地投入进去,不是作为渴望弄清事实真相的法官,而是作为一个喜欢情节曲折的剧本的业余作者。他全身每一个器官都被调动起来,去揭开情节发展的秘密。而且,他也毫不担忧,因为到最后一幕,一切都会水落石出。

因此,在我们和他相遇的时候,我听见德·马凯先生叹着气对书记官说:“但愿,亲爱的马莱纳先生,但愿那个承包商不会把一个如此美妙的秘密捣毁!

“别担心,”马莱纳先生回答,“他的镐或许会把那座小楼捣毁,而我们的案子却会完好无缺地保存下来。我敲打过墙壁,研究过天花板和地板。我是内行,别人骗不了我。放心,我们什么也不会发现。”

说完这番让长官放心的话以后,他轻轻地用头向德·马凯先生示意我们在这里。后者立刻皱起了眉头。他看见鲁尔塔比伊已经脱下帽子,朝他走来,急忙跳上火车,小声对书记官说:“千万不能有记者!

马莱纳先生回答一句:“明白!”拦住跑过来的鲁尔塔比伊,想阻止他登上预审法官的车厢。

“对不起,先生们!这节车厢已经被预订了……”

“我是记者,先生,《时代报》的撰稿人。”我那位年轻的朋友彬彬有礼地说道,“我有句话要对德·马凯先生说。”

“德·马凯先生正在调查案子,抽不开身……”

“啊!我对他的调查丝毫不感兴趣,请您放心……我可不是写马路新闻的记者。”鲁尔塔比伊说道,嘴角上带着对“社会新闻”无比蔑视的表情,“我是戏剧专栏记者……我今晚要写一篇关于斯卡拉剧场的报道……”

“请上车吧,先生,请……”书记官让开路,说道。

鲁尔塔比伊已经进入了车厢。我紧跟其后,在他身旁坐下。书记官也上了车,关上车门。

德·马凯先生看着他的书记官。

“啊!先生,”鲁尔塔比伊开始说道,“如果我违反了您的命令,请不要责怪您的书记官。

我想见的不是德·马凯先生,而是卡斯蒂加·里丹多先生!……请允许我以《时代报》戏剧专栏记者的身份向您表示祝贺……”

鲁尔塔比伊先把我做了介绍,然后又自我介绍。

德·马凯先生慌乱地捋了捋他那撮尖胡子。他对鲁尔塔比伊说,他是一个没有名气的作者,不希望笔名被公开。他希望记者对戏剧家的作品的热情不要引导他向公众泄露,‘卡斯蒂加·里丹多先生’不是别人,正是科尔贝伊的预审法官。

“戏剧家的作品,”他略微迟疑了一下之后,又接着说道,“可能会有损于法官的工作……尤其是在外省,人们还非常墨守成规……”

“啊!请相信,我会守口如瓶的!”鲁尔塔比伊大声说道,还举起手,让老天作证。

这时,火车开了……

“我们走了!”预审法官说道。他看到我们跟他一起旅行,不胜惊讶。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