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侦探推理名著文库》(陈查理探案)第四章

来源:群众出版社  日期:2015-01-12 10:16:35

第一章

雨中的皮卡迪利广场

苏格兰场首席巡官达夫冒雨走在皮卡迪利广场上。他隐隐约约能听到从远处詹姆斯大街传来议会大厦的大笨钟敲响十点的钟声。此刻是一九三○年二月六日的夜晚。请记住首席巡官日程表中的这一时刻吧,虽然它在本案中相对来说并不十分重要,并且从未作为证据在法庭上出现过。

尽管巡官达夫本就生性宁静,但此刻他的心情可以说更为平静。这一天的早上,一桩耗费时日而且十分乏味的案子终于结束了,他在法庭上亲眼目睹了那个戴着不祥的黑帽子的法官向一个身份卑微、满脸沮丧的小个子男人宣判了死刑。对,情况就是这样,达夫想着这些情景。不管怎么说,再胆小的杀人犯也是不讲道德和缺少人情味儿的。在最终捕获他的这个猎物之前,他曾带领苏格兰场的同伴们进行了多么激烈的追逐啊!但是,坚韧不拔的努力终于获得了成功。当然,在这当中,或多或少可以说达夫还是靠了点儿运气的。当拿到了凶手写给巴特西公园路那个女人的信时,达夫立刻就从那并无恶意的短句中看出了双重意思。他对此紧抓不放,直到搞清了全部情况,取得圆满成功。现在,此事已成过去了,一切都结束了,下一步该做什么呢?

达夫就这样走着。那有带子的宽大长外套紧裹着他,雨水从他那带檐儿的旧毡帽上流下来。在此前的三个小时里,他一直坐在马布尔·阿奇·帕维林影剧院里,想让自己发泄、放松一下。这部电影是在南部拍摄的,那里有棕榈成行的海岸、炎热的气候和充足的阳光。看着这部影片,达夫想起了他多年前在圣弗朗西斯科遇到的一个侦探伙伴。那是一个谦虚羞怯的小伙子,他一直干着追捕逃亡者的幕后工作。在那信风轻吹、树花盛开、永远是六月气候的地方,他常年研究着各种线索。回忆起这些,巡官不禁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达夫漫无目的地在皮卡迪利广场上走着。在他的记忆中,这里曾是一条通衢大道,现在却已拥挤不堪。直到不久前,他一直是文街车站地区的侦探巡官,主管这一上流社会地区的刑事侦查队。伦敦西区一直是他独有的追猎区。那里的俱乐部尊贵而显赫。现在,它那孤傲的身影在雨中若隐若现。就在那个俱乐部里,他曾只消几句话便抓住了一个潜逃的银行家。前方的一个阴暗的店铺把他的思绪带回到某一天的早晨,那时他正在那里俯视一个穿着巴黎睡袍被杀的法国女人的尸体。伯克利那白色建筑的正面使他回忆起的是抓捕一个残酷的勒索者,当时此人刚洗完澡,显得茫然无助。在离地铁站前方几步远的半月街,达夫仅对一个凶恶的男人耳语了一句话,那人的脸色立刻变白。当达夫把手放在其肩膀上时,这个被纽约警察局紧急通缉的杀人犯正在自己奥尔巴尼舒适的住宅里轻松地吃早餐。半月街的对面是帝王饭店,达夫曾连续两星期每晚都到那里就餐,为的是盯住那个认为自己已成功地藏好了晚礼服并将这一秘密永远埋在了心里的男人。现在,在一个难忘的夜晚,达夫又来到了这个他曾战斗过的皮卡迪利广场。在这里,他曾与哈顿花园的钻石大盗进行过殊死决斗。

雨越下越大,雨柱猛烈地抽打在他的身上。他走进一个门洞,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伦敦是安全有序的,她是高贵和纯洁的代名词。数不清的电子招牌的黄色灯光在倾盆大雨中变得模糊不清,而街面上的小水坑却在闪着亮光。达夫感到此时需要个伙伴,便绕过这圈形地带消失在黑暗的大街上。在离红绿灯二百码远的地方,他冲着一个阴森可怖的建筑物直接走了过去。

这建筑物的一层窗户上装有铁栅栏,窗内闪着微弱的灯光。这就是他十分熟悉的、曾长期在此任职的文街警察局。

达夫在这儿的重要职位的接任者、地区巡官海利正一个人待在屋里。这是一个瘦瘦的、看上去总显得疲倦的男人。他一看到老朋友,脸上顿时生出光彩。

“快请进,达夫,我的朋友。”他说,“我正想找个人聊聊天儿呢。”

“你这么说我也很高兴。”达夫回答道。

他摘下滴水的帽子,脱去湿乎乎的爱尔兰外套,坐了下来。隔壁房间的门开着,他看到那里

有一伙儿侦探,每个人都拿着一张毫无价值的报纸在看。

“一个宁静的夜晚。可以这样说吗?

“是的。感谢上帝!”海利回答道,“过一会儿我们要去查抄一个夜总会。不过,你也知道,这类小事是我们现今主要的消遣。顺便说一句,我看到通令中的赞美词了。”

“赞美词?”达夫挑了挑他那浓重的眉毛。

“是啊,自治镇的那个案子,你知道的。法官对巡官达夫特别称赞——出色的工作、聪明的推理——等一类的词。”

达夫耸了耸肩。

“是啊,是那样。谢谢你,老朋友。”他拿出他的烟斗,往里面装烟丝,“但这些已成为过去了,明天就会被忘掉。”他沉默了一会儿,又补充说:“我们干的是一种奇特的工作,是不是?

海利目光锐利地看了他一眼。

“一种回击,”他补充道,“每当一个艰巨的案子结束后,我便有这种感觉。朋友,你需要的是什么样的工作?一个新的谜,永无休止的思考。现在,如果你负责这个地区——”

“我曾经负责过。”达夫提醒他。

“是啊,是这么回事。但是,在我们忘掉过去——这是个好主意,我同意你的说法——之前,难道我不可以说几句恭维的话吗?你在这件案子中所做的工作完全可以作为一个典范——”

达夫打断了他的话。“我是靠了点儿运气,”他说,“不要忘了这一点。正像我们的老长官弗雷德里克·布鲁斯先生所说,要把艰苦的工作、理智的分析和能碰上的运气结合起来,而在这三者中,运气是最重要的。”

“噢,是这样说的,可怜的弗雷德里克先生。”海利说。

“说到弗雷德里克先生,”达夫继续说道,“一提起他,就会想到抓住杀害他的凶手的那个中国侦探。”

海利也点头道:“那位来自夏威夷的朋友。萨金特·陈——是这个名字吗?

“陈查理——是这个名字。他现在是个侦探,在檀香山。”

“你接到过他的信吗?

“是的,间或有信。”达夫点燃了烟斗,“尽管我很忙,但我一直坚持与他通信。无论如何,我忘不了查理。两三个月前我还给他写了一封信呢,询问一下他的情况。”

“他回信了吗?

“回了,今天早晨刚接到他的回信。”达夫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这不,就是它。没什么新闻。”他笑着点了点头。

海利将身体靠在椅子上。“反正也没什么事儿,我们听听他信上说了些什么吧。”他提议道。

达夫从信封里抽出两页信纸,把它们展开。他盯着这封用世界很远一端的另一个警局的打字机打出的信看了一会儿,然后,一丝笑意浮现在他的唇上,他开始用他那苏格兰场巡官温和有力的声音念起信来: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