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的美学寄托》作者:沈秋伟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6-01-25 14:25:30

 ——读凌晨文集《穿旗袍的女人》

    旗袍在张爱玲笔下是人物命运的外化,在王安忆笔下是活色生香的市井。一个作家对某种事物刻骨铭心,笔下反复出现,诗歌里叫意象,譬如海子笔下太阳、麦子等。散文、小说也是讲意象的,如贾平凹笔下的水、月、石、女人等意象及其组合构成了贾氏散文的美。我认为,“旗袍”正是是凌晨作品中的一个独特意象。
    旗袍象征着生命之美。小说《穿旗袍的女人》开篇就是一道“风景”描述:“当余曼琪着一袭墨绿色缀淡粉蔷薇花朵的印度蝉翼纱旗袍,……所有的人眼前顿时一亮……,一种说不出的妩媚和风情顷刻之间就飘散开来。”散文《旗袍》里讲到祖母穿旗袍的照片:“在那些有着悠远气息的老照片里,她时而穿一件绸缎旗袍撑一把西湖绸伞,婀娜地站在杨柳树下;时而身着金丝绒旗袍外搭一件开司米针织开衫,端坐在花园里小石桌旁,那些优雅摩登的靓丽倩影曾让我羡慕不已。” 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上海风情里,旗袍都是不可或缺一道风景。今天看来,旗袍是一种回望,是对旧时风景的眷恋。
    旗袍寄托着爱情悲喜。爱情总是具有美学兴味的,喜剧的、悲剧的,起荡跌伏的,惊心动魄的。但“红颜弹指老,天下若微尘。”张爱玲在《花凋》里那个川嫦,穿着一件不合时宜的旗袍,映衬的是她对爱人的痴心。王安忆在《长恨歌》中描写刚刚出场的王琦瑶,被《上海生活》选为封二的照片是她穿家常花布旗袍的一张:“她的五官是乖的,她的体态是乖的……”程先生爱这个女人,终身没有沾过她的身体,却一辈子这么无私地做王琦瑶女儿的“舅舅”。在凌晨的小说里、散文里,旗袍也是爱情的悲喜象征物。《穿旗袍的女人》里开篇的旗袍正是程煜辉对曼琪之爱的寄托之物。读过《长恨歌》再读凌晨的这篇小说,甚至怀疑凌晨在模仿王安忆,这不连姓都是“程”。只不过凌晨小说是把程先生的身份转换成了《长恨歌》里的李主任了。在散文《旗袍》里,交代祖母年轻时的优雅摩登其实也是祖父的爱浇灌出来的,祖父“对年轻他十几岁的娇妻极为宠爱,只要祖母朝哪块绫罗绸缎多瞟上一眼,他就立即整匹买下……”。
    旗袍象征着情义侠气。与张爱玲、王安忆不同点出来了:在凌晨的笔下,旗袍还是侠肝义胆的象征。当余曼琪与芦笛离婚,决定从上海远走湖州的时候,一个女子的情义侠气凸显了出来。“在冷雨斜飘的一个夜晚,茕茕伶俜的曼琪,带着几大箱子行李超过十六铺码头,留恋又深情地回望一眼灯火阑珊的大上海,便头也不回地踏上了逆流而上夜航客轮。……”散文《旗袍》里祖母面对抄家女人疯狂举动时“这种高贵的沉默,这种骄傲的神情,在我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刻骨铭心的印记。”什么印记呢?就是对暴力的鄙视,一种大义凛然的气概。其实,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小说《穿旗袍的女人》脱胎于散文《旗袍》,而且从性格特征上,在余曼琪身上投射了太多祖母的影子,而且又寄托了作者“理想人格”。估计光写一个散文觉得意犹未尽,还必须放开想象的翅膀,把旗袍的美学价值再狠狠开掘一次,于是实实虚虚,写出了关于旗袍的“一个意象两个体裁”。
    古龙说过,欢场女子都有一种侠气。这句话对于品质比较上乘的欢场女子估计是管用的。余曼琪就是其中的代表。中国的歌妓传统可上溯到唐代:“唐朝长安歌舞艺人活动的场所名见经传,许多诗人为她们吟诗作赋,进京赶考的年轻的学子有许多人与她们共坠情网,这些令人销魂的歌女有时会改变他们的人生,对他们影响极大。说来也怪,这些学子有时却在她们中间找到了纯真的恋人,鞭策他们奋发向上。她们中有些甚至为他们事业的成功牺牲了自己。”明末清初南京秦淮河畔的八位才艺名伎是“欢场女子都有侠气”的代表,她们与文人的交游,颇有盛唐遗风。男人一生若遇侠情如此,此生岂不足矣!在凌晨笔下,偏还要给这类女侠客穿上江南的旗袍。
    需要指出的是,凌晨细节描写的功力与张、王之间尚有差距,其小说在一些片段还只是故事梗概,透过其笔下的旗袍湖州之美还未得以充分展现。但毕竟她以独特的意象、独特的审美趣味,给文学里的旗袍增添了一份色彩,让湖州多了一种趣味,让湖州文学多了一个好意象。
 
    沈秋伟,上世纪60年代出生于浙江省吴兴县一个偏僻乡村。曾把自己比作茅盾与徐迟“两座大厦”之间的一间“土棚子”。现为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委常委、公安局长。出版过诗集《秋水南浔》、《秋浦之歌》和散文随笔集《巡更者呓语》。因几无作品登大雅之堂,遂与文学保持若即若离的暧昧关系。目前是全国公安诗歌诗词学会理事。
 
    此文经作者本人授权本网站,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