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牵爱与恨 笔绘琼崖史》作者:马卫东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6-01-04 12:25:51

                 ——读《韩启元文集》

    韩启元先生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编写了《琼崖革命根据地财政经济史》、《琼崖革命根据地财经史》、《战火纷飞中的税收战士》、《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文昌县财经税收史》起,到2014年12月出版《赤子丹心——老归侨范泽川精彩人生》为止,已出版了7部图书.除已说到的五部图书之外,还有《琼侨沧桑》和《琼侨抗战风云录》,共7部图书。现在这些图书已经合集出版为《韩启元文集》。

    经翻阅这部文集,除其中的《琼崖革命根据地财政经济史》、《琼崖革命根据地财经史》和《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文昌县财经税收史》三部分外,其余几部分都是纪实文学作品。这些作品采用白描手法,叙事清楚,文字精炼,很能吸引人。
    老韩先生今年已经83岁了,文集中几部纪实文学作品大都是韩老80岁上下时编写的,即使有几部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编写的,韩启元先生那时也有五六十岁年龄了,那时也算是进入老年行列了吧。他那么大岁数还能写出这磨多史料书籍和纪实文学作品,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一个人是不会随便创造奇迹的。必须有坚强的指导思想和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坚强毅力支撑着他,鼓励着他,还要有在这个思想指引下刻苦学习的精神,没文化,学文化;不会写,就学着写。最终,这位文化不高,又从未写过图书小说的老同志,居然写出了这部具有史料价值和深刻教育作用的纪实文学图书来。我们不能不佩服韩启元老先生的革命思想和坚强毅力,不能不佩服他的刻苦学习精神!
    韩启元老先生在创作编写这部文集时都有哪些思想在指引着他呢?他没有直接说,也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更没有这方面的回忆录。但在他编写这些图书时却为我们后人留下很多考究他思想的印记。我在撰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翻阅了他的大部分著作,从中总结出以下他的创作思想:
    开始他的创作动机非常单纯,只是为了宣传教育群众。他最初只是听到一些老前辈讲述自己的革命故事和同日寇等敌人战斗的故事,听到这些故事,他的心灵受到很大震撼,同时也自发的激起他的责任感,如何让更多的群众了解这些革命史,从中受到更多的教育?如何让群众了解日本侵略者侵略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他想只有把这些老人的革命经历写成图书发出去,才能达到这个目的。于是他选择了自己特有的视角,把自己饱含深情的笔触深入到海南革命老区那些严酷而悲惨的日子里,叙述着一个普通农民的儿子历经艰辛与折磨,历经惨无人道的摧残与死亡的惊心动魄的传奇故事。这些真实传奇的故事一直被尘封在历史深处,很少有人关注,甚至已被遗忘。这样的故事只有在韩启元写过宣传过的英雄人物范泽川的故乡,现在还有人传说范泽川的传奇故事。可以说是韩老用心血抢救了这一详实的珍贵的第一手材料,还原了一段宝贵的历史真相。
    对中国共产党无限热爱,坚决跟党走,这是他创作思想的基础。我们说韩启元先生能够几十年如一日,从五六十岁一直写到八十多岁,几十年笔耕不缀,是有深厚的思想基础的。这个思想基础就是对中国共产党的无限热爱和坚决跟党走的信念。
    韩老先生在他写的文集中“琼侨抗张风云录”一章节中流露出他受中国共产党的影响很深,他说:中国共产党人肩负民族大义,善于学习马列主义,总结历史经验教训,提出“无产阶级领导中国革命”的口号,代表人民的心声,取得人民的拥护。“得民心者得天下”,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发动群众,组织群众,与侵略者进行进行了不懈的斗争。特别是日军侵略时期,进行全民族的抗日战争。
    他举了海南文昌县南阳乡的例子:在日本侵略者进行大扫荡、大清剿的日子,日本鬼子实行“三光”政策,这个乡在日寇大屠杀中,牺牲的烈士三百多人,被杀群众二千多人,烧毁房间一千多间,十八个村庄夷为平地,死尸成堆,血流成河,村无人烟,鸡犬无闻,一片悲惨的景象。他说活着的人们,在当地党组织的坚强领导下,他们埋好亲人的尸体,擦干了眼泪,化悲痛为力量,鼓起斗志,跟日本鬼子进行斗争到底,他们一边恢复生产,一边搭草寮安居,一边跟日寇进行周旋斗争,------经过七年的艰苦抗战,终于取得了胜利!
    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打败日本侵略者,又推翻了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解放了全中国,使全国人民翻身得解放。这一点深深地铭刻在韩启元的心中,激发了他用笔歌颂党,歌颂党领导下的人民同日寇同反动派作斗争的事迹的决心。这才是韩启元老先生这麽多年长期坚持写作的根本原因与根本动力。
    对英雄人物的敬仰与崇拜是他坚持写作的又一个原因。韩启元出身在海南文昌县一个贫苦的劳动人民家庭,文昌县是一个有着深厚革命传统的地方,韩启元从小就处在英雄人物的包围之中。他从幼年起就参加了儿童团,站岗放哨,为党传送情报,进行抗日宣传。在这当中以及以后的日子,他深受周围和附近英雄人物的影响,像住在同县的范泽川,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英雄榜样。在那血与火、生与死,战火纷飞腥风血雨的岁月里,在党的领导下,范泽川依靠群众,发动群众,以超越普通人的智慧与毅力,坚强而勇敢的革命精神,跟敌人进行殊死的斗争,取得一个个胜利,不愧为一位琼崖华侨的精英,一位优秀的共产党员,他的斗争事迹构成传奇动人的故事,他的英雄故事也深深打动了韩启元。韩老先生就是根据范泽川的事迹编写了文集中“赤子丹心”这章节纪实文学作品的。
    还有,琼侨回乡服务团总团长符克,也是韩启元的同县老乡。他是文昌县东泰山村人,他早年参加革命,后来到延安“陕北公学”学习,在学习中符克表显得积极认真刻苦,树立了为国为民的革命人生观,确立了革命的坚定性,由于在学习中表现突出,他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中共中央决定成立海外工作团,派到东南亚各国去开展华侨抗日工作。符克开始担任总团的宣传工作,1939年5月符克被任命为琼侨回乡服务团团长,后又被任命为琼侨服务总团团长。
    总团成立后,组织歌剧、医疗队和工作队,分别深入文昌、琼山、乐会、万宁、定安等地,积极开展抗日宣传,为当地群众看病治病,组织抗日团体,动员青年参军参战,开展游击战、伏击战,消灭敌人有生力量,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1940年8月15日晚上,琼崖行政公署和琼崖守备司令部在驻地的下坡村召开会议,符克和共产党员韦义光在会议上斡旋国民党和中共琼崖特委加强合作,团结抗日,不料遭到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对,当晚国民党顽固派一伙将符克、韦义光捆绑起来,秘密杀害。制造了骇人听闻的“符韦惨案”。符克牺牲时年仅26岁。
    还有很多英雄模范人物,这些英雄模范事迹从小就深深印在韩启元的脑海里,使他觉得宣传这些英雄模范就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宣传这些英雄模范人物,让这些英雄模范人物发挥更大宣传教育作用,就成了韩启元的心结。所以他以宣传这些英雄模范人物作为自己终身的责任和义务,这是毫不奇怪的!
    对日本侵略者的刻骨仇恨是他写作的另一动力。我们纵观韩启元老先生文集中,发现大部分是写抗日战争的。说明他老人家对日本侵略者有着非同一般的仇恨,这也是他写这么多抗日题材作品的根本原因。
    韩老出生在1933年,在他4岁的时候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全面的侵华战争,他很小就参加了儿童团,站岗放哨,进行抗日宣传,为党传递情报。他耳闻目睹了日寇的“三光”政策,而他身边的英雄模范人物也大部分是抗日战争的英雄,他们向他讲述了很多抗日的英雄故事,也向他讲了很多日本侵略者的滔天罪行,这些都深深地印在他的头脑中,使他终身难以忘却。像林鸿凤的事迹就深深地打动了他。他在写范泽川事迹的书中写道:林树桂的次子林鸿凤是一位坚强的抗日战士,在部队听到家人被日寇全部杀害的消息,悲愤万分,怒火满腔,恨不得一下子回家跟日本鬼子拼个死活,可是他想到自己是一名革命战士,要听从组织上的指示,不能蛮干,因此他只好暗下决心,化悲痛为力量,决心抗战到底!他在抗日战场上,作战勇敢,屡立战功。有一次为了掩护战友们撤退,以英勇无畏的气概,引诱敌人向他开火,与敌激战,当敌人蜂拥冲上来时,林鴻凤掏出最后一颗手榴弹,拉出引线,冲向敌群,“轰”的一声,手榴弹爆炸了,他和敌人同归于尽,壮烈牺牲!
    对日寇的凶残韩启元也印象极深,他在文集的《赤子丹心》一节中写到:在扫荡鳌头村的日军,把刚出生四五个月的婴儿掷向半空,用刺刀穿住,抛在地面上活活刺死。日本兵看见妇女,就兽性大作,强行轮奸致死,连几十岁的老大妈也不放过。全村有七十多名村民被日军乱杀乱刺而死,用火烧死。村民杨必佩被烧死后,一个日本兵将烧焦的尸体剖腹,挖出心肝来吃,在旁观看日本兵发出阵阵大笑。日寇的所作所为真是惨无人道!躲藏在流口村地洞里的30多名村民,被日本鬼子发现后,一个个地被抓出来,用刺刀刺死后抛进溪沟中,鲜血染红了溪水,真是血流成河!
这一桩桩一件件血的事实,深深地教育了韩启元,他一闭上眼睛马上闪现出日寇血腥的屠杀场面,现在虽然日寇已经投降几十年,但是他们并没有认罪,时刻企图从新走向军国主义道路,他所以要写抗日战争的故事,就是让人们永远不忘那段历史,如果日本妄图再走军国主义道路,再一次侵略我国,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觉悟、团结的中国人民一定能坚决彻底完全消灭敌人,让它有来无回!
    热爱祖国,热爱人民,是韩启元创作动机的根本。韩启元是中国人民的儿子,爱祖国爱人民是他从小受到的教育,他从一懂事的时候起自己的祖国就遭受日本侵略者的蹂躏,为了祖国早日从日本鬼子的铁蹄下站立起来,他从很小就参加了儿童团,参加了同日本鬼子的斗争。日本鬼子投降后他又参加了同国民党反动派的坚决斗争,解放后他参加了工作,更加兢业业。韩启元先生热心书写家乡抗日的故事,这与他热爱祖国,热爱生他养他的家乡热土以及热爱家乡的人民有很大关系。并且把这种爱转化为他的日常生活中的写作当中。正像著名诗人艾青所说:为什麽我的眼睛总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块土地爱得深沉。正是因为有了这种爱,韩启元先生才有可能饱含激情拿笔来,描绘这一难忘的历史,给后人留下宝贵的精神财富。
    以上就是我对韩启元老先生书写这些书籍的思想动机的初步分析,如有不当,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2015年8月7日於玺萌丽苑
 
    马卫东,著名编辑家、文化学者、作家,先后任《首都公安报》总编辑,《金盾》杂志主编,公安部金盾影视文化中心副总编辑,中国人民公安出版社(原群众出版社)副社长,现任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总编辑,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副会长。
 
    此文经作者本人授权本网站,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