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路子上绽放的奇葩——宋庆华长篇小说《绝对意外》跋》作者:黎明辉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5-12-24 10:54:38

     宋庆华先生长篇小说《绝对意外》的出版,把他最初给我那些“绝对意外”的惊讶一并烟消云散了。当惊讶骤然成了由衷的惊羡惊喜,于是有了感慨:人的才情越是晚成,越有独特的个性与从容。

    天地悠悠,人生奄忽。我们之间人生的交集和友情已经二十多年了,近年来常有相约遇见时,他总问我在写什么,之后我们谈论些国内的作家作品,如《张居正》、《白鹿原》、《带灯》,也谈莫言的作品以及获诺贝尔文学奖,我完全没想到过了知命之年,在一方政坛上曾经几度风生水起的他,竟然对文学创作依然怀有蓬勃盎然的雅兴。他从渝西北那个每年油菜花粲然如云的县城卸任副县长兼公安局长调回主城履新,沉重的担子甫一释肩,他就在电脑键盘上跟自己干上了,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今年上半年的某一天他忽然打电话给我,说他写了一本长篇小说,我也就有幸成了《绝对意外》的第一读者,洋洋洒洒近二十万字掩卷之余,我激动地给他发去小短赞语:杜丘不仅是检察官,没想到还能开飞机!
    宋庆华不是中文科班出身,更非哪路作协会员,套用他的话说,他蹚的是野路子。之所以写小说,纯属历练的波谲云诡之后,犹如骨鲠在喉不吐不快。他三十二年的警察生涯,从刑警和宣传的一般员干起,又在多个领导岗位上任过职,再加早年他在茶叶公司当店员,一路走来的漫长经历构成了他厚实不凡的精彩人生。唯一与文学沾边的是他曾有过几年公安新闻记者的光景,写过大量人物、侦破通讯一类的作品,之后结集出版了通讯纪实《江河作证》一书。再后来他就被选去给市局局长当秘书,从此以后直至今日走上了一条为官从政的道路。就像他自己说的,“生是公安人,死入公安坟。”他骨子里就一警察,尽心尽责,出新出彩不出错,无论在什么岗位的政绩和官德都是问心无愧的。
    这部长篇小说开篇就以香城市一桩惊奇震愕的案件切入,写的是一个副市长和一个包工头在一个建筑工地旁横尸一处,而后笔触直抵市委书记、公安局长等一系列各界关涉人士,围绕案件侦破的情态人谋,渐次抖开一个官商贪腐政坛角力的官场帷幕,引人入胜的情节铺陈展开,将读者带入了一个似曾相识但又鲜为人知的一方天地,小说的视角像是镜头在俯拍,从上至下——香城的头头脑脑们为官执政的繁复枝蔓,鲜活重现出那段特殊的时代背景:“案件性质定为涉黑”,来自警方省厅纪委的钱书记振振有词施展魔杖;以死者罗泽西副市长为代表的腐败官员在案件深入中的日渐起底;与之角力逐鹿的代理市长王万山官商勾结的最后败露;整个香城社会各界上上下下的大小人物,在那段特殊的历史背景下苦闷、挣扎、彷徨、沉浮皆有善恶臧否的真实写照。小说结局是绝对意外,并不涉黑的本案,却是一桩报复社会杀人案意外引出的。写破案并不重在案件峰回路转的离奇的波折上,而是通过与侦破关涉的方方面面,为读者呈现了一段特殊官场的复杂世相,小说的主题在此显山露水,这正是作者的良苦用心。
    《绝对意外》的出版是才情的朝花夕拾,也是作者为之潜沉的执着坚持。警察的社会触角能够深入社会的各个层面,就像当年刘心武说的一样,这里有黄金。与其说宋庆华有双独特的眼睛,不如说他在文学上也是留心尽力的。他能在社会各界政坛民生为政为警的行走之间,纵横捭阖地参与处置停当各种复杂的群体事件和人际关系,同时能敏锐捕捉到关乎人性清浊善恶和官场幽微玄妙交融一体的东西。具有这样的眼光和才情,不只是兴趣使然,也是他长期读书学习的结果,在他的车上,床头乃至公文包里都放着几本书,很多与他接触过的人常有这样不经意的发现,而他却轻松地笑笑说,没事儿,读些闲书,消遣而已。许多当代的经典名著都成了他夜晚的灯火,杯里的香茗,他喜欢莫言、贾平凹、陈忠实、张贤亮、熊召政、王跃文等等,那一本本厚厚的著作,都曾陪他度过了多少散碎独处的时光。现代社会世风糜沸,人心裹挟着功利浮躁的尘埃,以致于还酷爱读书的人已经不多了,而身处官场心潜书海的人更是贝珠凤屏,现在看来,他写小说是有准备的,才情永远只是青睐那些为之埋头苦干的人。
    书写一种现实不仅是给现实留影,更重要的是作者的心灵与现实合影。《绝对意外》的真实性及其分寸的把握是经过了作者睿智沉淀的。他说以小说的体裁为一个特殊时代作记录,是反映历史的好方式。侦破一桩迷离的刑事案件杀人案,与一桩久侦未破的涉黑案件缠绕交织作为铺垫的背景,双管齐下托起小说的情节交叉地往前推进,将故事的复杂性构架在一个混沌难辨的矛盾体之间,作者以清醒的头脑链接演绎成小说的逻辑,使读者既能与那个时代世相的某人某事迭合起来,又能感受到作者对有些敏感问题的有意规避。直到今天那段历史都仍然有一些混沌未开章节,然而在《绝对意外》里,亦真亦幻真真假假,同时在分寸上收放有度的把握,并不影响故事环环相扣,直至结局。这是目前我所见到的描写那个时代的最真实,也是最耐看的一本长篇小说。
    铁凝说过,文学是个很笨很笨的活儿。通往文学每条路都是远的,不能讨巧,每条路都是笨的,没有近道可抄。宋庆华在文学创作上走的一条野路子,长久的积累,坚韧地苦读之后,完成的这本《绝对意外》,应该算是这条野路子上盛开的一朵奇葩。他笔下对香城这个地级市所的描写,书中人情世态的若干细节,大都源于他亦警亦官两栖亲历的从政生活,然而他的创作又非垫上拓蓝纸复写他的生活,其中的提炼和省察是耐人寻味的。一个地级市上有省府省厅,下有五区十二县三万两千多平方公里,因此才有政体民生错综复杂通天彻地的交织。市委书记张雅南启用市公安局长罗红旗的微妙考量,罗局长与市里头头脑脑的都有或明或暗的过从甚密,无不使香城这个官场充满了真实、险厄的神秘特征;罗红旗为逆境行立而殚精竭虑,既要组织侦破案件,又要推行省厅的一系列运动式的改革措施,他一面有所作为,一面脸显愁容;省厅纪委副书记钱新亚是赵厅长将打黑除恶引向深水区的化身,直接在香城实施“三板斧”的改革措施;副市长罗泽西是个从山村里一步步走上市长领导岗位的双面人生腐败人物;王万山与罗泽西明争暗斗的政坛角逐等等都是小说的精彩看点。似与不似的现实写照,是是非非的人生命运,尽在香城这个舞台上表现得酣畅淋漓。
    那个曾经让我们困厄不安的时代已然尘埃落定,但它带给我们的阵痛和反思却刚刚开始,高天长风,大河奔流,生活还得继续往前走。听宋庆华先生说他的下一部长篇又动笔了,我们期待着他的新作《一路向前》早日问世。
 

    黎明辉,笔名藜藜草 朝天门 1957年出生,退休警察 全国公安作家协会会员。2006年致力警察小说创作,有中短篇小说30万字在《啄木鸟》、《西南军事文学》、《长江文艺》、《芳草》、《东方剑》等省级以上文学刊物发表,代表作《警队有块倒计时牌》2007年被《小说选刊》转载,并收入《2007中国年度短篇小说》年选本。《阿玛尼的手感》2010年获得“恒光杯”全国公安文学大赛中短篇小说奖。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