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及灵魂的吟唱》作者:牧之

——读仡佬族青年诗人王富举的诗

来源:  日期:2015-11-16 13:51:36

    诗歌的创作过程是痛苦与愉悦相伴的过程,触及灵魂的吟唱更是心灵经受炼狱净化的过程,因为诗歌本身都是来自诗人生命最隐秘的地方,是关乎诗人的灵魂和心灵的艺术展示。
    富举诗歌里触摸灵魂的吟唱是以他独特的心灵构建了专属他的诗歌抒写形式,深入他诗歌的核心内部,走进他的诗歌世界,内心的涟漪会久久不能平静。
夜晚再一次/被音乐和灯光拯救/一个年轻的逐梦人,他独自/在酒吧里唱感伤的歌/两个异乡人,自己把自己浇湿/在一把双人石椅上小憩······/一杯苦味的咖啡、被桔色灯光久久注视。夜那么浓/一朵火焰能否从内心走出/照沉醉的人,回家 (《再一次写到后海》)
    诗人剖肝漓胆的胸臆抒怀,把自己的心放在旅途中“后海”这个祭坛上炙烤,释放出心灵的虔诚与纯净的光芒。“在沉默的石栅栏边眺望前世和来生/照沉醉的人,回家”。“回家”是作者精神的皈依、心灵的归宿、灵魂的吟唱。他心灵的河流就这么恣意地流淌着,紧逼读者的内心世界,让人过目难忘。
    一条河流所看到的平原再一次/被一列高铁切割······陌生人,他在车厢里假寐/风被拒绝在一层玻璃之外/一列火车走得太久/它多么想把一部分记忆剔除/它多么厌倦,但无法停息/它会从未来日子的伤口里贯穿过去吗/会不会,让生活的两端/一边流下泪水/一边流出血(《车过津京平原》)
    平原、高铁、河流等意象在富举的诗歌里呈现了一种让人想抚摸的亲切感与让人不断思索的冷峻感。在奔驰前行的高铁中,在一望无际而又起起伏伏的平原大地上,在安详、宁静、隐忍的怀抱中,一切挣扎、苦痛、呐喊都在旅途中被广阔的津京平原消解了、融化了。透过他的诗歌,我们可以静静凝视生命的必然流向,可以看见来处去处,更可以体会到活着的过程充满着艰辛与喜悲,同时对生存的意义有了更深的诘问与思考。
    在这个物欲喧嚣的时代,在精神世界里构建自己的诗歌家园,是难能可贵的。富举的许多诗值得反复咀嚼,这取决于他的思想深处的感悟以及人生修养、学识沉淀、社会责任感等等。他关注日常生活,平视而不是俯视这个社会,他是沉静的从容的,而不是浮躁的急功近利的。
    我的叩访也不敢有一丝惊扰/这无邪的少女一定还在睡梦之中/梦境里必有晨雾,有柳烟,有塔影,也有浅笑/那么,请让脚步再轻一些/风再轻一些,叶子的告别再轻一些/环湖骑游的人啊,也请不要摁响车铃/噢,谢谢你们(《未名湖》)
    有真情就有诗,有梦想就有诗,用质朴的语言表达真挚的感情,这也是富举诗歌触及灵魂,扣人心弦,在情感抒发及表现手法上的一大特点。
    从自然万物到心灵中的一颤,从对历史审视到对尘世的关切,都可以在富举的诗中看到,由此可见,他诗歌的关注面是很开阔的。《月亮的脸》《湖州遇雨》《断碑》《关于对这个世界的热爱》《在黎明的火车上》等等。读者都可以从内容、情感、诗意和语言等几方面,来体味和解读其中的艺术手法和风格特征。
    富举在其诗歌创作中,将自己对精神和生命的体验,以诗歌方式来予以呈现和抒写,使他内心的体验已经上升为一种生命哲学的思考,诗歌就能够呈现出应有的生命活力和价值。这一点,对于富举来说应该是最为珍贵和重要的。
    富举还善于从生活中拈取熟悉而常见的意象,比如桃花、月亮、流水、雨露、阳光、夜晚等等,对这些本来就洋溢着诗意的意象进行触及灵魂的吟唱,从中提炼出了与众不同、耐人深思的意境,剥茧抽丝般地抒发他独具自己特色的生活感悟与生命体验。如:
    经过风/风便有了温润的形状/经过流水/流水从此做着没有岸的梦(《桃花与你》);
    把苍白的手指慢慢举向天空/它肯定怀着忧郁、失眠,记忆里/还藏着一个远方/它肯定想起了一段往事/如同那个一言不发的人/从头顶银白色的镜子里/捞起了一截湿漉漉的/旧时黄昏(《月亮的脸》);
    雨在继续/仿若一条河流做着久长的梦/我该在哪一个转弯的地方醒来/向你述说那不曾燃烧的黄昏(《湖州遇雨》)。
    取其形而能造其神,这就是富举坚守诗歌触及灵魂的吟唱所闪现的光芒。
    不知是哪位诗评家说过,诗歌是一种特殊的文体,自有其强大的包容量以及对多元感情的承载力,在小说多属于虚拟,散文又专注于真实的文体中,诗歌有其独特的魅力。诗歌是真实的,不同于散文的形散神不散,诗歌是在用不长的篇幅将最真实的感情浓缩在其中,诗人自我的瞬间真实感情与诗人的独特风格所碰触,蓬发的诗情足以令人感动。
    富举是一个勤奋而又有才气的诗人,近年来不断有作品在国家、省市级报刊发表,并入选多种重要的年度选本。如今,他已是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全国公安作协会员,贵州省作协会员,遵义公安文联秘书长。还先后被推荐到鲁迅文学院第二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鲁迅文学院第二期公安作家研修班深造。
    从富举目前的状况来看,他是活跃于省内外诗坛的贵州仡佬族青年诗人,随着诗歌创作技巧的日臻成熟和人生历练的不断丰富,正处于文化潜能迸发的高潮期。年龄、阅历、积淀、悟性都能直指巅峰金顶。作为富举在鲁迅文学院的同窗和诗友,我一直很羡慕他的灵气、才气和他对诗歌的敬畏精神以及对诗歌独特的悟性,我为他在诗歌创作上取得的成就感到由衷的欣喜,毕竟我们是因诗歌而结识并有幸成为同窗,为此,我们对诗歌共同的热爱和敬畏也会因为诗歌而源源不断地延续下去,这不仅仅因为我们是同窗和诗友的缘由,而是我们在诗的长河里有一致追逐诗歌触及灵魂,寻找灵魂栖息地的共同追求。
 
    作者简介:牧之(本名韦光榜),布依族、贵州贞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诗研究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理事、黔西南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有各类文学作品在《十月》《诗刊》《民族文学》《北京文学》《天津文学》《山花》《海外诗刊》《贵州作家》《香港散文诗》《人民日报》》等全国各地报刊发表。著有《山恋》《心灵的河流》《依然如故》《馨香依然》《魂系高原》《心灵的遥望》等文学专著。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