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位导师评蝈蝈诗歌》

来源:  日期:2015-11-13 11:15:33

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三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
诗歌研讨会
四位导师评蝈蝈诗歌


敬文东:


我对蝈蝈诗歌的感受是“低音量”。低音量表达是的一种很谦逊的东西,好像他不愿意去伤害事物,不愿意去伤害事物的皮肤,甚至不愿意伤害一个词语的肌肤的那种感觉。所以,他对词语的运用,对音量的控制,把握得非常好。诗歌,最根本的在于呼吸和声音,在于呼吸和声音之间的关系,把这点握好的话,在技术上就很容易达到圆满。比如蝈蝈的诗《写给那些隐逸的人》,这首诗本身就是非常沉静的。他的“低音量”让我想到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让我想到古代那种一尘不染的文人山水画,不是那些文人山水画大师们不知道人世的肮脏和艰难,但是他们为什么要在他们的画作里营造那种一尘不染、非常高洁的画面,这个不是逃避,也不是他们不明白,而是他们采取的一种蔑视的态度,不屑于与一个很悲苦、没什么希望的尘世来往。所以,采取一种蔑视的态度,是文人山水画最大的力量。我不知道蝈蝈和山水画的这种精神有没有接触,但是我读到他这首诗的时候,包括他诗作中很沉静的、低音量的东西,我就想到了文人山水画。蔑视和不屑于某些事情,这种“低音量”,也许比那些直接介入更有力量。


蓝野:


蝈蝈的诗,更多地倾注于人间的温暖,在他的诗中,无论是时光流逝,还是岁月轮回,都有着温暖的底色。


霍俊明:
 

读蝈蝈诗歌我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场景,就是“苜蓿”。苜蓿它既是牧草,同时又是药草,富含维生素K,这个东西是不可或缺的。但在西北地区,苜蓿往往是作为牧草,我觉得这有点糟蹋了。为什么读完蝈蝈诗集后,我眼前一直出现这么一个场景?就是说,苜蓿在它日常和它日常背后的那些疗救的功能,我觉得这在蝈蝈诗歌里表达得非常透彻。就是说,他的日常,是带有药草味的。读他的诗,我觉得非常的沉静,在这样一个雾霾的时代,读这样的诗歌是非常能够有治疗作用的。蝈蝈诗歌的视角大都是回溯性的,温文而宽厚。他的诗歌里非常棒的一点,就是在他的诗歌里边是有细节的,是有那根“针”的。这个针很可怕,他诗歌里的这些细节很有时间感,也很有历史感,这在当下诗人里是很少的。蝈蝈的诗也很节制,他的语言也很俭省,但却不简陋,他的一些非常好的诗能够带来一种余音的效果,也就是说他也懂得留白。就如齐白石很著名的一句话:“蛙声十里。”我觉得,蝈蝈的诗最高的标准就是这个标准,这种疏离感很好。他的诗歌中,苜蓿地,红瓦房,这些个人的经验,回望它,打磨它,对个人来说是很真实的。


宗永平:


从蝈蝈的诗中,我看到了七零后不同于六零后的乡村经验,有着很大的区别。他的区别在哪里呢?应该说,六零后以前的人,他们诗歌里的经验是真正的农耕经验,来自于他的经历。而七零后则不一样,为什么七零后还有乡村经验,因为七零后的人表达的是乡村经验的撕裂。现在,乡村生活急剧地离我们而去,但七零后从出生到成长大都是有乡村生活的,因而他们感受到的是乡村经验的撕裂,这对七零后的成长有着巨大的影响。比如说,六零后的人会描写他的农耕经验,而七零后的人不会再去写农耕经验,他会去写乡村生活的一种存在的感觉,他在乡村曾经存在过。因此我觉得七零后的人的乡村经验,不是农耕经验,而是人的经验。蝈蝈的诗歌里恰恰就是这个。蝈蝈的诗歌创作已经很成熟,他的整个诗歌世界的建立是很清晰的,这一点很重要,虽然读他的诗我们不容易找出哪一首带着非常明显的蝈蝈的标签,但是他营造了一个诗的世界,他的大西北不是用农耕经验建立起来的,而是用个人生存经验建立起来的。我个人站在诗歌之外来判断的话,文学包括诗歌最终要表达的真的要触及我们当下的生活吗,真的要抒情吗?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最终还是人的存在。存在是文学根本的东西,在这个意义上来讲,蝈蝈的这种写作方式是成立的。一首好诗,是在一个极短的瞬间来呈现一个世界。蝈蝈的《三两个农民》、《一棵白果树》两首诗,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用缺失来显现存在,虽然蝈蝈没有读过那么多存在主义哲学,但存在主义一样在他身上长根。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