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尖亦可筑长城》作者:潘泓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5-11-04 11:02:19

 ——涂运桥诗词小议

 

    诗词如大厦,基础的深度和牢固度,与诗词的高度是成正比的。青年诗人涂运桥(楚成)已出版了《楚成诗词集》、《映月楼集》等几本诗集,公安部曾就公安干警诗词为他专门举办过创作研讨会。现在丈量运桥诗词的高度还为时尚早,但读运桥的诗词,可以感觉他的诗词已稳稳地立在三个既牢固又有深度的支点上。

    一、深厚的传统底蕴。面壁才能破壁。写作传统诗词,不仅要窥得门径,还须进得堂奥。中华文明、中华诗词,数千年来的积淀,既浩如烟海,也灿若星辰。运桥注意到了这一点,首先他注重了传统文化的积累。积累日久,便运用自如,翻新故事像“拈花一笑伫云端,俯仰人间天地宽”、“濯缨台下涨春波,泽畔犹闻渔父歌”,用典用事自如像“堪惟文字狱,岂为稻粱谋”,皆得体称身。其次他打好了格律诗词基础。无论是诗还是词,形而下者,已无格律层次的“技术障碍”;形而上者,诗得诗味,词有词气,抒怀咏物叙事,都能得体而有所阐发。《九马画山》说“我乞天公神力助,画山笼入袖中归”,可见一斑。再者,写传统诗词,尤为重要的是承袭自《诗经》以来的人文精神,具入世心,见悲悯和愤怒。在《鹧鸪天•洛阳烈士陵墓被拆让位商业用地有感》中写道“而今寸土黄金价,曾是当年血染沙”,诗人情怀,跃然纸上。

    二、斑斓的时代色彩。诗是时代的诗,诗与诗人,必须有明晰的时代维度与印记,运桥写诗十分注意这一点。他的诗具有斑斓的时代色彩,主色调明亮,映射出欣欣向荣的时代风貌。运桥的作品,注重抒写当时当下所发生的社会大事件,如汶川大地震、北京奥运会等等。面对激荡澎湃的生活,歌之刺之,感之怨之。读他的诗,如览时代的画卷。运桥能够在处理共有的题材中突出自己的色调,使自己的作品有“识别度”。“血肉长城谁可敌,手提落日戍神州”,“卫我河山心万里,无愧平生一士兵。梦魂为国萦。”,内气开张,胸襟显见。运桥的诗,不仅写社会重大题材,也写个人生活琐事。他的诗集中,写人之常情如“乡愁”,写亲情如“犬子爱书胜我有赠”,写友情如诗友酬唱迎送。不过,他的作品都融入了大时代的背景下对人性、人情的感悟。

    三、鲜明的艺术个性。艺术最忌雷同,最忌“千篇一律”与“千人一面”。运桥诗有自己的艺术个性。作为公安干警,他最突出的特点和成绩是讴歌人民警察,长期致力于公安诗词创作。写战友、写事件、写自己的工作,使他的公安诗词独具特色。因而“诗警”之誉得来无愧。运桥公安诗词,大题能小作,小题能大作,切入的角度与抒发的感受独到,因此多有好作品。《鹧鸪天•元宵夜执勤》,先渲染了“又是江城不夜天,流光溢彩喜连连”,到“闻警讯,赴江滩,烟花帆影落风前。人潮声共江涛涌,欲语妻儿月已残”,《鹧鸪天•除夕执勤》“警灯初谢晨光现,一夜双亲犹倚门”,《御街行•清明东湖执勤》“绿杨枝上黄莺闹,水万顷、樱花俏”、“踏青车马,如龙交织,长是乡思扰”,三首“执勤词”写了三个时间点,在警察工作中引发“妻儿、双亲、乡思”三个方面的感慨。他写战友,写工作,像《蝶恋花•侦查》、《诉衷情•破案》,皆有新意。他写事件,如古风《清明祭奠公安英烈战友》、《赞特警谭纪雄》,深情感人。运桥诗词再一个特点是写爱,把内心深处对生活的感悟和冲动与率真炽烈的卫士情怀溶入爱之中。爱生活,爱工作,爱家人,爱他工作的地方江城武汉。有人说运桥“诗中有座城”,的确。如《题武汉东湖六景》,对东湖作了全方位、多角度的展示。他写黄家大湾:“画艇初来卷白波,夕阳坠处彩云多。红莲碧树渔村外,坐看蜻蜓掠水过”,笔下美景引人入胜。运桥诗词,还有一个特点,是“柔中有刚,刚中有柔,刚柔相济”。他写平常生活,怀古发思,常常见刚劲一面,托“酒、剑”寄情。“一杯浊酒青山外,听取江南风雨声”,“守疆固土男儿志,抚剑时闻风雨鸣”,“仗剑双峰虏可吞,东疆旧史怕重温”。而在写公安这个“刚性”题材时,则多融入了“情”,让人们在诗词中读出了“柔”。前面所谈的几首“执勤词”,以及 “一生襟抱向天开,不负江山负相才。我与先生同样拗,何时无警倚琴台”,都是这样的作品。

    “何妨身在最基层,乐为黎民风雨迎。莫道公安无点墨,笔尖亦可筑长城”。

                                     《中华诗词》2015年11期青春聚焦

 

    潘泓湖北红安人。《中华诗词》编辑部副主任。中华诗词学会理事。著名诗人。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