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丨这个片儿警不一般,从警31年,曾破获震动京城的平房连环窃案!

来源:北京晚报  日期:2017-05-24 10:14:05

   西城公安分局厂桥派出所民警许建华从警31年,当了26年片儿警,一直在厂桥辖区管片儿,从北管到南。靠着对管片儿的了如指掌,他20多年前就破了震动京城的平房连环窃案,立了个人二等功。可许建华还是愿意守着他的一亩三分地,每天跑跑颠颠充实地当个片儿警。

   许建华的片儿警生涯伴随着北京城的沧桑巨变,工作上的挑战越来越大。这个老片儿警也不甘落伍,运用新技术,跟上不断变化的形势。
   一台录像机 破了京城平房连环窃案
   虽说好汉不提当年勇,可许建华的片儿警生涯,确实是从一个辉煌的开篇开始的。
   1984年,还不到20岁的许建华穿上警服,成为西城公安分局厂桥派出所的一名片儿警。
44.jpg
 
  片儿警的第一门功课就是登门入户,了解居民情况。那时候,管片儿里都是平房大杂院,随便推开一个院门,透过窗户一看屋里有人,打个招呼就能进去坐坐,聊上几句。腿勤嘴勤的许建华每天走街串户,没用多少时日便把管片儿里的情况摸透了。
   从1988年初开始,许建华隔三差五就能听到平房被盗的内部发案通报,从菜市口到北太平庄,案子就没停过,可半年了都没破。
   20多年前,还没有今天无处不在的“天眼”摄像头。除非当场抓个现行,或是有前科案底,否则即便发了这么多案,现场也提取了指纹痕迹,但在没有锁定嫌疑人的情况下,仍然难以查到作案者。 
   直到当年夏天,许建华的管片儿里也发生一起盗窃案。与以往不同的是,盗贼在住户家里拉了一泡屎。虽说没有什么证据,可许建华心里却有个嫌疑人。
   片儿里有个无业青年戴某,平时不务正业,可总还大吃大喝的。“那时候能吃吃喝喝的人可不一般,他哪来的钱啊?”许建华看在眼里,心里纳闷儿,一直关注了他半年多。
   就这半年,戴某的穿衣打扮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许建华也问过他,在哪发财呢?戴某说卖冰棍、摆菜摊。可许建华总觉得不对,“家里不是这样啊,没这些东西啊”,疑惑一直积存在他心里。
   如果不是贼偷到自己管片儿,许建华还没把连环窃案和戴某联系起来。发了案,许建华一回想,戴某“发迹”的这半年正好和案发的时间对上了。于是,他直接奔了戴某家。
   进屋一扫眼,许建华就发现,屋里多了一台松下录像机。“当时录像机可是很高级的家电,他哪儿来的?”许建华当即把戴某拉回所里盘问。
   除了这台突然冒出来的录像机,许建华其实没什么有指向性的证据,戴某也根本不承认。24岁的许建华和21岁的戴某,这场同龄人的交手在周旋了一个小时后分出胜败。许建华脑瓜一转,说:“这贼在人家里拉了泡屎,要不我揪你两根头发,跟那屎一起去验验。”
   许建华一边回忆着,忍不住也乐了,说:“那会儿哪有这技术啊,就是吓唬。”可这招儿真奏效了,戴某一听,全撂了:“别去了,怪脏的,是我干的。”
   后来,技术人员来核对指纹,从一个大本里,一张一张抽出80多张立案卡。许建华说:“看着他们一张张抽卡片时,那感觉特爽。”
   从菜市口到北太平庄,马路沿线两侧的平房撬锁盗窃案,几乎全是戴某和他的3个朋友干的,一共80多起案子。一开始几个人还是骑自行车一路去盗窃,后来有钱了,干脆就开着吉普车去偷,偷完装车往回搬。如果不是许建华找到了戴某,他们还不知道要偷到什么时候。
   最终,戴某因盗窃被判了死缓,其他3个人最少的都判了有期徒刑12年。
   当过片儿警 这腿就闲不住
   破获连环窃案,许建华荣立个人二等功。第二年,许建华就被调到西城分局预审处,做审讯工作。
   当时调到分局干预审那可是让人羡慕的好事,也不至于天天在管片儿里奔忙,整天鸡毛蒜皮、事无巨细,可许建华却并不自在。“当过了片儿警,这腿就闲不住,让我坐那儿审人,浑身难受。”许建华说。
   就这么在预审干了5年,许建华好说歹说又回去干他的片儿警。同时,他也把从预审处学到的严谨、细致、规范的工作风格带回社区,将杂乱的社区工作管理得井然有序。
   “干社区挺充实,老百姓特别可爱,听着他们说有事找小许,那劲儿特别舒服。”许建华说,居民们言谈话语中认可他,他就觉得对得起自己。
55.jpg
 
  再后来的一二十年,扎根社区的许建华几乎是眼瞅着这座他土生土长的城市在跑步发展。可是从工作的角度讲,城市的发展带给许建华的更多是挑战和困难。
   许建华负责的西什库社区是学区,房屋买卖、出租很频繁,社区里一代代新人换旧人;平房院也成了住宅楼,楼门门禁和防盗门圈起了居民的小天地,也把这位老片儿警拒之门外。想像以前那样,和居民们打成一片,东家长西家短都烂熟于心就更难了。
   出租房和流动人口是社区管理两大难题,老许也不得不面对现实:“门难进了,人难认了。”
   连续十年获市级平安社区 窝不住坏人
   腿勤嘴勤,总能得到信息,发现问题。许建华99%的时间都在社区,跟那些物业的收费员处得特好。平日里,许建华经常和他们打听消息。哪家换了住户,哪家有什么异动,这些走门串户的人最清楚。
66.jpg
  实在进不去门,不知道住户信息的时候,许建华就通过楼门院长去了解情况。如果是出租房,就通知房主来配合入户。
   有一次,许建华得知一户居民将自家房屋出租了,就去登门了解租住户情况。没成想,即便亮出民警的身份,屋里的人也不给开门。许建华叫来房主,租户居然也不开门。房主陪着他一直等,直到晚上10点多,终于又有人回来了。许建华这才知道,屋里其实就一个保姆带着个孩子,家里怕出意外,要求保姆谁 来也不许给开门。可门外的许建华哪里知道,还怕屋里有什么问题呢。
   许建华说,这么多年,片儿警的核心工作都一样,必须了解住户信息,就怕“窝”住一些坏人。
   除了社区居民,老许的管片儿里还有珠宝城、高科技企业,甚至是保密单位。“这些企业要是丢了东西,那可都是大案。”许建华说,跟企业打交道,得跟人家交朋友。
   和很多同龄的老北京人一样,老许好玩儿。用他的话说,自己是个杂家,什么都好,什么都懂一点。许建华就凭着这个特点,能和管片儿里的企业单位打成一片。
   许建华说:“成了朋友,他们就会按照你的要求去办,认认真真把自己门前和内部安全防范搞好。”
   许建华在西什库社区14年,社区已经连续十年被评为市级平安社区。对于这样的成绩,老许说:“干得好特别有成就感,说明我不是撞大运呢。”
   老片儿警 也玩得转微信群
   城市在变,人们的生活方式在变,对于许建华这个老片儿警来说,也不得不紧跟时代,不断调整着自己的工作方式。
   许建华手底下就3个流动人员管理员、1个辅警、1个保安,再加上他自己,6个人。
   “这就得靠社区居委会。”许建华说,社区书记那边一共14个人,两边的人手都绑在一起,把社区细化成网格,每个人包一个网格,把社区全覆盖了。三四年前,微信开始盛行,许建华建了个微信群,把20个人全拉进来,社区里有个风吹草动,群里喊一声,大家全动起来。
   同时,许建华和社区书记还制定了一个应急预案,一般的发案或者可疑人、可疑事出现两起,许建华和书记就可以启动预案。一旦启动预案,每个人奔自己的网格,分工协作,互通有无。
   两个月前的一天下午,楼门长穆先生给社区居委会打来电话,说有人谎称是社区工作人员在向居民推销门磁报警器。网上几块钱,这几个人却卖到一百多,关键是冒充社区工作人员骗取信任。
   许建华和书记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大家各奔网格去找人。书记通知各楼门长注意情况,许建华第一时间向所里汇报,并发动社区单位的保安前去支援,协助控制嫌疑人。15分钟之后,提醒大家注意防范的通知就已经全贴在社区各个楼院门口了。
   下午6时许,楼门长何阿姨发现了几个可疑人在自己院里转悠,立即给居委会打电话汇报。大家看到微信群里通知后,从各处奔向该院,当即将3个骗子抓获,移交派出所。
   老片警“害怕”退休
   采访时,许建华接了四五个电话,都是群众咨询的。许建华客客气气,一嘴京腔透着亲近。他的手机号码向居民公开,24小时开机,谁家有什么事第一时间就能找到他。老许说:“干社区民警,责任心是第一位,慢慢地就成了习惯。”
   许建华早已工作满30年,按照政策,他完全可以申请退休,回家歇歇了。特别是3年前,他还查出甲状腺功能减退,总是觉得累。可在退休的问题上,老许却很犹豫。
   “为什么这么舍不得?”记者问。
   许建华没有直接回答,他告诉记者,社区里有个老太太,住的院子有个后门,离社区医院很近。她给周围很多老人都配了把自家院的后门钥匙,为了这些老人们少走些路。“你说她是图什么呢?”老许反问记者。
   在城市的高楼大厦、钢铁森林中,这里还遗留着许建华所熟悉的老北京的胡同文化,他稀罕这个亲近的感觉。
 
 转自北京晚报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