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画

书法——德育的绝好功课

来源:网投 作者:李南杰

当今,电脑输入取代汉字书写,网络考试取代笔墨答卷,不说社会丢弃汉字书写,连最应书写汉字的学生群体,也丢弃了这一“天职”。悲哉!哀哉!不在于汉字的实用性,而在于汉字的艺术性,更在于汉字的载美载德。它如外师造化,让人受到陶冶和熏陶,让艺术人生化,人生艺术化。

书法被赋予道德的涵义是从宋代开始的。宋儒对儒学的复兴,道德心性人格的强化,使得艺术更加具有了“载道”的功能,并影响此后千年的书法史。这是儒家艺术精神的复兴。

庄子和孔子开辟的是两种人生,自然成就的也是两种艺术。不过,庄子与孔子一样,依然是为人生而艺术。可以说,为人生而艺术,才是中国艺术的正流。

中国人普遍认为,要制造一流的艺术,必须成就一流的人格。中国艺术要通过艺术去体味人生,也在人生中去体味艺术,要让人生艺术化,也让艺术人生化。 中国的艺术,不仅仅是为了娱乐人的心情,更是要修养人的德性。艺术价值取决于艺术创造中所蕴涵的艺术家内心修养的深厚,内心修养深厚了,就能拓展心灵空间,挺立自我人格,去除卑小,根绝俗念,转生命的局促为圆融,变外在的强制为内在生命的自觉诉求。这时,艺术的完美和人生的完美,才在终极之处会合。这才是中国文化根本的艺术精神。

中国艺术家普遍重视人格,很多艺术家自身就是人格的楷模,他们努力促成在生理作用消融于道德之中来完成人格的升腾。被米芾称为颜鲁公(颜真卿)行书第一的《争座位帖》,因作者秉义直谏,忠义之气,粲然横溢于字里行间。颜真卿的书法,就是其人格的形象化表达。

儒家认为,美的根源在于善,在于一种杰出的精神和人格,或者说,美是伦理人格的感性显现。孟子认为,要培养“大丈夫”的人格,最重要的就是要“善养吾浩然之气”。那怎样养呢?孟子说: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是集义所生者,非义袭而取之也。行有不慊于心, 则馁矣(见《孟子·公孙丑上》)。

这种浩然之气,从形式来看是“至大至刚”,从内容来看是“配义与道”。养浩然之气的方法,一是对宇宙有正确的了解,即是“道”,二是力行人在宇宙间应有的义务,这个道德的义务就是把“义”和“道”合起来,就是“配义与道”。“集义”就是常行义,集义既久,浩然之气自然而生,一点不勉强,理直气壮,理屈则气馁,浩然之气也是如此。

美是属于艺术的范畴,善是属于道德的范畴,儒家的道德理想是仁,儒家的艺术主体是乐。乐和仁的统一,实际就是艺术和道德在最深的根底中的最高的境界中的融合统一,道德充实了艺术的内容,艺术助长了道德的力量。当一个人的精神完全沉浸和消解于最高的艺术境界时, 也就进入了人欲尽去、天理流行、随处充满、无稍欠缺、物我合一、物我而忘的最高道德境界,即艺术的境界。

儒家礼乐并重,但孔子认为只有乐,只有艺术,才是一个人人格完成的境界,也就是“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每个人生命根源之处的冲动和欲望,就像水一样,如果仅仅靠严格规范意义的礼的作用(礼进而为法),仅仅靠制之于外,有时不能取得好的效果。必须要让冲动欲望的水,能安静舒适地流出来,导之,澄之,使之清,进而把所挟带的冲动中的盲目性的泥沙慢慢地澄汰下去,使得感情得到自然而然的节制中的满足,使其与心态所追求的道处于融合的状态。也就是说,在艺术的涵养中,人的性情里自然涵摄了社会性的内容,这才是儒家最重要的艺术精神。

而书法,它那富有流荡节奏的线条,展开了一个具有独特音乐意境的世界。这个世界,虽是书法家的创造,但是来自书法家的心灵,是心性的迹化,也是宇宙大化节奏的迹化。一切艺术臻于极境,都逼近于音乐。书法是写字,本来每一个汉字都是在创造一个空间单位,但是由于笔序的引领,汉字的空间形象被时间化、节奏化了。仿佛与整个气化世界同沉浮,让人能听到从空间造型艺术中传递出的生命的妙音,在笔墨线条中,人们真切感受到哀弦急管、声情并茂的无上之音。所以,书法历代被喻为“无声音乐”。

真、善、美,构成了人类实践活动所追求的三大目标。求真是科学的追求;求善是伦理的崇尚;求美是艺术的热望。而儒家的艺术精神和求善、求美,就像车之两轮、鸟之两翼,相辅相成而相得益彰,伦理与艺术互补,道德和艺术统一,道德追求的最高境界就是艺术的最高境界;而艺术的重要功能就是在陶冶性情,潜移默化中助成理想人格的完成。儒家的理想人格,不是在正言厉色和枯燥无味的道德说教中实现,而是以艺术为道德涵养的工具。先秦时代诗教和乐教中所体现的仁与乐的合一的典型,正是艺术与道德在穷极之地的统一。“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乐(泛指艺术)被孔子看做是人格完成的最高境界。这种精神,在后代具有儒家思想的书法家中得以展示,在他们身上书法不仅仅只是一技,而且是涵养性灵的绝好方式。

因此,在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今天,弘扬书法艺术的创作,创建精神文明,创作书法作品,让人们在创作中潜移默化,达到“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效果。在学校,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书法应成为德育的主课,书法老师应传授书法创造的“道”和“艺”,指导书法作品创作,让书法的载美、载德功效,辅以德育、美育,让学生转化为对德和美的情感认同和行为习惯。

事实上,在课堂上老师经常向学生宣讲:“文明是路上相遇时的微笑,是同学有难时的热情帮助,是平时与人相处时的亲切,是见到师长时的问好,是失礼时的一声‘对不起’……”但这种道德说教,只能让学生认同,却不能让其在生理器官中产生快感,不能在心灵深处受到震撼,而书法具有和音乐同质的效用,在长期的历史中使中国人形成一种精神生活。在汉字书写中还能体味到一种审美,体验到一种音乐化的人生,颐养生命,培植心胸,长期以来助中国人养成一种积极向上、乐观的精神,在音乐化的人生和人格境界的提升中,有助于恢复我们民族的生命力,从民族的灵魂和人格上振作中国!

 

创作简介

十多年的书道寻觅,夜读书论,临习佳作,师法古人、技进乎道;还日出外游,师法造化,扶风问柳,踏雪赏梅,发而为文,吟而为诗,笔而为书。“润物细无声”,豁然开朗,生悟顿觉,实感书法有颐养生命,培植心胸,完善人格之功效。

正值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创建文明社会的今天,我命题:书法一—德育的绝妙功课,正是时代弦音的一曲,也是我五年来撰写书论《书法正风标》的一章。我以书法的载美载德功能为切入点,把书法当作道德潜化的工具,是因为书法与音乐同质同效,与孔子主张的“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遥遥相承。尽管如今满街标语,巡回演讲,但这种道德说教,只能让人认同,却不能让人生理器官快感、愉悦,不能从灵魂深处打动,情感认同和习惯养成。而书法,高尚的情怀,审美的信息,把道德意志和情绪融注书法的线条中抒发,在音乐化的节奏中陶冶,长期以来助成中国人养成一种积极向上,乐观的精神,提升人格境界。

书法,不仅仅是东亚艺术之花,而且是中华民族的国魂,是华夏大地盛开的道德之花。随着“一带一路”战略全球化的延伸,”一枝红杏出墙来“,让西方人翘首仰望,也想从中吸收这天人合一的和谐文化血液,疗救他们“科学上天,道德下地”的顽症。

 

1f3157e9499fba3576589c226cfe2b1.jpg 

作者简介:李南杰,任职于湛江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