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朝阳小米

来源: 谢沁立 作者: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知道朝阳小米,是因为朝阳警察。

朝阳是辽宁西部的一座小城,又叫龙城,三燕古都。这个不起眼的小城却有着令人惊叹的城市标签,这里是世界上第一朵花绽放的地方,是世界上第一只鸟飞起的地方。据考古学家考证确认,在朝阳出土的“辽宁古果”是世界上第一粒花朵的种子,出土的中华龙鸟化石是当之无愧的鸟类鼻祖。

我听到这些介绍时,手里正捧着一碗热腾腾的小米粥,那金灿灿的颜色,均匀浑圆的小颗粒,粘稠的米汁,香甜绵润的口感,让我涌起一种冲动,想立刻了解这个城市和发生在这个城市的故事。

这是我到朝阳的第一餐。接待我的老耿说,午饭简单了些。我们朝阳啊,最著名的就是这家家饭桌上离不开的朝阳小米,好吃,养人。

老耿是朝阳市公安局刑侦局刑侦技术支队政委,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全国“百佳刑警”,刑事技术领域痕迹勘查专家。我受公安部委派前来采访他,以报告文学的形式讲中国警察故事。

阳春三月,朝阳市湛蓝的天空下,千来只北迁的天鹅在大凌河上翩翩起舞;城里的人们开车上下班,交通干线上如大城市一样拥堵;城郊的农民正在田地里翻土,准备春播。美丽的小城,一派安逸闲适。

55岁的老耿,一米八几的个头,全白的头发,白得很彻底,看不到一根黑发,魁梧的身材挺拔匀称。在火车站出站口第一眼看到他时,他正盯着出站的人试图辨别出我来。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一脸平和、慈眉善目,似乎与刑警职业沾不上边儿,反倒更像是位老师。他接过我的行李箱,自我介绍说我是老耿。

天下警察是一家,无需客套,刑警队来接我的汽车马上就成了我的采访车。

年轻刑警小陈开车,老耿坐在副驾驶位置,刚侧过身来和我说话,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电话通了几分钟,听上去是法医向他汇报上午的一个尸检情况。

放下电话,老耿简单给我说了下事情的原委。

前一天下午,一辆驶往城郊的公交车上只剩下一位中年妇女,坐在车后部的座位上。女人睡过了站,醒过神来时,汽车已经开出两站地。女人走到司机旁边大声喝问着,司机委屈地辩解了几句。很快,车开进第三个站头,司机打开后车门让女人下车,坐反方向的车回去。女人不从,司机便缓慢启动汽车。这时,女人猛然挥舞胳臂用力打了司机头部两拳,之后跑向后车门。当时,车门还没完全关闭,女人一步跳出车门。没想到身子不稳,一下摔了下去,头部恰巧磕在车门台阶处……最终,送医不治。

一个宝贵的生命就这样被一次小小的争执终止。我听了,有些神伤。

老耿说,每个命案现场,我们发现的是各种痕迹,我们还原的是案发经过,但我们永远看不到的是死者的痛苦、遗憾和无限懊悔。

随后几天,我听老耿讲自己的经历,听支队的刑警们讲他们眼中的老耿。参观刑侦队即将启用的新技术实验室。我和他们一起出警,看法医在一个自杀现场验尸。应我的要求,老耿还带着我驱车80公里,到郊外的农田里,去找他们几年前发现一具高度腐败尸体的那口井,在井边,老耿描述他当年下到井下打捞尸体的情景……

在一次次推心置腹的谈话中,老耿的34年从警之路又被白描了一遍。

刑事案件的现场勘查、痕迹检验是公安刑事侦查工作的第一线、最前沿,也是案件侦查和案件诉讼的第一个环节。刑技和侦查工作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只要在某一点突破,就能立即找到破案方向。无论案件大小,老耿都会去现场勘查一遍甚至十几遍。资历再高,不到案发现场也没有发言权。

刑技工作是脑力活儿,要斗智斗勇;是细致活儿,要细梳慢理;是体力活儿要持久耐力

老耿破过数不清的案例,无论当时多么惊心动魄,都随着时间推移而渐渐模糊。他印象最深的案件竟是一起最终不是案件的死亡“案件”。

王爷爷和老伴儿带着小孙子一起在乡下生活,儿子儿媳在城里打工。孙子上小学二年级,每天早晨要在家里吃早饭。王爷爷赶集时负责采买副食,王奶奶打理着一家的柴米油盐,天天在灶上忙碌。她准备的早饭,多数是小米粥、馒头和自家腌的咸菜。王爷爷认为市场卖的干豆腐皮有营养,虽然贵一些,但因为小孙子爱吃,他就隔三差五地买几包,吃不完的就放在厨房的一个塑料兜里保存。

那天早晨,王奶奶先是给爷孙俩备好早饭,开水冲鸡蛋、泡豆腐皮,王奶奶自己没舍得享受这碗“营养餐”,还是喝着小米粥。饭后约莫一个时辰,正在堂屋修理椅子的王爷爷忽然大口呕吐,然后“扑通”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王奶奶正吓得不知所措时,又有学校的电话打来,老师说小孙子突然出现严重中毒症状,正送往医院……

王爷爷还没送到医院就咽了气,小孙子病危,在重症监护室抢救。

面对警察的询问,王奶奶只会捶胸顿足地哭,什么也说不清。

民警现场勘查,厨房的灶台上有当天没吃完的一大碗小米粥,一小碟掰碎的豆腐皮和其他蔬菜,窗台的塑料袋里,有几片完整的干豆皮。厨房的一个角落,有一瓶农药甲拌磷盖子没有拧紧

瓶子外表的痕迹经过鉴定,有王爷爷的指纹。王爷爷究竟什么时候从集市上买来的,王奶奶说不清楚,这些农药是灭除自家菜地虫害用的,她从来没有碰过。农户人家存放几瓶农药再正常不过,这么多年来也没听说出过什么意外。

在王爷爷和孙子的呕吐物中,发现了甲拌磷的毒素成分。刑警对家中30余份食材进行毒物检验,只在豆腐皮上检测出甲拌磷成分。奇怪的是,分层搁放的豆皮,有的在边缘处含有微量农药成分,有的却没有问题。

唯一没吃过豆腐皮的王奶奶是否为犯罪嫌疑人?她有杀害亲人的动机吗?集市上的豆腐皮是否被农药污染?有多少人最近买了或食用了豆腐皮?这样一想,民警们立即紧张起来。民以食为天,如今人命关天,十万火急啊!警方立即协同政府相关部门对市面在售的豆制品实行全面管控。

村里人说,这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生活宽裕,王奶奶是个心地善良的农村妇女,她不可能去害自己的亲人。

现场,实验室。实验室,现场。老耿不厌其烦地来来回回。他站在王爷爷王奶奶生活的地方,根据家具的摆放、锅碗瓢盆的搁置地方、物品悬挂的位置,想象着他们日常生活的情景,还原着清晨这一家人活动的次序和细节。

老耿注意到墙上挂着的一个双肩背帆布包。王奶奶说,王爷爷每次赶集都背这个包。

背包里层经过毒物理化检测,竟有甲拌磷成分。

经过几昼夜勘查、检验,事情真相得以还原。

前些天赶集时,王爷爷双肩帆布包,装进了一瓶农药甲拌磷。谁知玻璃瓶封闭不严,一路的颠簸造成了轻微渗漏到家后,他发现农药漏在背包里,就把包挂起来晾晒。又一次赶集时,王爷爷还是背着这个包,他新买的一包塑料袋装豆腐皮放进背包,由于干豆腐皮脆,刺破塑料袋,漏在背包里豆腐皮正好沾染了残留的农药。结果,当被农药污染的豆腐皮成了王爷爷和小孙子的早餐时,悲剧发生。

痕迹检验,给案件下了关键结论。

读着这个结论,痛失亲人、又曾饱受怀疑的王奶奶踉踉跄跄地来到王爷爷的坟前,委屈地大哭一场。

全程经历案件侦破的老耿心里也不是滋味,本是天伦之乐的祖孙三代人,因为这样的致命疏忽而瞬间阴阳永隔。

34年前从警那天开始到今天,81个大大小小的笔记本,记录了老耿精彩的破案人生。一个个洒脱的钢笔字,写下的是案情的描述,破案的思路和体会;一个个笔记本,记录的是朝阳城市的变迁,犯罪分子做案手段的变化。字里行间永远不变的,是一位刑警澄澈的内心和忠诚的职责。

他曾经在盛夏,为了最大程度获取物证并准确确定每一件物证所在位置、物证间的相互关系,而详细、反复勘查尸体高度腐败的沙土现场;他曾经在零下20度的的大雪天气,提着勘查现场工具箱,顶着大风,步行七八里山路,一步一滑走到位于山顶的守夜房,勘查一起看门人被害的爆炸案……

有一种刑警,是他到了现场,所有的人都会放心,因为案子准会破获。

有一种刑警,是强大的内心坚信总有一抹痕迹印证着罪恶,你就会找到痕迹。

我觉得,老耿就是这样的刑警。

每当案子破获时,他最希望回到家里,喝一碗朝阳小米熬的粥。温热的米汁滑进胃里,熨帖,舒服,破案后的兴奋和快乐在心中跳跃着,这一刻,他静静享受的是刑警特有的成就感。

朝阳的小米,暖胃;平安的生活,暖心。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