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中国铁路第一大案解密(二十一)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王仲刚

第二十一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我为使用小小的计谋让杨文清开始检举揭发他的恩师赵喜贵和他的铁杆兄弟钱振民而窃喜,下一个堡垒就是钱振民的妻子刘丽铃。

现在,我就来提审刘丽铃。

这几天,刘丽铃基本上属于失控状态。她不能容忍别的女人怀着自己丈夫的骨肉,她唯一的办法就是天天殴打雨雨。仅几天工夫,刘丽铃就憔悴得不像样了。

女人啊,女人,你真的那么脆弱?刚进来时,你表现得那么大度,那么宽宏大量,可是,就因为你知道雨雨怀了丈夫的孩子,就变成这个样子吗?

我推心置腹地安慰刘丽铃:“刘丽铃,钱振民是让雨雨怀了孕,你不是说过,自己的丈夫有魅力、有能力才有那么多的女孩子去爱他。有性,就有可能怀孕,不是一回事吗?”

刘丽铃几乎在歇斯底里:“是的,我是说过,他们怎么爱都可以,他有多少个女人我都不管,可是我就不能允许他让任何一个女人怀他的孩子。你知道,女人是最贪婪的,当她怀了他的孩子,她就会身价倍增,她就会提很多要求,她会让男人无奈,让男人退步,让男人满足她提的要求。王科长,你知道这是什么结果吗?最终就是她取代我。所以,不行,我必须把这孩子打掉!”

我说:“据我了解,钱振民是非常爱你的呀!他跟我说,他每一次发了财,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给你钱,给你买东西。所以,我认为钱振民是个负责任的男人,你不应该求全责备。”

刘丽铃不无感慨地说:“是啊!我不否认他是个好男人,我不否认他爱我,我也不否认他对这个家很好。我算了算,从去年夏天以来,我先后四次跟着他到了河南、湖北和湖南,他每次发了财都没忘给我钱,我记得他一共给我光现金就有三万五千元。还有一次他从南边回来时,他一次就给我买了三枚金戒指、一对金耳环,还有一条金项链。”

我看着她,淡淡地打断她的话:“是啊,这些钱振民都跟我说了。”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感到脸红,因为钱振民什么也没有交代。

我接着说:“不仅仅这些吧,他好像还给家里添置了不少东西。”

刘丽铃:“他没有骗你,他真的很顾家。我记得去年7月底有一次钱振民回家的时候,他花了两千多块钱买了十几米的地毯,纯毛的,还有一个日本进口的吸尘器,还有一台华生落地扇。他对我确实很好,我记得那几次我跟着他南下,不管是长沙、株洲,还是广州、深圳,什么酒店高级他就让我住什么酒店,领我去吃山珍海味,去逛商场,我要什么他就给我买什么。只要我开心,花多少钱,他都不带眨眼的。我也知道,这样不好,因为这些钱都是他偷来的。”

我深有感触地说:“是啊,上哪儿去找这么好的男人。据我所知,钱振民对其他亲人也很好。”

刘丽铃:“这个人哪,对人掏心掏肺,他只要认为你好,他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你看。我听说他从湖南给他大哥汇过钱,也给他二哥汇过,还给他弟弟、大嫂汇过。不过这些都不是他说的,都是听他二嫂说的。有一次,他给他二嫂汇过一千五百块钱。钱振民还是个孝子,他只要一回到东北,就给他妈钱,成沓成沓地给,给多少我就不知道了。我曾问过钱振民给他们钱的事,我不是不让他给,我是想让他为我们的孩子着想,应该给孩子多存点儿钱,可是他不承认。为这事我们还吵过几架。”

我和刘丽铃聊得很开心,女人嘛,一旦她向你敞开心扉,她就会无所顾忌,什么都想跟你倾诉。

我借机夸奖刘丽铃几句:“我知道,实际上你不是那样的人,你孝敬公婆,对丈夫一往情深、百依百顺,可以说是毕恭毕敬。钱振民跟我说起这些的时候,总是眼含热泪。他说,他今生最大的幸福就是娶刘丽铃为妻。”

刘丽铃被我恭维得有些动情,她说:“你说,他那么好,不光是对我,对我们家,对他的每一个朋友。他又那么帅,那么多情,哪个女孩子见了他会不喜欢?”

我说:“是啊,就像他和赵喜贵,那真是生死之交。”

刘丽铃马上变为不屑一顾的表情:“人家赵喜贵,可比他有心计。”

说到这里,她左右看了看,好像怕被别人听到似的:“你们不知道吧?我听钱振民说过,赵喜贵花了好几万块钱,在齐齐哈尔市龙沙区二马路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楼房,可高级了,不用出门就能上厕所,就能洗澡,我还听说他买过两辆小汽车呢。”她叹了一口气:“唉!哪个也不像我家钱振民,挣多少花多少。”

我说:“那都是身外之物,现在被抓进来了,还不都得交出来。过去,赵喜贵什么都不交代,现在为了宽大处理,他主动要求退赃,强烈要求把房子和汽车都交出来。”

刘丽铃很兴奋地举起手:“王科长,我主动退赃,我愿意交出现有的存款、衣物,退出他用赃款给我买的所有东西,包括吃的穿的用的,求你们宽大处理。”

我首先肯定她的举动,我说:“很好,刘丽铃,有你这种态度,我敢保证一定会宽大处理你,如果你再帮助钱振民搞清他的问题,也一定宽大处理钱振民。行不行?”

刘丽铃感恩戴德地说:“谢谢……谢谢!”

我问:“你准备退哪些东西?”

刘丽铃:“存折两万元,是定期五年,还有三枚金戒指,一条金手链,一条金项链,这些东西都放在我母亲那里。”

我说:“都在你母亲那里,那怎么退?”

刘丽铃兴奋得噌地一下子站起来:“我去给你们取!”

我向她摆摆手,示意她坐下:“不可能,刘丽铃,我不可能现在放你出去。”

刘丽铃一下子很沮丧,她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低着头坐在那里。突然,她抬起头看着我:“王科长,我可以给我母亲写信。亲笔信,她看见我的信,肯定就会把东西交给你们。”

我说:“好。”

刘丽铃开始写家书,一封特殊的家书,一封情真意切的写给母亲的信。

刘丽铃写得很投入,也很快,写着写着眼泪就“吧嗒吧嗒”地落在信纸上。

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刘丽铃给妈妈的信写好了。我很满意,我说:“刘丽铃,我们‘5·10’专案组说话算话,如果你交代的情况属实,我一定兑现承诺,在适当的时候放你回家,让你早日和你妈妈以及你女儿团聚。”

刘丽铃睁着一双惊诧的眼睛:“真的?那……王科长,我,我谢谢你了。”她站起来深深地向我鞠了个躬。

刘丽铃给母亲写了这样一封信,全文如下:

妈妈您好:

我现在已在郑州铁路审查站一个多月了,我的问题都向公安机关讲清楚了,情况也都知道了,现在求得从宽处理,争取早日与你们团聚,见到我可爱的孩子。

今去信,请妈妈见信后,想尽一切办法速给我借两千元钱,我求妈妈帮帮忙,回去后我一定尽力还你这两千元钱,这是平时花钱振民的零花钱,请妈妈替我退还(这钱见信后速汇来)汇到郑州铁路公安局。另外,再加汇三百元钱,这钱是我回去的路费钱,就不用你们来接我了。

女儿铃

刘丽铃还写了一封检举信,全文如下:

据我所知,钱振民可能在他妈妈那里放了钱或存折。

这些事,我在1988年10月份左右,听钱振民他二嫂讲的,他妈妈有一天在邻居家打麻将,邻居的姑娘看见钱振民给了他妈妈很多钱,具体多少我不知道。

有时,钱振民给他哥哥汇钱,他哥哥也把钱放在他妈妈那里保管。

检举人:刘丽铃

1989年10月28日

我跟刘丽玲说:“你今天的态度非常好,我马上派人到你家去,如果能证实你今天说的这些事,我一定尽快宽大处理你。回去吧!再好好想一想,还有哪些事。”

刘丽玲非常感激地对我说:“谢谢王科长,我一定再好好想想,不管想起来什么,我会马上要求提审。”

我让人把刘丽铃送回监号,回到办公室,当即提笔拟文:

铁道部公安局刑侦处:

现将钱振民之妻刘丽铃的《给妈妈的信》和她的《检举信》一并传去,请哈局转齐铁公安分局并烦交“5·10”专案组赴东北追捕组。

据刘丽铃口头交代:钱犯在其母处可能放有四万元左右,立即找其母追赃。无论其母态度如何,都必须带回收审。对其兄嫂,可视情收审,其他有关人员由追捕组斟定。若其母口供较好,可让她给儿子写一封规劝信传郑,以便进攻钱振民。把其母带回郑州后,安排与钱振民见面。刘丽铃写给钱母的信中提到退赔两千元及三百元路费,连同其他追回赃款一并带回。

郑州“5·10”专案组

1989年10月28日

为了掌握钱振民在监号里的动向,我在其同号人犯里,选择了一个认罪态度较好、有悔改表现、愿意立功又愿意为我工作的人建为狱中线人。

拿下刘丽铃的口供,下边就应该集中精力对付钱振民了,我想了解一下他近段时间的情况。当天晚上,我就以提审的方式会见狱中线人石明(请允许我在这里使用他的化名)。

灯光下,我打量着石明,他个头不高,三十八九岁的样子,一进屋,他那一双不大的眼睛就滴溜溜地转,看见我,急忙点头哈腰,一副讨好的表情。

“坐吧。”我很客气地指着一把椅子说。

石明是一个老贼,他因在火车上拎包被刑事拘留,而且已经被批准逮捕,但他立功心切,希望能够判得轻一些。自从建为狱中线人之后,他经常主动报告钱振民的一些动态和情况。

刚一落座,石明就迫不及待地跟我说:“11月份的一天,临号的赵喜贵被提审,当他路过我们监号门口时,钱振民早就扒在监号的小窗户上,赵喜贵还冲他点点头像是传送什么暗号。后来那天的整个上午,钱振民都心神不安,他来回地在房间里走动。到中午的时候,钱振民向送饭的一个劳改人员(也就是被判过刑但刑期较短的犯人,放在看守所或收审所执行)打探情况。他问:‘赵喜贵在提审时都讲了些什么?’那人告诉钱振民:‘都说了,连你的也揭发了。’钱振民马上脸都变了,他说:‘这下可全完了,我们一起干了十多万,两个脑袋都保不住了。’过了一会儿,钱振民说:‘就是他讲了,我也不会讲。哼!看他们能把我怎么样?’”

“钱振民还说了些什么?”

石明说:“钱振民反反复复地嘟囔着一句话:‘怎么会呢?我们俩定好的呀!’”

我说:“石明,你反映的这些情况很好。你回去以后,要注意多和钱振民交往,多和他聊天,有什么情况及时要求提审,及时报告,但是一定要注意保密。”

石明说:“好,我一定。”

东北追捕组接到铁道部公安局传过去的刘丽铃亲笔揭发信和她写给妈妈的一封信后,来到钱振民家,找到了钱母。跟她讲了很多道理,让她把儿子拿回来的钱财交出来。但是,钱母一直装聋作哑,她说儿子根本就没有往家里拿过什么钱。

接着,追捕组向她宣读了刘丽铃给妈妈的一封信,但是,老太太就是死不认账。

这一次搜查和追赃效果很不理想,与预想的相差很远。从钱振民和刘丽铃的家里以及有关亲朋处,一共才追回来两千三百元钱。

追捕组向我请示,对钱振民的母亲怎么办?

我说:“那还用说,既然拒不交代,更应该带回郑州。”

这几天我琢磨着,钱振民在众多的贼里讲哥们儿义气是出了名的,何不在这一点上做一些文章。

怎么做呢?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