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小丫头”的社区故事

来源:微信公众号( 派出所工作杂志) 作者:林晚 余地

1.jpg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这些脍炙人口的诗词,大家都知道是北宋大文豪苏东坡的杰作。在重庆市忠县,就有一条“东坡路”,相传就是苏东坡年轻时外出做官,路过忠县(古称忠州)时留下的遗迹。岁月沧桑,如今的东坡路已成为忠县历史最为悠久的老街之一。在此社区工作的女警曾敏,可以说是忠县公安局最年轻的“90后”。从警才两年半的她,被社区群众称为“小丫头”——不过“丫头”虽小,责任却大。作为东坡社区“管家”,曾敏用自己的满腔真情与柔情,写下了一段段警民和谐的社区佳话。

巧断“狗官司”

2.jpg

刚到东坡社区不久,曾敏就接手了一件“狗官司”。在东坡路老街一座平房院坝,居民罗强(化名)养着一只土狗。这只狗性情凶猛,平时虽系着铁链,但因铁链太长,活动范围很大,近年来先后咬伤过往群众多人,周边居民意见很大。曾敏一上任,就有不少群众向她“投诉”,要她尽快处理这只狗。

曾敏四下走访,很快了解到事情的来龙去脉:狗的主人罗强是一名保安,家庭经济困难,妻子没有工作,还要抚养一个20多岁的智残女儿,一家人都靠罗强微薄的工资生活。没想到几年前家里遭了窃。为防盗,罗强养狗看家护院。罗强与狗建立了很深的感情,虽然狗多次伤人,他却舍不得处理。居委会和邻居多次抗议,罗强干脆来个“闭门不理”,一直拖到了现在。

和其他社区民警通常的做法一样,曾敏也是先上门与罗强进行沟通。面对社区民警,罗强开始还开门接待,满口答应,却没有行动。多去几次,罗强不耐烦起来,索性给曾敏吃了“闭门羹”。曾敏没有放弃做工作,继续用电话和罗强保持联系,没想到罗强竟将曾敏的手机号拉入黑名单。曾敏仍然没有灰心丧气,继续找罗强沟通。自己的手机号被拉入黑名单,就借同事的手机打过去,又被拉入黑名单,再换手机打过去。终于,在第16次通话后,罗强松口了,答应与曾敏到家面谈。这时,罗敏为其女儿争取的低保补助和困难慰问也批下来了。

当曾敏如约来到罗强家时,没想到罗强家大门紧闭。电话一问,罗强说在加班,要9点后才下班。曾敏耐下心来,在罗强家门前静等。当夜色已经漆黑,罗强远远望见青石巷子里,一个映照在自家路灯温和灯光下的瘦小身影,那就是社区女民警曾敏,他那颗强硬的心也被打动了。罗强把曾敏让进家门,直接将她带到院坝拴狗的地方,爽快地说:“小丫头,你说链子缩到多短就多短,铁扣该系多牢就多牢。等我下周休息换班,再给狗周边安上栅栏,家门口贴个‘内有犬只’的警示,明年过春节,就将它送到老家去。这样要得不嘛?”

曾敏喜出望外:“罗叔叔,真的呀?谢谢你!”罗强笑着摇了摇头,像对自己女儿一样和颜悦色:“丫头,要谢谢你自己啊。我以为我就是天下最倔的人了,没想到你比我还倔呀!”

劝回离家女

3.jpg

春期的叛逆心理,作为“90后”的曾敏不会陌生。和父母吵吵闹闹是正常的,家人哪有隔夜仇?不过有些孩子性格倔强,和家长势如水火,说不定做出点更冲动的事来,这时候,社区民警就得“出马”了。

一天深夜,在派出所值班的曾敏接待了一位前来报警的社区居民。这位母亲哭着说,自己14岁的女儿小兰(化名)上午离家出走,只留下了一张“我出去耍耍”的字条,便再也不接家人的电话,现在下落不明,全家人都快急疯了。

曾敏一面安慰这位母亲,一面询问小兰平时的爱好、习惯等。得知女孩平时喜欢玩QQ,曾敏灵机一动,想到在女孩不接电话的情况下,不妨利用QQ找人。通过与小兰班主任、同学联系,曾敏得到了小兰的QQ号。可是贸然申请添加好友,很容易引起小兰疑心,万一被女孩得知是家人和民警在寻找她,一气之下又再次消失怎么办?

在向父母、老师和同学了解到小兰很重友情这一点后,曾敏有了主意。她向小兰的QQ发出了好友验证申请,理由则是“我是你好朋友赵晶(化名)的朋友,找你问点事情”。果然,没过多久,小兰添加了曾敏。曾敏小心翼翼地在QQ上聊了起来,先是和小兰聊动漫、聊明星,直到最后,才告诉女孩:“我是来寻你的警察姐姐。”也许是之前的聊天拉近了距离,小兰没有将曾敏拉黑,而是沉默了一阵,才发来一句带着抵触情绪的话:“我不就是离家出走吗?你们警察来抓我啊!”

面对执拗的小兰,曾敏依旧以大姐姐的身份平和地交流着,并装作不经意地把小兰妈妈焦急哭泣的照片发了过去。小兰似乎有所触动,终于告诉曾敏,自己因为学习成绩不理想,于是和几个朋友相约,悄悄离家到成都玩。曾敏继续与小兰沟通,告诉女孩,玩耍没问题,但还是应该告知父母一声,不要让家人为自己担心,并表示自己以社区民警的身份担保,只要小兰主动与家里联系说一声,父母一定不会生气。在曾敏的安抚下,小兰拨通了妈妈的电话。

听到电话那头女儿的声音,曾敏身旁的这位母亲终于露出了进门来的第一个笑容。曾敏与她约定,等女儿回家,不能惩罚,要好好沟通交流。三天后,小兰母亲打来电话说,孩子已经平安回家了。

“黑户”终落户

身为社区民警,户籍工作是曾敏的一大主业。由于种种历史原因,一些群众早年户口缺失,临到需要的时候才急匆匆地找来,无意中给社区民警出了很多难题。不过,只要是为群众服务,再难的事,曾敏也会尽最大努力去做。

前不久,社区一位姓谭的居民找到曾敏,希望她能帮助自己的两个儿子办户口。两个小伙子今年都20多岁了,从出生起就当了“黑户”。到如今,连手机卡、银行卡都只能用父母的名字办理,生活极不方便。

曾敏非常理解,立即开始了调查走访,了解到两兄弟在忠县读完小学后,就跟随父母到了贵州贵阳生活,期间并不是没想过办户口,然而与家乡相隔太远,就一拖再拖,拖到了现在。由于没有户口,两兄弟不能找正式工作,只能跟着父亲打打零工,甚至连想要结婚办证都成了天大的问题。

曾敏一边到两兄弟的老家查证资料,一边与两兄弟现在居住的贵阳当地派出所取得联系,忙前忙后一个月,终于把户口办了下来。谭家人高兴万分,连连向曾敏道谢。两兄弟的母亲对曾敏说:“回家我得把这户口簿放进相框里,这真是我家的大喜事!”

说话柔声细语,脸上始终挂着笑容,谁说群众工作只有年长富有经验的人可以胜任呢?“小丫头”曾敏,不也同样用自己的真心换来群众的满意吗?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