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7年度纪实文学卷——剿赌马尼拉(十)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林楣

淬炼蓝色刀锋,还需抗氧化——找漏洞提建议

锻造可成型,打磨愈锋利,润滑则使刀锋保持持久的抗氧化性。

采访时,支队长周海峰几日未见,后再三约定,终得一见。原来他重任在身,每日在城市另一边的“据点”指挥工作,这边的活儿就交给几位副职。

不便问他手里是个啥活儿。但是,一见面,周海峰就说,不能光写一支队是怎样打击犯罪的,不够全面。现代警队一定是打防结合的队伍。防范有两种,一种是提前介入的防控机制,还有就是破获案件后的补漏洞机制。尤其是经侦警察,在打击金融犯罪的同时,还要善于发现漏洞,发现那些金融业界工作环节中的漏洞、可能被犯罪分子利用的漏洞。我们每侦破一起案件,都会做这项工作——梳理漏洞,及时与有关部门联系,并提出合理化的建议和意见,通过专业部门制定规范措施,最大限度地防止案件再次发生。

周海峰说,这好比是润滑剂、是保护膜,能够保护金融单位,也是保护我们自己。警力有限,案件高发,难免精力不足,办案质量会下降,所以要通过案件侦破后的补漏洞机制,进行预警性防控,这也是科学合理使用警力的有效措施。金融是个大环境,是个大体系,警察冲锋陷阵打击金融犯罪义不容辞,但是,能够有预见性地制止犯罪也是同等重要。何况上海这个国际金融中心与一般城市相比,金融犯罪案件的类型和数量都不可同日而语,这一招就好像润滑保护,可以抗氧化。

周海峰的话给了我启示。一味地打击是主动也是被动,但是,根据已破案件预警性制定防范措施,那就是主动上加主动。

这是大金融意识,也是大公安精神。

2013年8月,有两个普通的字眼让上海市民频频热议——泛鑫。热议原因有两点:一是泛鑫公司还不了保险人投保的钱,这个钱高达十三亿元;二是泛鑫公司有个美女高管,名叫陈漪,把钱卷走了。

老百姓搞不清楚到底是谁把钱卷走了,也不知他们是用啥办法把钱卷走了,就不停地问:那我们到底能不能够参加保险?哪类保险公司是合法的?保险公司和保险代理公司有啥不一样?

要回答这些问题,就得层层剥开泛鑫的真面目。

8月12日下午,上海市保监局报案称,在日常监控中,他们发现有家名叫泛鑫的保险代理有限公司擅自将寿险产品变造为固定收益理财产品,并大肆对外销售。

未按照经营许可,泛鑫公司已违规。更可怕的是,其实际负责人、一个名叫陈漪的女性主管不见踪影。

一支队迅即成立专案组。赶到泛鑫公司,只见三四百名员工惶惶然。每人心里都有小九九,作为业务员,他们“拉进”的每一笔业务都是有说法的。原始标的不存在,那么业务回扣、工资、奖励,甚至这份工作是否保得住都难说。

警察现场要求他们,从现在开始,不得擅自离开上海,必须随叫随到,协助调查案情。

专案组成员明白,那个已失踪的陈漪极有可能是罪魁祸首,但是否有员工参与作案,目前还不清楚。必须先控制住局面,从人到物。

外围调查小组反馈信息,陈漪连同另一个名叫姜皆的公司顾问已离境一月有余。

这一个月里,对于高管的离去,公司员工是从认为正常到有点儿怀疑再到心中惶惶然,毕竟一月有余,即使度假,也该返家了。再一打听,离去的还有另一位公司顾问,忐忑加重。

但是,家无主的日子也得过。毕竟谁都不知这两个人到底干吗去了,或许是拓展海外业务,谋发展创大业去了呢。

守家的这几百号人按照那位离去的上级主管陈漪教给他们的办法,将那款所谓的收益理财产品继续向外推销。

一个大高个儿业务员向侦查员曹阳反映,他们的主管陈漪非常年轻,是个温婉的江南女子,说话细声细语,平时穿着时髦,虽然他不懂,但是听其他懂行的“美眉”说都是名牌。衣服他不懂,但是,他懂车,陈漪曾开名牌跑车来上班,后来又换了。反正,陈漪给人不一样的感觉,就是个能人,不像其他公司的主管,婆婆妈妈,整天睡不醒的样子。

曹阳问:“陈漪穿名牌开名车和开展业务有何关系?”

大高个儿显然有点儿激动:“陈漪也不是上海人啊,是南京人,她也是到上海来打拼的,可她能打拼成这样,让人羡慕啊!我要向人家学习!听说她也是从一个小业务员开始做起,一年多就做到了主管,而且还是很优秀的主管。所以,她手把手地教我们怎么开展业务,我们都很认真地做笔记。我们信服她……”

在调查中,专案组发现陈漪的风格甚至影响到了整个泛鑫,泛鑫灌输给员工的理念是“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享受与别人不一样的生活”。

再看看公司里的一些员工:男的,劳力士、爱马仕、博士(西装);女的,香奈儿、卡地亚、黑丝袜。员工说,这个标配公司尽管没有明确,但是,出去做业务这身行头非常有用。不管行头真假,一见面,客户就被业务员的衣装镇住了。所以,陈漪多次给员工上课,要求他们不惜血本地提高穿着品位,还说,这是成本,只要做得好,可以翻倍地收回来!

既然有前人带路,后人大踏步跟上!

专案组紧锣密鼓地调查走访,泛鑫的敛财轨迹逐渐清晰——

保险公司与保险代理公司有本质区别。代理公司应按照法律规定与监管部门许可承担“居间”工作,将保险公司的保险业务推销给需要的特定人群,从中收取居间费。然而,陈漪操控的泛鑫公司却打着保险的名义,推销理财产品,巨额利润是最大驱动。他们凭借一款所谓的长期寿险业务,愣是将业务做得红红火火,每月进账千万多元。实际上他们玩的是“长线短做”,将二十年期寿险产品拆分包装成“一至三年期高收益理财产品”,号称年收益10%左右。同时制作多个版本的理财协议,年收益从6%到12%不等。

通过这种模式,保险代理人,也就是业务员,至少能拿到50%以上的佣金。后面呢?后面就靠拉到新的客户来填补前面的资金亏空。一旦资金链断裂,“游戏”便无法继续。

客户是业务员发展的,很多业务员都把家人亲戚朋友拉下了水。

刚进公司的业务员小张,为了能做成第一笔业务,求他母亲帮忙。乡下的母亲咬咬牙,将手头的十万元全买了所谓的保险。后来,小张要升经理,母亲全家总动员,舅舅、姥姥、叔叔、大伯都来帮忙,一家子凑了五十万元,小张顺利当上了经理,自然月薪也提高不少……

泛鑫就是这样发展壮大起来的。三四百名业务员成为它的销售大军,泛鑫成为沪上极具知名度的保险中介代理公司。很多年轻人都想进泛鑫,但是,进泛鑫的前提条件是要去拉一笔相当辉煌的业务,以证明其能力,即便如此,仍然趋之若鹜。

再问,这么多客户对自己的钱到底买了个啥玩意儿是否清楚?其实,很多人压根儿不知道自己买的是保险,业务员只告诉他们“保本保息”。他们在推销时坚守一条:尽量口头承诺,若客户再三要求,才会出具一份自制的书面协议,但是,这份协议与保险公司真正授权其代理的产品风马牛不相及。前面已说过,泛鑫制作了多个版本的理财协议,业务员会融会贯通、灵活掌握。

这条违法轨迹的复原,是专案组通过与近四百个业务员逐一对话取得的。在获取证据的同时,也厘清了泛鑫的所有账目,每一个业务员做了多少业务,每一笔涉及多少资金,一一记录并汇总。

参与办案的副支队长杨杰告诉我,这么大的取证量他们仅仅在三天内完成,这是前所未有的。之所以要快,是因为近四百人需要及时控制,否则离开一个就会造成证据链的缺失,同时,犯罪轨迹越清晰,对案件的定性就越准确。

其实,何止四百人,每一笔所谓的保险业务涉及的相关人员,杨杰他们都尽可能地查访询问。

这是一项艰巨的工作。是什么力量支持着杨杰他们将破案当作绣花,当作织锦?

他们哪里来的“打井要见底”的韧劲?

杨杰跟我说,侦查破案就是获取证据、还原真相。特别是金融犯罪案子,没有人赃(证据)一起到位,就很难将真相辨明,就不是我们说的铁板钉钉。那么,罪罚相当如何实现?而且,在追查搜集证据的过程中,我们可以挖掘梳理此类犯罪的特点,也可以知晓犯罪分子到底钻的是什么空子。我们不仅要破案,还要补漏洞。

这个话,和周海峰说的是一个意思。我想,这个理念已经渗透进他们的骨髓。

外围调查小组也取得进展。

陈漪和姜皆两人先逃香港,后飞韩国,最终落脚斐济。

当即,在专案组的提请下,公安部发出“红色通缉令”,向全世界一百九十个国际刑警组织成员国发布协查通报,特别对斐济及其周边的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进行了通报。

2013年8月17日,在公安部、上海市公安局相关部门,以及斐济执法部门的配合下,专案组精确掌握了陈、姜二人的落脚点。

追捕组出发!

这次万里大追捕极其辛苦。韩伟峰等七名侦查员从上海起飞,至香港转机,马不停蹄准备办理转飞斐济的航班时,却发现当日已没有班次。若等,就得耽搁几日。如果嫌疑人在这个时间段内“洗白身份”,抓捕工作又会遇到新的阻碍。怎么办?抓捕组当即决定乘坐飞往新西兰的航班,再转斐济。

在新西兰移民局的紧急协调下,抓捕组终于在起飞前不到五分钟坐上了香港至新西兰奥克兰的航班。十多个小时的飞行,所有乘客都进入睡眠状态,而飞机上却有七个人利用纸笔在商议修正抓捕方案。并非准备工作不充分,而是确定了陈、姜二人的落脚点后,抓捕组便马不停蹄出发,多一分钟耽搁就多一分隐患。所以,精细的抓捕方案只能在飞机上进一步修正。

人是疲劳的,精神却是高度集中的。

韩伟峰告诉我,这就相当于打仗,脑子里全是战役内容,一刻松懈不得,直至战役结束。

甫抵斐济,已是三十个小时后。未合眼、未吃饭,他们马上会同斐济移民局和警方开展工作。

在机场,已取得瓦努阿图身份的陈漪、姜皆正准备登机逃往他国。当中国警察出现在两人面前时,惊恐、颓丧、无奈,各种表情在他们的脸上交替出现,然后一句话都没有。

如同上了一条航向错误的船,那是一条从高崖跌落瀑布的船,或许靠侥幸躲过急流和礁石,但无法改变粉身碎骨的终局。

8月19日晚上7时30分,两名犯罪嫌疑人被押解回沪。

飞机落地,暮色满天。

总队长戴新福、总队政委胡斌勇在停机坪向他们招手,迎接七人凯旋。

我问韩伟峰当时的心情,他说:“不是喜悦,也不是激动,难以形容。”

那么,让我来试着形容——

那是一种冲破黎明前的黑暗,曙光初现旭日即将东升的欣喜感;那是一种突破艰难险阻,终于攀援到顶的成功感;是对自己智慧与体能的一次检验;是自我价值的确立与实现;更是“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的境与界。

韩伟峰笑了。韩伟峰和一支队的侦查员们珍惜这份感觉并把感觉珍藏,在往后的日子里,默默滋养身心,照亮前路。

我问:“你们喝酒了没有?案子破了,要放松下吧?”

杨杰和韩伟峰说:“案子破了,第一件事是梳理‘漏洞’,来不及喝酒。”

泛鑫案的巨额损失肯定不会由消费者承担,但是由此引发的群体退保和资金窟窿可能会对保险公司产生不小的震动。专案组针对保险中介套取保费、骗保等问题梳理了三个大项七个小项,提出了针对性的防控措施,将一份完整的建议和意见交于相关部门。

至此,专案组认为案件完美收官。

我想,这个“完美收官”是令人尊重的。

这是一种纯粹的职业精神,是使命与责任的实现,是对“经侦”二字的生动诠释,更是诠释了他们保卫上海金融的坚定决心!

现在,外地朋友来上海,只要乘两次地铁,就会知道有个移动电视节目叫“智慧经侦”。这是一支队和其他经侦兄弟单位为提高群众防范意识,以案说法、以案说防范的专题节目,每天在全市各地铁站台、地铁车厢内、公交车厢内超过六万余块的屏幕上多频次滚动播放,每天收视人群达到两千万人次。

预警性防控,无时无刻!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