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7年度纪实文学卷——剿赌马尼拉(十)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林楣

淬炼要与时间争分夺秒——锻造成型第二阶段

侦办金融案件有个特点,那就是时不待人。

受害人账户里的钱被犯罪分子控制,分分秒秒就可能会被提走,若不快马加鞭,则损失巨大。

雨声淅沥,雨雾迷蒙。

2016年2月6日晚,是上海人俗称的小年夜,也就是年三十的前一晚。这晚对警察具有重要意义。因为年三十这天,多数民警会参加节日安保工作,或坚守岗位或增援外出,大多数不会在家吃年夜饭,所以很多人就提前一天也就是小年夜和家人吃个团圆饭。

一支队副支队长蔡晔从警十几年,几乎一半的春节是这样过的。他给老婆打电话,让夫人早点儿动手准备,别等几位老人来了,菜还没齐。夫人嘟囔一句:“年货都是我准备的,你也没帮忙,瞎操心,真是!”

蔡晔“呵呵”傻笑一声,想想也是,好像真是瞎操心!这么多年,自己就是打电话隔空指挥,似乎把家弄得妥妥当当,其实哪件事是亲自做的?从孩子上学到老人看病,具体行动都是夫人!今天照旧装模作样去指挥,夫人不领情哪!

看看手表,下午5点16分,还有十几分钟就下班了。嗯,待会儿回去给老爸老妈,还有老婆大人敬杯酒……想到这儿,蔡晔叹了口气,有种滋味怪怪的,说不出。

说不出就出去逛一下,到兄弟们的办公室看看。隔壁房间很热闹,五个小伙子在打扫卫生,节前卫生总动员。蔡晔很高兴,这事没指挥,他们几个就行动了,真不错!于是连声表扬:“还知道干净了,不错不错!快收拾好,早点儿回家吃团圆饭!”

小年夜吃团圆饭,在一支队,在很多警察家庭已是约定俗成。

兄弟们应着:“知道知道。挂个红灯笼!”

蔡晔笑了,知道这红灯笼的意思……

傍晚6点15分。走廊里安静了,兄弟们都撤了,各自奔赴在回家团圆的路上……蔡晔起身关灯、锁门,就在按电梯按钮的一刹那,手机响了!

是值班室的电话!蔡晔心一沉,听着听着,便迅速回身开门开灯,然后就在微信群里发出信息:“速回!有急活儿!!!”

三个感叹号代表着回的速度要快!要超快!

还在往家赶的弟兄们看到这三个感叹号,个个一身鸡皮疙瘩,说无所谓那是假的。一边赶一边给家人发个信息:“先吃,有情况!别等我。”

侦查员有个坏毛病,那就是给家里人发信息,话都极短。生怕说长了,家人会多问,那是说也不好不说也不是。所以,就短,短得像命令,短得冷飕飕。

说警察家属不难过那是假的,但是,不能问哪!憋着,一直憋到人家活儿干完,回来给个拥抱,算是回答了一切。

这晚,一支队四十多名侦查员全部赶回支队。四十多个家庭的所谓年夜饭就泡汤了!虽说这是常事,但也不免遗憾。

那三个感叹号的威力来自一个报警电话。

上海一国企单位紧急报案,说他们在某银行山西省分行营业部存有二十亿元资金的银行账户被他人控制,资金被盗划。

再过十二个小时,也就是2月7日早上8点,全中国人民将进入春节长假状态,而银行系统也将“休眠”——其内部系统将关闭。而外部系统,供市民存取钱款的系统仍正常开放。

这可以概括为一句话,作案人仍可以通过外部系统将钱转移,而警察却失去了支持破案的内部系统。

十二个小时!一次绝命的考验。

所有办公室齐刷刷地亮灯,一个简短的案情通报会后,几路人马各自领活儿,出发的出发,上网的上网,打电话的打电话……

这种角色的转变是职业化的。窗外霓虹闪烁,万家温馨团圆,都已与他们毫不相干。

而唯一刻在脑子里的是“12”这个数字!

迅速启动警银协作快速查询冻结机制。这是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近年来根据侦查需要而不断完善健全的办案机制。

一查,发现已有两亿资金流出。而这些资金已陆续转了四层,被分散到全国,涉及三十多家银行两百多个账户。这些账户大部分开设在太原、唐山、青岛、北京等地,开展冻结工作难度极大。但是,资金划转速度远远快于民警赶赴外地开展工作的速度。怎么办?专案组决定放弃传统的纸质文书冻结流程,充分发挥警银协作机制,跨越空间限制,异地冻结。在市局、总队的组织协调下,在上海银监局的大力支持下,先后冻结赃款194亿元。

那么,这个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两亿资金转走的家伙是谁?

夜色中,外围走访调查的一路人马争分夺秒。原来,2016年1月中旬,一名自称在某银行山西省分行营业部工作的中年人张大权通过多人居间介绍,来到上海该企业,向企业有关部门人员介绍了该行一款一年期固定利率45%的产品,相关人员不禁心动。

心动不如行动,企业财务就跟着这个张大权直飞太原到该行办理了二十亿元的一年定期存款。随后,张大权暗地做了手脚。在为该企业办理开户过程中,他使用了早已伪造好的该企业印鉴章作银行预留印鉴章,等到企业将二十亿元资金划入该账户后,张大权立即用事先伪造的印鉴章盗划了两个亿。两个亿就轻松地落进了他的腰包。2月初是第一个起息月,企业财务人员自行轧账,看是否到位。一看,魂飞魄散,二十个亿竟然缩水为十八个亿。

再查张大权的有关信息,可以判断是一个有金融专业知识的人员。他使用伪造的印章、协议,导致赃款分散,从而掩盖犯罪真相。

这个未谋面的对手非常狡猾,选在这个时间节点作案,他是有预谋的。他想到了警察会找到他,也想到了银行会冻结他的账户,所以,春节前一天动手,是个好时机!

调取有关录像,几乎没有一张正面图像。原来此人曾在部队服役,具有超强的反侦查意识。在作案过程中,皆在无第三人或单人情况下完成,且刻意躲避监控摄像头,衣装封闭,偶尔戴帽,将脸遮掩。

凌晨2点,张大权的同伙刘一水浮出水面。

此人系在沪游荡的山东籍男子,是幕后推手。张大权为啥要与他合伙?刘一水有个本事,就是瞒天过海到处诈骗。之前,吃过官司,吃官司原因与此案如出一辙。张大权与有丰富作案经验的刘一水合作,认为环环紧扣,天衣无缝!

不过,有一点,他们没有算到,那就是于警察而言,春节没有特别的含义!

再看时针,已是清晨6点,还剩两个小时,涉案资金已全部安全,一块石头落地。接下去,就是捉拿张、刘二人。

刘一水是个“老官司”,估计警察会找到自己老家去。他突然后悔了,这事不该在春节前办,弄得现在有家不能回。又寻思,警察不会吃饱饭没事干,一个春节都守在我家门口吧?他左思右想,这个年到底回不回去过?于是就问张大权春节在哪儿过。张大权很严肃地告诉他,肯定不能回老家。于是这两个人就像见不得光的老鼠到处转悠,最后选择各自出逃,一个去了太原,一个到了北京。

2月7日。雨声停,雨雾散。

连续鏖战十二个小时的专案组进行了重新编队。

留守人员继续后台查询取证,抓捕小组准备出发。

一查,北京、太原那边都已是零下的温度,而上海还在零上七八度左右,回家取衣已然来不及,就把单位里能穿的衣服都带上,把警用毛衣也穿在里面,个个鼓鼓囊囊上路。

抓捕组有个小伙儿姓韩,采访时,他让我一定不要把他的名字写出来。但是,我想想还得写。说到这儿,他流畅的话语停顿了,低头在纸上画了两笔。

我追问,是不是遇到啥惊心动魄之事?

小伙儿哽咽:“不是,那天,我把生重病的老婆一个人扔在了医院。每次说到这个案子,我就会想到老婆,心里难过。”

“哦,咋把老婆一个人撂医院了?没其他家人陪吗?”

“之前是老爸老妈陪,陪了一个白天,小年夜是我陪,因为大年夜这天要开刀。”

“啊!”我心抽紧,“那得给领导说啊!这不好,要说!”

小伙儿歪着头:“没习惯说!看到三个感叹号,把想说的都咽回去了。这是我们的习惯。”

“那老婆一切都好吧?”

“后来开刀了,我不在。但是,她现在天不好就会伤口疼,一捂着伤口,我就自责……当然,那天就是我在,伤口也会疼。但是,有时会跟自己过不去。我们警察的老婆,其实比我们还厉害、还坚强!”

记下这段,我想是有必要的。为了这十二个小时,不只有坚强的一支队,还有坚强的警嫂、警爸警妈、警孩子们!因为我知道,一支队有好几个双警家庭,那晚,有两个孩子是自己一个人吃的年夜饭。

……

凌晨的山西,零下十几度。彻夜的守候,让衣着单薄的侦查员驻足难立。这一守就是六个夜晚,六个白天。

当冒着冰霜、顶着严寒,似人非人、似鬼非鬼的刘一水在年初六这天,鬼鬼祟祟地溜进银行大门,准备把划走的资金再做进一步处理时,“咔嚓”,冰冷的手铐锁住了他的美梦。

刘一水说了句话:“大过年的,你们……怎么这么早就等在银行了!”

北京那边收官晚一天,张大权初七被抓。

这起特大金融诈骗案从接警立案到犯罪嫌疑人被抓捕归案,仅用九天!

抓捕小组回来那天,是全国人民过完新春佳节上班的第一天。大伙儿在会议室里摆上了桔子和苹果,还每人泡了一杯热乎乎的咖啡。这算年后上班动员,也算过年加班小结,更是大伙儿一起“过个年”。

那会儿,还未播放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但是我想,这四十多号人,放弃新春佳节,没有一个人说“哎呀,不行”或是“我得请假”,他们真真切切是“国家利益高于一切,人民利益高于一切”。

“凭啥让国家的钱莫名其妙落进坏人的口袋里!不行,一分钱都不能让他们拿走!”这是侦查员袁维给我说的原话。

副支队长蔡晔笑着对我说:“那天兄弟们在墙上挂个红灯笼,是图个喜庆,是希望能安安稳稳过个年,结果愿望没实现,反而‘保佑’来一个特大特急的案子,大家一个春节全泡在里面了。回来后,有人说,把灯笼扔了。我说,别扔,是灯笼让咱顺顺利利破了案,是个好灯笼!其实,我想灯笼挂在那儿,有个提醒,我们经侦的案子就得快侦、快破、快追,这是我们为保卫上海金融安全对社会的庄严承诺!”

我想,这个红灯笼是美好的祈愿,也是“运道”的意思。我与经侦民警交轻言浅,还不能理解和把握,或许是第六感?是灵气?是天赋?是接收到什么场发出的什么信息?有一点大约不错,运道总是被勤奋、坚韧、扎实、细致的努力照亮,而不是靠小聪明摘取的投机取巧。

我期盼“运道”时时围绕着勤奋坚韧扎实细致的一支队侦查员们。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