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7年度纪实文学卷——剿赌马尼拉(十)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林楣

淬炼从啃硬骨头开始——锻造成型第一阶段

每一次踏进经侦一支队的大门,都惶惶然。与其他采访不同,采访一支队之前需做大量的功课,要认真查询相关的金融知识。即便如此,每一次采访的上半场也需先听“金融讲座”。侦查员先得给我们进行有关案件的金融知识普及,否则采访很难进行,犹听天书。

与一支队业务有关的金融、法律知识是个庞大的体系。《刑法》中关于经济类犯罪的罪种共有八十九个,其中涉及金融类犯罪的有四十三个,也就是说,几乎一半经济案件的侦查工作,要由一支队承担。

一支队共有民警五十人,其中共产党员四十二人,平均年龄三十五岁,本科及硕士以上学历占90%,拥有公安侦查、金融法律、财会、外语、计算机等各类人才。1999年7月,上海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总队挂牌成立,一支队主要负责打击金融领域重特大诈骗犯罪。2013年3月,根据新形势的发展需要,总队将一支队和负责金融秩序类犯罪案件的二支队作了整合,由此,新组建的一支队负责管辖上海金融领域犯罪的所有罪种。这样的调整,顺应了上海金融快速发展的形势,同时也对承担打击金融犯罪的一支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需要有攻坚克难的能力,更需要有勇挑重担的担当!

2015年年底的一天,轮到杜孔值班。

杜孔三十出头,探长,手下四五人,年富力强。天冷,他刚倒杯热水坐下,门口进来一瘦小老头儿。

老人捏着一张银行账单仰着脖子问他:“警察同志,我儿子今天收到了银行的催缴单。可我们没办过信用卡啊!我们该怎么办?”

接过账单,杜孔马上与这些天办理的一起案件挂上了钩。与老人一样,未办卡却收到了莫名的信用卡透支账单,有些人急得喉咙冒烟,话都讲不清。

老人眼泪汪汪地要杜孔帮他开张证明,证明他儿子是“清白”的。公安局没有这个职能,但确实承担着还原事实真相的职责。杜孔印象很深,老人唠唠叨叨,他儿子马上要结婚了,要买房要贷款,而这张八万元的信用卡透支账单可能导致老人的儿子暂时不能贷款,不能贷款就不能买房,不能买房就不能结婚不能生娃……

老人忧心忡忡,杜孔紧锁眉头。

此前十多天,杜孔他们刚结了个案子,是一起关于公民个人信息泄露的案件。信息内容翔实,姓名、住址、工作单位、通信方式等,甚至家庭婚姻车牌车位。当时,此案查下来,逮进来几个人,是个松散型团伙,专门在网上叫卖公民个人信息。只要姓名手机号的,价钱便宜;要更多内容的,价钱则逐一升高。

由此案,一条线索延伸开来。

杜孔对“线索”有种与生俱来的敏感。我曾问他,是不是干经侦十多年了,练出来的?杜孔说,如果你改行做了刑侦,也一样。这就好像警犬的嗅觉。这个比喻不知是否恰当,反正就是这个意思,在几百条线索中甄别,在一个已经结案的案子里将有用的线索继续经营下去,是一种侦查功夫。这既是对线索中有价值的人和物的敏感性,也是对继续侦查的一种韧劲。练是百分之七十,与生俱来是百分之三十。

杜孔说,当时他们结了那个小案子,总觉得事情没完。几个小喽啰能干得了这事儿?其中三个,只有小学二年级文化,写自己的名字都难,学习上网就折腾了半天,他们是怎么拿到这些信息的?这就是杜孔嗅出来的线索。他觉得这个事情没那么简单。

年底之际,正是除旧迎新之时,但是一支队却无停歇之意。陆陆续续来了几位报案人,如前面的老者,个个沮丧悲观。有个中年妇女失魂落魄地说,我不知道自己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是在网上购物时暴露了自己的信息,还是上次去看新房子时登记的信息太详细了?我绞尽脑汁地想,让我老公一起想,可一直没想出个道道儿来。我都不敢在网上购物了,我觉得是这个地方出了毛病。太吓人了,说我欠了银行十二万。跟银行去说,还要好多好多证明,还要等,说什么要一个月。我哪里等得及?可不等又不行。我觉得自己现在是个透明人,被别人监视了。警察同志,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的确,哪里出了问题?这也是杜孔和队友想要知道的答案。

杜孔问了一句:“你的身份证平时随身携带吗?”

妇女说:“装在包里啊!”

“身份证丢过吗?”

妇女一下子缓过神来:“丢过的。难道是身份证出了问题?”

妇女更加紧张了,捂着包一脸惊恐。

杜孔若有所思,手里的笔在桌上“噔噔”敲了两下,一个想法跃入脑海。

事实上,这个想法杜孔之前已有过。此时,与妇女报案的信息正好相匹配。

一个切入口打开了。

分管此案的是一支队副支队长张瀛,大高个儿,三十出头。这两天他的工作本上画了大大小小十几个方格子,这个方格子就是身份证。因为他去有关金融机构详细了解过,办理信用卡,必须持有身份证。

那么,受害人本人并未到银行办理过信用卡,这个卡从何而来?询问受害人时,这个关键点问得非常仔细。现在,杜孔敲门进来,把脑子里的想法一说,两人不谋而合。六位报案的受害人都称身份证或遗失或被盗过,那么,这个共同点就是此案首先要突破的症结。

看来,有这样一个人,拿着受害人真实的身份证前去银行办理过信用卡。在窗口办理信用卡时,因为某种原因躲过了或是骗过了工作人员的询问和检查,最终办理了一张张真实可用的信用卡,当然,卡的主人应是那张身份证上的面孔。

此案的难点在于,之前,一支队未碰到过个人征信系统与银行卡挂钩的案件,且量如此巨大。几位侦查员似乎都找到一点儿感觉,但是又说不明白这个感觉是啥。身份证、银行、窗口……哪个环节是要害?从何突围?是否有有关机构的内部人员参与?直接调查,是否会打草惊蛇?

每一步都必须想到、想实,做好、做实。

张瀛与杜孔一商议,决定先来个大面积“安全检查”。

向总队报告后,一支队向上海多家银行机构发出协查函,要求梳理筛查一段时间内办理信用卡的录像资料。张瀛和杜孔是这样想的,在窗口办理信用卡的这个面孔若与所持身份证上的面孔不同,那么就是重点排查对象。

这是一个海量的排查工作。按照既定原则,银行大堂内的录像、办理窗口的录像,以及银行门口周边的社会探头录像全在排查范围之内。

总共二十多家银行,保存的一个月内的所有录像资料,加起来总共10GB。这是一个怎样的概念?一般人没有感觉。打个比方,将这10GB的图像资料全部打印出来,可以堆满一个房间;也相当于二十部电影,连续不断分秒不停地观看,要看两天两夜。

然而,这10GB并不是电影,并非轻松愉悦地浏览,而是要一帧一帧地仔细辨别。首先要挑出办理人与身份证照片不符的;若确定目标,再观察目标人在大堂游荡时,是否有同伴;出了银行,同样要观察是否有接应人员,同时还得还原其进出轨迹。

整个专案组总共八人,可以说,一个星期日夜连轴转。四人在外调查,四人在内看录像,六小时后,换班。这看录像是个眼力加体力的活儿,但时间过长会有“眼盲”,再看也看不出来,所以得换班。

结果,还真挑出了十几个不是给自己办信用卡的家伙。

总共十一张可疑面孔,通过大数据比对,结果失败了百分之七十。为啥呢?因为录像资料条件太差,图像模糊不清,输入大数据库后,根本无法识别。就像被打了马赛克的脸,人家计算机看不清!不过,还有百分之三十,也就是其中三个人露出了蛛丝马迹。

这三人身材矮小,长得精瘦,都在二十出头。在柜面办理信用卡时沉着冷静,有问必答。最令人惊讶的是,他们填写相关资料信息时,无一错误,完全准确。也就是说,为办理一张信用卡,他们不仅要持有被办理人的身份证,还要准备好所有的信息,作案准备相当缜密。

此时,已是2016年2月中旬。

专案组隐约感觉这不是三人结伙,而是一个庞大的犯罪团伙。团伙分工明确,应该有专门搜集公民信息的,有购买拾遗公民身份证的,有到柜面办理的,还有在办卡成功后专门提现的,等等。

那么,这个犯罪团伙的据点在哪儿?头目是谁?案件侦查到何时收网?一系列问题,专案组必须覃思研判,不能有一丁点儿的瑕疵。

然而,事情并未如预料中的顺利。仅有的线索,也就是浮出水面的三个马仔忽隐忽现,始终不暴露与上家的联系痕迹。

中止?还是终止?

此案不结,社会征信系统将受到严重危害,还有那些受害人对公安机关的期盼也会大打折扣。张瀛、杜孔、郑洁良等,八个人都憋了一口气。有时候破案就像解谜,在不知谜底的旋涡中徘徊,不停进击、不停被冲击,与旋涡斗争,也与自己较量。

真的是一种意志力的考验!

在最关键的时候,张瀛对大伙儿说了一句话:“每一张信用卡后都有一个受害人!为了这每一张卡、每一个受害人,我们必须坚持到底!”

为了这个“坚持到底”,专案组的八个人使用了最原始最艰辛的跟踪策略,跟!跟着三个马仔,不相信他们不露马脚!上北下南,十几个省市,马不停蹄,未有停歇。

整整一个月,八人未归家。终于,3月下旬,一个“提现”的马仔冒出来了,接着,两个三个,一环接一环,专门购买公民身份证和公民信息的出来了,专门接听银行办卡查询电话的也出来了……

这个具有强大反侦查能力的团伙逐渐眉目清晰。他们在银行作案时刻意回避摄像头;在平日生活中几乎不使用任何电子通信设备;使用POS机套现时一层转一层,到第二十张卡时,才真正将钱提出,而其本人署名的银行卡始终不会出现;在银行打来核实信息电话时,他们通过所谓的技术手段,将外地手机号全部改号为上海本地的,以增加可信度。这是一个文化水平不高,犯罪技术含量却不低的作案团伙。

然而,他们的这些所谓的技术,在经侦一支队的蓝色刀锋面前,完败!

此时已是5月,江南桃花灼灼菜花烁烁,一片春光明媚。

5月6日凌晨,专案组会同湖南、广东警方三地同步收网,将王文、刘旭等八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拿下。24日,剩余十五名犯罪嫌疑人全部归案。

在湖南长沙的犯罪嫌疑人据点,打开房门的一刹那,几个嫌疑人正在有模有样地接听银行电话,报着手里捏着的那张纸上准确无误的信息。还有一个财务在认真做账,其精细程度令人瞠目结舌……

当然,这一切都在警察的那句“我是警察,不许动”之后化为泡影!

再用一组数据为此案作一说明:专案组捣毁信用卡窝点4处,缴获作案用身份证2000余张、手机400余部、手机卡2000余张,私刻公司印章300余枚,征信报告5000余份!

当然,还有一个数字也须写明:在作案期间,犯罪嫌疑人盗刷资金近1000万元人民币!

若此案不破,这个数字必将增长,何其恐怖!

此案系上海迄今破获的案值最大的信用卡诈骗案件。它的成功破获再次向世界展示了上海警方维护良好安全银行卡支付环境的坚强决心和专业素质,同时也为今后侦破同类案件提供了范本。

案件侦破后,一支队会同有关部门剖析研判,向金融机构提出了加强相关防范工作的有效措施。

当然,案件的最后,应该为读者作几点说明。一是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真实身份证流入犯罪分子的手中?经查,其中一部分是遗失后被人挂到网上出卖的,还有一部分是窃贼盗窃成功后掠去财物,再将身份证卖给了另有“用途”的不法分子。二是那么多的征信信息为何会到了犯罪分子的手中?近年来,随着公民个人参与市场经济的机会增多,个人信息被暴露的机会亦增多,被非法泄露转卖的可能也增大。三是如何杜绝防范?公民应最大限度地保管好自己的证件及财物,若被不法分子利用,要及时报案,只要完整取证,就可避免损失。

这个流窜沪、粤、浙、鄂、湘等七省市的特大信用卡诈骗团伙被一网打尽,是一支队攻坚克难、自我淬炼的生动例证。然而,此案并不是他们遇到的最险恶最困难的。

在这三年里,他们遇到过一个真正强大的对手。与其过招,一支队的侦查员说,每个人都像到金融学校学习了一年。

那是2015年,中国证券资本市场产生了一阵剧烈的波动,数千万股民损失惨重。

这是一起从未遇到过的新型金融犯罪,一支队面对的是一个强大的对手,他隐匿在黑暗中,不仅具有惊人的金融股票知识,甚至在他身后还有一个“智囊团”,帮助他游走在“合法”和“非法”的灰色地带。

这个神秘的对手究竟是谁?在他面前,一支队侦查员原有的金融股票专业知识一时显得如此匮乏和单薄,他们将要面对的是一个陌生的甚至可能是布满机关的陷阱。

参战侦查员迅速聘请专业教授,开展股票行业知识的闭关修炼。三天内,所有办案人员消化了近40GB的文字数据资料,内容涉及金融、财务、税务、法律等各个方面,他们通宵达旦地进行专业知识的学习和补充。赴外地工作时,每位办案同志的背包里都装着十多本专业类书籍,为与那个躲藏在暗处的对手正面过招,侦查员们铆足了劲。

几天后,一个号称“总舵主”的大师露面了,此人戴一副眼镜,沉默寡言,一脸斯文。

与他谈到案情,他故作淡定,抛出一些行业内的“天书文字”。问他名字,他不屑地回答:“你们不是知道吗?”

他非常自信自己的专业优势,傲慢地反问:“你们懂股票吗?”

他抛出了一个又一个故弄玄虚的烟幕弹,有意将侦查员引入重重迷雾之中。

这一仗一支队是边打边学,边学边打,他们甚至咬紧牙关暗中向这个高智商对手学习。对手得意忘形,他们刻苦钻研;对手嘲讽鄙夷,他们积极谋划;对手以为可以逃脱法律制裁了,他们已经知己知彼、胸有成竹!

在不断的修炼中积累了攻坚克敌的能量,终于,一支队以顽强的意志,抢占了专业高地,一举突破了王遐自以为是的心理防线,他顿时溃败服输了。

那天,这个一直被人尊称为金融大师的傲慢分子颓丧地低下了头。他说:“我服输。实话告诉你们,我高薪聘请了一个强大的律师团,几年来,从没有出过纰漏,可这次却彻底被你们打败……”

此案,还有之后的“8·23”21世纪传媒敲诈案,“7·9”以高频交易手段操控市场、牟取暴利的新型操纵犯罪,等等,一支队都是从数万页的交易数据里成功挖掘出嫌疑人的犯罪证据,在艰苦淬炼中他们攻破了一个又一个难关。

成功侦破此类新型大案,为全国同行作了范例,更向国际社会有力展示了中国警方打击新型金融犯罪的能力,有效树立了中国政府维护金融市场的坚定决心。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