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7年度短篇小说卷——编外警官(二)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李治邦

 可以公开的私人日记

片儿警小刚子三十岁,一直在搞对象,但始终没有搞成。原因很多,主要是他长得太砢碜了,个头不低,就是有点儿像外星人,脑袋大,脖子细,眼睛小,嘴巴大。后来,所长对他说,你知道你怎么搞不上对象吗,就是你找的都是漂亮女人,毁就毁在这儿了。

小刚子特别爱写日记,每天都写点儿什么。他每次搞对象都给人家看自己写的日记,人家看看,都会说,你写得不错啊。小刚子就得意地笑,可每次人家都离他而去,说他有写日记的时间干点儿什么不好呢。

所长也对他说,你写日记我不反对,可你这么痴迷,就剑走偏锋了。小刚子不理解所长的话,辩解,我写日记就是写咱们片儿警的生活啊。所长说,你写的是你自己的生活,片儿警不像你那么生活。你就留着自己看,不要给人家看,特别是给和你搞对象的人去看。小刚子不服气,说,我又没有泄密,我怎么不能给她们看了。所长不高兴,说,我介绍我外甥女和你搞对象,是我对你的处境表示同情。可她看了你的日记对我说,舅舅,你们当片儿警的怎么这么馋呢。你写的都是你喜欢吃的菜,没一句正经的东西。

小刚子不说话了,悻悻地走了,回头对所长甩了一句,我喜欢吃又不是错,怎么就不正经了!

日记一:××××年××月××日,下午六点

今天我们警官学院的几个同学找我,他们都是我的桌友,其实就是一帮子吃货。我还没有下班,就让他们在外边等我,他们都是有脾气的人,居然能在外边耐心地等我。半个小时后,我下班走出去,见他们在那儿嬉皮笑脸的。我就问,找我不就是吃饭吗,直接到饭馆见不就得了。

大强说,我们要到你负责的片儿里吃小老的炖牛窝骨。我不知道这小老何许人也,就跟他们打听。大家吃惊地看着我。郭子问我,你不知道小老?我摇头。郭子接着问我,你不知道你这个片儿里有个好吃的炖牛窝骨?我依旧摇头,告诉他们,我负责的片儿里餐馆有四百多家呢,我哪能记得每一家饭馆呢。大家泄气了。大强说,你连小老的炖牛窝骨都不知道怎么能算合格的片儿警呢。我听完笑了,于是按照大强几个人说的,去了西马路那家清真利德顺小老饭店。

我们去的时候日头斜了,饭店里的桌子都坐满了,但马上有人过来带着我们坐到饭店外边的桌子前。不一会儿,香喷喷的炖牛窝骨端上来,大家香津津地吃着聊着止不住嘴。

吃到半截儿,听到邻桌人戳戳点点,好像说老板小老来了。我看到一个壮实的男人一进来就忙碌着,相貌普通,穿着也很简单,不断跟老熟客打着招呼。

大家快吃完了,大强突然说,怎么服务员都是男的,而且上岁数的不少?我这才发现,真的都是老爷们儿在端盘子记菜谱,如进了农村的大车店。这些人没有多余的寒暄,谁要是要多了,这些人还提醒,你不用要这么多,我们给的实惠,吃不了你再剩下。一个顾客说,吃剩下我们带走,你们操什么心。老爷们儿咂咂嘴走了。

郭子说,绝了,在别的饭馆都是年轻的女服务员,在小老这儿都是一帮子老爷们儿操持着。大强小声对我说,我看他们怎么都像是从监狱里边出来的呢?我一惊,郭子也说,我觉得也是,我可是监狱里的,有一个我看着面熟。

几个同学打着哈哈站起来,我去结账时愣住了,怎么这么便宜。大强说,人家早看出你是片儿警了,谁敢得罪你呀。

出门后,郭子说,我这眼睛就是贼,那个面熟的叫二球,在我管的监狱里待过,别看我不是他的看守。我说,你别瞎咧咧。郭子说,也可能是我看走眼了,二球是偷东西的,小老怎么会找一个偷东西的到自己店里呢。我没有理会,郭子不依不饶地跟我说,你可以提醒一下小老。我说,我神经病啊。

早上一上班,所长就把小刚子喊去,问,你昨天去小老那儿吃炖牛窝骨了吧?小刚子不乐意了,问所长,你盯我梢。所长笑了,你是谁呀,我就盯你梢?是有人看见你了,跟你说,你不要去你管的片儿里吃饭、买东西,免得你说不清楚。

小刚子没有说话,他知道所长说得都对,可要想办到这点不容易。他管的这片儿是商业街和食品街,全市的人都跑这儿消费,他怎么能躲得开。

小刚子陡地问所长,你去小老那吃过炖牛窝骨吗?

所长说,去过,吃过好几次。

小刚子说,怎么你能去,我就不能去呀。

所长说,局里也让我盯着他们点儿,你不知道那儿的服务员都是从监狱里出来的?

小刚子愕然。

所长拍了拍他说,你刚过来分管这片儿,也多替我看着点儿。

小刚子迷惑了,说,他们要闹事吗?

所长摇头,说不上闹事,就是觉得那是个火山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爆发。你想啊,二十几号人,犯抢劫罪的三个,偷东西的七个,杀人未遂的两个,还有吸毒的一个,打架斗殴的三个,赌博的四个。

小刚子问,这些个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呢?

所长说,我怕吓着你。小刚子噘着嘴,说,我怕什么,我就是管这个的。

所长说,你慢慢去观察,反正现在还没有什么事,打过几次架,都是客人之间,但是他们也有人掺和。

日记二:××××年××月××日,下午七点

郭子和大强又找我,说吃炖牛窝骨吃上瘾了,忍不住还想去吃。

我说,不去,我负责这片儿,我总去吃,人家以为我想干什么呢。

大强说,你能干什么,你吃饭不是也给钱嘛。

我说,废话,我凭什么不给钱。

郭子说,告诉你,那个人就是二球,他是打架斗殴进去的,给人家打折了一条腿,还把迎面骨给敲碎了。

大强对我说,知道这个小老吗,也是刑满释放的,也是因为打架。

我掉脸子,说,你们是吃饭来了,还是给我添堵来了。

大强笑嘻嘻地说,我们也是职业习惯,我就是有兴趣,你不知道最近我调到“安帮办”了?

我没有听明白,就问什么叫“安帮办”。

大强说,全称叫安置帮教办公室,就是管这些刑满释放人员的,你以为放出来就完了,我们得接着管。今晚吃饭,我还带一个女的,她就是管你这片儿的。

我看着大强,郭子说,我见过这个女的,很漂亮,叫莉莉。

夏天,晚上七点了,天还那么亮堂。

我们三个人到了小老那儿,看见莉莉在一张空桌上等着我们。我走过去,觉得莉莉像我初恋的女朋友。头发乌黑,眼睛挺大,皮肤水嘟嘟的像是刚出锅的豆腐。莉莉跟我握了握手,我觉得她的手太软,好像没有骨头。

我们坐下来,我说,今晚我请客。

莉莉笑着,你是这片儿的片儿警,当然你请了。

我仔细看了看菜谱,菜价还真不贵,再看这些服务员对每一个人也没有横挑鼻子竖挑眼的,都是客客气气,像是到家里吃饭那样不外道。

我们吃着,莉莉对我说,我知道你坚持天天写日记,挺怪的。

我没说话。

大强说,莉莉比咱们小三届,她听过你在学校朗诵你写的日记。我问莉莉,觉得怎么样?

郭子说,没意思,都是家不长里不短的。

莉莉说,我喜欢。

这句话,让我听得麻酥酥的。大强和郭子都笑着。

莉莉一本正经地说,我真的喜欢。

那个叫二球的走过来站在郭子跟前毕恭毕敬地喊了一声,政府,我是二球。

郭子看了他一眼,问,在这儿怎么样啊?

二球说,小老对我挺好的。

郭子说,我问你怎么样啊?

二球说,也挺好的,每个月三千多块钱,还有一千在小老那儿给我存着。

郭子说,你是离婚了吗?

二球低着头,上个礼拜又复婚了,是小老撮合的。说着,二球又站在莉莉跟前鞠了一躬,说,政府,你好。

莉莉笑了,出来就别政府政府的了,小老呢?

二球回头招了一下手,那个小老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走了过来,也喊了一声,政府好啊。说完,看了我一眼笑着说,政府,今晚的单我买了。

我说,你买了,我以后就再也不来了。

小老说,好好,那您买单,我添个菜行吗?

我说,不行!

下雨了,虽然不大,但整个城市都湿漉漉的。

莉莉邀请小刚子喝咖啡,小刚子感到很突然,但又觉得特别温馨。他已经一年多没有和哪个女人见面了,他觉得有些厌烦,不知道厌烦自己,还是厌烦无休止地被介绍对象。

在一个不起眼的咖啡馆,两个人坐在硕大的玻璃窗前,看着窗外撑着伞匆匆行走的人。莉莉给自己要了一杯卡布奇诺,问小刚子要什么。其实小刚子喝茶,不喝咖啡,就说,你看着给我要吧。莉莉给他点了一杯美式咖啡,说,味道重了些。

两个人坐在那儿有些没话,还是莉莉先说,你跟大强那么要好,他结婚你怎么没去呀?

小刚子解释,那天执行任务,有一家人的汽车在小区里丢了。

莉莉问,那天你对小老印象怎么样啊?

小刚子想了想说,没什么特别的印象,人还算不错。

莉莉说,我跟小老接触有两年多了,随着我跟他不断地接触,慢慢觉得他身上好像有磁铁,能把周边的人都吸在他身上。他用自己的热量和人品融合着周边的人,散发出一种你逃不脱走不掉的吸引力。

小刚子有些意外,他没有想到莉莉找他是说小老,多少有些失落,但他还是装着挺有兴趣的样子听着。

莉莉说,他有四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因排行最小,西马路那一带的人喊最小的叫老疙瘩,家里人和邻居们就称呼他小老。小老打懂事起就开始受苦,因为家里孩子多,都等着吃饭,都盼着穿衣,可家长就那么点儿钱。

小刚子看见莉莉跷着一条长腿,由于穿着长裙露出来一小截腿,白白的,跟白藕一样。正如所长说的,小刚子喜欢漂亮女人,尽管他自己长得不好看。还有就是他喜欢皮肤白的,他母亲就皮肤白,告诉他,一白遮全丑。有一次他跟一个女人谈得不错,就是因为对方皮肤太黑了,忍痛跟人家分手。人家问他因为什么啊,他撒了一个谎,说,自己是片儿警,对方是一个白领,门不当户不对。

莉莉慢慢喝着咖啡,姿态很优雅,但还是在小老的话题上。她说,小老这个人命不好,父亲早逝,母亲重病在身,还没有上完初中就被迫辍了学,帮助家里做小买卖,贴补家用。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句话放在小老身上最适合。小老在街头做小生意,用一点点儿积攒下来的资金,花了高价租了现在四马路的一间特别狭窄的门脸,开了这家小老饭店。饭店开了好久,没有多少人光顾,天天大眼瞪小眼,可每天开门,大师傅、服务员的工资得给,房租得付,方方面面的事情得打点,小老陷入困境。小老虽然没有什么文化,写自己名字都歪歪斜斜,只能自己看明白。但他有一种人格魅力,那就是对谁都能掏心窝子,都能说到做到,而且不论对年长的还是年幼的,一碗水端平,不看人下菜碟。小老对我说,你们说是我人性好,但我就是从小听我娘的,按照我娘的做事方式去做。我比我娘差远了,我就是我娘的一根小指头。凭借着朋友指点,他到处寻访高师,吃过多少次闭门羹,也遭遇过别人对他的白眼不屑。但小老横下一条心,那就是相信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儿,那么多苦都受过来了,还有什么能挡住他的。

小刚子看见莉莉说得很兴奋,原来说一会儿喝一口咖啡,后来就一直滔滔不绝地说着。

小刚子笑着问,你是不是喜欢上小老了?

莉莉一怔,有些不高兴,但也没觉得很反感,就顺嘴说,是有些喜欢,我是喜欢他的为人。

小刚子问,你是不是单身呢?

莉莉瞥着他,你这么说有意思吗?

小刚子忙赔笑,说,我可能当片儿警习惯了,总爱这么问人。

两个人闷了一会儿,窗外的雨一直下着,好像大了些,因为窗玻璃不断地在划着浓重的水痕。

小刚子抱歉地说,你别介意,我听大强说过,你丈夫也是片儿警,在追捕逃跑嫌疑人时牺牲了。

莉莉说,他本来可以不死,第一枪打中了他的胳膊,他还追。第二枪打中了他的腹部,他还追。第三枪打中他的心脏,他想追也追不了几步了。

莉莉说得很平静,好像是说别人,小刚子感觉她在抑制着自己。小刚子觉得自己心里乱糟糟的,他看见窗外有一个男人给女人打着雨伞,结果雨伞被风吹跑了,那男的去追,女的在后面笑着。他有些心酸,这么多年就自己过着,没有女人笑自己,也没有女人哭自己。

莉莉看着他说,你怎么还不找呢?

小刚子笑着,说,没有喜欢我的,我可能讨人厌。

莉莉说,你确实不招人喜欢。

小刚子笑了,说,今天别争执,我买单。

莉莉说,你就应该买。

小刚子说,怨我,不该提你不想说的。

莉莉说,过了某一个坎儿就会发现,再想遇到一个喜欢的人实在很难了。

日记三:××××年××月××日,下午三点

小老饭店门前的两辆车被人划了,而且划得很深。两辆车的车主报案,我去解决。

小老有摄像头,我看了是一个农村模样的中年人划的,那人手里攥着一把改锥。

我问小老,你认识这个人吗?

小老摇头说,不认识。

我问,你能知道为什么吗?

小老说,可能我的店火,别的店嫉妒吧。

我再问,你估计哪个店的可能性大呢?

小老眯缝着眼睛,说,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是谁,平常我们在一起有吃有喝的。

我问他,你是怎么琢磨出来的炖牛窝骨啊?

小老觉得我说的话题跟破案的事情风马牛不相及,有些迟钝,我看着他。

他说,牛窝骨是端不上菜桌的,一般都是扔掉,人看见白乎乎肥腻腻的倒胃口。但炖牛窝骨怎么做,是一道难题。我就觉得应该搁点儿中药,对朋友们说,朋友们都笑了,说你小老大字不识几个,你懂什么中药。你要是懂中药你就别开饭店了,你就开药店了。我这个人不信邪,跑到医院找中医大夫,中医大夫既好气又好笑,说我们给病人开药方子,没听说给你的炖牛窝骨开方子的。大夫经不住我的软磨硬泡,给我开了一份药单子,里边配的什么中药我就不跟你叨叨了。

小老说着,这时,我看见莉莉走进来。

小老冲她笑了笑,继续对我说,我就开始折腾这份药单子,一边尝试着做。做的时候我就调整这份药单子,哪个有效,哪个不行,就像给人看病一样。朋友们说我入魔了,我姐姐们也心疼我这个小兄弟,担心地说,你这么炖出来的牛窝骨别吃伤了人家。后来我觉得光靠自己不行,于是请大饭店的老厨师给我指点烹饪技法,老厨师避而不见。朋友们说,你过去就是一个在街上耍混的人,现在开饭店,人家不放心你小子。再说你现在口袋里能有几个钱,你能给人家搬来金山银山啊。我没什么文化就效仿刘皇叔,我也三顾茅庐,后来老厨师经不住我软磨硬泡帮了我。再后来,这位老厨师去世了,可我一直忘不了他。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