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6年度散文诗歌卷——我的警察兄弟(三十四)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邓醒群

 那盏油灯

(一)

今年的夏天,有幸走了一趟红军路,特别是参观苟坝会议会址纪念馆,我的灵魂接受了一次洗礼。

苟坝会议会址位于遵义市枫香镇苟坝村马鬃岭山脚,是个山清水秀的小山村。1935年,三个人在这里改变了中国的命运。苟坝会议成立周恩来、毛泽东、王稼祥三人团,完成了遵义会议改变党中央最高军事领导机构的任务。苟坝会议等系列会议进一步确立和巩固了毛泽东在党中央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使中国革命实现生死攸关的转折。

近百年风云如烟,革命的号角已经逐渐远去,纪念馆内许多革命的遗物,却把这段历史生动重现在我的眼前,特别是那许许多多的旧油灯,让人更是浮想联翩。

这些油灯设计上都是大同小异,却都有一段不寻常的历史故事。它们曾经闪着伟大的光芒,照亮历史,更照亮了未来。

八十一年前,在这柔弱的灯光下,每一盏灯的主人都曾经在灯下思考着民族的未来,中国未来该走向何方,革命该如何继续。他们睿智的目光与油灯的火苗相撞产生出来的火花,点亮了华夏的天空,明确了前进的方向。万千微弱的灯光,汇成革命的熊熊火炬,照耀着中国革命前进的方向。

我想,这些油灯不再是普通的油灯,它是智慧的启明灯,历史进程的见证者,时代前进的导航灯,它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路上一盏不灭的灯。

历史的油灯不灭。

(二)

油灯的温暖与亮光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代表着不同的意义。

油灯也叫油盏,是用煤油作为燃烧的液体。在没有电灯的时代是主要的照明工具。小时候,听爷爷说煤油叫火水,意为会着火的水。爷爷的那个时代把出国叫作“过番”或“番背”,所以也把煤油叫作洋油。在农村也因形状及功能而分出不同类型的油灯,如枪灯、马灯、气灯等。

在客家地区只要生了男孩,第二年的正月十五就要到祠堂挂上一个灯笼,俗称上灯,禀告祖宗,又添儿孙,祈求祖宗保佑平安健康成长。人丁兴旺是每一个客家的朴素愿望,丁就是代表男孩的意思,灯与丁是谐音,在农村哪一姓祠堂的灯笼多,就证明该姓人丁兴旺,也体现了客家人对祖先的敬畏与对文化传承的一种象征。

关于灯的习俗还有很多。生了男孩要上灯,死也要点灯。若有人老去就会在灵柩前点上一盏灯,称为长眠灯,传说人死后去黄泉的路上是黑暗的,所以要在灵柩前点上灯照亮;还有如搬新房时要点亮油灯进门等,以及关于灯的忌讳,如女儿出嫁不能送油灯,以避免娘家的丁被带走。

因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原因,所以我对油灯有特殊的情感,在不需要用油灯的今天,我在行走乡村时发现有遗弃的旧油灯就把它收藏起来,至今也收藏了一些不同类型的油灯,也因此结识了一些朋友。远在新疆素未谋面的孟星先生在一次电话的闲聊中说到油灯的话题,后来他专门寄给我一盏民国时期的油灯,使我第一次了解到那个时候新疆人使用的油灯。后来,因邓缵先纪念馆在征集馆藏物品,我就把这盏油灯连同其他物品一起捐给了纪念馆。

看到油灯,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母亲。当时家里穷,买不起多少的油灯,即使有油灯也是很少用,煤油的价格贵而紧缺。为此,在我读小学时,母亲就点亮一盏油灯让我们兄弟姐妹在一张桌子上读书做作业,她就在旁边借着微弱的光织麻。

每天晚上,油灯伴随我们成长,也见证了母亲那高超的织麻手艺。母亲虽然目不识丁,却是一个编织能手,她可以编出不同花样的麻制品,直到母亲离去时,还带着遗憾的语气说,没有把这手艺传到儿媳妇手上。母亲织麻一方面用来织蚊帐,给我们兄弟姐妹挂在床上,这样可以免受山村蚊子和其他不明虫子的侵袭;另一方面是织些彩带或把麻拿到圩镇上去卖,以帮补家计。

母亲的油灯静静地陪着我成长,燃烧着的油是用母亲的血液做成的。母亲的油灯,给了我温暖,给了我力量,也给了我无尽的思念和内疚。在母亲生命的油灯油干灯熄时,那看不见的火苗就一直在炙烤着我的骨头。那一刻,我深刻理解了什么是“人死如灯灭”,因为,我无法给母亲生命的油灯添油。

所以,这种疼痛,直抵我的头发。

(三)

一盏油灯体现出一种精神,它的光芒总是闪耀着人性的光辉。“深夜,他端着灯送出门外,我们走了老远,还看到地下的灯光,回头一看,灯光下他的影子好看得很,像海洋中孤岛上的灯塔,倔犟地耸立着在这漆黑的天宇。”我在王冶秋《怀想鲁迅先生》的文章中读到了这一段文字,让我也隐隐约约地感受到鲁迅先生手中油灯的光芒与温暖和先生的慈祥与博爱。

在老家时,我总是在油灯下读书,而且每读都至深夜,无论干农活有多累,都要读读书方休息,这种习惯一直到现在都保持着。虽然现在不用在油灯下读书了,但对那段时光是刻骨铭心的,更感激那段时光给予我信心,让我能坚强地面对一切困难。

或许,我过于怀念过往的日子,那些印在脑中不可磨灭的往事从没有忘怀。那些一闪一闪的微弱灯光,一直在我的灵魂深处散发着诱人的光芒。

一次,行走在深山里的村庄时我认识了从深圳回来居住的俊峰先生,我们相谈甚是投缘,我同他约定好,在有假期时,带上几本书到他那里住上几天,点上油灯读读书。

生活总有大多意想不到的事在发生,顺其自然就是生命中的最高境界,如一盏灯的亮度,它不刻意去追求自己的光能照多远,能给多少人温暖。只要自己找准了坐标,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安静地活着,那些汇入生命的际遇,即使是苦痛也好,在经过不断的过滤沉淀后,已成为人生一笔不可或缺的可贵财富。

给自己的生活点亮一盏油灯,使时光不迷茫,自己不迷惑。

灯亮着,自己的日子就亮着,无关富贵。

灯亮着,爱就活着,无关诺言。

灯亮着,远方星光就闪耀着,与心愿有关。

灯亮着,生活就幸福着,与心中的明镜有关。

 

 

(原载“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2016年10月17日)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