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6年度散文诗歌卷——我的警察兄弟(二十七)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万艾东

 咫尺亲情

我印象中的鲁西南大平原,阴翳的天气很少,阳光总是暖暖的。有了阳光的温情,一切生命都勃发着生机。

这是一个清明时节,正是细雨如烟,莺飞草长,田野一片新绿。我站在这个村头的河岸上,沐浴着暖暖的阳光,居高俯看着这个村庄。新开辟的街道将村庄划得四四方方,点缀着不少很洋气的小楼房,从上到下都贴着各色瓷砖,显得富丽堂皇。在我尽情欣赏景致时,却有几间赭黄的茅草屋映入我的眼帘。

濯枝润叶、沁人肺腑的阳光,洒在这个清冷的农家小院,让一切都显得脏乱不堪。茅草屋里冒出微弱的炊烟,在雨雾的禁锢下,久久升腾不去。低矮的屋门里,迎面是一根支撑墙面的木柱,半面土墙已摇摇欲坠。几块土砖砌成的灶堂里,潮湿的柴火冒出呛人的黑烟。一位老人蜷缩在锅灶前,一手端着一碗稀粥,一手哆嗦着拨弄着柴火。

老人双鬓如雪,穿着对襟土布衣褂,那一张苍老干瘦的脸上,深深铭刻着岁月的沧桑。她佝偻的腰背随着咳嗽声,会整个儿剧烈地颤动。但那浑浊的眼睛里,却分明透露着一种渴盼。在她背后,土墙上贴着一张大大的“福”字,一张矮桌上摆着几块生冷的鱼肉。吃罢简单的午饭,她蹒跚着腿脚,踱到房门前,用手撑起眼罩,踮起脚尖向远处眺望,嘴里嗫嚅着,像不知又在牵挂着哪个儿孙。

在处处透着新绿的景致里,这儿的一切却都是赭黄色的。茅草屋、床铺、地面,还有老人的脸庞,甚至包括院里的几株老槐树,都笼罩在一种令人窒息的赭黄里。在欢声笑语中,不时飘来饭菜的浓香,虽是近在咫尺,却仿佛天地之遥。

听朋友讲,老人本是儿孙满堂,应享天伦之乐,却立灶独居,因当地流行一种“隔代不养”的陋习。在许多农村,儿孙会将年迈长辈遗忘在荒宅孤院里,仅付出稍许衣食供给,而让其自生自灭。有许多老人辛苦一生,晚年儿孙满堂,却独享清苦,艰难地维持生计,在孤寂和落寞中辞别人世。

这片紧靠黄河故道的土地,人们涉足仅有数百年的历史。在黄河的肆虐下,老人或是她的父辈、祖辈们,在废墟和苦难里繁衍生息。可是,如今她们老了,孱弱的双肩已担不起重负,干瘪的乳头里已挤不出任何的乳汁。她们如同风中飘荡的落叶一样,竟也预测不了明天的流程。

院里的老槐树在轻述远逝的过去,虽是春风吹拂,也许再也无法绽出新绿。她已疮痍累累,枯枝萧条,静待在岁月中悄然倒地。尽管在她的不远处,她蔓延出的新生命已在披起新绿,正生机勃勃。

生命之间本是链环相连、休戚与共,任何生命都是高贵而不可漠视的。人类的生命脆弱而敏感,分外地注重于情感,而以血缘亲情群居一齐。世上许多事情,并非尽善尽美,有一种关爱,有一种慰藉,有一种理解,就已足矣。当人情和世理愈来愈被金钱和权势迷惑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愈来愈冷漠。在富足和祥和的土壤里,还会滋生愚昧和偏见,在亲情里融入虚伪和秘密的成分。

伸出我们的手掌吧!看一看随着岁月磨砺而日渐模糊的生命线。可亲可敬的老人呀!当年,您们的手掌,就是我们生命所依的脊梁。而今,使您们日渐窒息的孤独,却来自于我们的手掌。您们就喘息在掌缝下渗漏的阳光里,就生存在褪色的亲情里呀!

 

 

(原载“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2016年6月24日)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