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亚玲:如何架构通俗小说的故事和人物》资料整理:李树范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4-19 10:10:42

 铁岭公安文联开办的“较大城市公安文化联盟”微信群第13期微课堂

    本期讲座者是湖北美女作家杨亚玲,授课主题是“如何架构通俗小说的故事和人物”,也就是围绕她的小说《大唐后妃传珍珠传奇》,即现在由其作品改编的电视剧《大唐荣耀》,谈怎样写适合影视化改编的通俗小说。以下内容根据作者语音内容整理。
 
                一、故事背景的意义
    这本书已改编为电视剧《大唐荣耀》,首先介绍小说中的故事背景和故事脉络。  
    这是一部以安史之乱为历史背景的女性传奇小说。写的是唐德宗的生母睿真皇后沈氏。
    安史之乱的基本情况:安史之乱是中国唐代玄宗末年至代宗初年(755年12月16日至763年2月17日)由唐朝将领安禄山与史思明向唐朝发动的战争,是同唐朝争夺统治权的内战,是唐由盛而衰的转折点,也促使唐代开始出现藩镇割据的局面。由于发起反唐的指挥官以安禄山与史思明二人为主,故事件被冠以安史之名。又由于其爆发于唐玄宗天宝年间,也称天宝之乱。
    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一个背景:
    1.个人喜爱:唐朝,同时对唐史有一定的了解,感觉通过学习和研究,可以尝试着展现这一朝代(对所有的内容,尤其是历史的东西,要有能够把握的信心);
    2.传奇元素众多:战乱带给人命运的冲击(个人能力不及的不可逆转性,人生选择的多样性、丰富性),这一时期是唐朝的中后期,热血牺牲、鲜少人涉及的灰色地带,写作空间大,历史元素众多。
    3.安史之乱的结果:唐代宗平复了安史之乱,重新把国家带回来,唐朝并没有因为战乱而走向灭亡,这种拨乱反正的结果传达的是一种向上的精神,这种精神是通俗小说需要的,能改编成电视剧也是因为影视方面需要给观众一种正能量的东西。
 
                  二、故事背景与故事主线的主次之分
    将故事背景与故事主线混在一起的问题很多。曾经看过一些小说,每一章都是写大人物、大事件,今天是什么战争,明天是什么会议,领导作各高调指示。我想这样的小说,不如去看纪录片,纪录片更真实。这脱离了小说创作的宗旨,小说的宗旨是写有意思的故事,塑造个性鲜明的人物,要有情。故事、人物和情感,是小说的生命。
    当然,面对以历史人物为主角的小说,这个问题也确实难为人。我感觉这类小说有两类创作方法,一是像二月河清朝皇帝系列和凌力《暮鼓晨钟》这样的历史小说,我们看见,康熙、孝庄之类的历史人物,人物塑造和历史事件是基本同步的,由主要人物直接推动故事发展,推动历史大事件的发生,由次要人物或虚拟人物营造当时社会的风情风貌,但其中重要的一点,是人物不是跟随事件走,不是说我们知道某个大事件,生抠着将人物放进事件里,而是由人物的性格和各类矛盾的冲突相交集,一步步推动大事件的发生,使大事件的发生合情合理。比如我们非常熟悉的康熙诱杀鳌拜这样的大事件,前面就有大量的铺陈,鳌拜代表的政治势力与康熙的政治理想之间的冲突对立,鳌拜的胡作非为对康熙个人生活情感的冲击,发生哭庙、民史大案,我们看到这个事件是随着人物的性情和性格的发展逐步推进的,而不是说为了事件把人物放进去。第二种创作方法,就像金庸的《鹿鼎记》,仍然是同样的历史背景,主角却换成了一个小人物,韦小宝。通过一个虚拟小人物与康熙之间的互动,同样可以展现当时的政治和社会环境。同时,让一个小人物与康熙这个历史的情感互动,从无意识被动行为走向主动行为,最终帮助康熙杀死鳌拜,说明了小人物对历史同样有推动作用。金庸老师的其他小说,比如《射雕》中郭靖与成吉思汗的交集,《神雕侠侣》中杨过杀死蒙古大汗蒙哥,都是走的这一路子。
    我写的这个小说,是这两种创作方法各取了一点。沈珍珠这个女主角并非虚拟的,是真实存在的人物,但是,我在小说里,并没有将历史的大事件一一描述出来,只是非常简略的文学,几近于调侃的文字告诉读者,哪年哪月,安禄山反,什么时候占领洛阳等等。历史大事件,许多时候,只是成为小说的背景。我也没有像《芈月传》那样让沈珍珠直接成为历史的掌控和决策者,而是让她有限度地参与历史事件,比如说,她与回纥交好,促进了帮助唐室平叛;比如说,她与许多历史人物有过交集,最终反馈的多半是对她命运(或者说误伤)的影响,我所要写的,就是一个贵族女性在安史之乱中的浮沉传奇,爱恋悲歌,这才是主线,其他的,都为了这一主线服务,包括这个宏大的历史背景。我的目标,是尽量做到历史走向与个体命运的交融,家与国情怀的交集。而改编为电视剧,主创方自然会将这些历史背景的东西全部掏出来,细节化呈现给观众,方便普通观众的理解,这也是小说和电视剧的一大区别,小说的读者跟着情绪走,为人物而感动,观众跟着直观的画面走。
 
                  三、读者的定位
    就算是四大名著,也不可能抓住所有的读者,每个读者都有自己的喜好。通俗小说的创作,我感觉要抓住目标读者群,给女性看,男性看,多大的年龄层次、文化层次。这就是基本定位。我对这本小说的读者最初定位,基本是女性,年龄层次在14至50岁之间。要接近她们的审美需求,对生活的向往,对爱情的期冀,用比较优美细腻的文字表达出来。而在创作中有一定的审美目标后,有时候也会超越自己的目标,比如我这本书,就有不少的男读者,甚至跟随我10年,不离不弃。
 
                  四、男女主角的性格设置
    个性鲜明独特的人物设置,是吸粉的关键。这部书在出版,尤其是改为电视剧后,男主角吸了大量的粉,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的人设非常独特。
    广平王李俶这个形象,在我塑造这个人物时,没有任何艺术形象可供参考,完全靠我自己去揣摩。首先,我对这个人物的定义,并非爱江山更爱美人,虽然这样的人物似乎更讨喜,更能满足读者对爱情的向往。但我要写的是一个政治家,必须有政治头脑和相应手腕,深沉、内敛、腹黑,喜怒不形于色,当断则断,必要时也狠毒绝不容情。可是,仅仅如此的人物,似乎无坚不摧,什么都能对付得了,也是缺乏立体魅力的,必须予他一个对立的足以抗衡的力量。这股力量不是他的政敌,而是来源于爱情,他的骨子里必须有深情,爱一个人,在自己的责任(或者说野心)与爱情之间左右为难。这样,他所有为爱情放弃的利益才更具价值,而最终他为职责而牺牲爱情,也才更具悲剧性,这就是一种言情小说的写法。有了这两点,第三点就是外形了,所谓三代才出一个贵族,李唐皇朝传到广平王这代,可算真正的贵族,因而这个人物,应当如我在小说中写的“姿表飘逸,容光焕然,意气少年,鲜衣怒马”的感觉。事实证明,这样的人设非常成功,因为在这以前基本所有的小说和言情类电视剧的男方,都设置为万分痴情的不爱江山爱美人的男主,不可信也审美疲劳。而演员任嘉伦无论形象,还是演技,都是完全演绎出了我心目中的广平王殿下,也被读者广泛认可。
    而小说中的沈珍珠,也不是通常塑造的天真、傻白甜或者圣母型人设,而是智商非常高,从一开始就聪明,隐忍,睿智,对爱情有自己的看法、追求和坚守,活得非常通透,明白自己需要什么,该放弃什么,非常有人性魅力的人物。景甜的演技毫无问题,演得非常到位,惟一可惜的是,编剧给她加了一些不太适当的戏,有损了这个人物形象之美,这不能怪演员。
    我强调的就是要尽量描写个性鲜明、独特的,别的小说没有的人物形象,这才更有特色。
 
                  五、支线人物和情节的作用
    本剧有很多配角人物:
    1.架构全局:安庆绪、默延啜,一女三男的结构并非只为了爱情好看,而是让三种力量展开安史之乱的全貌,将全局构建起来,也拉扯女主的命运走向,有时候是身不由己。这也是拉大格局的方法。
    2.衬托主角:建宁王李倓,是李俶非常好的兄弟,但因自己是弟弟没有责任感与李俶形成鲜明对比。
    3.小人物的爱情和无奈:素瓷,风生衣,阿奇娜,悲悯的情怀,小人物在大的时局里仍有爱恨,而不是作为道具成长。少写极善和极恶的人,多写成长中的人,故事,人物和情感,是通俗小说的生命,有了这三条,无论电视剧怎么改编,她无法打乱你基本的故事架构,改变人物性格,她填充的只是细节和对话台词,大背景之类。
 
    讲座者:杨亚玲,笔名沧溟水,湖北恩施人,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文学院第十一届签约作家,鲁迅文学院第二期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出版有长篇小说《大唐后妃传之珍珠传奇》、《玄奘大师》、《突破火线》和诗歌赏析集《六世达赖情歌》等。《大唐后妃传:珍珠传奇》改编为60集电视连续剧《大唐荣耀》,已在北京卫视、安徽卫视等黄金档播出。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