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我在康巴三十年(二)

来源:网投 作者:钟昌耀

紧张激烈的生死搏斗

——保卫民主改革初到甘孜县

1956923日,甘孜州公安处派出两个工作组,由秦命玉和我分别担任工作组长,秦副科长去德格,我去甘孜。那时甘孜民主改革正处于初期阶段,亦即实行三项改革:废除地主阶级高利贷和清理富农债务,废除乌拉差役,解放并安置娃子。我们此去就是保卫民改运动的顺利进行,具体任务由县公安局安排。

西出康定,汽车沿着狭窄的公路盘旋而上,翻越海拔4962米的折多山,称为出关。折多以西的地方,也称关外。亲临其境,我才感受到折多山似乎是一个分水岭,以东大抵还是内地山区风味,以西为青藏高原东部,就是真正的藏区了。

沿途成熟后金色的青稞,在微风下波浪起伏。远处高耸的雪山,如银剑插天。雄鹰翱翔,朵朵白云徐徐飘荡在湛蓝的天幕上,真是美极了!

康定距甘孜县385公里的路程,汽车走了两天,第一天宿道孚汽车站附近的路边店,第二天到了甘孜县。甘孜,藏语为洁白而美丽之意,历来是康北重镇、商业中心。1936年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四方面军曾在这里胜利会师,为甘孜的历史留下光辉的一页。

到了县公安局,向刘占华局长汇报了来意。早就听说过关于刘局长的传奇性故事,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他中等身材,穿一身灰色中山服,微瘦的脸上,镶嵌着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睛,给人一种精明能干的感觉。他听完汇报后,立即决定工作组进驻绒坝岔区阿都乡,因为那里正在进行民改,开展三项改革。他还从县公安局抽调干部,使工作组达到10名同志。县局增派的这批干警中,都是精通藏汉两种语言的甘孜通,为工作的开展提供了有利条件。

印象最深刻的是从县局治安科调来的周国平。他年约五十岁开外,古铜色的脸上,刻着岁月留下的纵横曲折的沟壑,他的口音带着江西老表的余韵。啊!原来他是红军长征时,因伤留下的老红军,不禁令人肃然起敬。听说他当年的战友,如今都已经是功勋卓著的将军了。不过他并不埋怨命运的不公。在闲聊中,他说,他们当将军,我当公安,还不是一样为人民服务。

绒坝岔区位于甘孜县西面,与德格玉隆牧区紧邻,敌情十分复杂,我们的任务就是掌握社会治安动态,保卫民主改革。这里表面上风平浪静,实际上却是暗流汹涌。经过几天深入群众访贫问苦,发现广大藏族群众是衷心拥护民主改革的,但是,敌人扬言谁参加民改就杀死谁。在山上的叛匪也利用各种渠道威胁村子里的群众,说:谁要是分了没收征收的地主富农的土地,我们就要杀回来!附近公路上汽车被袭击、村子里耕牛被抢劫的事件,也时有发生。所有这些,给广大群众心理上造成很大压力。为了安全起见,区上给了一间空房,我们将自带的行李铺上地铺,集中住宿。这也是当时规定的纪律,以防止发生意外。

不久,1956年国庆节到来。围绕着民主改革发动教育群众这个中心,我们配合驻军154团召开了军民联欢会,军民座谈会,会上农民群众说,解放军帮我们抢收青稞,人民政府给我们贷款买耕牛,比父母还亲。

人民欢乐之日,便是敌人破坏之时。正当大家欢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周年期间、民主改革运动顺利发展的时候,一桩反动地主蓄谋久的惊人惨案发生了!

1956104日黄昏时分,工作组接到报告,阿都乡农会主席其答马被杀害。我们马上快跑赶到现场,只见其答马主席躺在他家左下方小路上的血泊中,胸膛创口的鲜血喷出,染红了野草,染红了大地!同时半脱产干部王永生也被这伙匪徒击伤。经过调查,查明系两个反动地主为首裹胁另外4个人,共同作案。罪犯作案后,骑上早已备好的快马向西面逃跑,那里是牧区,还没有进行民主改革,群众基础薄弱,且罪犯早有准备,因此,只好从长计议。

广大藏族同胞衷心拥护党的民族政策拥护民主改革,却又顾虑重重。记得那时阿都土司家有个娃子,此前在团结上层工作中,我们工作组的同志到土司家与这位娃子有过接触。解放并安置娃子是此次民改的重要任务,因此,我们给这位苦大仇深的娃子做了许多工作,却进展不大。

我的工作刚刚上手,1010日,突然接到县公安局通知,令我带上行李赶快回县,另有任务。回到县局接受了新的任务,又马不停蹄地到川藏公路边等车,搭上顺道汽车到达甘孜县与德格县的交界处——67道班,开展另一种形式和内容的保卫民主改革的斗争。

这次在甘孜县绒坝岔仅有二十来天的时间,虽然当时尚处于民改的第一步,按政策实行三项改革,对地主只是进行背靠背的斗争,也暂不废除封建土地所有制,然而斗争却是如此的尖锐激烈,使我从现实中深切地感受到了民主改革的艰巨和激烈的程度,这真是一场紧张激烈的生死搏斗。从此,我做好了投入斗争、接受考验的新的思想准备。

201596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