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中国刑警二(“纹人墨客”指上风云)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周孟杰

引子

深秋,暮色时分,熙攘的青岛火车站前,我在等“纹人墨客”和他同事来接

海风吹拂,岛城静谧,此时已是万家灯火时分。说好的南站台出口处,一辆车前站着两个大汉。我凭直觉问:你是“纹人墨客”?

他俩热情地伸过手来,一一自我介绍。

他平头,阔背,一米八几的个头儿,熟练地开车穿行在青岛傍晚时分的车流里。

我心里不禁疑问:就他,猛男能干绣花的活儿?

车子七拐八拐,一直开到市刑警支队院门前。支队在市北区,一进大门,满院子的绿树,在海风里哗哗作响。大楼上许多窗户亮着灯,刑警们出出进进,看来他们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在支队信息处指纹中心的办公室里,我和“纹人墨客”相向而坐,没有闲话,如多年的故交,开始一场深入而细致的交谈。

“纹人墨客”是指纹科科长秦文的微信名字,自加微信后,日常的交流中,我习惯称呼他这个有特殊内涵的名字。一个和指纹打交道的人,一个在幽深秘境寻踪的侠客。

之前,在他诸多的事迹文字里,我读他硕果累累的战绩和荣誉,想象着在指纹迷踪般的世界里,这个独具慧眼、寻踪追凶的人,一定是文雅清瘦,戴一副眼镜,镜片后面有一双若有所思的深邃眼睛;这双眼可以洞若观火,明察秋毫。而此时,我想象中的刑警英雄和面前这个体重二百多斤、虎背熊腰的七尺男儿还真不能完全合二为一。

“你这样的形象和气质更适合干侦查员,做抓捕、审讯的工作,不怒而威,让人胆寒。”端详良久,我说出憋在心口的疑问。

秦文哈哈大笑:“也有人这样说过!人的形象和工作反差大,是不是更有传奇色彩?”说完他又大笑起来,爽朗的笑声,自信、阳光,充满感染力。

一、宝剑锋自磨砺出

1998年年底,秦文自青岛警校毕业后便进入了公安队伍。离开学校时,活泼好动的秦文一直想象着自己能干刑警,像电影、电视里演的那样,带着手枪,拎着手铐,天南海北擒贼、抓凶,威风凛凛。这是他从小的梦想。

“秦文,去刑警支队报到!”当学校领导宣布这一分配命令时,他心里那个乐啊!恨不得蹦几个高。

秦文是奔跑着进刑警队的。

他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有些兴奋,那个劲头真是如初生的牛犊啊。他们那一届一共六个人分配到刑警支队。报到之后,队领导宣布先进行一个月的纪律培训。他心里瞬间如被泼了一盆冷水,他多么想立即投入破案的队伍里,像老刑警们那样,出现场,追逃犯,风风火火,那才叫一个痛快。好不容易一个月的培训结束,等来的却是当年所有新来的同志全部到指纹室学习的命令。

指纹有什么好学的?他心里不禁犯起了嘀咕。坐在办公室里,整天对着电脑,还不得憋死啊!

可刑警支队有一个惯例,新入警的同志首先都要到指纹室工作一段时间,接受这项最耐心细致的工作的锤炼。

秦文工作多年以后,才体会到支队这样的决定多么英明。一个侦查员从细致入微的工作做起,养成细察入微的态度和精益求精的精神,这对以后的侦查破案多么重要啊。可秦文当时不明白这个理啊,心里还憋屈了很长时间呢。

初到指纹室,秦文脑子还是蒙的。

在警校学习时,他也听老师讲过痕迹和指纹,但是在实战上还是很模糊,脑海里只有那么个初步印象,当时总觉得指纹工作和自己关系不大,也没怎么认真听讲。真正进了指纹室,秦文才知道,这是一个迷踪般的世界,就如同猎人在丛林之中寻找猎物,这是一个抽丝剥茧的过程。

指纹室的工作环境,就是一间二十平米的小屋子,六个人在里面办公。因为空间小,大家只能并排坐着,像小学生的课堂,每人守着一台电脑,把脑袋深深埋进去,可以想象是多么单调和枯燥。为了防止电脑屏幕反光,屋里整日拉着窗帘,窗户也都用黑胶纸糊死。人短时间待在里面还没什么,可秦文和战友们在指纹室一坐就是一天,真是疲惫至极。

1999年电脑还是凤毛麟角的稀罕物,大部分人家里都没有电脑,那时候青岛连网吧都没有。最初电脑带给秦文和战友们的是新鲜感和好奇心,但随着时间推移,新鲜感早就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有单调和乏味。

秦文从基础的扫描指纹卡片做起。这是建库扫描的工作,就是把派出所采集的油墨指纹卡片,通过扫描仪,一张张扫描到电脑里面去。师父每天给他们每人300份的扫描任务,必须当天完成,不得拖延。

秦文至今依旧清晰记得扫描一张卡片并且完成图像切割,需要50秒,然后拿出卡片,换下一张放到扫描仪里再扫描。这是一项极其考验耐心和毅力的活儿,需要录入者细致用心。

秦文是一个爱琢磨的人,在录入的过程中他发现,他们扫描完一张卡片,需要人工更换下一张卡片,再敲击键盘回车键,这时扫描仪会有八秒停滞时间,再开始扫描。后来他就在键盘的回车键上夹个小纸条,这样就可以连续扫描,利用扫描仪停滞时间人工换卡片,能省出来十秒钟时间。

因为指纹室当时条件有限,只有三台扫描仪,十多万份指纹的录入任务还是极其繁重的。

为了尽快把十多万份指纹保质保量地扫描到电脑里,他们六个人分两班,早班是早上7点到下午2点,晚班是下午2点到晚上10点。

后来,爱琢磨事的秦文就发现,他录入熟练以后,其实可以同时操作两台扫描仪。于是他就等夜班别人走后继续干,从一人操作两台扫描仪,到后来一人操作三台扫描仪,他在三台电脑之间来回跑,从晚上干到第二天早上6点,能扫描1000多份,远远超出了领导安排的工作量。很快,他们就把所有的指纹卡片都扫描完了。秦文和同事白天黑夜的劳动,获得了领导的认可和鼓励。

结束了这项繁重的工作之后,秦文和同事们好像卸下了身上的一副担子。正好赶上青岛啤酒节,秦文和同事们一起去啤酒节上开怀畅饮,欢庆初次参加工作后的战绩。迎着海风,几个年轻人高举酒杯,畅想着美好的未来,一段时间来的疲惫和辛劳一扫而空,每个人心里都是满满的幸福感和自豪感。

干完扫描卡片,他们就开始接触指纹干预。干预特征,就是人工去标注指纹的特征。有老民警当师父,手把手地教,一丝一毫地讲。

秦文不知道,这是比指纹录入更枯燥和乏味的工作,每天都是千篇一律地寻找、寻找、寻找。

面对着电脑屏幕,在黑白色的纹线世界里深入进去,从里面一点点找特征。秦文每天要完成30份指纹,也就是300个指头的干预工作。看着量不大,但是在错综复杂的指纹纹理中抽丝剥茧,那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

每天对着电脑十几个小时,看得眼睛流泪,头昏脑涨,但倔强而要强的秦文硬是不叫一声苦。他知道这是一种磨炼和积累,没有烈火焚烧般的锻造,不会有刀剑的利刃;没有坚定扎实的经验积累,不会有以后大要案的侦破。

1999年下半年开始到2000年上半年,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里,秦文每天都是如此。就是在这段最枯燥的日子、最枯燥的工作里,秦文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练就了从错综复杂的指纹世界里明辨真伪、去伪存真的硬功夫。

2000年开始,秦文就开始查案子了,也就是学习干预现场指纹的特征。用师父的话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的时候到了。

秦文也是憋足了劲儿,终于到发挥一身本领的时候了。可是他哪里能想到,利用指纹查破案件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即使是经过了接近一年的磨炼,要想熟练准确地运用到案件中也是不容易的。

勤思好学的秦文又陷入了沉思,怎么才能快速适应实战中指纹的辨析确认呢?他白天想,晚上想,甚至到海边散步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好在秦文有干预捺印指纹特征的过硬基本功,和他磨炼出的耐心细致的工作作风,很快他就上道了。

秦文至今记得,他第一起比中的案子是2000年的一起入室抢劫案件。当时他的心情特别激动。比中案件后,他自己还不能确定真的比中了,一路小跑去找老民警进行复核确认。

老师看看指纹卡,再看看眼前这个气喘吁吁的年轻人,不禁从心底佩服小伙子的干劲儿。很可惜的是,这个案子经过侦查员的侦查早已经破了,也抓到了嫌疑人,只是他们指纹室这边还不知道,让秦文当作未破案件进行了比对。

那个时候还没有现在这么多的系统可以查询各种案件信息,只有通过电话联系查询档案台账,才能知道是不是破案了。

虽然是已经破了的案子,秦文和几个同事也算是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起指纹的认定。秦文在这次成功比对的过程中,获得了宝贵的实战经验,提高了实战水平。

领导和老民警对秦文这帮生龙活虎的小伙子们都特别照顾,知道他们正是在磨炼自己的时候。领导相信这帮年轻民警一定会在以后的案件侦破中大有作为。

根据当时的实际情况,领导在指纹技术学习方面安排了很多培训。秦文他们也特别长志气,憋足了劲儿去虚心学习和请教,他们水平提高得比领导预想的要快得多。

从那之后,秦文就进入了破案快车道,开始了各种指纹破案。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