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中国刑警二(株警“大牛”王德胜)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聂耶

我在纪委工作时,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我,一个外号叫“大牛”的人,是我们市里的破案能手、命案克星、打黑专家,这不禁让我心生好奇。

2018年3月,在株洲市公安局的前坪里,我初次见到这位株洲警界的“大牛”——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王德胜。不高的个头儿,厚实的身板,眉眼里夹着锐气,沉稳里透着精干。

这就是株洲警界传说的“大牛”?

他究竟牛在哪里呢?

入警队初露锋芒

聊起自己主侦的第一起命案,王德胜脸上露出了些许笑意。

那是1993年的夏天,王德胜对那天最直接的记忆就是热,特别地热。大清早接了班,他刚在派出所的前坪里运动两下,身体还没舒展开,背上脸上的汗水已经呼啦啦地涌了出来。在水龙头下冲了把脸之后,他走进值班室和头天值班的同志进行交接。

平日所里案子很少,农村里多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到十分钟就已经对接完毕。值班室头顶上那架上了年纪的老吊扇“呼呼”地旋转着,但一点儿效果也没有,反倒叫得让人心烦。

“这天,热得邪乎,最好别出啥事就好!”交完班的同事站在门边抽烟,还没抽一半就把烟丢在地上踩灭了。太热,热得嘴巴都往外喷火。

“我们这儿还能有啥事,你放心休息!”王德胜真没把同事的话往心里去,和往常一样,交接完毕,便趴在值班室的地上做起俯卧撑来。

这是王德胜加入公安队伍的第二年。两年时间,已经让他从一个菜鸟新警,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所内骨干。

虽然那年王德胜刚20岁出头,但他在公安业务上已经轻车熟路。在警校学习期间,每年的寒暑假里,王德胜都会到辖区所在的派出所实习,值班、处警、抓捕疑犯、勘查现场……他舍得花力气,干事情不偷懒、不取巧,扎扎实实,少有漏洞。“大牛”这个称号,就是从那时候喊起来的。

同事前脚刚走,值班室报警电话后脚就响了。

电话声响得有点儿突兀,让王德胜心里不由得颤了一下。不会真来事了吧?

电话那头闹哄哄的,王德胜听了半天才听清楚。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江边钓鱼的人刚刚在拦河坝上发现了一具尸体。再往下就听不清了,太乱太吵。

报警人说的拦河坝,王德胜去过,属于渌口水电站的一部分,那里位于绿水渠化工程梯六级的最下游铁埠滩处,距离湘江汇口处仅35公里。因为江面宽广,水流很急,前两年就发生过“命案”。不过经过调查,发现是不良商家为了隐瞒疫情,把病死猪从上游丢到江里,然后顺流漂下来挂在拦河坝上。

但现在是白天,又不止一个人在现场,出现“乌龙”的概率估计不大。

放下电话,王德胜立即向值班领导汇报情况,接着便开着警车雷急火急地赶往现场。

报警说的尸体,正卡在渌口水电站拦河坝栅栏中间的位置,因为被河水长时间浸泡,发肿变形得厉害。但一眼看过去,还是可以清晰地分辨出是一具尸体。尸体的位置离河边还有一段距离,要想检查,先得把尸体拖上岸。

王德胜从岸边的村民手里借来一条渔船,将船划到尸体附近,再用长竹篙将尸体慢慢从栅栏里钩出来,一点点拖到岸边。

尸体比预想的要重许多,重得不合常理,而且看尸体穿着,肯定不是游泳的意外溺水者。王德胜心里的不祥感觉越发沉重。

等到将尸体拖拽到岸上,在场的人才发现,这具尸体的脚上竟然还绑着一个麻袋,麻袋里装着三四十块砖头。

一起典型的杀人抛尸案。只可惜作案人百密一疏,没有想到尸体在水里经过长时间浸泡胀大后,竟然把麻袋胀破,并硬生生地拖着这三四十块砖头浮出了水面。

随后赶来的法医对尸体进行了仔细检查。尸体在水里经过长时间的浸泡,已经高度腐烂,面部特征、身体体貌特征已经模糊不清,死者身上也没有找到任何身份证明。不过,幸运的是死者的外衣口袋里竟然夹着一张被浸泡得发烂的发票,虽然发票上面的字迹已完全辨认不出,但右上角残留的半截指甲大的红色公章印记却依稀可见。

想破案,必须查找尸源。当时专案组有几个侦破方向:查找本市和周边城市的失踪人口,查找发票线索,按照尸体上穿着的衣服查找服装店,或者对本市曾经被打击处理过的人员进行盘查摸底。

1993年的株洲县,可不像现在大街小巷随处安有监控探头。那时候,民警想查找案件线索,用得最多的也是最有实效的方法,只能是上门走访。所以,每一个侦查方向都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比如查找公章印的出处,就需要将县城数百家饭店甚至是邻县、邻市的饭店逐一走访。这个工作量不是一两个人能在短时间内办到的。

“发票的线索我来吧!”在专案组会议上,坐在角落里的王德胜站了起来。

专案组里他是小字辈,但他从不承认自己是个新手。

“大牛你行不行啊?这可是杀人案,你别乱出风头!”大家多数半信半疑。

“我想试试。”王德胜坚定地点点头。他的牛脾气上来了,谁也拦不住。

专案会后,王德胜开始着手查找发票线索。

王德胜在专案组上的提议,可不是一时冲动。工作细致的他在第一次看到发票时,就有了自己的打算。

他将县城的地图以发现尸体的位置为中心,分出几个圆圈,然后在每个圈里标注下各家饭店的位置,规划好行走的路线,务必让自己用最短的时间,核查出公章的线索。

早上7点,早餐店刚刚开张,王德胜就已经背着包站到店门口了。一家一家走,一家一家问,直走到晚上12点全县城的饭店打烊才回来休息。

不到两个星期时间,他拿出湖南伢子“霸得蛮,耐得烦”的狠劲,从南到北,从东往西,硬是走遍了全县所有的饭店。渴了,在别人饭店讨杯水喝;饿了,在路边买个馒头包子充饥。

也有饭店老板不配合的:“我又没犯法,凭什么给你看公章啊,你们公安也管得太宽了!”

遇到这时候,王德胜也不恼。

他从包里拿出警服套上,往饭店柜台边一站,黑着脸瞪着两只牛眼睛就盯着客人看。来吃饭的人哪里受得了这个,走到门口就赶紧打道走了,谁也不敢来招惹这个铁青着脸的小警察。

看着一波一波的客人进了隔壁的饭店,饭店老板立刻就告饶啦,说:“兄弟,我服了,公章我给你看,看完你赶紧走吧。”

为了有效地比对公章线索,王德胜将搜集的公章整齐地盖在自己专用的笔记本上。

白天在外面走访搜集,晚上再回队里核查比对,不知不觉他竟然搜集了这些公章印达50多页。

而这个随手记录破案线索的习惯,也一直被王德胜保留了下来。到现在,这些记载着各种线索数据的笔记本,已经超过了100本。

王德胜查找发票线索的过程并不顺利。

因为他每天早出晚归,专案组里也看不到他的人,组里便出现一些不好的传言。有人觉得王德胜是打着查线索的幌子天天在外面“磨洋工”,有人觉得王德胜想出风头,更多人是认为王德胜年轻无办案经验难以查出结果。

周一早上的专案组碰头会,无疑是王德胜最尴尬的时候。

“大牛,你那儿老没有进展也不是办法,要不给你加个帮手吧!”领导的意思说得很委婉。

“不用。这线索我要是查不出来,我脱了衣服回家种田去!”王德胜眼眶一热,将肚子里的委屈、愤怒一咬牙全吞了回去。

你们不相信我能行,我就非要行一个给你们看!

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王德胜硬是在县城的280家饭店里,找出了死者曾就餐的饭店。通过核查比对,该饭店的公章印记和发票上的印记完全吻合。

通过饭店老板回忆,专案组顺藤摸瓜查明了死者的身份。

死者是邻市一个做石油生意的老板。当天他和一个叫“老务”的醴陵人在饭店用餐,用餐完毕,两人一起离开饭店。

有了这个线索,再筛查做石油生意的老板,邻县一个失踪人口浮出水面。通过该老板的日常关系,再筛查“老务”。“老务”在案发后不久去了外地,下落不明。

“老务”有重大作案嫌疑。专案组立刻对“老务”的活动轨迹进行全力追踪。通过多方搜集线索,早已化名变换身份的“老务”在江西露出了踪迹。

王德胜立刻和专案组其他成员赶赴江西,当晚在一家小旅馆里将“老务”和另一名同伙抓捕归案。

面对铁证,“老务”当时就放弃了抵抗。他不但如实交代了杀人沉尸的事实,还交出了抢走的18万元现金。1993年,一个普通公务员的月工资不过150元,18万元巨款对于平常人来说,需要工作100年。

这起抢劫杀人案件的成功告破,在株洲县城里轰动一时。

凭借着这股“霸得蛮,耐得烦”的牛脾气,王德胜在刑侦岗位上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突出战果。他的能力得到同事以及领导的一致肯定。

30岁那年,王德胜被提拔为株洲县公安局分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也是当时最年轻的局级领导。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