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英雄时代——深圳警察故事(二十一)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李迪

两个恶魔

 

曾雁鹏,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新型网络犯罪中队中队长。

 

曾雁鹏所在的新型网络犯罪中队,属于罗湖分局刑警大队。

单位名字太长,被我简化了。

其实,我的目的不是为了简化,而是要在接下来的说明中突出“刑警大队”,也就是突出“刑警”二字。

因为他所讲的,跟新型网络犯罪无关,是地地道道的刑警故事。

说是故事,实为2012年6月发生在深圳的一起令人毛骨悚然的大案!

这起大案,是从一个叫程军的男人报警拉开序幕的——

 

程军来报案的那天,正好是星期五。他说他的女朋友不见了。

他的女朋友叫杨丽,是在夜场上班的三陪小姐。这个羞于诉说的职业连程军都不知道。

发现杨丽失踪的时间是2012年6月7日下午。她跟程军约好了当天晚上一起吃饭,可是饭前程军再联系她时,她的手机却关机了。吃饭的时间到了,程军在约好的地点等她,她也没来。再打电话,还是关机。一直到6月15号,都没有联系上。\程军感到非常奇怪,就来找我们报警。

啊,一个星期都没联系上?我们一听就觉得很可能是个大事情,马上立了案。因为没有发现尸体,不好立命案,就先立了非法拘禁案,当成这个人还活着。立案后,立即启动程序,上侦查手段。

首先,查杨丽的银行卡。名字报过去一查,坏了,她卡里的钱被人取了!而且奇怪的是,她居住和上班都在罗湖,钱却是在布吉被取的,空间跨度很大。再设法调取取钱的录像一看,问题严重了,取钱的是个男人,戴头盔,戴墨镜,脸上还蒙了东西。而且,明显嘟着嘴巴,使脸变了形。

我们一看,大事不妙!

紧接着,寻求技侦支持。通过杨丽的手机一查,查出了另外几部手机的号码,而这些手机的使用人,都是在夜场里工作的小姐。她本人就是在夜场做小姐的,为她跟其他小姐联系看起来很正常。

事隔两天,又有人来报失踪——

两个在夜场工作的小姐先后联系不上了!

而且,她们银行卡里的钱也被人取走了。

取钱的地点还是在布吉!

三宗案件相继发生,情况类似。

我们分析嫌疑人是一个专门针对夜场小姐下手的团伙。

技侦很快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手机号码,这个号码在三个失踪人的手机里都出现过。

这很可能是嫌疑人的手机。

当时的技侦手段还不完善,不像现在这样,只要有了嫌疑人的手机号,他就成了瓮中之鳖。我们费尽洪荒之力,从这个手机的话单中寻找蛛丝马迹。嫌疑人的反侦查能力很强,每次通话不但时间短,而且很少有重复的。也就是说,差不多一个人只通过一次话。我们从中找到一个多次通话的女人,她叫周秀。

周秀与嫌疑人的通话不但频繁,而且跨度长,中间有十几二十天。

她是什么人?

跟嫌疑人是什么关系?

通过侦查,我们了解到周秀也是一名夜店小姐。不但在夜店坐台,还随嫖客出台,被嫖客带出去嫖宿。

我们找到了周秀。她承认接的嫖客太多了,但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也从来不说。完事各走各的。她有一个小本儿,记录着每次收到的嫖资。我们研判这个小本儿,发现她给其中的一个嫖客起了个代号叫100。

我问她,这个100什么意思?

周秀说,这个代号是给两个嫖客起的,他们出手非常大方。别人给100,他们就加100。特别是第一次通过妈咪介绍认识的时候,人家给200,他们就给500,特别大方。所以我印象非常深,就给他们起了这个代号。他们下次一叫,我一看是他们的电话,我就会出去。

对于周秀我们有个认识的过程,最初怀疑她是嫌疑人的同伙,认为她很可能与嫌疑人勾结在一起,诱骗其他的坐台小姐出台以致被害。因为哈尔滨曾有过类似的案件,犯罪团伙中有一个女的,原本也是坐台小姐,为了活命与犯罪嫌疑人勾结在一起,把自己的同台姐妹约出来,惨遭嫌疑人抢劫杀害。这个案件对我们有影响,因此我们与周秀的谈话很谨慎,生怕她通水给嫌疑人,打草惊了蛇。但是随着我们跟她接触不断深入,感到她很单纯,不像是那样的人。后来,她也知道身边有小姐失踪了。她在这个圈子里面,隐约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她跟我们说她很害怕,并主动指认嫌疑人的手机号码,这个号码跟我们从她手机中查出的号码是一致的。

周秀说,我怀疑姐妹们的失踪与他们有关系。

我说,你的怀疑有道理,但是你不要跟任何人说。你仔细想一想,对于这两个人的情况,还有什么可以提供给我们的吗?

周秀说,我跟他们出去过两次。

我问,哦,你还记得他们把你带到哪儿去了吗?

周秀说,那个地方好像叫长虹苑。

我听了一愣,长虹苑!

周秀说,对,是长虹苑。

我心里一阵发紧,长虹苑三个字像三块石头砸中了我。在三个失踪者的手机轨迹中,技侦都查了长虹苑。也就是说,这三个人在失踪的过程中都到过长虹苑。

我问周秀,你记得是长虹苑的哪栋楼吗?

周秀说,A栋。

我又问,几楼几号?

周秀说,15楼。几号记不清了。

她停顿了一下,忽然说,他们还会来找我。

我听了又一愣,哦?为什么?

周秀低下头,他们中的一个人说喜欢我,前几天打电话约我,我正好来例假不方便,就没跟他出去。我说等我例假完了以后吧,他说行。我说到时候我打电话给你,他说好……

我说,你恰巧没出去就对了,不然也会失踪了。

周秀惊恐地望着我。

至此,可以说周秀是本案的关键人,也可以说是我们可以依靠的对象。我不妨打开窗户说亮话,跟她交个底。

我说,周秀你也听说了,你的姐妹已经失踪了好几个。她们银行卡里的钱被取走了。根据我的判断,她们的人也很可能被害了。根据时间计算,你的这些姐妹,正好是在你不方便出去的这几天里失踪的。如果当时你跟他们出去了,很可能失踪的就是你!

周秀扑通一声跪下,哇地哭起来,我的姐妹们好可怜……

我赶快搀扶她起来,起来吧,别哭了,你们都是可怜的人!

周秀边哭边说,谢谢,谢谢你们救了我!

我说,你愿意配合我们吗?

周秀说,我愿意。

我说,这样,你先给他打个电话,就说你可以出去了,看他怎样说。如果他约你出去,你就答应。

周秀连拨了两次,对方的手机都关机,但开通了来电转接小秘书台。

周秀问我,怎么办?

我说,不急,你不要再打了,小秘书台会把你的来电告诉他。你等他来电话。从现在起,任何人给你来电话你都要接听,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也许他会换另外的号码给你打。如果你听出是他给你来电话,你就更不要紧张。跟他通话越短越好,你就说忙,正在接客人,说稍晚些时候给你打过去。他打的每一个电话,接完以后你都要告诉我。只要他约你出去,你就答应,跟他约好时间。记住了吗?

周秀说,记住了。

我说,我再说一遍,跟他通话的时间越短越好,就说你忙。

周秀说,行,我明白了,你怕我说长了会露馅儿。

我笑了,你说对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