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英雄时代——深圳警察故事(六)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李迪

紧拉慢唱刘晓光

 

刘晓光,深圳市公安局盐田分局海山派出所副所长。一名优秀的女刑警。

 

一见面,几句话下来,被她感染,也听出她的口音。

你是东北人?

对,我家是大连的。

好你个大,大美,大气,大方。

她笑了,还有大条!

啊?

去命案现场回来,别人吃不下去,我坐下就吃。吃嘛嘛香!不吃饿啊!

晓光在派出所当过办案队副队长,故事多多。我以慢唱为题转述两个。

慢唱京剧板式摇板的别名。这种板式胡琴过门的节奏,唱腔快一倍。二黄、西皮均有摇板。一般表现激动、喜悦和悲愤的情绪,可以叙事也可以抒情。慢唱这种板式对气氛的渲染很有帮助,但不太好唱要在自由中找规律,在节奏中求自由要唱得合理入情,流畅自如

正好,晓光的两个故事,一个紧拉,一个慢唱。

在自由中找规律,在节奏中求自由

先讲紧拉——

这是一次抓捕行动,对象是制贩冰毒的犯罪团伙。

前期,我们接到线索举报,在外线跟踪中,发现他们只有三个人,与举报线索吻合。但是,跟到后来,他们的毒品在提纯、结晶环节出了故障,制作不顺利,又请人过来帮忙。随着人数不断增加,最后我们抓了十几个。

这些人常年跟毒品打交道,反侦查意识很强。

我们的外线跟踪过程,可以说是不断被试探与反试探的过程。

我开车跟踪,快到红绿灯路口时,对方慢慢悠悠地开,把握着灯闪的进度。眼看要变红灯了,他突然一脚油门蹿出去。这时候,我到了,灯变了!如果我冲过去,肯定闯红灯。他在后视镜一看,好啊,有人在跟我。得,我就暴露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停车。停车的时候瞄着他,眼看他要在视线中消失了,这时候管他是什么灯,闯!追!

外线跟踪,除了车上跟踪,还有徒步跟踪。看他们的窝点在哪儿,看他们都与什么人接触。徒步跟踪的过程同样惊心动魄。他们走着走着,发现门口岗亭或哪里有个陌生人,就算看着像男女谈朋友一样,但是面孔生,他们都转身回来确认,随时准备逃跑。

连续跟踪五天,最后一天,跟到了他们制毒的窝点,办案队的三个兄弟差点儿被发现。当时,天又热,三个大小伙子猫在车里,熄了火,躺在里面一动也不敢动,车窗也不敢留缝儿,很快就喘不上气了。这时候,这帮家伙突然发神经,从窝点里出来,在小区里来回转悠,一辆车、一辆车地查看,看里面有没有人。还好,没被他们发现。三个大小伙子差点儿窒息了。

窝点找到了,可是,只知道在这个小区。小区里有几百间房,具体在哪间不知道。当然,也就不知道户型、结构,而这些是我们必须要知道的。

怎么办?

兄弟们就想,窝点应该是租的房子,中介手里会不会有钥匙?一般来说,房东都会留钥匙给中介,方便中介带客人去看房。兄弟们就以租房为借口找到中介,说想先看看户型,合适就租。果然,中介手里就有几套房的钥匙。一看买卖来了,大嘴咧成碗,好嘞,我带你们去看!当初兄弟们的想法,起码能看到户型、结构,再想其他办法确认窝点。结果,巧了,中介打开一家房门,刚好就是窝点。中介也很意外,屋里没人,空调开着。哎哟,这家什么时候租出去了?兄弟们一看,制作冰毒的桶就在那里,桶里有一堆东西。冰毒结晶的过程房间温度要低,所以开着空调。兄弟们心里就有数了。他们又用试纸偷偷试了一下桶里的东西,阳性,没错,冰毒!OK了,悄悄退出来。我们要人赃俱获,赶紧退出来,不能打草惊蛇。兄弟们跟中介说,这间房子太小了,不合适,还有大的没有?中介说,没有了。那就算了,我们再去别的小区看看。假装很失望,其实高兴得一张嘴心能跳出来。

老天有眼,让我们一举三得。

为什么是三得?一是确认了制毒的房间,二是了解了户型、结构,三是确定他们制作的就是冰毒。这点很重要。毒品案件真真假假,有的时候说是毒品,实际上是假的,空欢喜。所以,在没看到实物的时候,我们心里一直没底。   

现在,好了,可以收网了。

这天晚上决定收网。我把人员、车辆都准备好了,该拿的工具也准备好了。抓捕方法、人员搭配、分工定位、破门破门,一一做了布置。

我说,破门两下子一定要把门破开,不能耽误。一是防止他们跳楼,二是防止他们把毒品倒进马桶销毁。

结果,到了现场,咚!咚!猛两下,没破开!这才发现门是两层,中间是空的。两下去,一层打透了,另一层反锁着。

这时候,屋里乱了。

我急了,大叫一声,换人,砸锁!

立马换人。哐哐哐!把锁砸开了。

门一开,一窝蜂冲了进去,不许动,警察!

屋里一团乱。有抄家伙的,有销毁毒品的,有一个人正扒窗户想跑,我冲上去一把揪下来。回头一看,抓的人不够数,少了一个。哪儿去了?

立即还原现场,门右、首边儿是洗手间,再往里进才是正房。大家心急,一下子都冲进去了,洗手间忽略了。这家伙会不会藏洗手间了?一搜,没有。

我一想,不对,本来通知了外围的兄弟过来,他们动作慢一步,还没有完全接上手,中间差了十几秒,漏个空儿。这家伙肯定是先躲进了洗手间,趁我们冲进来没注意的工夫跑出去了。但是,时间很短,一是跑不远,二是没下楼。因为接手的兄弟们很快就上来了,如果他跑下楼了,正好撞上。

我说,他没跑,还在楼里,搜!

楼道又长又黑,我带人往黑处扎去。快搜到尽头的时候,一个兄弟突然踩到一个西瓜蛋,哎哟!西瓜蛋叫起来,原来是个人脑袋。哎哟,哎哟!我这兄弟就把他拎起来,你趴在这儿干吗呢?前边儿有抢劫的,我不敢出去。瞎扯,什么抢劫的,我们抓人呢,你跟我走!就把他拎过来了。

我一看,正是主犯!

后来,审的时候,他什么都不认。因为我们没在现场控制,他就钻这个空子,怎么问也不认。当然,最终,我们把这个案子全啃下来了。

制毒现场抓捕成功,我没让大家缓口气,留下必备人手把嫌疑人按住,其余的马上跟我下楼,从主战场转移到外围战场,与外围组、路面组会合,一起扑向马路,把正准备逃跑的两辆车截下,抓住车里的人,还搜出了毒品。

这时候,增援的警力到了。这帮兄弟们马不停蹄赶往毒犯居住的山庄,去端剩下的同伙。我留在制毒现场勘查,固定证据。办案区里虽然已经有了全程监控,但我还用摄像机进行了全程同步录音录像。双保险,办铁案。

眼看兄弟们消失在前往山庄的沉沉夜色中,我忽然想起一件事,这伙人接来帮忙制毒的一个“师傅”,还带着老婆和女儿,女儿还小,也就七八岁的样子。一家人都住在山庄。兄弟们突然冲进去,手铐一亮,再吓着孩子。我马上接通手机,叮嘱兄弟们,抓捕中要保护好孩子,在不确定孩子的妈妈有没有参与制毒的情况下,给他们母女俩一个单独房间,照顾好。兄弟说,刘队,你放心!

抓捕行动告捷。

现场勘查完毕。

这时,太阳已高高升起!

整整一个晚上,谁也没合眼。

带上毒品,带上人,打道回府。车队浩浩荡荡。

没有凯旋的歌,只有想睡的觉!

我看开车的兄弟直打盹儿,妈耶,可别!我就不停地跟他说话,不让他打盹儿。再不行,就掐!掐得他直叫娘。回到所里一看,胳膊掐成了紫茄子。

我一边儿跟开车的兄弟说话,一边儿往所里打电话,召集所有的兄弟立马到位,准备审讯。又打电话问内勤,你现在在哪里?我正在路上。什么时候能到派出所?还有十分钟。好!做好接收准备,我马上就回来。

我的车子开得快,先回到了所里。一下车就紧忙,跟饭堂安排好早餐,跟内勤安排好场地。这时候,浩浩荡荡的车队来了,一切准备工作都已经到位。人回来了,对不起,觉没得睡。时间太紧了,十几个犯罪嫌疑人的刑拘手续24小时之内必须搞定!兄弟们下车后,划拉两口,紧跟着就开会,安排下一步的审讯。收缴的毒品,连液态带固态,一共三十多公斤,数量很大,审讯工作必须要安排好,谁跟谁一组,哪个组审谁。我在会上提出方案:第一,必须强弱搭配;第二,了解现场的和不了解现场的搭配;第三,技术力量搭配。

快刀斩乱麻。审讯组合马上就安排好了。

大家分头去干,我居中协调。

哪个组问出了什么,进展情况如何,我就往微信群里推,让其他组都看得到,相互打配合。同时,根据进展情况,我不停地调整审讯重点,指出方向。

兄弟们都在审讯,来不及群聊。于是,群里就变成我一个人自说自话。

就这样,我带着办案队的兄弟们,从接到线索跟踪开始,到深夜抓捕,到现场堪查,到带回派出所,到24小时完成审讯,到把所有犯罪嫌疑人送进看守所,几天几夜没合眼,餐风宿露紧着干

有时候,我拿着手机讲话,讲着讲着,睡着了。

案子摆在哪儿,不紧不行!

紧拉讲完了,再讲慢唱——

这是一次针对盗窃案的审讯,对象是盗窃团伙的主犯。

案件发生在一家烟草公司仓库,卷帘门被技术开锁,盗走了价值几十万的高档香烟。

接到报案后,我感到很纳闷儿:仓库的电动卷闸门不是薄薄的一层,很厚,锁的质量也很好,不是轻易就能解码的。是不是公司内盗?但是,走访外围,排查内部,调取监控,一圈儿干下来,认定不是内盗,而是外贼。

遗憾的是,嫌疑人选择的作案时间很贼,早上天刚蒙蒙亮,路灯又刚熄灭,四下一片灰蒙蒙,监控只能看到一些人影,再有,就是一辆货车停在路边。人影从仓库来来回回往车里搬烟。云里雾里,模模糊糊。

当年,深圳的监控设备达不到现在这样高清,探头数量更不能跟现在比,侦破工作费尽洪荒之力。一路追,一路找,一辆车、一辆车地甄别,看涨了脑袋看红了眼,最终锁定了作案车辆。包括这辆车在沿途用的什么车牌,进入我们片区又换了什么车牌,摘得清清楚楚。找到车后,再以车找人,这个盗窃团伙终于浮出了水面。

于是,我们蹲坑守候,摸规律,找时机。

正是夏天,热得不行。我又属于对蚊子特别敏感的,蹲守期间,天天一身臭汗不说,只要露肉的地方都被蚊子咬出包,老玉米似的。

连续盯了一个多礼拜,时机成熟了。收网!

把人抓回来,紧跟着就是审讯。

好审的不说了,竹筒倒豆子。就怕遇到不好审的,急死谁。

对比抓捕,审讯原本就是个慢功。欲速不达。

我蹲守了那么多天,眼睛都睁不开了,回来后先睡一觉。审讯的事交给了兄弟们。

睡醒了一问,怎么样?

不怎么样!这个团伙一共抓了五个人,两个主犯一直攻不开。一个外号叫“大象”,一个外号叫“江西”。你问什么,他头一低,什么也不说。

办案队队长倪晓霁对我说,晓光,你去试试!

我知道,他心里也打鼓,也不见得我能审出什么来。换换人,换换风格,也许有用。

我问,审谁?

倪队想了想,“大象”!

我说,可以,可我有一个要求。

倪队说,啥要求?

我说,我审的时候,别一会儿进来一个人,一会儿进来一个人。我坐在那儿审了,你们外面就算有天大的事,都不许进来打忧!

倪队说,行,没问题。

于是,我走进了审讯室。

那个时候,笔录材料是手写,很少有机打。笔录纸我都没拿,空手进去的。

“大象”是这个团伙的头儿。什么时候出动,什么时候干活儿,踩哪个点儿,对哪个点儿下手,都由他来定。

我进屋以后,两眼看着他。

他不理我,低头看地。

我说,“大象”,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儿?为什么会被我们抓来?

“大象”不吭声。

“大象”,我跟你说,你这个团伙作案应该有很多宗了,为什么在其他地方没有被抓住,刚一来沙头角,就被我们派出所搞定了?那是因为对其他地方来说,你们这种盗窃案件并不算很大,派出所的精力可能跟不上。但是,对于我们沙头角来说,你们这宗盗窃案,我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你挖出来!不论你来的路上怎么换车牌,进入沙头角以后又怎么换车牌,不论你怎么选择作案时间,那个时间怎么看不清楚你们的脸,也不论你开锁的技术多么高明,我都可以搞定你。你来到盐田,只要踏入盐田,只要敢在盐田作案,盐田就一定会把你搞定,是蚊子都要叮出一管子血来!

我这样一说,点出了他苦心经营的方方面面,相信他嘴上不动,心里也动。

我停下来,看着他。

他还是低着头,还是不说话。

他不说话,我说,不管他听没听进去!

我东拉西扯,找话题跟他聊。聊家里,聊深圳的工作环境、生活环境,甚至聊到这么多年来,我对一些案件办理过程中的感悟,特别聊到我处理学生打架的一些案件,讲我对孩子的关爱。

为什么我要跟他聊孩子?因为我提前做了功课,从侧面了解到他有两个孩子。一个上幼儿园,一个马上要上小学。所以,我有意跟他聊孩子。

知己知彼,是审讯取胜不可或缺的要素。

我一聊孩子,发现他不像前面那样无动于衷了,有点儿摇头晃脑了。

好,既然如此,我就乘胜追击,接着再往下说——

“大象”,我跟你说个交心的话,我当警察办案这么多年深有体会,把人抓了,法院判了,最惨的不是关在监狱里的大人,而是他的孩子。你知道他的孩子在学校里面会面临什么样的处境吗?要是被同学们知道了,他爸是盗窃犯,他爸是强奸犯,他爸是抢劫犯,同学们就会瞧不起他,会在言语上,甚至行为上打击他,排斥他!他没有朋友,没有小伙伴儿,他孤独,他可怜。这些打击和排斥会在这个孩子内心形成阴影,打下烙印。这份阴影和烙印不但会影响他的成长,甚至会影响他的一生!

我说到这里,他坐不住了。

我问,你有孩子吗?

有。

几个?

两个。

他终于打破几个小时的沉默与对抗。

当然,答案早就在我的心里了。

“大象”,你听我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虽然你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但也会有走错路的时候。现在,你触犯了法律,进监狱肯定是跑不了的,这是你为自己的行为付出的代价,为自己做错的事买单。对你的孩子来说,他会觉得,爸爸干了坏事了,进监狱了。从这方面来说对孩子是消极的因素,甚至是一种打击。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孩子的母亲带着他来探监,你可以告诉孩子,说爸爸做错事了,所以爸爸关在里面。但是,爸爸自己承担自己的错,自己为自己的错误买单。你将来长大了,要行得正、走得端、站得直,不要像爸爸这样。爸爸现在要积极改造,改造好了,以前那些做错的事就翻篇了。你可以这样跟孩子说,从正面的角度去引导孩子,对孩子起到积极的影响,让孩子觉得你是一个有担当的父亲,让孩子觉得在他自己的成长过程中,如果犯了错误也要自己担当。”大象”,我相信你,就是为了孩子,你也会跟过去一刀两断。虽然你触犯了法律,但是你仍然可以做一个好父亲!

听到这儿,他的眼眶一下子湿了。

我看他情绪上来了,马上拿出我做的另一个功课,说起他的老爸。我知道,他老爸还在,而且他是个孝子。

我一说他老爸,他的眼泪就无声地掉下来。

“大象”,我知道你老爸身体不好。你组织这些人盗窃,几十万的烟给兄弟们一分,也剩不下多少了。我知道你也要给你老爸,虽然不是好来的,但是你是希望你老爸能过上好日子。从这点说,你是个孝子。你进监狱后一定要积极服刑,争取减刑,争取早日出来。出来以后,你依然还可以孝敬你老爸。你想想,如果这个事不是现在被我们查到了,你还会继续作案,越做越多,将来某一天再查到你,罪过就更大了。到那时候再进监狱,很可能会错过你老爸人生的最后时刻,错过床前的最后尽孝……

我话还没说完,他突然放声大哭。

一个大男人,哭得像个孩子。

这时候,我不吭声了,就在那里坐着,等他把情绪好好地发泄一下。

说实话,他放声大哭,我心里也不是滋味儿。

身为人父,谁愿意这样呢?

我给他递上了纸巾。他接过纸巾,擦干了泪。

刘警官,来吧!他说,你拿纸,拿笔,我说,你记。

我说,那好。你要不要喝水?要不要抽烟?

他说,谢谢了,不要。

我说,你要就说一声。

说完,我起身拿来了纸笔。

他开始讲起来了。一宗一宗,一件一件,涉及到宝安、龙岗、龙华、江门、中山、佛山、珠海,珠三角的城市基本上被偷遍了。光深圳市区就好多宗,而且连续盗了几年,针对高档烟酒店、补品店下手。

他一单单说,我就一单单记。

我先打个草稿,大概什么时间,他们几个去的哪里,偷了什么,价值大概多少。草稿打完了,最后我又整理好,作为笔录。

他说,就这些了。

我说,行了,“大象”,你也歇歇。你都交代了,从现在开始,你是在对过去的犯罪行为进行自我救赎。你为自我救赎勇敢地迈出了第一步,接下来你会越来越好。就算你人在监狱里,你也会越来越好。因为,你要跟过去一刀两断了!

他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沙头角做了这一单以后,我心里一直不踏实,总担心有一天你们会找上门来。

现在,你心里踏实了吗?

踏实了。

好,你下去好好休息。

谢谢你,刘警官!

“大象”被带走了,我的任务完成了。

用了多长时间?

一通宵!

这一通宵,我抽了四包烟。一根接一根。

平时,我也抽烟,但抽得比较少。

遇上事了,有多少抽多少。没数!

第二天,我把“大象”的材料给了倪队。

哎哟,交代了这么多!倪队乐坏了,你赶紧睡觉去!赶紧!

结果,我这一睡,从早上一直睡到下午三点,还在睡!那叫一个香!

可惜啊,好花不常开,好觉不让睡,电话突然叫唤起来!

我一接,是倪队打来的。刘队,你在哪儿?在所里睡觉。你下楼来吧!再睡会儿行不?赶紧下来,还得你上!上什么?下来再说。

下得楼来,倪队说,“江西”到现在还没搞定。这个主犯是负责技术开锁的,藐视一切!不管你是警察也好,是什么也好,都藐视。问什么都不说。没办法,还得你上!

我说,行,还是老规矩,我审的时候别来干扰。

倪队说,没问题。

得,我又接茬儿来。没睡精神,眼屎一堆,眼睛还肿肿的。我赶紧拿凉水抹了一把脸,稍微整理一下,接着审。

我打一开口跟“江西”聊,就发现他是一个极度自负、自大的人。他藐视一切,甚至藐视自己团伙的其他成员,包括“大象”。在藐视他们的同时,也藐视所有面对他、审讯他的警察,觉得你们都不够聪明。即使我今天被抓了,你们也没有我聪明。要不是团伙里其他人不小心,你们抓不到我。

跟他的聊天,比跟“大象”更费劲。他会不断反驳你的观点,不断针对你跟他讲的话,用他的偏激想法及片面之词,反驳你又反过来灌输给你,让你觉得他有理,他是对的。

“大象”虽然闷不吭声,但是,当你触及到他内心深处的时候,他会动容。“江西”不是,他未成家,也没有女朋友。他是单亲家庭,妈妈跑了,爸爸在外地打工,他从小跟爷爷奶奶长大,中学以后就离家出走,自己闯荡世界,从不跟家里人联系。像他这样一个人,会以极度的自负和自大来掩饰他内心深处的自卑和缺乏温暖、缺乏安全感。

这些,在跟他聊天的过程中,我慢慢感觉到了。当我跟他谈及家庭,谈及上学,谈及作为学生阶段的成长经历时,他的那种不屑,有点儿小小激怒了我。但是,激怒归激怒,激怒不恼怒。我觉得他内心渴望温暖,但又得不到温暖,得不到的同时就以一种排斥的方式,把这些全都往外推。于是,我对他的一些想法,一些做法,针尖对麦芒地反驳。他每出一个观点,包括他反驳我的观点,我都直接反驳,把结论搞清楚。

我反驳到什么程度?

一直反驳到他无言以对。

对,就跟打仗一样,最后让他感觉我说的好像有点儿道理。

从最开始他觉得我说的话全都是狗屁,到最后慢慢觉得我说的有点儿道理,尤其到了最后,我说,你真的不需要别人对你关心对你好吗?如果真的有一个人对你好,或者说,如果你妈妈从小就在你身边照顾你,你爸爸也是这样对你,我不信你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他不置可否。

我说,你到底喜欢不喜欢有人关爱你?

他说,我无所谓。

你别嘴上说,你沉默两分钟问问自己的心。

他不说话了。

你想想你在学生时代,最害怕的是什么?

最害怕晚上睡觉。

为什么?

孤零零一个人,感觉被窝里很冷。

这就是因为你缺少来自学校老师、同学的关爱,缺少来自己家庭来自亲人的关爱。你需要这些关爱。对不对?

他点点头。

我又说,你在现在的同伙里,也没有人关爱。为什么?因为你看不起“大象”,看不起其他几个小兄弟。你觉得没有你的技术开锁,你们谁都搞不定。就算你“大象”是头儿,也搞不定。你看不起人家,人家也不会关爱你。对不对?

他又点点头。

我说,如果没有“大象”的踩点儿、选点儿,光靠你的技术开锁绝对搞不成!你知道屋里是什么情况?店里有没有人?会不会到时候人家拿把刀冲出来砍你?所以,“大象”注定可以当你们这个团伙的灵魂和首脑,而你却永远是一个开锁的技术工。而且,源于你的偏激,就算做完一单,东西卖了,赃款回来了,大家怎么分配?你也搞不定。你来分大家也不服。所以,你别看不起“大象”,“大象”身上的优点是你不具备的。以你这种自负自大,你笼不起这些人围在你的身边共事。对不对?

这回,他不是点点头了。刘警官,你说的真准,是这么回事。我干不了“大象”的事,也想不到你会站在我们作案的角度来跟我说话。我佩服!

我说,你能说佩服我,我很高兴,觉得你是真心的。在我之前跟你谈话的都是我的同事,你看不起“大象”,同样看不起我们。你觉得我们当警察的就是有这身衣服,或者说,比你就是多了这身衣服而已。对不对?

他说,对,我没觉得你们警察怎么样。

我说,但是,我们在多了这身衣服的同时,就多了很多职责;多了很多职责的同时,就多了很多任务。正因为这身衣服,我们俩才坐在这儿面对面地聊天。你可以瞧不起这身衣服,但是如果你有能力,我希望你穿比我们更好的衣服。你要感觉你就是牛,就是看不起我们,那你就要有看不起我们的资本。哪怕说你做贼,也要能做一个顶尖级的江洋大盗,谁都抓不到你,那才算你牛,也算你们这个圈儿里的佼佼者。但是,你没做到。你只能依附在“大象”手下,依附在团伙中,负责技术开锁。所以,你不要如此不可一世,不要藐视一切,要学会看到别人的长处,学会赞美别人。同时,也得到别人对你的赞美与关爱,就是在你们这样一个团伙里,睡觉才不会害怕被窝儿冷。当然,这个团伙现在不存在了。我希望你重新翻开人生的一页,记住今天咱们的谈话,给人关爱,同时也收获关爱!

他说,刘警官,你说的真好,你让我学到了很多!

就这样,不知不觉,在我与“江西”的谈话中,九个多小时过去了!

什么作案啊,老实交代啊,坦白从宽啊,都没说。就是聊天。

逻辑学、心理学,包括我自己这么多年成长的一些感悟都用上了。

当然,还有关键词:真心、真情、真话。平等对待他,尊重他的人格。贼有贼的尊严,贼有贼的情感。抛开他们是贼的身份,他们跟你我一样,也要承受人生的七情六欲,承受家庭负担,承受社会压力,承受所有的一切。人生经历的痛苦、不幸、彷徨、困惑,不比我们少一分。虽然我们作为执法者,跟他们是对立的,但是,如果只简单理解,认为警察就是抓贼的,因为他是贼,我就不给他好脸子,从头到尾以居高临下的心态去审讯,往往事与愿违。

我与“江西”九个多小时的谈话怎么样?

应了一句老词:慢功出细活儿。

刘警官,你拿笔纸来吧,我说,你记。

这可不是我逼你的。

对,是我自己要说。

好的,我们开始吧……

“江西”不说则已,一说全说,跟“大象”差不多,珠三角的案子全讲了。其中,有跟“大象”合作的,也有跟其他人的。连最久远的一单,他都交代了,那是在十多年前,他十七八岁的时候,在安徽犯下的一单抢劫案。本来也是盗窃,被店里的人发现了,叫起来,他就拿刀把人划伤了,演变成了抢劫。

“江西”说完了,我的抽烟纪录也创新了。

多少?快一条!

接下来的两天,嘴里什么味儿都不是,麻的。不光麻,还苦。

吃嘛嘛不香!

“大象”和“江西”被刑拘了,按规定还要提审一次。

倪队说,晓光,非你莫属。看能不能再挖出一些案件,我保证不让人干忧。

我笑了,可我不敢保证能完成任务。

倪队说,我没听见!去吧,回头让你睡个够!

于是,我来到了看守所,又见到了他们俩。

“大象”说,刘警官,我该讲的都讲了。

我说,我知道。我今天就是来看看你!第一,我感谢你,在那一天,那一夜,那一个通宵,把自己曾经作的案子都讲了;第二,我是最后再来看看你。这单案子结了,接下来你会服刑,我们人生的缘分很可能是最后一面了。我希望你好好改造。你还年轻,将来出来了,还有大把的人生!

他笑了。笑得很甜。

“江西”见到我,像见到了亲人一样。

刘警官,是你啊!看守所跟我说有人来提审,我说我连年轻时候犯的事都讲了,没别的了。

“江西”,别说这些,我今天来,不说案子,就是想跟你再聊聊。你在儿时没有得到家庭的温暖,令人同情。将来,你服完刑从监狱里出来的时候,总有一天要成家立业。当你自己组建起家庭的时候,你要给家庭以温暖。你把温暖给了家人,你也会得到家人的温暖,把你从小缺失的温暖找回来!

我这样一说,他差点儿哭了。

就这样,我跟“大象”和“江西”见了最后一面。

看着他俩走回看守所的背影,我想,他们都是主动交代的,所交代的案子很多都是我们不掌握的。这些事实,我在材料里都写清楚了。

法院会不会减轻对他们的量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