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因为信仰(二十一)

来源:网投 作者:李万军

 创薛家模式

改革开放以来,国家通过采取政府扶、社会扶、单位扶、个人扶等多种形式,每年都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对贫困地区予以扶助,在贫苦人口减少和基本解决农村居民温饱问题两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只要稍加研究,即可发现,大多的帮扶举措,几乎都停留在“输血式扶贫”的层面上。“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加之平衡哲学加好人主义盛行,如此扶贫,一则是惯坏了“孩子”,二则是累坏了“爹娘”,反而导致贫苦地区的群众,产生了等靠要的严重依赖思想,从而更加不思进取,逐渐放弃了勤劳致富的传统。否则,怎么会反复出现“年年扶贫年年贫”的怪象呢?至今全国的贫困人口怎么还有上亿之多呢?

201311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湖南湘西花垣县十八洞村的扶贫工作后,首次作出了“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精准扶贫”的重要指示。紧接着又强调说一定要做实的三件事:一是发展生产要实事求是,二是要有基本公共保障, 三是下一代要接受教育……各级党委和政府都要想方设法,把现实问题一件件解决,探索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对照习近平总书记的扶贫新要求,反观以往的扶贫做法,王新法发现,以往的扶贫,除了大多存在“输血式扶贫”外,还有一个最大的通病,就是多数扶贫人压根儿就没有农村工作经验,而且沉不下去,即便是沉下去了,亦是人在心不在,要么是说教太多,要么就是蜻蜓点水,既不能做到以身作则和身先士卒,也不太注重精神灌输和思想帮扶。换言之,大多没有做到扶贫先扶志。一处没有思想的扶贫,便没有真正的脱贫;一处没有思想的扶贫,就不会是精准扶贫。对此,即便很多人想到了,却未必愿意去做;一些愿意去做的,又未必做得到。鉴此,王新法未雨绸缪,立意高远,看得精准,对即将开始的驻村扶贫工作,就像是乌龟吃称砣已经铁了心。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精准扶贫的讲话精神一见诸报端,王新法没过几天便来到了薛家村。

初来乍到,面对各种非难,面对种种质疑,王新法没有退缩,而是咬定青山,沉下身子,不慌不忙地在薛家村打起了太极拳——展开“山河圆”项目、请烈士回家、打造生态有机茶业、帮助村民修路架桥引水,一件一件实事的干,一项一项地抓好落地。与此同时,他深知精神脱贫和思想帮扶的重要,除了向村支两委和村民们反复阐述他的扶贫理念外,还开诚布公的告诫村民,他是“带着思想来的,不是带着私欲来的”。

接下来的事实,雄辩地证明了他不愧是一个言必行、行必果的扶贫实干家和思想家。比如,王新法除了着力培育以“山河圆”为重点的红色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实行生态殡葬等项目外,他还率先垂范,实施了一系列的思想帮扶新举措。如展开移风易俗活动,修改村规民约,打造“希望工程”,创办村民社团等组织,开始着手探索一条自律与他律相结合的社会主义文明新村模式。

“山河圆”项目一炮而红之后,王新法曾向村支两委建议,立足原有“村规民约”,将原来条文式、材料化的“村规民约”,修改为便于记忆和传唱的“四字经”句式。村规民约制订完成后,他还与贺顺勇一道,带领几名村民,从就近山上请下一块大石头,再找来一位雕刻匠,将这44176字的“四字经”刻在了石头上,立在了村口边。可谓用心良苦,内容如下:

 

村规民约、村民共决、共同遵守、行为准则

遵纪守法、禁毒禁赌、禁黄禁偷、依规采伐

     团结邻里、宽人严己、知荣明耻、忠信孝悌

文明和谐、见面问好、帮贫扶弱、爱幼尊老

诚信友善、遵守诺言、见利谦让、不欺不骗

乐于奉献、热心公益、大局观念、自强自立

保护生态、禁渔禁猎、山川河流、苍翠清澈

家居卫生、村容整洁、垃圾分类、改水改厕

庭院美化、别致风雅、依规建房、白墙青瓦

男女平等、婚姻自由、教子育孙、优生优育

勤劳致富、科技率先、合理经营、特色发展

 

把内容刻进了石头,不等于就会刻入村民的心里。不久,王新法再接再厉,专门请人为这“村规民约”谱成了歌曲,开展起了“学传教唱”活动。

 

“红白喜事协会”

开始时,薛家村跟周边的一些村寨别无二致,除了传统的婚丧嫁娶之类的红白喜事之外,其他时节,如孩子升学、搬迁房屋、生日赈酒亦是此起彼伏。不管亲朋好友有钱没钱,也不论左邻右舍高不高兴,反正你赈我也赈,不赈的是傻瓜。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大家都这么轮番上阵。至于人情礼,少则一百,动辄几百上千。实在有困难的,就只好赊账吃酒,个别揭不开锅的,为顾及脸面,甚至还出现了借贷吃酒的状况。

一次,村里有户人家摆喜酒,邻里乡亲都去了。曾德美和曾德凤80多岁的姨姨那天也去了。王新法听说之后,也不请自去。去归去,但王新法心里早已为自己定好了个规矩,就是无论“吃”到谁家,只送口头恭贺,绝不上一分钱人情账。那一次,他也是按这规矩做的,但在吃饭时,他看到曾德凤的姨姨,顾不上吃饭,却在两个上衣袋里摸索了好半天,才摸出一个塑料袋,且这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塑料袋,里三层外三层的。老太太掏解了好一阵,才终于将这袋子解开,拿出了一个脏兮兮的手绢,再一层一层地打开,方才露出五角一元之类的零钞,左数右凑,似乎怎么也凑不够一百元整数。见此情形,王新法便佯装笑脸,向老太太问过好,然后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了一百元钱,塞给了这位老太太,嘱她赶紧把人情写了好上桌吃饭。老太太推脱再三,见王新法执着如初,便不再坚持,就去上了这一百元的人情账。

“吃”完这一次喜酒后,王新法怎么也笑不起来。一回到“指挥部”,他便将村主任贺顺勇和曾德美等人叫来,发表了看法:“今天这喜酒,从尊重传统习俗的角度而言,可以赈酒,所以我去了,但一看到老太太为了这笔‘人情账’的窘迫状态,我心里就不是滋味,觉得这原本热闹的喜事,似乎一下就变味了。一想到在这样一个贫困的山村里,一个80多岁的老太太,要积攒几个私房钱该有多难。像这样的陈规陋习,我看是到了非治不可的程度了。我的意见是,正常的婚丧嫁娶酒还是可赈的,但也要设置前提,加以规范。最主要的一条,就是不准收大人情,借机敛财。尤其不能让红白喜事成为村民的负担,成为个别家庭‘脱贫致富’的旁门左道。今后即便要上人情的话,我看不能超过一百。最好是村支两委和军人团队商议一下,推动村里成立一个‘红白喜事协会’,专门协调和监督管理这些不良习俗。”曾德美和贺顺勇听了王新法这番话,虽然心里觉得这项工作很有难度,但觉得王新法提出的“红白喜事协会”这个点子好,不失为一着妙棋,只要办好这个协会,治理和规范好这个千百年来无人来管的传统陋习,是完全可行的。于是第二天,薛家村里破天荒的头一个“红白喜事协会”就这样成立起来了。

村民中,第一户加入协会的会员和作出承诺的党员骨干便是贺顺勇。他是这样公开承诺的:

 

红白喜事协会会员规范赈酒承诺书

为了社会和谐,营造一个风清气正的文明薛家新村环境;为了把喜事办好,不让人生厌,真正组织和搭建好一个亲友团聚、相互沟通情感的平台和纽带,我们必须共同遵守有关“规范赈酒行为的规定”, 现本人承诺如下:

一、严格遵守本村制定的“村规民约”和本协会制订的“规范赈酒行为”条款,做一个移风易俗和遵纪守规的合格村民。

二、除正当婚丧嫁娶、生育、儿女上大学外,坚决不整无事酒,不参与“无事酒”的帮忙和吃酒。

三、做好宣传,搞好相互监督,践行勤俭节约,遏制奢侈浪费之风,如遇他人乱整酒,做到及时劝阻,对不听劝阻的,将检举揭发到村“红白喜事协会”处置。

 

承诺人:贺顺勇

 

随着村主任贺顺勇加入“红白喜事”协会,并第一个公开承诺后,曾德凤、姚泽友、覃遵彪、贺文清、简发成等党员和群众都纷纷跟进,并作出了与贺顺勇同样的承诺。一天两天,一月两月,一年两年后,薛家村309个户主309户人家,全部都加入到了“红白喜事”协会,也都作出了同样的承诺。如今,薛家村里赈无事酒的行为得到了根本上的遏制,赈正常酒的做法也得到了较好的规范,甚至还出现了个别家庭赈酒不收分文礼金的例子。同时,王新法本着一分为二的原则,对正常的婚丧嫁娶赈酒宴请,王新法不但不会排斥,有时还会主动参加,当这些喜家遇到点小摩擦时,也会主动当起和事佬,总是弄得各方都称心如意。

2014年腊月,办了结婚证半年、跟随王新法修过路架过桥的挖机师傅简发星,眼看就要明媒正娶了,可女方的父母却因为女儿、女婿两句话不合,就闹起了小别扭。

这家名叫董杨的“90后”女孩,是石门县蒙泉镇人。石门县是全国闻名的柑桔之乡,而蒙泉镇则是石门屈指可数的柑桔出产基地,所以蒙泉镇自然属于石门县农村经济相对发达的乡镇。董杨自幼成长在这一方水土里,家境在当地农村相对优越,加之人又长得天生丽质、容貌出众,还讲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自然被父母亲视为掌上明珠。孰料,平素里小鸟依人的女儿董杨,在某职业高校读书时,偏偏就与这出生在深山老林里的同学简发星擦出了爱情的火花,开始了“早恋”。毕业一年后,当董杨父母想干预一下女儿的亲事时,这对自由恋爱的年轻人一急,就干脆领了结婚证,且先过门到了简家。董杨父母眼见这“生米煮成了熟饭”,也就不再说啥了,只希望男方家明媒正娶、大操大办一番,把女儿风风光光地娶进门。对此,董杨和简发星也曾当面向父母承诺过,肯定会遵从父母的意愿。

可谁曾想这董杨和简发星,尤其是董杨,来到薛家村的这半年多后,亲眼目睹了王新法的所作所为,并亲自经历了王新法在薛家开展的移风易俗的活动后,思想上受到了极大的震憾,灵魂上得到了极大的洗礼。特别是这个依照传统习俗,还不算完全过门到简家的媳妇董杨,这半年多来,在薛家村党支部的考察培养下,已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成为了薛家村里最年轻的预备党员。

此番与父母的小别扭,自然就源于对这场婚礼操办上的观念冲突。董杨的父母固执己见,坚持无论如何要像模像样地操办一场体面的婚礼,而董杨和简发星一下好像变了个人了,面对父母的固执,两个年轻人的头摇得像拨郎鼓似的。这对父母看到这对年轻人自食其言,气就不打一处来。于是双方就这样僵上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王新法听说了这回事,感到事关重大,责无旁贷,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支持这对年轻人。于是在结婚大喜的前夜,以男方知事兼接亲司机的名义,来到了董家,说服了董杨的父母,高高兴兴地将董杨接进了薛家村。

 

“老年人协会”

    还有一件事,让王新法深有感触,又触动他推动成立了另一个协会。

前文提及的安家片村民田玉树,这个新中国成立后次年到武汉某部服过役的老兵,当年是某部雷达分队的技术排长,还曾被授予过中尉军衔,1957年退伍回乡,由于那时的退役安置政策“宽泛”,加之他思想境界高,就没有向组织提出过任何要求。组织见他能说会道,还当过技术军官,就安排他当了一名老师,后来又安排他当过广播员和电工。2003年,薛家村进行电网改造时,田玉树不幸被高压电杆压伤了肩膀,当时也没太在意,囿于当年的条件,只是弄了点草药,治疗了几个疗程。却反而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落下了残疾,需要经常花钱治疗,这对于原本就不殷实的家庭带来了很大的负担。在家人和乡邻的劝说下,田玉树遂开始上访。虽然如今社会上普遍认为,电力公司是个效益较好的行业,但由于这些年来改革力度越来越大,公司领导层新老交替频繁,加之田玉树老人当年受伤时的档案欠缺,故他的上访一直没有个结论。

王新法来到薛家村后,曾经两次走访慰问过他,虽然自己也曾有过蒙冤的经历,但除了同病相怜,也不便帮他解决这个历史遗留问题,只是从此更加多了一份对这位老班长的关怀。后来,田玉树见王新法,在薛家村不图名、不图利,如此无私奉献,深受感动,遂决定不再上访了,反倒关心爱护起他来。一有机会,就找王新法拉拉家常,嘘寒问暖一番。

再说堪舆人漆开毅,早年曾在镇里乡镇企业办当过20多年会计,在农村土地承包到户时,也没在村里分到土地,又没有享受正常的退休工资。王新法一来薛家村,最先了解到他的情况,便向村镇两级呼吁,帮他解决了退休待遇。

通过这两件事,联想到薛家村里的更多老人需要关爱,需要呵护,需要相互促进和鞭策。王新法又与村里一道,推动成立了村“老年人协会”。此后,又结合薛家实际,进一步推动成立了“环保卫生协会”“建房理事会”等一批群众自治组织。

成立了这么多的协会组织,沟通干群的桥梁纽带也有了,但不等于就万事大吉,高枕无忧。村里总会有人会有意和无意地违反,总有人会自觉和不自觉地挑战“村规民约”,甚至直接挑战王新法。

薛家村山高林密,沟壑纵横,相比于一般村寨,动植物资源相对丰富,村民们早已习惯了这种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带点原始气息的生活,尤其是“村规民约”初订的那一阵子,继续猎杀野生动物有之,电打河沟鱼虾的有之,滥砍乱伐树木的有之。等等现象说明,村民们一时还难以转过弯来,跟上王新法的生态环保理念。怎么办呢?除了巡逻守护,好像没有更好的办法,于是,每逢夜间和休闲时节,王新法便带领几名村里的基干民兵,身着迷彩,打着手电,轮流在高山峡谷之间来回穿梭巡逻,与那些不守规矩的村民展开了猫捉老鼠的游戏。

一次,王新法接到一个举报信息,称有一个覃姓小子,不听劝阻,已经手持一杆猎枪,钻到风箱台一线准备去打狗熊了。听到这个消息,他几乎肺都快气炸了,于是放下手里的活计,借来一辆两轮摩托,就朝安家片的风箱台急奔而去。找啊找,王新法只身一人,在这原始次森林中搜索前进,找了两三个时辰,才在一处废弃的窝棚里,终于“逮”到了这个违禁的覃姓小子。王新法除了当面制止他的违规行为,还收缴了他的猎枪,并当面拍照,最后移交给了村“环保卫生协会”。

第二天,“环保卫生协会”以全体村民的名义,对这个覃姓小子作出了如下裁决:一是没收猎枪,上缴上级治安部门;二是要求该覃姓小子在村广播室作出深刻检讨;三是勒令该覃姓小子到峡河工地“投工投劳”15天。处理一个人,教育全村人,这一招果然见效,从此,至少没人敢公然惶之的拿着猎枪去狩猎了。

还有一次,就发生在他带领参工村民修路架桥期间,好心的村民们见他干得如此辛苦,便背着他,偷偷跑到峡河捕了几条刁子鱼。等到开餐时,他见这碗鱼如此新鲜,不像是在集市里买回来的,就一再追问这鱼的来历。有一位村民经不住他这高频率的追问,只好道出了实情。他明白原委后把脸一板,连这顿饭都不吃了,扛起一把铁锹就要上工地,边走边丢下一句忠告:“这里的青山绿水、一草一木都是祖宗留下的宝贵财富,你们怎么能这样糟蹋……”

 

“我看是非我看美”

村里留守儿童多,没有父母陪伴,大多属于隔代看管,比较容易学坏,即便不学坏,也容易出现心理脆弱等许多毛病。该是时候考虑启动关爱下一代的工作了。再者,改造思想和移风易俗,不能光靠大人们被动遵守和良心发现,也不能只靠王新法一己之力来扭转风气,而要转换思维、另辟溪径来改变监督模式,形成长效机制。是否可以将关爱下一代的工作和“小手拉大手”的工作两相结合、相得益彰呢?王新法经常对先来的军人团队成员曾德美和后来的军人团队“谢参谋”这样说起过。

本着这样一种想法,2014728日,薛家村历史上头一个关爱下一代活动就此启动。一个以“我看是非我看美”为主题的青少年志愿活动小组宣告成立了。

对这个活动小组、或可说是精神文明励志班,王新法看得特别重,亲自担任了该小组的总协调人,当起了后勤部长。并协调了团队中一批有势力有爱心的成员,筹措了17万余元,购买了50DV机和1台投影仪,还有1台可移动式功放音箱设备,先期分发给了30多名孩子。薛家村的村主任贺顺勇、清官渡村的村主任游碧云、南北镇中心学校的老师贺关贤、退休老师的覃事琼等,出任了该小组的辅导老师,还有曾德美、卢志亚和漆开渊等都参与其中,出谋划策,一同承担起了共育共教的责任。

根据王新法意图,老师们很快制订出了活动小组的规范要求:每逢周六和星期天,小组必须开展活动。开展活动的大致内容有,帮助孤寡或空巢老人清扫房间,维护环境卫生,及时发现身边的“是非”和“美丑”,并用文字或图片记录下来,每个星期六上午,在小组老师的辅导下,孩子们将自己用DV拍摄的图片和视频,用投影仪放出来共同分享,将自己撰写的“是非美丑”作文,在村广播室现场直播。每次活动,王新法和辅导老师都会对活动情况和每个孩子的表现进行点评。这样既锻炼培养了孩子,也使全体村民受到了来自下一代的鞭策与教益。

为了把活动小组搞得更有起色,王新法还运用了鲶鱼效应,将自己因病休学的侄儿张华健、外孙子杨钰泽请来薛家村,放在了活动小组,体验农村生活,当起了“孩子王”。74岁的退休老师覃事琼,对这项没有待遇、只有义务的关爱下一代工程,感到乐此不疲,竟把自已的家务事全都搁到了一边,总是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孩子们身上,生怕辜负了王新法的重托。

活动小组初见成效的,当属孩子们的作文水平和口语表达能力的提升。善武能文的王新法,为了尽快提升孩子的作文水平和表达能力,一开始,总是让孩子们自我作文,让孩子们自由发挥,然后逐个讲解点评;过了一阵子后,就开始命题作文和依材料写作,让孩子们在同题写作中,学会选材,学会思考,学会运用语言,懂得文章的结构和立意。最后“逼”着每个孩子,都必须通过村广播室进行现场直播。起先,有的孩子很不适应,感到紧张,不敢广播,经常哭鼻子。对这样的孩子,王新法就将他们放到最后,但总的原则是必须人人过关。通过这样几次三番的倒逼,最后,孩子们全部都会对着话筒念作文、发通知、讲故事了。

有一次,王新法让孩子们写了一篇“薛家村的变迁”的命题作文,村民白方梅8岁的小孙女唐基敏最先写完,且得到了王新法的表扬。之后,有位小同学硬是写不出来,为了完成任务,便将她的作文,悄悄地拿过去抄了。唐基敏很生气,就跑到王新法那里去反映,没想到王新法不但没有点名批评那位小同学,还发出了一阵哈哈大笑,然后走到唐基敏身边,摸着她的头说:“小丫头,我就说你写的作文好吧?别放心上,就因为你的作文好,别人才会抄啊!加油!”正当唐基敏迷惑不解时,那位小同学倏地一下站了起来,涨红着小脸说道:“王爷爷,是我抄的,我错了,以后我会努力赶上她的。” 听这位小同学认错,王新法又是一阵大笑。弄得全体同学都跟着笑了起来。一时间,这老少两代人其乐融融。

13岁的程乾以前是一个很调皮的男生,是个糊涂虫,自加入活动小组后,除了学业上进步明显外,较以前更讲卫生,也懂得了文明礼貌,还和王新法交上了朋友,一有空闲就喜欢和王新法黏在一起。还有很多像他类似的孩子,都改掉了娇生惯养的毛病。不再随地吐痰,不再乱扔垃圾,不再破坏生态环境。孩子们不仅自己完全能够做到,同时他们还开始监督自己的父母亲要严格遵守,不得违反,做得好的就及时写出广播稿件,给予广播表扬,否则就到村广播室去“曝光”。

2015131日,“孩子王”杨钰泽根据覃事琼的安排,进行了这样一次表扬附带通知式的广播:

 

全体薛家村民们:

你们好,劳动辛苦了!

 

薛家片三组村民田登祥、四组村民覃遵科和五组村民贺新国,他们三人不等不靠,今天上午不约而同,主动对自己家门口的坑洼路段进行了平整,夯实。他们之所以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更主要的是响应名誉村长的号召——人人为我,我为人人;赠人玫瑰,手留余香。今天,他们这种不计得失,助人利己的行为,值得我们全体村民学习和效仿。希望今后涌现更多像他们这样的好人好事。

 

安沟片三组和四组村民,最近以来,在名誉村长和片长唐德成的带领下,团结协作,齐心协力,仅用了15天的工期,就完成了一座几十年以来一直想修而没修成的爱心桥,从此,彻底解决了三组四组的交通出行问题,同时,也为整个薛家村提供了交通便利。他们不仅如此,同时,还根据名誉村长的建议和帮助扶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又修通了这座桥头的接引路,最后,又用一个星期的时间架起了“阴坡”桥。他们这种不等不靠,不计得失,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更值得我们全体村民学习,致敬。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