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的春秋冬》作者:马树德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7-31 19:51:30

[人物档案]

   赵毓兴,兰州铁路公安局武威公安处打柴沟派出所龙沟站警务区民警。20年如一日,扎根铁路沿线,凭着强烈的责任心执着地坚守在平凡的岗位上,多次被评为兰州铁路公安局优秀共产党员,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个人嘉奖两次,获得全局“线路防控标兵”荣誉称号。2017年被授予全国优秀人民警察荣誉称号。

 

   祁连山脉从东南走向西北,贯穿整个河西走廊。走廊的中部有座乌鞘岭,过去兰新铁路、公路艰难越过的天堑,自从有了西北第一长隧——乌鞘岭隧道(20.5公里),火车结束了绕山爬坡的历史,半小时穿越大山,驰骋到武威盆地。乌鞘岭下的龙沟没有夏季,冬天占了半年多的时间。当五月的祁连山草原露出浅绿,乌鞘岭的春天在雪峰中姗姗来迟,火车风驰电掣地掠过时,赵毓兴从山沟向岭上走去。

   山坡上放羊的尚老汉终于等来了话伴,老远就叫着:“老赵,陪我放羊来。”老赵笑呵呵地回应:“别人都下山入川住别墅了,就你恋着这草原。”尚老汉回敬一句:“别人都去凉州了,你不也二十年恋着这沟沟坎坎?!”笑过后,话头长了。

 

大约在冬季

 

   1997年8月,赵毓兴来到了龙沟警务区,这里是当时武威铁路公安处乃至兰州铁路公安局最艰苦的地方之一。初来乍到,海拔3500多米的乌鞘岭和黑松驿的老乡就给了他上了一课。

   他看着这段线上最后的蒸汽机车拉着几节货车喘着粗气,如一头老牛拉大车,费劲到了极限,纳闷怎么在内燃机牵引时代,这区段怎还有蒸汽机车?他从龙沟斜插过去,走到了柳家台站,火车才绕过三个大弯,喘着气追上了他。赵毓兴站在那里望着隐约在山中的铁路,感觉这条线太不易了。山那头掠过一道风,老天一会儿功夫就暗下来了。火车司机看到这个穿着橄榄绿警服的生面孔,好心地提醒他:“马上要下雨了,呆在柳家台车站吧,你比火车快,可雨比你还快!”

   赵毓兴道了谢,心想下山总比上山快,便健步向山下跑去。真应了那位火车司机的话,瓢泼大雨来了,羊和人踏出的小道瞬时变成了小水沟。他被滑了几跤,艰难地抓着刺草,爬了半个多小时才上了站台。那列货车还摆在那里,司机和站长正在着急,看着刚才那个精神的小伙子一会儿功夫就变成了泥猴子,哑然失笑。他们一个捅旺火炉,一个给他脱衣服。司机埋怨道:“站长还在怪我,没有把你拉住,这大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了,山上大雨夹雪,山间洪水,丢了命我们都有责任。”站长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什么也不说了,你们所长给我交代了,安全上的事多提点,我明明看见你在外面转着,怎么一溜烟不见了。”在他们的帮助下,赵毓兴把衣服洗了,喷嚏连天地光溜溜地披着被子烤火。站长打电话告诉龙沟车站:“人员、列车、巡线的公安平安无事。”之后忧虑地望着外面说:“这是今年最大的一场雨雪,山下已经发洪水了,所有的列车都停在了山外半道,我们得做好抗洪准备。”

   半天时间,没有接到线路冲坏的报告,火车开始慢慢地挪动。雨后的抓喜秀龙草原更加清秀了,马牙雪山熠熠生辉,蓝蓝的天上飘着美丽的云朵,仿佛手一伸就可摘到,绿油油的高山牧场上水珠儿在草叶上打滚,阳光闪着银光,如同星星布满了草海,牛羊顺着山坡啃上来,如黑珍珠白珍珠落在柔和的大山上。没等尽情地欣赏雨后高山草原的风光,站长就大喊:“赵公安,黑松驿的老乡在沙沟台抢煤了,站里的铁路职工挡不住。你快去看看吧!”他快步迎上前,听站长把详情说完,拿起电话一边向打柴沟所报告,一边向沙沟台车站方向跑去。站长忙召集被雨困在车站的各工区职工紧紧跟上。

   沙沟台车站建在半山坡上,紧挨兰新公路,公路边上就是金强河,河的另一边又是山,铁路南北斜向顺着山沟蜿蜒。山坡上参差不齐地分布着几片耕地,地里种着青稞和小麦,几十户半农半牧的黑松驿乡沙沟台村零零星星地分散在半山腰间。山区的农村夏天也生炉子,牛粪和柴禾、蒸汽机车排放的煤渣是主要燃料。赵毓兴连跑带走翻过山口,远远看见喘着粗气的机车后面的敞车上,黑压压的一片人在忙着卸煤。他带上后面赶上来的三个职工从山间的公路正面冲上去,其余职工三人一组拿着护路工具分头向停在半路的火车包抄过去。他边冲边掏出手枪大喊着:“住手!再不住手就开枪了!”那些人不理睬他,抓紧向袋子里面装煤,一点儿没有住手的意思,还拿煤块砸向走近的铁路职工。赵毓兴朝天鸣了一枪,那伙人一看动了真家伙,丢下煤袋子就跑。职工们反复呵道:“都不许动!”抢煤的看无处可躲,于心不甘地停止了逃窜,灰溜溜地耷拉着脑袋。其中的壮小伙子看到围上来的人远没有他们的多,抓紧煤袋的手没有松,桀骜不驯地站在了前面。赵毓兴指着他们大声说:“好汉做事好汉当,各家各户站在一起!”人群中稍有活动,五六个、七八个分别靠紧了点。“有村干部没有?”人群犹犹豫豫地动了一下,眼光朝一个方向看去。“你,你,出来!不敢承认,怎么当干部的?!”人群中磨磨蹭蹭地挪出两个衣着稍微齐整的男人。“确认一下,十九户。男人留下,报上名来,女人和小孩回去。”村干部低声报着名,赵毓兴用笔记着。人群中突然有人号啕大哭:“男人抓走了,我们靠什么活呀?”赵毓兴大声回答:“放心,我说话算数。我问问情况,晚上让他们回家。”妇女和小孩们在男人的眼色下开始慢慢离开,有人顺便捡起了煤袋子。赵毓兴厉声说:“不许拿走一个煤块!”

   闻警赶过来的民警一一做了询问笔录,签字纳印后命令他们等待。汇总情况后,所长宣布:“认罪的态度不错,我们送你们回家。”那一伙人来了精神,问这问那的一路走一路说着难处。

   民警们分头到各家各户转了一遍,心里很难过——都是只有个土房子外壳的家,像样的东西就数铁锅铁筒炉子。怎么处理?拘留和罚款都不是办法,不处理又不行。案情陆续反馈到武威铁路公安处,反馈到黑松驿乡、古浪县、武威市政法委,一直反馈到省上。这起案件引起了上级的高度重视。一周内,普法宣传工作组驻进村里,在全村大会上宣布了对村干部的处理决定。之后,武威铁路公安处的捐款捐物车来了,甘肃省和武威市、兰州铁路局精准扶贫的政策来了:组织各家到外地打工,养殖扶贫,铁路招收护路联防员……给老百姓指出活路。

   这起案件激发了社会的能量和爱心,是赵毓兴绝没料到的结果。他感动于所有人的爱心。家里人来电话问:“你啥时候回家?”他回答:“大约在冬季。”

 

相逢于春秋

 

   山中岁月长,世上已数年。转眼到了二十一世纪,赵毓兴已在龙沟坚守了十年。十年中,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07年4月18日,全国铁路迎来了第六次大提速,中国铁路穿越梦幻时空,走到高铁时代的门口,兰新铁路时速已达到每小时120公里。

   2006年8月23日,兰新铁路武威至嘉峪关电气化改造工程乌鞘岭隧道双向贯通;兰新复线武威南-乌鲁木齐段,打破了兰州至武威南区间的祁连山瓶颈,复线全线贯通并建成了电气化铁路区段。2006年9月22日,在全线电气化通车的庆功大会上,作为辛劳、奉献、坚守的一线奋战民警和职工的优秀代表,赵毓兴戴上了大红花。你可知道,这红花背后的艰辛有几多!?

   兰新老线改道了,关闭了深沟、岔西滩、青河、安远镇、沙沟台、十八里堡等车站,全程双向装上了护栏网,使火车又快又好的奔跑又多了一层安全保护。在这惊心动魄的十年里,赵毓兴始终如一地做好一件事----守护这段线路的安全。在临近区段和车站多次发生危及行车安全、盗窃运输物资、施工物资的案事件的情况下,龙沟警务区50公里的线路没有任何问题发生。

   十年中,赵毓兴踏遍了黑松驿乡、抓喜秀龙乡、安远镇14个自然村的山山水水,与乡里、村里的人都成了朋友;只

要他走过村口、学校,谁都要请他进去坐一坐;他上炕头、站教室、拉家常,讲铁路安全;哪个有困难,赵毓兴都知道,

   哪家有婚丧嫁娶,赵毓兴都是坐上宾。问他这十年是怎样坚持的?赵毓兴说:“多发烟少使坏,多助人少添乱,多交朋友少骂人,多了解情况少摆架子,说话就有人听,工作就有人帮。”

   当时兰新线兰州---武威段是单线,火车从兰州往西跨过黄河,一路都是山,打柴沟-古浪区间在祁连大山里面,单线会车多、待闭多、车速很慢,老百姓就那点山坡地,靠天吃饭,种完没事干,边农边牧,所以高山草原上有许多大大小小的牧群。那时候铁路没有防护网,牧群不小心就上了线路,哄牛赶羊成了铁路警察的常态。更要命的是放牧者用绳子做成抛石器赶牲畜,一不小心就打到火车上,这在铁路上有一个名词叫“击打列车”,连同“关(关闭车辆拆角塞门)、提(提拉车钩)、拔(拔闸瓦钎)、摆(在钢轨上摆放障碍)、拆(拆盗)”,对铁路安全危害很大。铁路交通事故也非常可怕,火车撞个小动物没事,撞得稀烂也不会把火车怎么样,但要是羊群穿越铁路,要么一撞一大片,要么挡停列车,危害是人财物损失;要是撞上马牛驴骆驼就更不一样,这些大牲畜的内脏、骨骼撞碎了,表皮受点损伤,完整的毛皮包裹体液碎物就有滑动性,机车排障器一推,就搭在了钢轨上,车轮子压上就会滑出去,造成车毁人亡。这些危害在火车拐弯、了望条件不好的情况下最易发生。所以,单线铁路、没有护网的复线铁路,治安工作难度极大。但赵毓兴凭着自己的两条腿,每天脚踏实地一丝不苟进行巡线,硬是保证了安全畅通。现在,山里的牛羊和牧人都认识他,只要藏蓝色警服、闪光的领花帽徽出现在线路边,如同听见火车鸣笛一样,他们和它们都自动向路外方向转移。

   近些年,铁路建设快马加鞭,新线开通、旧线拆除。听说某个车站、某段铁路要拆迁,钢轨刚拉走,站舍的设备刚搬走,战场还未打扫干净,老百姓就“帮忙来了”,一夜之间把铁家伙捡得干干净净,把站房拆成了平地。河西走廊缺水但有的是荒地,山里修路不用征地,工程部门工期紧,大行不顾细径,大干快上,不付拆迁费人工费的事何乐不为。被雇佣的民工就成了包工头,带着庄子里的闲人一哄而上就把事办了。后来愈演愈烈,只要听说拆迁,不用招呼,闻风而动,慢慢地发展为乱象。

   有一次,某车站要拆,但是不全拆,没想到的是包工头喝多了酒,把时间和股道说错了,施工的一伙人先拆起了钢轨,车站的值班员也没当回事,谁知前方来了火车,司机问路时车站刚答复完一道通过,忽然信号变了,司机赶快采取非常制动措施,速度没下来一下冲进车站,把扒钢轨的人吓得鸟兽散。接到报信,包工头的酒一下子醒了。这一下兰州铁路局不干了,要追究工程部门的责任,工程指挥部查下来责任事故,公安机关介入,把主管施工安全的副总撤了,把包工头和带头的民工拘留了。

   事情传到赵毓兴耳朵里,他做好了相关的处置工作后,把龙沟施工队和车站各单位叫去严肃地申明了施工“四不准”:“ 我接不到命令不准施工,没有资质的施工队不准施工,没有防护不准施工,做不到工完料净不准完工。”第一条剥夺了车站的第一指挥权,第二条剥夺了临时施工队的参与权,第三条加强了安全防护岗,第四条破灭了浑水摸鱼者的发财梦。消息传到兰州铁路局、武威铁路分局和公安处,领导明确答复:做得对!

   赵毓兴的“四不准”可苦了自己这个施工“局外人”。他每天就像个监理在工地上晃,十天下来人累得散架了,黑瘦黑瘦地在风中打拐。施工队和民工看不下去让他休息,但千保证万保证也劝不了他。改善伙食时特意给他个羊腿子、整只鸡,他谢过后一转眼剁碎丢到了大锅里,又当起大厨,给民工们做了一顿饭。咂巴着嘴的民工们吃完蹲在外面闲谝,进门倒水时看见老赵正在剩菜汤里煮方便面,默默地出去喊来所有人,眼含热泪看着他。从此,只要他不吃第一碗饭、不吃第一块最好的肉,没有人动筷子。质朴的本色赢得了人们发自内心的尊重,稍微有疑问的事,大家都会异口同声地说:“老赵你决定。”他苦笑不得:“我哪能做得了那么多的主啊!得问技术员,问指挥部!”施工队长说:“那也得你请示上头!”赵毓兴无奈,一个电话打过去,技术员在电话那边开玩笑:“你比我还专家,你决定!”电话打给指挥部,指挥部的领导一听他的声音,笑声震耳:“你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

   确实,整个施工过程中,赵毓兴多问多听多记多想,一边转悠一边捉摸,硬是学成了行家。治安方面的事根本不用他操心,护路队和群众会向他及时汇报可疑情况。龙沟站改施工半个月,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验收时专家们都竖起大拇指,施工队夺得了优质施工队的锦旗。验收评估会上,兰州来的专家早听说有赵毓兴这个铁路警察的大名,当看到大风一吹就倒、民工样的他时,竖起了大拇指,并当场打电话给兰州铁路公安局的领导说:“你们培养了个好警察,施工安全少了他不行。沙沟台、安远镇、青河站的拆旧工程和柳家台的站改工程请他作监理。他的工资由工程部门发,每天再适当给予补助。”

   第二天,所长来到龙沟,讲了领导的意思:借调工程部门两个月,兼沙沟台站拆旧工程和柳家台站改工程的施工监理,配备对讲机、施工调度手机一部,可以使用施工部门的车辆,每天适当补助。老赵有点小激动,他说:“谢谢领导信任。但我有一个条件,所里人员紧张,龙沟、柳家台的驻站工作还是我兼着,保证不出问题。”所长吓了一大跳:“那不累死了! ?”他淡定地说:“我有把握保证安全!有了车和通讯工具,我随时都能掌握情况。我敢立下军令状”!事情就这么定了。后来,处领导、所领导悄悄到老赵的工地和“空着的”龙沟看了一次,由衷赞叹说:“这个赵毓兴,就是过得硬!”

   不是赵毓兴管的地段不会发生问题,是他工作做到了防患于未然。当问及老赵是怎么做到的时,他笑着说:“问题天天有,一切靠用心,凡事靠化解,消除在当即,安全大局稳。”

马牙雪山下

 

   若问赵毓兴的家在哪,他的妻子康慧敏会含着眼泪告诉你:“他的家在马牙雪山下。”

   赵毓兴和她曾是同一个部队的兵,1990年退伍后,俩人结为夫妻。婚后近30年,为支持丈夫安心扎根基层工作,她主动放弃了外出工作的机会,在家中操持家务,孝敬父母,教育子女。赵毓兴家兄弟姊妹5人,双方的父母都已年过八旬,又分别在山西、武威居住,都需要人照顾,她只得抽时间两地跑,其中的艰辛难以言表。做为警察的妻子,特别是一名长年在沿线工作的铁路警察之妻,她不仅要独自承担家庭的重负和生活的艰辛,还要比常人付出更多的牺牲。她把家务处理得井井有条,给公婆和孩子创造了一个舒心的生活环境。她常说:“爱他就是要支持他,就要为他付出。警察的妻子不谈艰难,操持好这个家他可安心工作。”她用自己的真诚、孝心换来了大家庭的美满幸福。女儿赵雅考上了大学,送行的路上孩子和他开玩笑:“爸爸,中学小学,你没有参加过一次家长会。” “不是有你妈吗?”“从小到大你没有到过我的学校,不知道我的老师姓氏名谁。” “不是有你妈吗?”“那你以后要多回家看妈妈!”赵毓兴和妻子交换着会意的眼神,开心地笑了。

   正因为有妻子的理解和支持,赵毓兴才能在条件艰苦、每年取暖期长达7个月的龙沟警务区坚守20年,并多次立功受奖。

   警务区配新警,都是流水的兵来一个走一个,而赵毓兴是那铁打的营盘。近年中央出台了扶贫新举措“下山入川”,但村里好多人故土难离,搞得前来动员的地方干部眉头紧皱,赵毓兴知道后,自告奋勇去做工作。他找来大轿车,把各家主事的大人拉到移民点去参观,把地方干部在现场讲解的中央政策用手机录了像,发到当地农村的QQ群里,让大家随时听到看到。很快就有人开始按程序办理搬迁,且效仿的日益曾多,搬迁工作做得有声有色。

   2016年敦煌文博会安保前期,赵毓兴说话有点哑,声音断断续续,经医院检查说是声带息肉要做手术。所领导让他安心在家养病,康复后再上岗。但他听说所里民警抽调上了敦煌,人员少责任大,就用笔写了想法:我虽然不能说话,但在龙沟能安心养病,呆在家里反而着急上火。让妻子打电话念给所长。所长知道他的秉性,只好让他上班。哑了嗓子的他把安全防范工作的要求编成了短信,在微信群、QQ群、手机短信中发布,后面还不忘告诉大家:我声带息肉手术,不能说话,请大家理解。赵毓兴还发了这样一个视频:他与放羊老汉在山坡上“聊天”,提前在纸片上写好问题,一一拿出来让老汉看,老汉一一回答。老汉给他提供了一个可疑人的情况,帮助所里抓获了一个网上逃犯。所长微信说他:

“老赵你是好样的,我们都佩服你!”他回复:“龙沟是我的命,你让我在家养病就等于丢了我的命!”

   有句话说: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2007年底,广州铁路局管内发生特大冰雪灾害,导致旅客滞留。赵毓兴和战友们奉命去广州支援。他们筑起人墙,隔断并疏通旅客。站前广场上滞留了上百万的旅客,个子不高的赵毓兴,每次挤进工作点都满头大汗。24小时连续值守,执勤民警需轮流吃饭,赵毓兴每次都在最短的时间里吃完,然后立即回到工作点。2008年汶川地震,抗震救灾的列车每天至少两列由大西北将援助物资运到汶川,老赵梳理出安保三项措施:及时了解装车信息,加强零散车的盯控,做好重点车的逐站通报,做到车清、事清、责任人清、接车人清、车站和线路治安情况清、落实环节清;人员调休时不空岗,安排人员替换,做好重点车情况的专门交接,交接清楚,逐班负责;做好途经列车押运人员的防火、防盗抢、防人身事故安全教育,落实实名登记制度,做好工作登记备查。他制定的这些措施后来被公安处一一采纳。

   他总说既然选择了干警察,就要对得起头顶的警徽。在每一次的艰苦环境下,他都选择冲在最前沿。在汶川,他在最危险的地方巡守,他说:“我有在危险地方工作的习惯。”在西藏,他守在唐古拉山口,他说:“我抗高反,有高原值守的经历和体质。”在新疆,他处在治安最复杂的区段,他说:“我有老民警工作的经验。”坚守、坚持,是赵毓兴的精神,坚持在基层,坚持在岗位,坚持在每一份工作中。

警务区工作20年来,他把党的温暖送到群众家里,把政府的关怀送到农牧民心里。久而久之,辖区内的群众都亲切的称呼他老赵。作为一名责任区民警,小站就是他第二个“家”。这个“家”在海拔3000米的高原,终年积雪、严寒甚烈,食物和水严重匮乏。早些年没有宿舍,赵毓兴在车站工区与职工们同吃住。组织上考虑他年龄越来越大了该换个环境,他说:“让年轻人到大地方去锻炼去生活吧,龙沟站总得有人坚守,还是我来吧。”采访他时,我们在线路上谈、在山坡上聊,在警务区坐。他的朴实、扎实深深打动了我:耐得住寂寞,受得住考验,平凡事干好不平凡,普通工作做好不普通!

 

火车平安行

   再高的楼也是一砖一瓦盖成的,再美的锦也是一针一线绣成的。赵毓兴所管辖区的平安,是他一步一步做出来的。他二十年如一日,一丝不苟地把简单平凡的工作做到极致。他一遍又一遍地走进学校向孩子们讲解铁路安全知识,一次又一次地走进农牧民家中为他们宣传“铁路通,百业兴,要想富,护铁路”的观念。每次巡线,他都带领护路队员逐一落实重点区段和重要时段的巡线制度,不管刮风下雪,从未间断。有一次大雪过后,赵毓兴深一脚浅一脚地去站场巡视时被积雪滑倒摔了一跤,脚扭伤蹭破了皮,疼得厉害。护路队员让他休息一下,可他坚决不,自己跛着脚回宿舍用冷水简单敷了一下红肿的脚腕,便一瘸一拐地返回了巡线的路程。巡线过程中,他对每一处护网和护坡、每一处不能确定的螺栓都要亲自上前看一看、摸一摸,直到确定没有安全隐患才放心离开。多年来,他一直随身携带一个笔记本,把巡视过程中遇到的任何细小的问题都分类记录下来,回来后及时主动与相关责任单位沟通联系,协商解决。

   赵毓兴每天一早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沿着线路转一圈:3座公铁立交、2个隧道,近20公里的路程,巡视安全,排除隐患。往东走到大隧道西洞口,往西走到柳家台管界,与战友们交换情况后返回。中午,简单的吃过以后,他要去辖区内的学校、乡镇、农牧民家里宣传铁路安全知识。在他的辖区内,共14所中小学、14个自然村、3个乡镇,都需要他一步一步走过,一遍一遍讲解宣传。晚饭后,他又要走进夜幕,到辖区线路巡察一番,带领护路人员落实好安全防范工作。

   2001年秋,赵毓兴巡视时,发现一列货车的篷布上有一块很不一样的凸起,细心的他马上前去查看,果然,篷布下面趴了一个半大的孩子。赵毓兴把他带回宿舍,耐心询问他为什么会趴在列车顶部。得知孩子是回族人,家在青海,因为考试成绩不理想遭父母责骂后离家出走。在联系孩子父母的那段日子,他做起了孩子的临时“父亲”,无论去哪里都带上孩子,还给孩子买了新衣服和书包。孩子的父母赶到以后,十分感激,又是塞钱又是送礼,赵毓兴都推辞了。他说:“这是我份内的工作,孩子能回家就好,都是做父母的,孩子丢了都着急,我只是把他当自己的孩子管了几天。”孩子的父母用一面锦旗表示了自己深深的感谢之情。

   2002年的一天,在一辆西去货车的顶篷上,赵毓兴又发现了一个离家出走的孩子。孩子家在四川,也是因为期末考试没考好,被父母狠厉训诫,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没钱买火车票而扒车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赵毓兴把孩子留在家中让妻子照看,自己联系四川当地公安机关,辗转找到了孩子的父母说明情况后,给孩子买了回家的车票和食物,亲自送上了回家的列车。二十多年来,赵毓兴帮助了无数个离家出走的儿童回家,并且每一次都对这些孩子进行电话回访,了解他们的情况。他的这种耐心和细心,安定了那些孩子的家庭,也消除了社会的不安定因素。

   2012年5月21日,他带领护路队员巡线时,发现一名女子在线路护网外行走且情绪激动,经验告诉他这个人一定有什么事情,随即上前对询问。原来,她和丈夫吵架到撕打,扬言要到铁路上自杀,以吓丈夫。赵毓兴对该女子进行了耐心细致的劝解,让她认识到自己行为的鲁莽和幼稚,并告诉她要多为自己的家人和孩子想想,并将她送回家中对夫妻双方进行了调解。待双方的矛盾彻底解决了,他才放心的离开。

   有人说:赵毓兴是乌鞘岭下的苦行僧,但他苦中有乐;有人说:警察不破案还干什么警察?他笑着回答:“保安全不发案是我们警务区民警的职责。你来破案,说明我的工作没有做好。”二十年中,赵毓兴的辖区最长时50多公里,最短时20多公里。二十年的坚守,他的辖区内没有发生刑事案件、铁路交通事故和危及行车的案事件。问他有什么诀窍,他回答:“有事说明工作有漏洞,及时查处,跟上防范和宣传教育措施,抓小事防大事,保证没问题。”

   我深知: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是赵毓兴硬是做到了。他用自己勤劳的心血,熔化钢铁,铸造平安!

DSC_4215.JPG
 
2222222222222222222.jpg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