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个未接来电成了他的终生遗憾

来源:来源: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北京)  日期:2017-06-19 14:30:19

 111111111111.jpg

事发6天后,回想起来之前的遗憾,20岁的叶威眀仍然会哽咽。

叶威眀是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大江东分局江东大队的一名消防员,65日晚,在接到一起火警后,他和10名消防队员一起出动,耗时近5个小时,最终将大火扑灭。当叶威眀回到宿舍时,已经是6日凌晨。疲惫的叶威眀简单洗漱后,便酣睡过去。一觉醒来,手机显示的7个未接电话,让他隐隐觉得不安,回拨过去,母亲在电话那头泣不成声,数落他不孝顺。母亲告诉他,从小最疼爱他的外婆凌晨去世了,而外婆临终前,原本想给他打个电话,说上几句话。

 

7个未接电话,成了消防员叶威眀的遗憾。

22222222.jpg

 

610日晚,叶威眀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他所在的大江东消防大队相关负责人,第一时间将他送上了回金华老家的高铁。目前他仍在老家处理外婆的后事。提到那7通电话,他止不住数次哽咽,从小到大,我外婆一直很疼我,没接到她的电话……但我想,外婆肯定会理解我的。

看到未接来电感觉出事了

北青报:现在还在老家?

叶威眀:是,在浙江金华的老家,帮忙处理外婆的后事。

北青报:65日那天晚上,是什么样的情况?

叶威眀:白天一直在训练,那天傍晚大概6点半,当时我们正在吃晚饭,突然接到警情,说一家工厂着火了。放下碗,我们11名消防队员和两辆消防车,就出发去现场救火了。

北青报:出任务的时候,有什么要求吗?

叶威眀:要穿戴特制的战斗服,同时也要求不能带手机这些通讯设备。因为进火场的时候要检测分析很多着火的物质,带着手机肯定会影响判断,很危险。

北青报:灭火的过程很艰难?

叶威眀:那天着火的地方,堆放了很多橡胶一类的东西,很难灭,不能用水,要用泡沫打。大概将近5个小时,才把火灭掉。等我们回到宿舍,已经凌晨0点半左右了。火场温度很高,战斗服也很重,那天结束高强度救火之后,我们都很累,随便洗漱了一下,倒头就睡了。

北青报:什么时候意识到家里出事了?

叶威眀:隔天(6日)早上。原本我们是6点起床训练,因为前一晚救火,领导就让我们多休息半小时。6点半左右,我起床,拿到手机,一下子看到有7个未接电话,都是我爸妈给我打的,我当时有点慌,就感觉是不是出啥事儿了,没敢多想,赶紧给我妈打过去。

北青报:母亲在电话里说了什么?

叶威眀:她说我外婆凌晨的时候走了,人已经没了……她说外婆临终前一直想给我打电话,说有话跟我讲。我妈就问我,能不能马上回趟家。

直到现在都不敢相信

北青报:和外婆的感情很好?

叶威眀:我跟我外婆感情是最好的。我从小就是外婆带大的,我没有爷爷、奶奶和外公,家里的老人就我外婆一个,她特别疼我。小时候我就爱去外婆家玩。工作以后,每次休假回家,我也都会花上一个小时坐车,去舅舅家看她,她和舅舅住在一起。在消防队的时候,我也会给她打电话,她不会玩手机,每次我打给舅舅,让舅舅把电话递给她听,她一听是我的声音就很高兴。

北青报:外婆去世,是很突然的事情吗?

叶威眀: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我外婆今年才68岁,虽然她身体一直不太好,但没想过会有这种突然的情况。

北青报:你印象中的外婆是什么样的人?

叶威眀:她是最疼我的人。我外婆没读过多少书,每次我去,她都说我外孙又长大了,然后会一直笑。我最喜欢吃青菜,每次我去外婆家里,她都会做给我吃。

当消防员家里人曾反对

北青报:做消防员是你自己的选择?

叶威眀:是的。我是今年1月份才成为消防员的,刚刚半年时间。我觉得这个工作很神圣,是为人民服务的,我很喜欢。

北青报:家里人没有反对过吗?

叶威眀:一开始家里人,包括我外婆,都是不放心的。觉得这个工作是要进火场的,很危险,所以很担心我。但是我自己喜欢,就去说服他们支持我。我在工作上取得成绩,也会立马告诉他们,让他们替我开心。但工作上肯定也是有压力的,一边训练一边执勤,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火灾警情,要24小时保持待命的状态,所以也会觉得紧张。但我属于报喜不报忧的那种,这些我都不会告诉家里人。

北青报:工作中遇到过危险的经历吗?

叶威眀:现在消防安全知识也在普及,一般不会有很大的火情,这次我参与扑灭的这场大火,算是工作以来遇到的挺大的一次灾情了,而且那天又是晚上,浓烟很大,橡胶要用泡沫灭也很耗费时间和体力。

北青报:你在队伍里具体负责什么工作?

叶威眀:我是队里的水枪手,接好消防水带之后,我要端着枪,冲在火场的最前面。温度高、任务紧,整个过程下来,很多时候人会觉得特别累。

外婆会理解我的

北青报:事情在网络上传播后,怎么看待自己成为网上热点?

叶威眀:我还没太注意,一直在老家忙着处理外婆的这些事,但是队里的领导们,都很关心我。我觉得每个消防员碰到这种事都会这么做的,没什么好说的。

北青报:没有接到外婆临终前的电话,会觉得遗憾吗?

叶威眀:嗯……(哽咽)。但是既然选择了做消防员,本来就是要有所舍弃的。从小到大我外婆最疼我,我想外婆会理解我的……肯定会的。

/本报记者  张雅

供图/杭州市公安局大江东产业集聚区分局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