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刑警》作者:张安妮

来源:《现代世界警察》  日期:2017-02-24 13:56:38

 ——记广安市广安区副区长、公安分局局长胡勇

    47岁的他,警龄已超过30年;入警四年,他成为刑侦大队的一名技术员,此后20余年,从技术中队队长、派出所长到刑侦大队副教导员、教导员,副局长、常务副局长,政委、分局局长。30余年的从警生涯,他始终战斗在公安一线,在当地警界率先提出“命案必破”口号,自此拉开其警察生涯黄金时代的大幕,组织侦破现行命案上百起,命案积案几十起,指挥破获了数起震惊全国的恶性案件,多次被上级公安机关嘉奖,成为当地警方侦办刑事案件的一张“王牌”;他以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的身份兼任城管执法局长三年,获得“全国和谐城管年度人物”荣誉称号。他说:“是公安精神一直激励着我,赋予我无限能量!”
    他就是现任四川省广安市公安局广安分局局长胡勇。
 1胡勇.jpg
                    沙地取鞋印
    1993年11月26日下午,岳池县某镇的河对岸发生了一起抢劫杀人案。接到报案后,时任刑事技术员的胡勇与几位同事及时赶往现场。到达河边时,天已黑。带队负责人觉得夜色不利于渡河到对岸开展侦查工作,提议天亮后再干。
    胡勇说:“我们脚下都是沙地。如果这里是第一发案现场,也许会有一些重要痕迹留下。我们应该第一时间勘验现场,尽快取得痕迹物证,为侦破提供有力证据。”领导肯定了他的提议。胡勇带上一位刚入警的新人登上了河中那条晃晃悠悠的小木船。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河面漂行的二十分钟,完全不会游泳的胡勇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了,但他顽强地坚持着。
    寒夜没有辜负这位年轻刑警的决心。下船后,胡勇二人各自举着一个光束并不强的手电筒,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勘验,果然在河边的沙地中提取到一枚球鞋印的痕迹。五天后,根据这枚鞋印,警方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
    那年,胡勇24岁。
 2胡勇率队勘察现场.jpg
胡勇率队勘察现场
                    找出纵火者
    2000年4月20日,县城中心一干洗店失火,老板娘跟女孩被害,老板陈某逃了出来。当时陈某以为是因电器线路老化的意外失火,没报警。不久,悲痛欲绝的他远走云南。
    2006年4月18日,岳池警方接到群众举报:2000年4月20日那场大火并非意外,而是有人纵火杀人!
    胡勇立即派民警联系举报者,并亲自会面。对方自称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在不久前的朋友聚会上,大伙都喝多了,一个哥们儿说六年前那场惨烈的干洗店大火不是意外,而是一个外号叫“伟狗” 的人干的!人命关天啊,我酒被吓醒了,赶紧报案!
    胡勇安排了两组民警,第一组调查“伟狗”,第二组赴云南寻找陈某,获取相关信息。
    第二组先有了消息:陈某不愿重提旧事,说一场意外,记不太清了! 第一组的反馈是“伟狗”虽游手好闲,但也没犯过什么大事,目前看无异常……
    胡勇要求调查民警再跟陈某细聊,问他案发前后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去过店里!”在民警的耐心询问下,陈某回忆起,失火之前确实看到有三男一女在干洗店对面徘徊,其中一个男子在打电话;火被扑灭后,一个陌生男子曾到现场动过门店的卷帘门。而前几天,陈某刚被同街另一家干洗店老板杨某无缘无故揍过两次,还被威胁“不要过分”。
    再找“伟狗”。经过一天一夜的讯问,“伟狗”走投无路最终和盘托出洗衣店火灾实情:是我干的!但是嫉恨陈某生意好的杨某教唆我干的……
    陈某哭得说不出话!他曾经恨自己疏忽大意导致火灾夺走了妻女的生命,今天真心感谢人民警察为他的妻女报了这一夺命之仇!
 
                    万里擒恶魔
    2003年,胡勇任广安市岳池县公安局副局长,主管刑侦工作。
    12月1日凌晨5点多,熟睡中的胡勇被急促的电话铃声叫醒:“胡副局长,县城中心金店着火了!”
他“噌”的一下坐起来,二话没说蹬上鞋就出了门。在赶往现场的途中通知相关人员就位。不大的县城,驾车驶向任何一个地点都用不了几分钟,可此时,胡勇深感路途遥远……
    他第一个赶到了现场。经勘查,确定此案系故意纵火抢劫杀人! 几乎化为灰烬的现场、被洗劫一空的金店柜台(涉案财物金额达40余万元)、两具尸体,让胡勇深深地倒吸一口冷气。更令他焦灼的是,在现场未发现任何指纹痕迹等线索,甚至在被害人身上,除被烧之外也找不出其他致命伤口!
    天刚亮,广安市公安局及四川省公安厅的相关领导都赶到现场,了解情况后部署成立“12·1”专案组,胡勇任副组长,负责具体开展侦办此案的指挥工作。
    经过反反复复的侦查、摸排:里应外合作案?受害人的熟人作案?路过此地见财起意作案?数月过去了,破案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
    转眼到了2004年底,当年的命案都顺利破获,唯有“12•1”案迟迟未果。胡勇感到了未曾有过的压力。民警们眼里看到的是忙忙碌碌、指令如山的副局长;家中妻子的目光中是夜夜难眠、愈发少言的丈夫。最令胡勇难受的是,父亲病重,作为家中长子的他不但没有时间对父亲尽临终孝道,事后也只能草草为老人办理后事。
    2005年1月12日,岳池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报案:县邮政局金库发生抢劫杀人案!两名值班经警被害。恨不得从七层楼直接跨到车里的胡勇,脑海中重现了2003年12月1日凌晨的那一幕,胸口犹被石压。他疾速赶往现场,途中下达命令。
    胡勇依然第一个赶到现场。初步勘验后,他发现金库有被撬焊的痕迹,但嫌疑人未得逞。虽然没有现金损失,可一名被害经警的防暴枪却被盗走了。进一步侦查,胡勇发现了与“12·1”案同样的疑点:面对如此身强力壮的两名经警,嫌疑人是如何进入金库的?虽然在一名被害人身上发现了外伤,但并不是要命伤,而另一名被害人外身未发现任何伤口。那么,两名经警是如何被害的呢?以上疑点和纵火、电焊撬锁的痕迹以及金店、金库这样的特殊目标,引起了胡勇的特别注意。
    与局领导商议后,他决定将“12·1”案和“1·12”案并案侦查。他带领专案民警从全县电焊工厂及相关人员入手,不分白天、黑夜逐户逐人走访调查;听到贵阳有岳池人开的金店,他推测嫌疑人是否会到那里销赃,不顾一切带队远赴贵阳核查……经过这样深入细致的摸排与调查,专案组侦破了36起重大盗窃抢劫案,抓获54名犯罪嫌疑人。然而,“12·1”案和“1·12”案却没有一丝侦破的影子。这两案被省公安厅列为督办案,公安部派出专家前来会侦。
    胡勇的压力无法言表。他说,作为一名警察,作为此案的主办人,如果这两起案子都没破,那不仅是我人生的莫大遗憾,更是我警察职业生涯的巨大耻辱!
    屋漏偏遭连夜雨。9月6日,又发一起涉两条人命的特大恶性入室抢劫杀人案。
    那天早上7点55分,岳池县公安局接到距县城十多里远的白庙镇农村信用合作社职员报警,称一早来上班,发现信用社金库铁门被撬,前一晚两名值班工作人员下落不明!
    接到消息,胡勇顿觉“头都炸了”!依然是在匆匆赶往现场的路上,几起案件交织浮现在他脑海里:又是金库!又是两名值班人员!胡勇有一种非常强烈的不好的预感,联想到“12·1”案和“1·12”案。
    胡勇带民警第一时间进入案发金库,只见屋里一片狼藉,所有报警装置均被破坏,护卫室的门打不开;强行打开后愕然发现两名工作人员躺在床上,已气绝身亡;护卫室的保险库被电焊撬开,里面的18万元现金被盗。
    岳池县公安局长王琪和省市公安机关领导相继赶到现场,在就地召开的案情分析会上,胡勇提出此案要与“12·1”案 和“1·12”案并案侦查。原因如下:三起案件均与财物被盗有关,且都在现场发现了焊割痕迹,不排除系同一伙人或同一个人所作。这个思路得到了在场领导的认同。随即,胡勇要求技术员对信用社现场进行了细致勘查,同时布置警力对案发现场周围进行深入走访,摸排线索。他叮嘱民警:“走访时,务必问清在发案前24小时,周围每一个人、每一辆车、每一个物品在什么地方;问清昨晚听到了什么、看见了什么?”
    很快,技术员在现场水缸里找到了一台五六十斤重的电焊机!
    “这是在前两起案件中都未出现的重要物证,应该是被嫌疑人使用后遗弃的。”胡勇眼前一亮!兴奋得溢于言表:能带如此重量的作案工具,嫌疑人一定是有备而来,一定是驾驶着某种交通工具!胡勇立即令专案组开始排查嫌疑车辆!
    “这一次,必破!必破!”他狠狠地暗下决心。
    9月6日10点左右,走访的民警带回消息:早晨,有一个卖菜老头,遇见四五个看起来不务正业的人,开着一辆渝B牌子、尾号数字为5的车。不大的白庙镇鲜有轿车出现,这辆车自然引得当地人多看几眼。
    根据这个发现,专案组排查出30多条线索和20余辆可疑车辆。但经逐一甄别,全部被否定。
    这一幕与此前侦查“1·12”案极其相似。线索一一显现,却又被一一排除……
    经过深思熟虑,胡勇决定连夜召集专案人员汇总三起大案的所有信息。
    当行程数十万公里、走访十万余人次而成的百余卷、两万余页调查资料汇集起来的那一刻,嫌疑人的特点逐渐清晰起来:有图财目的、胆大妄为、心狠手辣;作案时间在凌晨1点至5点间;了解周围环境却不了解现场,应于作案前踩过点;是具有攀登翻越能力的青壮年;岳池本地人或长期居住在岳池的闲散人员;熟悉焊接或烧割工具;有交通工具;有夜间撬防盗门入室盗窃作案后隐藏深未被公安机关抓获等特点。
    胡勇感到:此次碰到的“对手”,极其狡猾,隐藏极深,具备很强的反侦查能力。
    遁寻以上嫌疑人特点,新一轮摸排与侦查工作又一次展开:出动岳池县公安局全局除值班人员外的所有警力,以案发现场白庙镇为重点,对岳池县全境展开一次全面搜索。当年,白庙镇常住人口4000余人,方圆30公里,还有大量的流动人员,但全局仅有300余名警力。胡勇深知,此番排查无异于大海捞针。但最“土”的办法也许就是最“可靠”的办法。他令调查民警将每家每户人员像绘制地图一样列出来,走访一人划掉一人,走访一户划掉一户,未走访的做好标记,返回来再次走访,直到见到人为止。
    时间一秒秒过去,终于有一条信息浮出水面:王某反映,案发当天是孩子12周岁的生日,与亲朋好友庆祝之后回到家已经很晚了,他看到有一辆白色小轿车停在自己家的门口,觉得很奇怪,不免多看了几眼:车牌是“川”字开头、尾号是2!
    王某家距离发案信用合作社只有200米的距离。
    根据这个线索,民警很快确认是一辆银白色“羚羊”,并将当时开车的男子带回询问。 男子自称吴某,说5日晚自己开车去南充办事,次日早晨8点多才回到岳池,不可能5日晚出现在白庙镇,并出示两张同兴收费站的进出票据。胡勇仔细查看,发现确实是5日19点多出收费站,6日8点2分通过收费站返回岳池。经核对监控视频,吴某的交代与之吻合!
    难道是提供线索的群众记忆出现了错误?此时,已是6日晚上。
    “我当时觉得,对于此案,已不再是单纯的侦破,而是捍卫刑警荣誉的一次较量!”胡勇感慨:那真是背水一战!
    接下来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专案组民警各自回到摸排岗位,继续梳理线索。
    冥冥之中,胡勇始终对那辆“羚羊”车放不下:到底是车没有作案时间,还是提供线索的群众说错了?凭借多年丰富的刑侦经验,胡勇从这个身材不高却结实有力、话语不多却冷静老练、眼神深邃的中年男子吴某身上嗅到一股味道:真相,也许并非他说的那么简单……
    胡勇的不放弃得到领导的认可,决定继续追查吴某和那辆“羚羊”车:刑警破案要像警犬一样有敏锐的嗅觉,并且相信它!
    9月7日15点,在外围调查“羚羊”车的民警谢春江带回了令人惊喜的消息:吴某本人交代他的户口在岳池县顾县镇,但在顾县镇户口在册人员中并没有查到此人。
    他为什么要对警方撒谎?
    胡勇与局长王琪商议推测:吴某很有可能曾经有过犯罪行为,即便与“9·6”无关!当即决定走访其妻朱某。
    朱某的回答更令专案组意外:5日晚,丈夫吴某一直在家陪她!而吴某自己说的是:5日晚,他一人驾车到南充阙家办事,之后在那里喝啤酒、吃烧烤,酒大了就趴着睡了,次日才回家。在民警问到关于吴某父母家的情况时,朱某竟说:“我也不知道他们家是咋个情况……”
    究竟是谁在撒谎?作为妻子对婆家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这些问题让专案组陷入谜团。
    如果朱某所说是真,那么那两张她名下的“羚羊”车进出收费站的票据又该作何解释?此时此刻,胡勇的脑海中反复出现票据的影子以及车内一干二净的样子……在这辆几乎找不 到任何杂物的私家车里,那两张票据是如此扎眼!胡勇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么明显的证据,难道是吴某欲盖弥彰布下的迷魂阵?
    这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想到这,胡勇赶紧找到王琪,商议后决定秘密搜查吴某家。
    专案民警在吴家发现了三根撬棍、一个高倍望远镜、一些攀爬绳索,还有一本书——《焊割技术与常识》!粗略翻看,里面关于氧焊部分的文字都被标上了明显的波浪记号!
    吴某作案嫌疑明显上升。为确保讯问万无一失,胡勇参与制订了周密的讯问方案。
    讯问吴某的是经验丰富的刑警姜辉和蔡仲彬。足足五分钟,面对姜辉的对视和所提的问题,吴某不做任何回答。
    这时,技术人员报告:对吴某的指纹比对有重大发现,几年前他偷盗过邮局邮票。
    被铐上手铐的瞬间,吴某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恐,很快又平复了。但它没有逃过胡勇的火眼金睛:吴某肯定有不可告人的隐情!
    讯问民警发现,吴某冷峻的面孔下对妻儿保留着一份柔情。
    “你的儿子只有十岁。你有没有想过,倘若你出了事,他们娘儿俩怎么办?你坦白了,你的家人也就解脱了……”短兵相接,民警的一番话让吴某紧绷的脸部肌肉逐渐松弛,内心开始有了变化;一会儿,豆大的汗珠从他额上滚下;又过了一会儿,吴某流下了眼泪。姜辉乘胜追击。半个小时后,吴某终于开了口:“你们别说了……也别问了……那几个案子都是我作的!”
    吴某,重庆开县人,1995年因盗窃被判入狱八年。后至广安岳池,与当地女青年朱某相恋、结婚生子。然而,平静的生活没过多久,他恶习不改,又生起盗窃金库的邪念。
    2005年9月5日,经过一个月的踩点和观察后,他决定在夜晚对白庙镇信用合作社金库实施抢劫。19点40分,他驾驶着“羚羊”车携带电焊机等作案工具驶出了同兴收费站,以此让收费站留下他出岳池境内的记录,然后一路开往南充阙家,又走小路迂回到白庙镇。那时是6日凌晨1点,他把“羚羊”车停在信用社大门口200米外的路边,趁夜色漆黑,翻越信用社外墙,撬开金库门,将两名值班人员杀害,盗抢了金库现金。作案后,他把作案工具弃于院内缸中,回家把钱交给其妻朱某,之后抄原小路回到阙家,次日早晨,堂而皇之地从收费站返回岳池。
    “12·1”案和“1·12”案均是他以相同手段所为。除此之外,吴某还交代了其他20起盗抢案件的犯罪经过。
    “12·1”、“1·12”、“9·6”三起重大盗抢案,终于破了。胡勇不由泪流满面。
 4胡勇指导民警排查线索.jpg
胡勇指导民警排查线索
                    广寻碎尸者
    2005年9月16日,岳池发生一起惊世骇俗的杀人碎尸案!
    群众举报称,在岳池某水库里发现了两只人脚!经打捞陆续找到三个编织袋,打开一看,里面分装着多个尸块!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