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狐2015行动--“天网”首战》作者:吕铮

来源:  日期:2015-10-14 14:44:26

“天网”首战(之一)

    北京的天空湛蓝如洗,一架空客330飞机徐徐落地,巨大的轰鸣声震耳欲聋,在停稳后渐渐归于沉寂。
    新闻记者簇拥在机舱口前,一个记者对着摄像机说:“十几分之后,犯罪嫌疑人常某和万某被猎狐缉捕队押解回国,这是中央追逃办‘天网’行动开展以来抓获的第一批犯罪嫌疑人,也是‘猎狐2015’专项行动打响的第一枪。今年3月底,中央追逃办启动‘天网’行动,有关部门将从今年4月开始,综合运用警务、检务、外交、金融等手段,集中时间、集中力量‘抓捕一批腐败分子,清理一批违规证照,打击一批地下钱庄,追缴一批涉案资产,劝返一批外逃人员’。‘天网’行动由多个专项行动组成,分别由中央组织部、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人民银行等单位牵头开展。公安部牵头开展‘猎狐2015’专项行动,重点缉捕外逃职务犯罪嫌疑人和腐败案件重要涉案人,最高人民检察院牵头开展职务犯罪国际追逃追赃专项行动,重点抓捕潜逃境外的职务犯罪嫌疑人……”
    飞机停稳后,中央追逃办的领导和“猎狐2015”行动办主任刘副局长,徐徐走到停机坪前。北京的三月末已有春意,柔风拂面、风和日丽,猎狐缉捕队的戴涛和靳伟协同办案单位其他人员,将犯罪嫌疑人常国华(化名)和万慧君(化名)押出机舱。
    戴涛走下悬梯,大口大口呼吸着祖国的空气,一身的疲惫瞬间消失。在将嫌疑人移交后,他快步来到刘副局长的面前。
    “报告领导,缉捕万慧君和常国华的任务已经完成。”戴涛立正汇报。他今年30多岁,中等身材、相貌端正,说起话来缜密严谨,是猎狐缉捕队的“名捕”。
    “辛苦了,我代表‘猎狐’领导小组的孟组长和高副组长,向你们表示祝贺。”行动办主任刘副局长紧紧地握住了戴涛的手。
    记者们蜂拥而至,采访得胜归来的英雄们。戴涛庄严地敬礼,心中波澜起伏,不禁回想起这连续几日的奔袭,感慨颇多……
 
    五天之前,“猎狐2015”行动办里人来人往,队员们都在忙碌充实地工作着。
    根据中央的指示,公安部将继续在2015年开展“猎狐2015”专项行动。戴涛在办公室忙碌着,批文件、写报告、制定工作方案,一切看似繁杂却井井有条。经过“猎狐2014”一年的战斗,他已经被战友们冠为“戴捕头”的称号。这时,办公室房门被推开,刘副局长走了进来。
    “戴涛,有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要立即开展行动。”刘副局长严肃地说。
    “领导,您指示。”戴涛站了起来。
    “刚刚接到中央追逃办的通知,有两个职务犯罪嫌疑人刚刚离境、潜逃老挝,你要立即带领缉捕组,赴老挝将两人缉捕归案。”刘副局长说。
    “职务犯罪嫌疑人,那就是贪官了?”戴涛问。
    “是,这是中央追逃办开展‘天网行动’以来布置给咱们的第一个任务,要全力完成。两名嫌疑人分别是常国华和万慧君,他们涉嫌行贿、受贿的金额巨大。他们这次逃亡,不是早有预谋,而是临时起意,在纪委同志找到他们谈话之后,两个人突然离境。所以,他们逃避组织查办的性质也极其恶劣。”
    “嗯,这可是两只大‘狐狸’。”戴涛说。
    “是,这是个非常有挑战性的任务,有什么困难吗?”刘副局长问。
    “没有。”戴涛轻轻一笑。“我非常喜欢有挑战的任务,心里已经跃跃欲试了。”他确实是这样的性格。
    “呵呵,那就好,出境手续已经加急办好了。马上熟悉案情,以最快速度出发。”刘副局长拍了拍戴涛的肩膀。
    戴涛拿着材料,走过楼道里张贴的“猎狐2015”标志。标志的“猎”字头上有一把利剑,正是猎狐人的缩影。戴涛走进另一个办公室,拍了拍靳伟的肩膀。
    “大货,咱们有活儿了。”戴涛轻描淡写地说。
    靳伟今年不到30岁,却是猎狐缉捕队的老队员了,在去年无论是南美洲的长途奔袭还是马拉维的艰苦战斗,都表现出了坚强的意志品质。一回来就被战友们起了个外号叫“大货”,意思是像大货车一样“扛造”。
    靳伟人高马大、虎背熊腰,他一米八的身高、将近190斤的体重,为了掩饰杀气却戴着一副黑边眼镜。“戴哥,抓谁?”他问。
    “去老挝,边走边说,你订机票,我联系使馆。快!”戴涛已经启动了战斗模式。
 
    战斗模式一旦启动,猎狐缉捕队的成员们便会显现出极大的战斗力。因为是刘副局长亲自协调办理出境缉捕手续,所以戴涛、靳伟从早晨接到通知到乘坐航班起飞,只用了几个小时的时间。
    在巨大的轰鸣声中,航班一飞冲天。戴涛看着窗外阳光明媚的北京,心中久久不能平静,他知道,此次自己肩负的任务重大,这不仅是即将开展的“猎狐2015”专项行动的第一枪,也是中央追逃办部署“天网行动”交办的第一个任务。
    常国华,男,55岁,国家机关局级干部;万慧君,男,65岁,国有企业退休干部。两个人在潜逃老挝之前,就停止了所有通讯工具,还来不及安顿好家属,便匆匆使用私人护照潜逃境外。这次不但时间紧、任务重,且没有确切的指向性线索。到老挝执行缉捕任务,可谓是大海捞针、难度极大。但戴涛在猎狐缉捕队里,早学会了在繁杂的线索中沙里淘金,他用最短的时间与办案单位的同志交流案情,发现常国华和万慧君之所以逃窜至老挝,很有可能是去投奔他们在老挝万象的一个关系人,名叫王洪亮(化名)。
    王洪亮在多年前曾经是常国华在国内的司机,在离职之后,依然与常国华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同时也成为常国华这只“硕鼠”贪腐犯罪向境外输送利益的间接受益者这一。可以说,他就是常国华在老挝的“大管家”和代言人。所以找到王洪亮,就成了缉捕工作的第一个步骤。办案单位给王洪亮也开具了法律手续,准备从他下手。
    四个小时匆匆而过,下午两点半,以戴涛、靳伟为首一行四人组成的缉捕组,已经踏上了老挝首都万象的国土。
    老挝是个佛教国家,经济发展水平不高,人民却温和友善。当地民风淳朴、治安良好、秩序井然。缉捕组成员以最快的速度与前来接机的老挝警方接洽,两辆面包车风驰电掣地疾行在路上。在我外交部和驻老挝大使馆的大力支持下,老挝警方早已接到了协查通报,祖国强大的外交后盾永远是境外缉捕工作最有力的支撑。
    时间正值午后,天空淅淅沥沥地下着细雨,但天气湿热,雨水刚落在地上便被蒸发,潮气弥漫,让人感到浑身难受。
    “大货,马上查一下王洪亮在万象的公司地址。”戴涛说。
    靳伟马上拿出随身携带的IPAD,用英文在地图软件上输入地址。“戴哥,王洪亮的公司就在咱们去老挝公安部的路上。”靳伟回答。
    “嗯。”戴涛点了点头,他在出发之前就查询过,王洪亮在老挝公司注册的地址,就在距老挝公安部不到两公里的一处别墅区中。
    “潘莎迈,咱们先去一趟这个地址吧。”戴涛说着让靳伟把IPAD递给老挝警察潘莎迈。
    潘莎迈不到40岁,皮肤黑黑的,身材中等,留着两撇小胡子,被靳伟在私下里简称为“小胡子”。他曾经在中国进修过中文,与戴涛等人交流无障碍。他的搭档拉沙彭比他年长几岁,人高高瘦瘦的,比较沉默,被靳伟简称为“大个子”。
    潘莎迈很配合,按照戴涛要求,直接把车开到了指定的别墅区。
 
    别墅区位于万象市中心的一处街道旁,周围绿树掩映,高墙围拢。每座别墅单独成院,门前有停车的位置。潘莎迈按照地图上的位置,将车开到了附近停住。
    王洪亮公司的注册地址在别墅区临街的一个独院里,独院正对着进入别墅区的狭长通道,任何车辆停放在门口,都一览无余,根本没有蹲守条件。戴涛等人不敢靠近,只远远地观察,在别墅铁门后有一个保安坐在椅子上,一旦贸然行动,很容易打草惊蛇。
    为了保险起见,戴涛让“小胡子”开车经过别墅门前,在车里观察别墅内的动向。面包车放慢速度,徐徐驶过别墅,大家聚精会神地观察着。院内停着两辆轿车,一辆是黑色的丰田越野车,车牌尾号是2399,另一辆是白色的小轿车,车牌尾号是1122。铁门内的保安靠在椅子上昏昏欲睡。
    车绕了一圈,又停回到原地。但天色还亮,无法从屋内的灯光判断是否有人。戴涛决定先去老挝公安部,做好接洽工作,再于华灯初上之时增派人手,对别墅进行监控和蹲守。
 
    老挝公安部的领导对这次中国同行派缉捕组来“猎狐”非常重视,当这位部领导听戴涛介绍完案情之后,立即指令手下在老挝全国范围内对常国华和万慧君进行查缉。同时派遣了一名刑侦局的副局长沙曼带队,全程配合中方的缉捕任务。沙曼副局长抽调精兵强将,除了“小胡子”和“大个子”之外,又从刑侦局调来了五名刑警。中、老警方兵合一处,队伍立即壮大。
    行动事不宜迟,戴涛建议沙曼立即对王洪亮的别墅采取行动。四辆面包车从老挝公安部呼啸而出,在最短的时间赶赴现场。沙曼刑侦经验丰富,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他让两名刑警都穿着便衣,分别从不同方向路过别墅伺机观察。但观察的结果却不尽人意,两个刑警分别汇报,院内空空如也,一辆汽车也没有,同时也没有发现屋内亮灯。
    靳伟心一下就凉了。“坏了,坏了,不是惊了吧。”他不禁说。
    而戴涛却依然保持着冷静,他看了看表,时间已经指到了傍晚五点四十。“我想不会,现在这个时间,他们会不会是外出吃饭了?”
    “嗯,有这种可能。”靳伟的心情缓解了一些。
    没办法的办法,只有继续蹲守。戴涛和沙曼一起坐在车里,默默地注视着别墅外的动向。
    “你们要找的这个王洪亮啊,可是不简单的人。” 沙曼在“小胡子”的翻译下,对戴涛说。“他在万象是个挺有名的华人,虽然行为很低调,但资金实力很雄厚,有比较广泛的社会关系。”
    戴涛点了点头。“我觉得仅通过现在这种蹲守的方式,即使发现了嫌疑人的车辆,也很难断定他们是否在别墅里。能不能想个从内到外突破的方法?”他问道。
    “从内到外突破?” 沙曼不解。
    “是,比如保安。”戴涛引导道。
    “可以,我马上派人去联系保安公司。”沙曼也觉得这是个好办法。
 
    老挝警方雷厉风行,通过保安公司,不一会就联系到了保安。别墅内有两个保安值守,分为白班和晚班。刚刚下班的保安被直接叫到了老挝公安部,戴涛一见到他的面儿就笑了,正是那个白天昏昏欲睡的家伙。
    “别墅里住着几个人?”戴涛问。“小胡子”做着翻译。
    “住着一个人。”保安回答。
    “一个人?”戴涛皱眉。“是什么人?”
    “一个中国女人,好像是,公司的会计。”保安说。
    “你怎么知道是公司的会计。”戴涛又问。
    “我有时进别墅喝水的时候,那个女人好像在整理着账目。”保安回答。
    “她是每天都住在公司吗?”戴涛问。
    “是,从我来到这个别墅,她就在里面住。”保安回答。
    “别墅里还有别人吗?”戴涛问。
    “别人……”保安停顿了一下。“还有一个男人、一个女人经常来这里。”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戴涛重复着。他想了想,从包里拿出几张照片。“你看看,有没有这照片上的人?”
    保安接过照片,看了许久,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怎么样?你见过吗?”靳伟焦急地问。
    “这个人我见过,他是公司的老板。”保安指着王洪亮的照片。“这两个人我不知道是不是见过,但好像前几天来的两个老头很像他们。”保安指的正是常国华和万慧君。
    “你能确定吗?就是他们?”靳伟连发两个疑问。
    “我……”保安点点头又摇摇头。
    戴涛明白了,照片上是常国华和万慧君多年前的户籍照片,与现在实际的样貌应该有一定的差距。他马上拿出手机,调出从老挝警方获取的两个人最近一次入境老挝的照片,拿给保安看。
    保安这次一下就认出了两个人。“对,就是他们。”
    根据保安的回忆,常国华和万慧君在两天前来到别墅小住,但仅仅住了一天就离开了。他们来的时候,是另一个男人开车接来的。
    “另一个男人?是谁?”戴涛问。
    “我也不知道,好像是公司的领导,刚才还和那个女人一起在公司。”保安回答。
    “他们开车来的?”戴涛问。
    “是的,尾号2399的黑色丰田是男人的车,尾号1122的白色轿车是女人的。”
    经过保安介绍,男人今年四十出头,中国男性,是王洪亮的手下。女人是个不到四十岁的中国女性,几乎每天都来公司工作。男人每隔几天才来公司一次。戴涛盘算着,看从何处下手最好。这时,一个老挝警察跑到沙曼身边低语,沙曼听罢消息,喜上眉梢。
    “戴警官,保安公司又发来一个新的消息。”沙曼说。“王洪亮通过保安公司,还雇佣了另两个保安,守卫在另一个地点。”
    “什么,还有一处地点?”戴涛心中欣喜,他当然明白这条线索的重要性。“我们马上过去看看吧。”戴涛跃跃欲试地说。
    沙曼犹豫了一下,转头看看窗外渐浓的夜色,停顿了一下才点了头。“好吧,咱们立即出发。”
    夜色中的万象静谧和谐,像一个温婉贤淑的女子。为了不引人注目,沙曼只带了会汉语的“小胡子”和戴涛、靳伟,轻车简从。另一处地点大约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不一会就到了,那也是一个单独别墅。因为有保安公司的协助,戴涛和沙曼轻易地来到了别墅附近,经过观察,别墅门外空空荡荡,没有任何车辆停放。经过对保安询问,这栋别墅已经有两天没有人来过。但问及这栋别墅主人的时候,守卫的保安说出了一个中国人的姓名,齐彪。同时也查出了一个车牌尾号,2399。正与之前掌握的相符。
 
    “齐彪,男,42岁,中国福建人,于1998年入境老挝至今,曾经做过餐馆老板、中文翻译,现在万象经营着一家运输公司。经过我们了解,齐彪在王洪亮的公司任副总,一直为他做事。他成立运输公司的钱,也都是王洪亮投资的。”在车上,“小胡子”在介绍着    情况。
    戴涛认真地听着,大脑在不停转动。“也就是说,齐彪是王洪亮在老挝的代理人?”戴涛问。
    “是的,齐彪已经在老挝生活了近二十年,不但是王洪亮的副总经理,还是他的翻译。”“小胡子”回答。
    戴涛一边听着,一边在IPAD上画着人物关系图,上面是两个主犯常国华和万慧君,下面是一个关系人王洪亮,而王洪亮的下面,则是齐彪。 他点点头,在心中有了答案。
    在返回老挝公安部之后,第一个询问的保安,认出了齐彪就是他所说的那个男人。也就是说尾号为2399的那辆车,就是齐彪在驾驶。
    齐彪在老挝根深蒂固、语言娴熟,王洪亮在老挝发展肯定会依仗于他。如此分析,要想找到王洪亮,就首先要找到齐彪。戴涛建议老挝警方,立即将齐彪列为本案的核心关系人,重点查找。沙曼立即布置手下,把齐彪的联系电话发给通讯部门,经过查询,齐彪的登记住址在老挝的甘蒙省。戴涛则在默默权衡着,是不是先要从齐彪下手。
    “大货,你觉得下一步工作该怎么做?”戴涛问靳伟。
    “我觉的……”靳伟想了一下说。“虽然齐彪与王洪亮关系密切,但如果直接找到齐彪,会有很大的风险。一方面,齐彪虽然是本案的重点关系人,但他却并不是缉捕对象,如果他拒不供述王洪亮等人的去向,咱们的工作便会做成死局;另一方面,是不是找到齐彪就肯定能找到王洪亮,咱们也暂时无法确定。”靳伟粗中有细,分析得头头是道。
    “嗯,你说得对。”戴涛点头。“那咱们该怎么办?”
    “我觉得咱们该从更外围一些的关系人下手。”靳伟回答。
    他说的正是戴涛心里所想。“好,那咱们就先会会那个女人。”戴涛说。
 
    一夜无眠,几个中国警察到宾馆安顿好,已经过了零点。老挝的夜十分安静,除了远方偶尔的摩托车驶过和几声的犬吠之外,只有风吹树叶的声音。戴涛一宿没有睡好,脑海里反复琢磨着工作的方案。
    第二天一早,几个人已经驾车来到了王洪亮的公司附近,在那条必经之路旁,潜伏下来。大约十点半左右的样子,一辆白色的小轿车缓缓地驶来,尾号正是1122。老挝警察“小胡子”伸手拦住轿车,里面坐的,正是保安说的那个女人。
    她四十出头的样子,穿一身黑色衣裙,惊讶之余满脸怒气。“干什么!为什么要拦我的车?”她一张嘴就咄咄逼人,显然不好对付。
    “小胡子”亮明身份,和“大个子”一起将她带回到老挝公安部进行询问。
    询问地点的不同,产生的效果也截然不同。别看女人在一路上叫嚣吵闹,但一到了公安部的询问室,立马就老实了。
    “姓名?”戴涛问。
    “曹玉凤。”女人回答。
    “在公司负责什么工作?”戴涛问。
    “我是公司的翻译。”曹翻译说。
    “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吗?”戴涛问。
    “因为王总?”曹翻译反问。
    “我在问你呢。”戴涛说。
    “我觉得就是因为王总。”曹翻译回答。
    “为什么?”戴涛继续引而不发。
    “因为他这段时间很不正常,我曾经几次听他在电话里说……”曹翻译欲言又止。
    “说什么?”戴涛问。
    “说……国内出事了。”曹翻译回答。
    “出什么事了?”戴涛乘胜追击。
    “可能是他的大老板出事了吧,说国内的反腐形势严峻……”曹翻译还是不将话说完。
    戴涛直视着她的双眼,而曹翻译却不时躲闪,深深地低下头。
    “我们之所以在你上班的路上找到你,而不是在你的家里或者公司,就是为了对你进行保护。你现在对我们所说的一切,我们都会保密。我们要找的人不是你,你懂吗?”戴涛一字一句地说。
    “我……懂……”曹翻译抬起头,看着戴涛的双眼。
    “我们是中国警察,抓的是贪官,是经济犯罪嫌疑人,你虽然一直在老挝生活,但并没有改变国籍,还是中国人。凭良心讲,你不恨贪官吗?不希望祖国有一个公平廉政的社会环境吗?”戴涛问。
    “我……”曹翻译嘴唇颤抖着,心里在做着斗争。“我会配合你们的工作,但你们要给我保密,王洪亮在老挝的势力很大,我怕……”她说出了内心中的顾虑。
    “你放心,我保证你对我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严守秘密。”戴涛认真地回答。
    经过曹翻译的供述,两天前确实有两个六十岁左右的中国人来到过公司,但停留了很短的时间,便和王洪亮、齐彪一起离开了。她在公司除了做日常的翻译工作之外,还协助公司会计王爱玲做一些诸如银行存取款、账目翻译的工作。因为在老挝工作的时间比较长了,有固定的住处,所以她每天上午十点多到公司上班,处理日常事务,中午就离开做其他的兼职了。她辩称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兼职雇员,对公司的事务了解不多。但根据她的观察判断,那两个中国人来公司的时候,王洪亮毕恭毕敬,他们应该是王的老板,而齐彪则是王洪亮的下属。齐彪经营的运输公司,也是王洪亮投资的。这几天王洪亮和齐彪都比较反常,王洪亮在那天送两个中国人走了之后,就也没再来过公司。而齐彪这两天也很少来公司,只是于昨天下午来过一趟公司,取走了50万美金。
    “50万美金?”戴涛皱眉。
    “是的,是齐彪让王爱玲提前到银行取的,因为王爱玲不会老挝语,所以是我陪着她去的。”曹翻译回答。
    “你看看,从这些人里找出那两个人。”戴涛拿出两张纸,每张上面都有数十人的照片,其中混杂着常国华和万慧君,让曹翻译辨认。
    曹翻译轻易地找出了常、万两人。“就是他们两个。”曹翻译说。
    戴涛让靳伟一一记下,又通过曹翻译要来了王洪亮、齐彪等人的车牌号码。他觉得按照曹翻译所说的一系列情况判断,老挝不一定是常国华和万慧君的最终藏匿地,王洪亮消失、齐彪取款,很有可能是在协助两个贪官继续逃匿。事不宜迟,戴涛对曹翻译再次强调了保密纪律,让她在保证书上签字画押,就让老挝警察“小胡子”和“大个子”放她走了。之后戴涛立即面见了沙曼副局长,要求他协助中方在老挝全国范围内控制中国逃犯常国华和万慧君,防止他们从老挝离境继续外逃。
    工作再次笼罩上了紧张的气氛,猎人与狐狸在争分夺秒地赛跑。
    经过老挝警方的调查,常国华、万慧君以及王洪亮和齐彪,四个人的电话几乎是在同一时段关机了。要想在最短时间内,从这个3920多平方公里城市中的78万人口中找到这几名逃犯,显然是大海捞针。
    但时间不等人,狡猾的狐狸正在外逃。戴涛看看手表,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他和靳伟等人来不及吃饭,经商老挝同行同意后,准备立即兵分两路,一路由戴涛带队,前往齐彪在老挝甘蒙省的住址进行调查;一路由靳伟带队,直接到王洪亮的公司端他的巢穴,打草惊蛇、引蛇出洞。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