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剧本

幸福花儿开(话剧剧本)

来源:作者 作者:晓重

序幕

祥和小区居民】

【画外音】

 

【舞台,夜,灯光音效起,雷声、雨声。背景天幕上出现微信屏幕,微信群名称:祥和社区大家听(庭)。随着来信提示音,屏幕上分别显示图像、名字和声音。】

小武子:师傅,北边平安无事,正往西面转呢,重点位置一直盯着呢,放心吧。

赵奶奶:岩岩,你在哪了。奶奶想你了,下雨天,可得注意安全,啊!……

大胖:陈儿,天气预报说今天大雨得持续一个晚上,你带雨衣了吗。

小于:陈警长,咱小区的保安把我店面漏水的问题解决啦。你就别来回折腾了!

许大婶:小陈儿?我们家楼下的垃圾箱被雨水泡啦!

萌萌:陈叔叔,下这么大雨,明天的警民共建活动,您还能来我们学校吗?

    六子:陈sir,外面好大的雨,都下成水幕了。

7号楼v神:陈儿,明天过来嫂子给你包饺子。

宅男:陈哥,我老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我该怎么办呀?

路人甲:我说哥们,这事找警察干嘛?你得找妇联!

    张大爷:陈岩,我就是对你有意见,你看看群里有多少人在给你说话?一个字都不回?!你是人民警察吗!?

曹国强:张大爷,我就不爱听你这么说话,你不知道陈警官现在摊上大事了吗?啊?陈岩兄弟,你放心,无论什么事,我都支持你!

众人:啊?怎么回事啊。陈警官?陈sir?陈叔叔?陈岩兄弟?

曹国强:听说陈岩被上级停职啦!说是贪污了5万元!

小于:5万元?笑话!人家老婆是大公司的高管,不差钱!

赵奶奶:你可别瞎说!我听陈岩说,他是去学习了。

曹国强:你看你看,我说什么你们都不信?!行,就算他是去学习,回来他也一定会离开我们小区的,你们等着瞧吧!

【闪电,熄光】

 

【第一幕】

【夜,陈岩家】

陈岩:方卉,我的手机呢?

方卉:你要手机干什么?老公,你刚学习回来,明天你交接完就要到新岗位报道了,我想和你聊聊。

陈岩:都老夫老妻啦,干嘛呢?下这么大的雨,我必须到小区看看。方卉,你说我是不是更年期提前啦?坐一会儿怎么就睡着啦?赶紧帮我找找手机。

方卉:手机在我这儿。

陈:哎呦?查我呀?行了,别开玩笑啦,老婆,我永远对你忠贞不移!小区里肯定会有各种各样的事等着我去处理,这个时候我不在,大家会着急的。

方卉: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又不是第一次下雨,行啦,别去啦!

陈岩:听话,我去去就回!

方卉:陈岩,你已经不是祥和小区的民警了!

陈岩:方卉,你什么时候变得不支持我啦?我只要一天不交接,我就还是祥和小区的民警,我就得尽我的责任。

    方卉:陈岩,看看这些微信吧?看看小区里的人都怎么说你的吧?

陈岩:【接过手机,看了看】我从警这么多年,啥事情没经历过?听蝲蝲蛄叫,还不种庄稼了?我的工作不能不做。

方卉:那你是不是应该给我解释一下?

陈岩:你是我老婆,你还不了解我?

方卉:那你告诉我,那5万块钱是怎么回事?

陈岩:我只是......暂时用一下,等事情办完,我再详细告诉你!我真的要走啦!

方卉:你醒醒吧,陈岩,5万块钱,对咱们家来说,不算什么,我也相信你不会乱来,但你应该看清楚你现在的处境!公安局和派出所都接到举报你的信件和电话,举报人还登陆公安局长的警民联系信箱,给局长发信举报你,说你敲诈勒索收受贿赂。还上传了你在银行取钱的视频,点击量都十几万啦!

陈岩:……

方卉:老公,你是不是得罪谁了?

陈岩:我作为一名人民警察,执行法律赋予我的责任,国家给我的待遇也不低,我老婆是大公司的董事长,拥有上亿的身价,我凭什么就只要这5万块钱?!

方卉:那你想要什么?

陈岩:你!

方卉:讨厌,说正经的呢!老公,即便是别人误会你,你也应该跟组织上解释一下,别死心眼的傻干。

陈:身正不怕影子斜,人在做天在看。我又不是第一天做警察,我相信组织上对我陈岩的为人是了解的!要不然怎么会派我出去学习呢?行啦,我赶紧走啦,回来再说!

方:陈岩,你以为小区离了你就不转了吗?组织上可能就是基于这样的考虑才把你调离到其他岗位,那是给你面子。再说了,你以为小区的人还需要你吗?

陈:怎么不需要我啦?

方:那这部电话呢?作为一名警嫂,我支持你的工作,当初你把家里的电话变成警民联系热线,我什么都没说!甚至我还替你接电话,可是现在呢?这部电话就变成哑巴啦!知道什么叫“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人走茶凉”吗?

陈:这世界,没你想得那么复杂?!【电话骤响】 你看看?!您好,我是祥和社区民警陈岩,有什么事需要帮助?

奶奶:岩岩呀,奶奶有个事儿想跟你说说……

陈:奶奶,有事您说话,我马上办,必须办。

奶奶:岩岩呀,奶奶就是想说……哎呦,奶奶老啦,你已经不在啦,我就不麻烦你啦!【撂电话】

方:你看看。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连你一直照顾的老太太都不给你添麻烦了。陈岩,你已经不在啦!

【电话铃声又响起,赵奶奶再次打进电话。】

    赵:岩岩,奶奶还是得找你,不跟你念叨几句我心理不踏实。

陈:奶奶,您找我就对了,您说什么事?我马上办,必须办。

赵:岩岩,就是,就是……我和你张大爷十一要结婚了。

陈:哎呦好事啊奶奶,您70他72,多般配。

赵:可是我,我有点害羞……毕竟我都这么大年纪了。

陈:赵奶奶,七十岁不算大。您看人家老外,八十多还搞对象秀恩爱呢。您就放开胆子追求自己的幸福生活吧。

赵:岩岩,你可别在心里骂我啊,奶奶总是半夜给你打电话,总是搅合你睡不好觉。

陈:奶奶,您能把心里话跟我说,是信的过我,我怎么能骂您呢。有什么事儿直说吧!

赵:岩岩……奶奶想咨询你个事儿,行吗?

陈:看您客气的,您啊,有话就说,只要我能办到的,我肯定马上办,必须办!

赵:岩岩,这个,这个,没事了,奶奶不打扰你了。

【赵奶奶下】

方:这个老太太还真挺潮的,70多了还搞对象结婚啊。

陈:不对,赵奶奶肯定不会只是在大雨天给我报喜这么简单……

方:这回是你把事情想复杂了吧?!

    陈:你不知道,赵奶奶七十了就这一个孙子,说起来她命也挺苦的,老伴死了以后跟着儿子儿媳妇过日子,可谁知道一场车祸儿子儿媳妇就都没了,孙子又不争气成天在社会上混。我还没到这个社区,她孙子夏江南跟别人聚众斗殴,伤了人之后竟然逃跑了。一跑可就是十年,这些年我一直照顾赵奶奶,做她的工作,老人嘛,自有疼孙子的想法,所以我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让赵奶奶劝孙子夏江南回来自首。【猛然醒悟】不对,我突然有种预感……

方:你是说……她孙子回来了!

陈:对!不行,我得赶紧回小区一趟。

方:你马上就要到新的岗位啦,别再管祥和小区的事情啦好不好?

陈:不好,万一出现问题,我们以前的工作就白做了。还有,这是祥和小区里重点盯防的目标,只要我一天不走,我必须得去检查。这件事得马上办,必须办!

方:行,行,马上办,必须办。我开车送你去。

陈:你跟着我去?

方:我是警嫂啊,这个时候别拿我当董事长。带上你的帽子,赶紧走。

陈:这们多年了,每次出门都是你帮我戴的帽子……谢谢老婆。

方:出个门也这么墨迹,走你!

陈:哎,走着!

方:【喊】等会,我拿车钥匙。【拿钥匙,关门,小武上。】

武:嫂子,你去哪呀,我跟你说这个事。

方:回头再说,我有急事。

武:嫂子,我这也是急事。

方:什么事有我老公的事急呀,回头再说。【下场】

武:哎,哎,嫂子……怎么跟吃了枪药似的。我说的就是你老公的事啊。

 

【第二幕】

【夜,赵奶奶家】

夏:奶奶,您怎么跟警察说这个啊。这不把我露出来了吗。

赵:陈岩警长是好人,你跑了这么多年幸亏他总照顾我。再说了,我也没告诉他你回来了呀。你呀,还是明天跟我去自首吧。

夏:唉……我真是后悔当初,惹完祸自己跑路了,把您老一个人扔在家里。您受苦了。

赵:除了街坊邻居们,陈岩警长一直在照顾我,帮我办低保,帮我买米面,家里煤气灶坏了,他主动来修。有线电视不出影了,他立马来调试,下水道堵了,都是他弄好的。南南,人家不仅没有因为你的事另眼看待我,还把我当亲人一样照顾,这样的好警察我骗他都张不开嘴。要不因为你是我亲孙子,我早就检举你了。

夏:奶奶,您多少次着急忙慌地催我回来自首,就是因为他?

赵:人家陈岩警长说了,只要你能去派出所自首肯定会获得公安机关优惠的。

夏:优惠,优惠,我看您是让那个陈岩下药了吧。奶奶,你清醒点吧,陈岩他自己还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呢,我都听说啦,他马上就要被调离了,你还让我相信他?!

赵:我就是相信陈岩这孩子绝不可能做那样的事儿,南南,他答应我们的事情调查清楚之后一定会马上办,必须办的。

夏:您别听他说的,这都是警察惯用的宣传,我既然回来就是想听奶奶您的话,去派出所自首。这些年,我在外边太累啦,就想赶紧把这个案子了结了,在您身边孝敬您!可是现在,新来的警察还会像陈岩这样对待我们吗?再等等吧,奶奶,今天您过生日,咱别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啦,好吗?

赵:你别犯浑了,我孙子都快没有了,还过什么生日?我现在就去找陈岩。南南,你在外边万一……奶奶我可再也经不起事了。

夏:奶奶,您就放心吧,我走啦!

赵:哎,你别走,回来啊。

夏:我买蛋糕!【匆匆下场】

【奶奶叹气】

 

【第三幕】

【夜,祥和小区】

    曹国强:玉玉,你这暴脾气,怎么说走就走呢?

    曹玉玉:我有事!

    曹: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这还下着雨呢,赶紧回家!

玉玉:这雨下的多刺激呀!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曹:哎呀,我的小祖宗,你有病吧?!

玉玉:哎呀,放心吧,我会注意安全的!

    曹:你给我回去!

    玉:哎呀,时间来不及了,你就让我去吧,你最好了,啊!木木木木。。。。。。

    曹:少来,你别跟我任性,赶紧回家!

    玉:哎,我今天必!须!去!

    曹:那你还真去不了,我告诉你,搁平时我拦过你吗?你说什么事儿我没顺着你,你要去台湾看周杰伦五月天演唱会,我是不是给你买最贵的票让你去?还有你背的包,哪个不是上千上万的?我还不够宠着你啊!

    玉:我承认,你对我挺好,满足了我的一切要求,可是精神上的呢?你这样把我关在笼子里,我需要飞翔!

    曹:宝贝,就算是笼子,那也是金丝楠的。我好吃好喝的供着你,你有什么不知足的?!

    玉;得得得得,我跟你直说吧,今天对我很重要!我要去参加我们群“女神竞选比赛”,我志在必得,多好的机会啊?!

    曹:哎呀小祖宗,你在我心里已经是女神了,

    玉:光你一个人怎么能够?我的价值就是在我的圈子我的群里当他们的女王!

    曹:小姑奶奶,这不胡闹吗?下这么大雨,别再感冒了,啊?赶紧回家!

玉:做人得有信誉!我们群里约好了今天大家都得到!行啦,你先回去吧!凌晨5点之前我一定安全回来!

曹:还凌晨5点?!不行,你跟我回去!

玉玉:哎呀,你别拽我,你再这样我喊人了啊!

    曹:喊人你也得跟我回去!

    玉:哎呀,来人呐,救命啊,出事了——

   【夏江南上】

    夏:住手,我说这么大岁数你几个意思呀?拉着人家小姑娘耍流氓,真没羞没臊。

    曹:诶,你算干嘛的啊,你管得着么?

    夏:我告诉你,遇到你这么个色迷迷的玩意儿,我就得帮政府管管你!

    玉:欧巴~太帅了吧,

    曹:你管谁叫爸呢

    夏:管我!我现在是跟你说话呢,你跟她怎么回事啊?

    曹:我俩怎么回事你管的着么,赶紧给我闪一边儿去,别让我报警抓你啊!

夏:嘿! 你个老东西,长的跟鸟叔似的,你耍流氓还敢报警啊,你报,你打个110试试!

曹:我,我有手机我就报!

    玉:你敢,你要这样我就一辈子不理你!

    曹:小姑奶奶,你还分得清谁远谁近呢,怎么总胳膊肘往外拐呢?

    夏:你近?你是他爸爸!

    曹:废话!我就是他爸爸!

    夏:我还你爷爷呢?!呸,你个老东西,你还占人便宜!

    玉:欧巴,他真是我爸爸!

    夏:是你爸爸,我也。。。。。。不是,你们唱的是哪一出啊!

玉:欧巴,你出门怎么不带伞呢?【顺手把爸爸手中的伞打给夏江南】你也住在这个小区吗?

夏:我。。。。。。

曹:你谁呀?叫什么名字?你父母谁呀?你住哪儿呀?

玉玉:爸,你要干嘛呀?!我这就跟你回家,啊?这样,我哪都不去啦,我跟这个。。。。。。叔叔聊几句就回家!爸爸爸爸,这是我的车钥匙,这下您放心了吧?

    曹:你可别骗我,啊!别让我担心,啊!赶紧回家,啊!

玉:哎呀,行啦,走吧!【玉推曹下】

玉玉:欧巴,我觉得你就是我心中的玄彬,你跟他气质好像啊!今天太谢谢了!

    夏:嗨,不用谢,我再怎么着也不能看见你这么漂亮一姑娘落一老头手里啊!刚才,还误会啦!

    玉:没事,很多人都说我是我爸的小三儿呢!我漂亮吗?

    夏:嗯。。。漂亮

    玉:欧巴,你觉不觉得我身上有某种潜质啊!

    夏:潜质?

    玉:对!你有没有发现从我的脚心一直到天灵盖都散发着某种气质!

    夏:啊~?

    玉:女神气质啊!嘿嘿,欧巴,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女生啊!

    夏:小妹妹,我已经过了喜欢女生的时候了!

    玉:别过别过啊!欧巴,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夏:问。

    玉:你看着我眼睛的时候,你的心会不会【手比划】跳啊!

    夏:心不跳就死了小妹妹!

    玉:哇塞,好man呐, 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好吗

    夏:说!

    玉:你有女朋友吗?

    夏:我。。。

    玉:等会等会,让我准备一下!

   【陈岩举着手电上】

    夏:可能你爸又回来啦,你先回去吧,咱们改天再聊!

玉:好man呢!那好,改天见!

【陈岩上】

陈:哎呦,玉玉,这么晚还不回家呀?

玉玉:岩伯伯。。。。。。【捂脸笑下,夏江南欲走】

 

【第四幕】

【夜,祥和小区】

【夏犹豫继续走。与陈岩擦肩而过,陈感觉不对,叫住夏】

陈:这位哥们儿,你等一下,大半夜的走这么急去哪呀?

夏:哦,我老娘病了,我去叫救护车。

陈:看着你眼生啊,你住几号楼,几门,几层?

夏:我住前面十八号楼三门603

陈:不对吧,十八号楼三门603住的是魏大夫一家三口,没有老人呀。

夏:我说错了,是八号楼。

陈:小区从一至八号楼最高的是五楼,多出来的一层你给安上的?

夏:我新搬来的,记错了,家里有病人我得赶紧走。

陈:等等!你家里有病人拿着根棍子干什么?

夏:黑灯瞎火的我防身用。

陈:你又不是武松,这个社区也不是景阳冈啊,周围环境挺安全的。

夏:我乐意,你管的着吗。

陈:哦,那是管不着。不过你大半夜的拿根棍子在小区里溜达,就不怕巡逻的警察和保安怀疑你?

夏:就那几块料,切。

陈:嚯,一看你就是高手啊,哪条道儿上的。是拧门撬锁砸明火,还是高来高去爬阳台,再不就是专门捡漏吃轿车屁股?

夏:那都是下三滥干的活,我丢不起那个人。

陈:夏江南!

夏:哎。

陈:赵奶奶的孙子。

夏:【警觉起来】哦,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陈:干我们这行的就得熟悉社区情况,谁家有几位老人几个孩子,谁家是做生意的还是在外打工,谁家有人常年不归去向不明,谁家有红白喜事婚丧嫁娶添人进口,这些都得做到心知肚明。要不然怎么吃这碗饭啊。

夏:你到底是谁啊?

陈:我就是这的社区民警陈岩。夏江南,我虽然不认识你,但你的照片我可是印在脑子里了。虽说这些年你漂在外面有点变化,但模样再怎么变,你也是夏江南。

夏:你就是陈岩陈警长?

陈:假了管换。夏江南,这两天我眼皮总跳,估摸着就得点事。果不其然你还真回来了。政策就不用我再跟你宣讲了吧,放下棍子跟我走吧。

夏:我跟你走哪去?

陈:跟我自首去!

夏:我不跟你废话。【举棍子要打】

陈:夏江南!我再说一遍,你要动手性质可就变了。

夏:你都不在这儿啦,还说大话压寒气。

【夏举棍子打陈岩,被陈岩夺过棍子,踹到在地。】

陈:咳,我当你有多厉害呢,敢情也是纸糊的驴大嗓门。我还没过瘾你就躺下了,要不要起来继续下半场?

夏:你,你警察打人,你触犯法律。

陈:那我也告诉你,我这叫正当防卫。

夏:好,我认栽,碰上你算我倒霉。我是打不过你,可是我不信跑不过你。

陈:你先别动。【从包里掏出竖笛。】我看过你资料,知道你小子以前在体校练田径,你看看这个是什么?

夏:哎呦,您这是几代长老呀?合着警察是要调到丐帮当帮主呀?

陈:有个性,都这时候啦你还贫呢!告诉你夏江南,只要我把它吹响了,不论白天晚上立即就能有人响应。马上就能拉起一张社区的平安网。

夏:陈岩,你就吹吧。

陈:好!今天你就是孙悟空能跑十万八千里,我也要把它变成金箍棒把你打回来!我马上吹给你看!

【奶奶上场,摔跤】

赵:哎呦!

【小武子上场】

小武子:赵奶奶——

【趁陈岩搀扶时,夏江南逃跑,陈岩吹起竖笛】

小武子:哎?师傅,你不是出事了吗?

【张大爷吹应和哨,带领夕阳红巡逻队众人上场】

张大爷:陈岩警长,祥和小区夕阳红巡逻队前来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陈岩:夏江南回来了。

张大爷:啊?人呢?

小武子:赵奶奶跌到的时候,夏江南跑啦!

张大爷:跑啦?老马头,你们赶紧带人去看看!桂荣你没事吧?

赵:没事没事,南南回来了?我的孙子在哪呢?

陈岩:奶奶,您放心吧,我一定会把南南的事情处理好!小武子,赶紧扶奶奶回家!

赵:哎!

张大爷:等会儿!

【众人站住】

张:陈大警官,我知道你现在的处境,我也佩服你都——那样啦,你还来小区巡查。但是你现在必须告诉我,前几天你在夕阳红巡逻队竞选队长投票的时候,你为什么把最重要的一票投给老王头?!

赵:德山,陈岩警长还忙着呢,改天再说!

陈:奶奶,不怕,张大爷这口气儿不吐出来也不好,老王头竞聘报告做的好,岁数也比你小,大家都支持他呀。

张:狗屁!我还是夕阳红巡逻队的元老呢,陈大警官,你大爷我跟着你满小区转悠的时候他还在家抱孙子呢。

陈:张大爷,您是元老没错,可您毕竟70出头了——

张:老王头也60多了,他就年轻?陈岩啊,你大爷我跟你鞍前马后的没功劳也有苦劳吧,当时你提议把小区里的老年人组织起来老有所为,我可是第一个站出来支持你的吧?你大爷我觉悟也不低!你说,你什么事我不支持你。可是你不能在我背后捅刀子吧?

武:张大爷,您老可不能这么说。我师父这不是背后捅刀子,这是明着捅的。

赵:怎么说话呢孩子?

张:这不是更伤我的老脸吗?大家伙儿都看看,我跟老王头票数不相上下,就这么关键的一票。就这一票,你投给他?你让他当队长。

陈:张大爷,您真的别生气,让老王头当队长也有我的想法。

张:有什么想法啊,不就是他退休前当过局长吗,你看他官大就给他来个帽翅。

陈:张大爷,不让您当队长负责任是有我的考虑,我也是为您着想!

张:我不听这个,我就是对你有意见!竞聘夕阳红巡逻队队长我认为不公平,我要召集老头老太太们商量,重新选举。

赵:跟孩子好好说。

张:我跟他没什么可说的,他还是折腾他自己的事吧!都被调离了,该!【下场】

陈:张大爷您别走啊,慢着点……【对武】赶紧把俩老人送回去。

【武答应着下场,陈岩吹起了竖笛,方卉看到了眼底】

 

【第五幕】

【夜,祥和小区】

 

方:陈岩,累了吧,坐下歇会。

陈:不是让你先回家了吗?

方:我不放心,一直坐在车里等你。你好久没吹过它啦!老公,你吹他的时候真帅!

陈:也就你懂得欣赏我。

方:当年老警长把它送给你,就是一个念想,可后来你把它变成了小区报警信号......也不知道它原来的主人现在怎么样了,是否还健健康康?

陈:会的,他一定会健康的生活着,一定能安心的过着幸福的晚年,卉卉你知道吗,每当我吹起竖笛就想象到他能听见,他能看见我今天的所有作为,他还像二十多年前那样微笑的看着我,跟我说,小伙子,我相信你!

方:岩岩,你还记得他的模样吗,还记得他送你笛子时的眼神吗。

陈:我怎么能忘得了呢,当时他就离我那么近,就像咱俩现在一样。

方:如果不是他,你也许就错过高考错过机会了。

【音乐起,情景再现,年轻的陈岩、年轻的方卉、老警长】

陈:那一年我们高考,十年的苦读终于要结果啦。

方:可是当时我走进考场,竟然看到你的座位是空的,心里急得像沸腾的开水一样,脸上一个劲的冒汗。

陈:那天我起来后赶紧骑车往考点赶,穿过小巷、拐过街道,突然,看见一个老大爷趴在地上,我二话不说扔下车把大爷扶了起来,然后赶紧跑到街边的商店打110,120,让他们赶紧来救人。正在这个时候,他的儿子和儿媳妇来了,一把抓住我,非说是我撞的老人,还把我的学生证和准考证抢走了,任凭我百般解释苦苦央求就是不还给我。

方:这个时候,他来了,黑黑的脸上冒着油光,穿着被汗水浸透的警服,冲着你们行了个标准的敬礼。

陈:他听完事情的经过,又仔细的端详我,然后朝他们要来我的学生证和准考证,就说了一句话——

老警长:先去考试,考完后来这个岗点找我,我等着你!

方:记得你说老人的儿子儿媳妇拉着你不让你走,是他拿出自己的工作证塞到对方手里说——

老警长:你们先让他去考试,不能耽误孩子的前途。我的工作证押给你们,上面有我的工作单位和姓名,如果经过调查证实他是肇事者去而不返的话,放走他的责任我来承担。

陈:我当时感激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就给他鞠了一躬,转身骑车飞奔到考场,赶上了最后的考试。从考场出来的时候我就想,如果我能达到录取分数线,一定要报考公安大学,我要当个警察,当个像他这样的警察。

方:高考分数下来了,你拿到公安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第一时间叫上我,跑到他值勤的地方。举着通知书对他说,我被警官学院录取了,我要当一名人民警察了。

陈:他接过录取通知书,哆哆嗦嗦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老花镜,仔仔细细的看了半天,他哭了。。。。。。我问他,您干吗哭啊?难道我考上警官学院您不高兴吗?我是来向您报喜的啊?

方:他拍着你的肩膀说——

老警长:孩子,站完今天这班岗我就退休了,你的录取通知书是给我退休前最好的礼物,我真的很高兴,看到有你这样的年轻人来继续这个职业,我打心里真的欣慰啊!警察这个职业虽然苦点,累点,也许有时候还不被人理解,也许在面对犯罪,挺身而上的时候还会有流血,有牺牲,也许有时候你还会受委屈。但只要我们心里有正义,心里有阳光,就会给你周围的人们带来温暖。就会用法律给老百姓公平!

陈:我跟他告别的时候,他叫住我,眼神里透出股期待的目光,慢慢地把笛子递给我——

老警长:从警一辈子除了最爱这身警服剩下的就是这个竖笛了,我自己开心的时候吹,郁闷的时候吹,高兴的时候吹,伤感的时候也吹,是它陪伴着我走过这么多年。如今我要退休了,也该给这个笛子找个新的主人了。以后你拿着它,你吹响的时候我就能听见,我就知道你平安。我就知道,你周围的人们都平安!

方卉:雨停了。

陈岩:雨真的停了。

【漫天地星星出现】

方:【拿起路边的一束花】岩岩,这就是你在小区里种的雏菊吧。

陈:嗯,小区里的人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幸福花。你看它黄黄的花瓣,黄黄的花蕊,还有这碧绿的叶子和根茎,代表着永远坚强快乐。我就是想用它给人们传递出一个信息,在这里,有平安、有幸福。。。。。。

方卉:陈岩,我经常会为我选择了你而感到快乐,也经常会为我警嫂的身份而自豪。当我向别人介绍我的老公是一个人民警察,无数个人投来羡慕的目光的时候,我真的感觉我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陈岩:谢谢!我也觉得我很幸福!我感谢你的付出!我的老婆是那么的优秀,那么的漂亮。每当我回到家里,无论多忙多累,我都会为家的整洁、家的温暖感到踏实感到放心感到……谢谢老婆忙完公司又忙家里!

方卉:老公,你知道就好,其实千千万万的警嫂都是这么做的,我们的想法很简单:老公好,家就好!老公,不是我没有觉悟,我支持你的工作,但就你目前的处境,作为你的老婆,我当然信任你,但我还是建议你和领导谈谈。

陈岩:谈什么?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的督查,我们的纪检同志会去调查的,真相永远是真相,我相信组织更相信我自己!

方卉:但这需要时间,你忙大家更忙,你主动和领导沟通,不但解释了自己,没准还节省了你和领导的时间成本,你口口声声说小区需要你,但你现在的停职是会影响大家对你这个社区民警的需求的!现在这个社会,沟通真的很重要,我就想不明白了,你有大把的时间往小区跑,怎么就不能到领导那里申诉一次呢?!

陈岩:申诉什么?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不去!

方卉:行,你不去我去!

陈岩:你也不许去!

方卉:陈岩,你别搞错了,我这是为我自己吗?我是在帮你好不好?

陈岩:你这样的帮忙我用不着!

方卉:陈岩,你太过分了,你太固执了!

陈岩:你老公我就这样!

方卉:好吧,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啦,我也很忙,我先走啦!【下】

【陈岩看着老婆的远去】

陈岩:哎?!我怎么回去——

【闪电,下雨,忧郁的竖笛声响起】

 

 

【第六幕】

【夜,陈岩家门口】

   【灯光起,方匆匆上,武追上。】

武:嫂子,你真的要走啊。

方:不走干嘛啊,是你们陈大警长太过分!。

武:哎呦,嫂子,我师父那不是说气话吗,你怎么还当真了呢。

方:我好歹也是个董事长,我还真不伺候他了。让他自己守着祥和社区过去吧。

【小武子抱着方卉的箱子】

武:嫂子,你可别真生气,这个节骨眼上你要是离开我师父,那谁替他伸冤,谁替他平反昭雪啊。

方:他自己可能耐了,让他自己处理去吧!

武:【哭】别啊!嫂子,都知道我师父受委屈,咱们不帮他谁帮他呀?

方:我倒是想帮他呢,他听吗?

武:嫂子您放心,这事交给我办,我是名侦探柯南呀,咱给他来个现场办案!但是嫂子你可千万不能走啊!

方:哎呀,行了,我是去出差,有份重要的合同我必须去签,小武子,像我这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警嫂,还不至于为这点事儿跟他生气! 不过我可提醒你啊,你可别太邪乎了,啊。

武:中!您都交给我吧!

【第七幕】

【白天、祥和小区街心花园】

武:人来的都挺齐啊,哈哈。

曹:小武子,你不是说陈岩警长让大家开个会吗,我是接完你电话立马就跑过来,陈岩说的话,在我这好使。

武:曹老板,还是你有觉悟。

曹:陈警长身边有你这个鞍前马后的兄弟,也不错!

张:行了,别互相吹捧满嘴胡天了,陈岩呢,他人呢?

武:哦,陈警长,就是我师父临时有点事晚来一会,让我先主持开会。

张:小武子,你要是能当主持,那我就是方丈。陈岩不来,我走了。【要下】

武:张大爷,你别走啊,今天这个会跟你有关系。

张:什么,跟我有关系?是不是陈岩这个小子觉悟了,想通了。让我当夕阳红的队长了。

武:不是,确切的说,是跟来开会的各位都有关系。

赵、曹、于:都有关系,什么事啊?

武:大家都知道陈警长的事了吧?他现在是蒙冤受屈被人诬陷,作为祥和小区居民,还是保安队队长的我,有义务为陈岩同志调查此事。

张:你还来劲了,屎壳郎上马路装起宝马来了,哈哈哈。

曹:老张头,你别打岔啊,听小武子说怎么调查。

赵:对呀,都别打岔听听小武子说什么。

武:我先说说我的观点,本人是按照大面积普查和重点侦查相结合的办法,首先对本小区居民做了全方位的调查。然后从中筛选出重点怀疑的对象,再然后对这些重点怀疑的对象进行重点调查。恭喜各位,你们都获得了重点怀疑的资格。

张:呸!我看你是醉雷公胡劈。

曹:小武子,你说话可要有证据啊。

赵:武子,奶奶知道你心理着急才上的火,病了赶紧看医生去,千万别扛着。

群众甲:武队长,我也想知道是谁诬陷的陈岩警长。可是你别把这个罪名按我们头上啊。

武:都少安毋躁,听本侦探挨个给你们分析一下就全明白了,先说你曹国强。写举报信诬告陈警长你有很大的嫌疑。

曹:小武子,我刚才已经说了,办事要有证据,你不能信口胡说。

武:我有证据啊,去年你在小区里开了个三无的麻将馆,招揽些不三不四的人玩牌赌博,居民可是没少举报你。是陈警长找你谈话,又实地去检查,还三番五次的劝阻你,最后才封了你的麻将馆。为这事你怀恨在心,才偷偷诬告他的,对不对?

曹:咳,我说小武子,这都是那个朝代的事情了,啊!当时陈岩封了我的麻将馆我心里是不舒服,但经过陈警长说服教育,我当即没二话就把麻将馆关闭了。这个事情你是知道的呀。

武:对,我知道啊。

曹:这说明什么?

武:说明什么?

曹:说明人家陈岩——牛!我服他!还有,自打那件事以后我和陈警长的关系是越走越近。远的别说,就说那次,啊!陈岩把脚扭伤了,我到处给他寻医问药最后才治好的,就凭我们俩的关系,你怎么能怀疑我呢?

武:对呀,你说的这些事我都知道,那就不是你。

曹:就是嘛,小武队长,你得多动动脑子。别傻小子拾柴火认准一个地儿。

武:你说的也有道理。那就是您了,赵奶奶。您的孙子夏江南可是一直负案在逃,虽说陈警长总给您做工作让他投案自首,可一直没动静呀。极有可能是你为了掩盖夏江南的行踪,才诬告的陈岩对不对?

赵:我说你这个孩子脑袋用门挤了吧,怎么说话呢。

张:对,我看也是,估计是脑袋同一位置被门挤了好几回。

赵:你别瞎掺合。我说小武子,我跟陈岩的关系别说是你,就是满小区的人都应该知道。我拿陈岩当我的亲孙子一样看待,说我举报自己的孙子,这样的事只有脏心烂肺的人才干得出来。

武:赵奶奶,您别生气呀?!

赵:少跟我说话!

武:赵奶奶,我刚才是用的排除法,这样,你没事啦!你被排除了!

曹:小武队长,办案得靠智慧,你想想,什么人最恨陈警长?陈警长又得罪过谁?

武:明白啦!太谢谢你啦曹老板,不用说啦!现在所有的目标都应该清楚了!那就是……

张:我?

武:对,就是你老张!你因为陈警长没投你的票,你没有当上夕阳红巡逻队的队长就怀恨在心,明里暗里的总跟陈警长过不去,还自以为以前当过单位领导和陈警长倚老卖老,还总撺掇一些老头老太太要重新选举推翻现在的结果。所以根据我的推理,你就是写举报信的幕后黑手。

曹:【鼓掌】精辟,佩服!小武子,你分析的丝丝入扣一看就知道是受了陈岩的真传啊。

赵:德山,这事真是你干的吗?

张:我,我,【指武】他是胡说八道,满嘴喷粪……

曹:【拉过武暗示】看见了吧,这叫狗急跳墙,说明你分析到他要害了。

群众:张大爷,您隐藏的可够深的。

赵:没想到呀,你老张怎么会是这样一个人呢。

张:你们,你们这是合起火来诬陷我!

【陈上场,急忙拉开众人。】

陈:这是怎么了,怎么都搅合一块了。

武:师父,我向你报喜,诬告你贪污受贿,致使你离开的坏人让我挖出来了。

陈:张大爷?你别瞎说啊。

曹:有证据,小武子都调查清楚了。

武:对……对!经过我的讯问,老张头已经哑口无言了。

陈:行了,我的事情跟张大爷无关,大家该忙忙去吧,对不住了。

张:都别走!陈岩,你就别演戏啦!我今天当着大家的面告诉你,我是真的恨你!我是想当这个队长,是想带着一帮老家伙们在小区里巡逻,但我不是为了显摆自己,我是真想为大家做点事,真的想替你这个社区民警、为咱们派出所分分忧,担担肩呐。陈岩,我今天给你洗洗澡,给你照照镜子,让你明白明白,我想当这个队长不是官迷,我就是看着你陈岩,天天风里雨里的为社区老百姓奔忙受累,心里着急,我是心疼你啊!但我绝不会做出这种诬告人的龌龊事儿!

陈:张大爷,您消消气……

张:什么也别说了。就算是我诬告的你,从今往后——我跟夕阳红巡逻队一刀两断。【转身下场】

赵:哎,德山,有话跟孩子好好说,别走啊。【对武】小武子,你的脑袋真让门挤了。【下场追张】

群众:武侦探,我看你改行卖窝瓜得了。【下场】

曹:兄弟,唉……【下场】

陈:小武子,谁让你在小区里瞎折腾。

武:师父,我这可是为了你的清白啊。

陈:为了我的清白你就能随意质疑别人的清白吗?现在好了,问题没解决又生出这么多的事来,尽给我添乱。【下场】

武:怎么都冲我来了啊,我着谁惹谁了。

 

【第八幕】

【白天、张大爷家】

张:真是好心没好报呀【边走边与观众交流】我是万万没想到,想老骥伏枥多干点事,结果弄成个里外不是人。我要娶进门的新娘子,就是那个赵老太,也对我阴阳怪气的怀疑我,你们说说我冤不冤呢。【上台,拿钥匙开门,看见门口站在个少女打扮模样的人,示意她躲开,对方没动。】

张:哎呦我的妈呀,你,你怎么改造型了。这身衣服从那扒来的?

赵: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这是我跟你结婚那天要穿的礼服。看看,怎么样?

张:你还别说,你这么一捯饬还真应了那句名言。

赵:那句呀。

张:老黄瓜刷绿漆,你就装嫩吧。

赵:去!别给你梯子就往上爬,看看我给你带的什么。

张:【接过来】饺子呀,你给我包的。这个算什么意思?

赵:你个老东西,算我误会你了,给你赔礼道歉。

张:你看,咱俩这关系用得着道歉吗。要是赔礼也得让他陈岩给我道歉。

【陈上场,张大爷伸手刚好指点到陈岩的鼻子。】

陈:张大爷,我就是专程来给您老赔礼道歉来了。

张:哎呦,我可不敢当,哪敢劳您陈大警官给我道歉呀?

陈:张大爷,咱们爷俩当着赵奶奶的面,把话都说开吧!举报信的事儿,根本就跟您老人家没有关系。咱们今天就说说,夕阳红巡逻队长竞选的事儿。

张:我说过啦,从今天开始,不!从现在开始!我和祥和小区夕阳红巡逻队没有一毛钱关系!

赵:德山呀,当着孩子的面,你说这话干嘛?听孩子把话说完!

张:说什么说?他就是以权谋私、唯利是图!

陈:张大爷,作为您的晚辈,您可以打我骂我!但对于我的责任,您老必须听我把话说完。不让您当队长,是考虑到您的身体状况,正是由于您辛苦了一辈子,而且马上又要和赵奶奶过幸福日子了,我就是想让二老多出去旅游旅游,享受一下快乐的晚年生活,我才把那一票投给王叔的!赵奶奶辛苦操劳了一辈子,我们真的应该心疼心疼她!

赵:德山呀,你看你误会人家孩子了吧?!你呀!

张:哎呦,陈岩啊,你这么一说显得我这个老头也太矫情了。

赵:赶紧的,人家陈岩给你赔礼,你就别端着了,把咱俩的想法跟他说说。

张:好。陈岩警长,我现在正式邀请你,不管你到什么地方,都得回来当我和桂荣结婚典礼上的证婚人。婚礼就定在十月一号,请你到时务必赏光参加。

陈:谢谢张大爷,这件事我肯定——

陈、张、赵:马上办,必须办!哈哈哈哈

【于提着一件西服,急匆匆上】

于:张大爷,张大爷,出,出,出,出事了……

张:小于老板,怎么拉?

于:哎呦,陈警官也在呀?张大爷,我说出来您可别生气啊——先让我喝口水。

陈:别着急小于,慢慢说。

于:这两天换季,来店里洗衣服的人特别多,前两天张大爷送我这一件名牌西服,说是他儿子从国外带回来的。一看牌子吓我一跳,是国际名牌阿玛尼。

张:没错,那是我结婚的礼服。

于:这可是个大活儿,当时我特别高兴!可是等今天要来给张大爷送西服的时候,我一看,一看——

张:看什么看啊?你给我洗花了?

于:不,不是。我给您弄错了。我把,把,把……西,西,西服给了别人,但我不知道给谁啦?!

张:哎呀,我这马上就要到日子啦,你说你——

陈:别急【接过西服】。小于,你平时接活的时候给凭据吗。

于:给啊,可我都是手写的凭据,谁来拿都,都,都一样。

陈:那你记着拿走衣服的人什么样吗?

于:这两天人来人往的,活也多的忙不过来,我压根就没记住呀。

张:我说小于老板,当初你妈妈生你的时候脐带绕颈吧。

于:你,你,你怎么知道的。

张:这不明摆着吗,口条不利索眼神不好使脑子还不灵,典型的大脑缺氧后遗症。

赵:你怎么说人家孩子呢?

陈:【仔细看西服上的标签】小于,我看这不是鹰呀?鲸鱼?!咳,这明明是班尼路嘛!你怎么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呢?

于:唉,我也是,是,拿出来才发现错了啊。

陈:你还能记着给你这件西服的人长什么样吗?

于:记,记,记不得了。

陈:他有多高?

于:一人来高吧。

张:这不废话嘛!

陈:说话什么口音?

于:跟咱们一样。

陈:他有什么特征吗?

于:哎呦!我,我,我要是能想起来,用得着这么着急吗?

张:咳,你这个小子。你还急眼了,怎么跟陈警长说话呢。

陈:没事,没事,谁摊上点事心里都有火,咱们冷静的分析一下,小于这个干洗店开在小区临街的铺面上,客户95%以上都是咱祥和小区的居民,所以要想弄清楚谁拿走了这件名牌西服,就得先小区里面下手。

张:可是一点眉目都没有啊,你们警察破案也得找线索吧。

陈:谁说没线索呀,这不明摆着吗,这件班尼路就是线索。

张:西服上一没名字二没任何标记,你总不能让它开口说话吧?

陈:张大爷,死物件当然不能张嘴说话了,可是这上面的确有很多值得推敲的线索呀。【摆弄西服】看看这西服的袖口、下摆和边角的磨损程度,说明这个人经常穿这件衣服。再看看这衣服的肩宽,长度,肥瘦,这主至少得一米八以上,四十多岁,还不是个瘦人。小于,你容我捋捋,按照这个条件小区里有多少人能靠的上边……【举着衣服想了一会】小于,你说十五号楼的那个王大力是不是有点像呀?

于:就那个脑袋有点秃,肚子有点大,走路晃晃悠悠总摆出个官僚派头的王科长?

陈:我说的就是他!

于: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是他。这个人平时特爱占人家小便宜,肯定是他觉得这件衣服比他的好就不想送回来,不行,我这就找他去!

陈:等等。八字还没一撇你就上门找人家,如果不是他你怎么收场。这样,【陈岩掏出手机打电话】,喂,王科长吗,你好,对,我是陈岩。给你打电话有两个事说一下,你新买了辆电动自行车吧?要注意防盗呀,我可是好几次看见它在楼下空地上放着呢,如果不往楼上搬就把地锁加上。对,这样保险。第二件事儿,给小区贫困户募捐的事情知道吧?你肯定来?那就太好了,热烈欢迎!到时候我等着你。哦,对了,前两天你去小于干洗店洗的西服拿错了吧?哦,拿回家就没顾得上看。【转脸对赵、于、张】就是他。王科长,我现在就让小于把你的西服送过去,谢谢你啊。齐活!

张:陈岩,你可真行!

于:哎呀,陈警官,今天太感谢您啦!改天给您送个大锦旗!

陈:少来,别整这些虚头八脑的!哈哈哈哈哈,赶紧去吧!

于:再见!【下】

赵:孩子,今天又辛苦你啦!

陈:这都是应该的!您老就别客气啦!好啦,二老忙吧,我就不当你们俩的电灯泡啦!再见!

张:结婚那天一定来。呵呵呵。

陈:好嘞!

赵:等会儿,奶奶送送你!

张:送什么呀?陈岩又不是不知道咱俩的关系!又不是不认识道儿。

赵:你个老东西!我真有事儿!

陈:好,张大爷,您老就先休息吧,说完话我保证把赵奶奶护送回来!

【赵、陈边说边离开】

赵:岩岩,奶奶对不住你呀!

陈:什么事呀?

赵:其实,我骗了你,江南他……【收光】

 

【第九幕】

【白天、曹玉玉家、夏江南住处】

陈岩:你去自首吧!

曹玉玉:你去坦白吧!

夏江南:不要管我,你已经离开啦!

曹国强:你还管我?他已经离开啦!

陈岩:那你对得起你的奶奶吗?

曹玉玉:那你良心上过得去吗?

夏江南:陈叔,无数次幻想着我和我奶奶一起生活的快乐场景,十年啦,我每天半夜像只流浪狗一样在大街上东躲西藏,看着别人家幸福温暖,而我——

陈岩:而你只能痛苦的充满恐惧的活着!

夏江南:——我何尝不想陪在奶奶身边,可是我真的害怕,害怕大家看我的眼神,害怕我曾经犯过的错,害怕当警察把我带走时奶奶失望无助的眼泪,我真的不知道我应该如何面对——

陈岩:但是你必须面对!

曹国强:玉玉,你应该理解爸爸!我不想办法挣钱怎么能养活你呢?我干饭店做生意开麻将馆,不就是想给你个富裕的生活吗,让你从小不受穷,让你漂漂亮亮的像个公主。可是他陈岩不让我开麻将馆,那就是挡我的财路,我就得报复他!

曹玉玉:可岩伯伯对咱们这么好,把你当朋友,把我当他的女儿!

曹国强:他那是嘴甜心苦收买人心,爸爸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他陈岩竟然当着我兄弟的面封我麻将馆,我以后怎么在这圈里混?我就不能让他好过,如果我举报成功了,他就得承担法律责任脱警服,治不了他最轻也得让他离开祥和小区。

曹玉玉:那你就是让我也离开!

 

陈岩:你在外面的时候管你奶奶了吗。虽然你不定期偷偷给你奶奶寄钱,可那点钱能顶用吗,能换得回老人家对你的思念吗,能摆脱的了老人家的孤独吗,能表明你就是个孝顺的孩子吗?

夏江南:......

曹玉玉:你以为我要的就是这些吗?你在外边所谓的打拼,而我只能一个人呆在家里——我妈妈呢?!当初你把她逼走的时候,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每天陪伴我的只能是你给我买的昂贵的芭比娃娃,打雷下雨的时候,你知道他们有多可怕吗?爸,我从小到大唯一记得的,就是岩伯伯的肩膀,每次在我害怕的时候,第一个出现在我面前的就是他!

曹国强:......

陈岩:你去自首吧!

曹玉玉:你去坦白吧!

夏江南:我不敢!

曹国强:我不能!

陈岩、曹玉玉:你必须去。

曹国强、夏江南:我不能去!

曹国强:因为我是个男人,一个孩子的父亲,说出去的话必须像泼出去的水,如果我承认了一切,那你就会拥有一个龌龊的父亲!

夏江南:因为我是个男人,一个老人的孙子,我希望能尽到我的孝心,如果我进去了,这个世界上就会多一个孤独老人!

陈岩: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逃的了一时逃得了一世吗?夏江南,有件事情你恐怕不知道,当年你打伤人潜逃在外,扔下赵奶奶一个人孤苦伶仃,被害人起诉刑事案件附带民事赔偿,所有的费用加在一起就是好几万啊,她为了赔偿人家,天天靠捡破烂生活,就差把房子卖了给你还账,这些事情你都知道吗?

曹玉玉:你真虚伪!爸,陈叔帮咱家、帮你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他拿我们都当亲人看待,而你却诬告人家,竟然想让岩伯伯脱警服,你也太狠了吧?你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人前奉承人后腹黑,你不配做我爸!

夏江南、曹国强:我——

陈岩、曹玉玉:你对得起他(她)吗?

夏江南:陈叔,你别说了,我再想想。

曹国强:玉玉,你别说了,我不可能!

曹玉玉:那我会让你后悔的……【跑下场,灯光收,闪电雷鸣】

 

【第十幕】

【白天、祥和小区、楼顶】

【起光,曹玉玉一个人慢慢的走在楼顶,哨声四起,人们冲上台】

赵:玉玉这孩子是怎么了,爬这么高干嘛呀。

武:赵奶奶您没看出来啊,这是要跳楼啊

张:呸,满嘴喷粪。玉玉怎么能跳楼呢,别再是,别再是放风筝吧。

武:大爷,您见过跑这么高放风筝的吗。玉玉,别再往前走了,快下来。

赵:玉玉,快下来啊。

【曹匆忙上场】

曹:玉玉,闺女,快下来啊……

【玉玉上,站在楼顶】

玉:不许你叫我的名字!你再往前走,再往前走,我就跳下去!

曹:我不动,我不走,玉玉你可千万别跳啊……

【陈、夏上场。陈发现情况,冲玉玉摆手】

陈:玉玉,你别冲动,我是你岩伯伯啊。你先听我说,啊!不要再往前走了,站在原地等着我上去接你。

曹:陈警长,你得救救我闺女啊。

陈:放心放心,我这就想办法。张大爷,你马上打“119”“120”通知消防队和救护车做好救援准备,小武子,你带着社区保安拉起警戒线做好防护工作,疏导交通,给消防车和救护车指引路线。

玉:岩伯伯,你别信曹国强的话,我就是因为他才站在楼顶上的。

陈:玉玉,先不说这些,你听叔叔的话,你先下来。

玉:我不下去。岩伯伯,赵奶奶,张爷爷,还有小区里所有的叔叔阿姨们,你们都上我爸爸的当了。写举报信诬陷岩伯伯的人,就是他!

【众人又反应,纷纷看着曹】

曹:闺女,就算是爸爸没给你钱,没答应你的要求,你也别胡说呀。你当着这么多的人说我,让我的脸往哪搁啊。

玉:你还装?!我看见你偷偷摸摸的写举报信,发诬告岩伯伯的邮件,我问你干什么,你骗我说是写表扬信。岩伯伯,他就是想整垮你,把你从这个小区赶走。

曹:你,你,你胡说。【转向陈】陈警长,这孩子疯了。你别信她的话。

玉:你才胡说!岩伯伯,哪些视频都是我爸剪辑之后上传的!曹国强,你要不承认,我现在就从这跳下去【做动作欲跳楼】

曹:别!千万别跳!【转向陈】陈岩警长,陈叔叔,陈大爷,我是混蛋我是坏人,我承认是我诬陷的你,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您宰相肚里跑高铁,您帮我劝劝孩子,他就听你的,让她下来吧,我就这么一个闺女啊。【下跪】

陈:【忙搀起】老曹,你快起来。【冲楼顶玉】玉玉,岩伯伯知道了。我也知道你这么做是为岩伯伯好,岩伯伯谢谢你啊。玉玉,下来吧!

众人:玉玉,下来吧!

玉:【犹豫】陈叔叔,我爸爸害您这么惨,您就一点不恨他吗?

陈:孩子,说心里话我也挺郁闷的。更没想到背地里诬告我的人会是天天跟我称兄道弟、天天笑脸相迎、看着关系最亲密的人。可是如果你再仔细想一想,就会发现,你岩伯伯也有工作做的不到位的地方。假如当时我在关闭你爸爸麻将馆之后,能多替他着想、帮他解决后顾之忧,他也就不会这样了。

赵:曹国强,你听听人家陈岩说的话,你再看看你自己做的事。你呀,还不如你闺女懂事呢。孩子,你下来,奶奶请你吃喜糖。

张:对,对,玉玉,我们请你吃喜糖。

曹:玉玉,你下来吧,爸爸认错了。

玉:陈叔叔,你真的不恨我爸爸了?

陈:不恨他!你下来吧,玉玉。

玉:好的,你等着,我这就下来。【身体晃动,踩空,人飞出楼顶】啊……

众人:不要——

陈:不要……【飞速冲过去,定格。】

【玉玉离开楼顶姿势和陈岩冲上去的姿势定格,形成鲜明画面感,收光。】

【结尾】

【现代】

【陈岩、方卉、祥和小区所有居民】

赵奶奶:我是70岁的老人了,这么多年在小区里陈岩拿我当他的亲奶奶看待。我虽然在江南的事情上瞒过他,骗过他,可是他还是那样厚道,还是一如既往的帮助我们,还是把我们当亲人。

张大爷:我埋怨过陈岩,骂过陈岩,甚至当着小区里很多老人们的面指责过他。可是人家陈岩从来没有记恨过我,还处处替我着想,替我和我的老伴着想,现在想起来,心里都有愧啊。陈岩是个有心胸的好警察!

曹国强:当我抛开阴暗的心里,用一个正常人的心态去看陈岩的时候,我发现,如果这个小区里没有陈岩会是什么样?那就根本谈不上平安祥和,什么样的人是好警察,陈岩他就是好警察!

夏江南:如果不是陈叔劝我去自首,还自己掏钱主动找到被我伤害的人,主动调解我们双方达成了和解协议。我哪还能陪着奶奶尽孝呢,我服陈叔这样的警察!

曹玉玉:当时我爬上楼顶只是想吓唬一下我爸爸,让他承认诬告陈叔的事情。没想到陈叔不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原谅了我爸,还在我踩空坠落的时候,第一个冲上来抱住我,可是他自己却受伤了。陈叔……

陈岩:当初我只是想用自己的5万块钱来还清赵奶奶的欠款,可没有想到寄来了这么多的5万块钱来证明我的清白。这不是几张没有生命的纸,是他们鲜红火热的心啊。

方卉:陈岩,这么多年看着你为小区里的大事小情没日没夜的奔忙,做为你的妻子我是真的心疼你啊。可当我看到你的付出得到了回报,看到小区的居民都拿你当亲人对待的时候,我知道你做为一名人民警察有多幸福,有多满足。老公,我会永远支持你!

陈岩:我感谢有这样一个好老婆在默默地支持我,这么多年了我真的离不开这里。我舍不得赵奶奶的电话,张大爷的唠叨,小武子向我汇报工作时的真诚,玉玉叫我叔叔时的笑容。我知道,我们的工作还有许多群众不满意的地方,可是我们愿意用自己的骨头当针,用自己的汗水和血肉作线,一针一线的把它缝起来。因为我知道,人民警察来自于人民,只有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的位置,人民就一定会把你捧在手心上。只有把这份情深深的根植在这片土地上,才能开出幸福花!

合:平安中国梦,幸福花儿开!

 

【剧终】

         

作者简介:

晓重,小重,原名李晓重,天津出生。中国作协会员。

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全委、首届全职签约作家,全国公安作家协会全委,全国公安曲艺家协会副主席;

中国铁路文学艺术联合会全委,中国铁路作家协会全委;

中国法学会法制文学研究会会员;

天津市作家协会会员,项目签约作家。

主要作品:

业余从事写作达260多万字。

2008年8月,长篇小说《走火》发表在《小说月报》2009年6月《走火》由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获第十届金盾文学奖一等奖;2011年长篇小说《危局》发表在《啄木鸟》,并由群众出版社出版,获全国首届公安文学奖、第十一届金盾文学奖;2014年长篇小说《发现》发表《啄木鸟》,并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获第三届全国法制文学奖,第十二届金盾文学奖;2016年长篇小说《驻站》发表在《啄木鸟》,并由作家出版社出版, 8月在上海举行首发签售活动;

2010年,话剧《我本善良》由天津人民艺术剧院在津演出;

2011年,话剧《幸福花儿开》由“公安部金盾影视文化中心”与“北京雷子乐笑工厂”出品,在京演出。该剧获第十二届金盾文化工程奖。

2015年,儿童剧《三个和尚新传》天津儿艺在天津上演。

2017年电影《纵横千里之铁凤凰》、《纵横千里之一发千钧》;

2017年,电视剧《走火》

2018年,《驻站》获第十三届金盾文学奖第一名。

长篇小说《走火》、《危局》在天津日报、西安晚报、大连晚报、鲁中晨报、呼和浩特晚报等报刊连载,并在北京广播电台、天津广播电台长篇连播。

其他中短篇小说见于《中国作家》、《小说月报》、《花城》、《十月》、《中国铁路文艺》等刊物。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