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约大垇村》作者:刘建中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4-13 11:30:42

     在吉水,桃花岛桃红李白,燕坊水木清华,石莲洞树拥奇石,大东山云楼月僧,都走过了。惟独藏秀于大山深处的大垇村,至今未能成行。想必这群芳吐艳的日子里,大垇村一定是树木葱郁,细雨如酥,心仪之。

    暮春三月,江南雨丝丝柔柔,穿风剪云乍暖还寒时,最是踏青好时节。我决定约二三好友前往大垇村!
    邱陂金城,美丽的名字当年吸引众多上海知青下放于此。相传当年陈友谅兵败鄱阳湖,被流箭射死,其二子陈理(小名官宝)武昌称帝,引兵至嵩华山据险固守,将此地命名金(京)城。大垇村,便是隐于金城山岭上的一个村落。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当年鼙鼓阵阵,旌旗猎猎,两军兵戎相见,角弓长鸣?在这历史传闻中,大垇村又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
    带着深深的疑问,我们来到了大垇村的山脚下,向导陈医生已在山脚下等候我们多时。陈医生与我相交二十年,感情甚厚。多年行医造就了他这位活地图,找到这位古道心肠的向导,此行无忧。
    弃车拾足,登访由一个陡坡入口。我们跟着陈医生穿行通往大垇村的小道上。春分过后的雨水,浸软了本已泥泞的山路,我们不得不万分小心,有时突然岩石刀削斧砍,谷底清流激湍,有时又视野开阔,茶香袭远,野芭蕉褪去经冬残叶,新春花叶婆娑起舞,陈医生一路上跟我们讲一些野闻稗史,风趣幽默,我们笑声回响在长谷溪流中。
    山行十余里,来到一个小坡边,陈医生说翻过小坡,大垇村就到了!
    我们急不可耐地翻过小山坡,一个村庄呈现在我们面前,这是大垇吗?果然是魂牵梦萦的大垇村吗?你看它坐卧在一片簇簇拥拥的竹林下,虬枝刺天的老樟木分列其后,蔚然深秀,一排排土坯房依山而建,鳞次栉比。低洼处,油菜花迎风摇摆,花萼已见风致!苍绿、翠绿、黄土屋、油菜黄,那是一幅怎样的画家的手稿,诗人的文眼!大垇村,就象熟睡千年的少女,向我们展露触手可及的胴体,撩起我们萌动的欲望!
    村里一个陈医生的熟人,带我们进村了。村口的狗显然对我们很陌生,引来村民纷纷出来看个究竟。他们全是上了年纪的老爷爷老奶奶,穿着打扮,居然全是七十年代农村人的衣件,但是干净整洁,不像想象中褴褛蓬垢,气色皮肤特别好。陈医生的熟人告诉我们,村里最大年纪的88岁了,最小的年纪62岁,年轻人都下山去发展了,只留下他们在这里独守家业,整个村子不足20个人。
    听完介绍,我们沿着层层叠叠的青石缓缓而上,夯筑的土木房依势构建,有的后屋几乎可摸到前排屋顶,抚摸着年代久远的墙体,粗糙的沙石磕着手掌,传递着古朴的温度,震荡着我们心襟,那古木斑驳的吊脚楼,支撑在巉岩缝隙里,历经风霜,如今,“竹里闲窗不见人,门前旧路生青草”,是否当年翠楼久不下,徘徊望夫归?
    山泉清冽,一部分流进小溪,溪中的菖蒲和水仙油油招摇,一部分依着水管流进每家每户盛水钵缸里,成为生活备用。“雨里鸡鸣一两家,竹溪村路板桥斜”,走过八木桥,我们来到村一处地势平缓的人家,好客的主人热情地把我们迎进门,烟熏腊肉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腻腻的肉油滴落在火苗里,滋滋的作响;屋顶明瓦天窗透进些许光线,春燕衔巢呢喃翻飞,木板房黝黑发亮,灰尘印染岁月风霜,我们注意到,住在这里的每户人家,都没有电风扇没有空调机,生活在大自然氧吧里,活的是一份天人合一!
    好友们分开取景照相去了,而我却对这个村庄陷入了一种沉思,我曾到过很多原生态的古村,比论起来,大垇村逊于古逊于大逊于全,它没有祖上显赫,没有宏庙大器,没有名人留迹,也没有村史千年,几乎不能媲美于名村大庄,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村庄,到底有什么东西抓住了我的心?
    带着这个疑问,我走进了88岁老奶奶的家。这个村里年纪最长的老奶奶,热情地邀请我进屋,老奶奶身板硬实耳聪目明,声音爽朗步态稳健,一点都不像这么大年纪的人。一阵寒喧后,我问她现在村里年轻人都下山发展,不在村里住了,为什么你们都没有走?听到这句话后,老奶奶收敛了笑容,倚在吊楼上,目光眺望远方,缓缓地说,自从嫁到这个村里后,祖祖辈辈住在这里,一土一瓦砌起这些房子,没有路,除了山还是山,全是肩挑手扛撑起这份家业,吃自己种的菜还有山下送来的米,生儿养女一辈子在这里,老了,丈夫也去世了,村里上了年纪的人一个一个都走了,年轻的人都下山住了,祖宗在这里,我们还活着,不能让祖宗在这里断了香火,每年上坟时,总得有后人烧烧香,祭祭祖吧!
    老奶奶说话顿了顿,又喃喃地象自言自语,我们这把年纪,又能去哪里呢?几十年了,我们就是大垇村了,能守住这个村,我们就满足了!
    我被老奶奶的话深深地震住了,一份祖基家业,一个守望的梦想,他们皓首白发信念笃定,一生都交付这绵延大山,守望着这土坳山窝,作为大山最后守望者,他们选择了坚强,选择了坚守,选择了一份他们自己也不能言表的寄托!一个终生的托付,任凭四季的风岁月的雨,都无法销蚀这颗强大的内心,他们是大隐隐于野的大山之子,是大垇的传人。万壑松涛且听弦,千缕竹风暂入眠,一生快然自足!
    天色渐晚,我们依依作别。回去的路上,我深深回首一瞥,村里的爷爷奶奶依然在村口揖别相送,白发苍苍衣袂飘飘!大垇村,依稀暮云重重,风吟雨飘。黄的土坯房,褐的吊脚楼,翠的老樟树,绿的野芭蕉,徐徐掩映在渐行渐远的脚印里。再见了大垇,来匆匆,去匆匆,人生恨不能相逢,再见了大垇的子民,是你们用宽博阅读人生的沧桑,是你们用守望蓬勃大垇传承!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