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发生的事》作者:赵文玮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6-11-24 15:29:07

           “与怪兽搏斗的人要时刻谨防自己因此而变成怪兽。”

                    ——尼采
    我醒了。
    昏暗的卧室里,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刺穿了厚重的黑暗。灰尘在光路里肆意飞舞,倒是比我潇洒许多。
    我叫洛叶,26岁,是一名刑侦大队的实习生。今天是我到单位报到的第五天。我的父亲,叫洛阳,是刑侦大队长,也就是我的顶头上司。我当然不是靠着关系进的公安系统,作为一名警校的优秀毕业生,还是有很多部门抢着要的。
    踩着上班的点,我推开了那扇玻璃门。同事小刘迎面而来,“哎!我就知道,你不到点不会来,陈队找你。小心哟!”说完便挤眉弄眼地走了。
    陈队找我?陈队是刑侦大队的副大队长,既是我爸的得力助手,又是他过命的兄弟。当然,也是我家的常客,几乎是看着我从一个屁大的小孩长到如今的这副模样。他找我,有什么事吗?
    “陈叔?”我往办公室里探了探头,“你找我?”“嗯。快进来。”陈叔的脸上竟没有他那招牌式的笑容,两眉紧锁,神情竟是我从未见过的严肃。我不敢怠慢,赶紧进了门。这才发现,办公室里还有两个人。一个年纪和我相当,一个则老些,有种锋芒内敛的味道。
    “小叶子。”陈叔突然开口。
    “嗯?”我突然觉得有些慌张,心里莫名的抗拒。
    “今天禁毒大队长找我们,他们正在侦查一个叫默的贩毒组织,需要一个新面孔当卧底,向我们发出请求支援。我和你爸考虑了一下,决定派你去。至于默的情况,阿梁会告诉你的。”陈叔用眼示意了一下那个老些的警察。
    “……”我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却终究没能说出什么话来。从小,我爸决定了的事情,我唯一能做的便是服从。
    “小叶子,这两个人,就是你的搭档了。以后在那,联系他们就行。好了,你们出去吧。”陈叔将椅背转过来朝着门口,靠椅巨大的阴影像把他整个儿都吞噬了似的。我突然觉得有些头晕,这阴影仿佛当头一击,又隐隐透着命运的味道。
    “嘿你好,我叫虎子,他是我老大,姓梁,你叫他梁哥吧。我俩是刑侦中队的。我今年23,刚进的单位。你比我大吧,我就叫你洛哥了。”那小伙倒是自来熟,笑得那一嘴白牙晃花了我的眼。大叔坐在旁边的台阶上,抽着烟,也不看我们,只是唇角微微上扬。不知怎的,我对他们有种莫名的信任,好像很久以前就认识,就曾生死相托。
    不知过了多久,耳旁还在碎碎念。大叔似乎看不下去了,“虎子!”我的耳朵立马清净了。虎子狗腿似的跑上前去,腆着笑脸凑过去,“老大。”还真是一物降一物。“你也过来。”大叔转头望向我。我便也走到他身旁坐下。
    “知道默吧?”我微微点头。默是一个新兴的贩毒组织,和它的名字一样,这个组织十分隐蔽,沉默地隐藏在这个城市的黑暗角落,几乎没有蛛丝马迹可循。正因如此,队里才决定派卧底从内部突破。
    “怕吗?”他又问。说不怕是假的,学校里那些理论知识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毫无用武之地,说到底我还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怕,又能怎么样呢?”我苦笑一声,笑声跌碎在尘土里,刹那变成灰烬。
    第二天,我便被蒙眼送上了一辆卡车。在颠簸之中,到达了目的地。“就是他?”面前的小头目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对对,他是我老乡,混不下去了,想来混口饭吃。”身旁的小喽啰不住地点头哈腰。“行吧,正好最近也缺人。”就这样,我成为了默的一员。
    开始的一个月过得很难。所有人都对我有所戒备,我也对鲜血和惨叫难以适应。但随着手里的砍刀一次次地挥下,我的心也渐渐地被黑暗覆盖,变得麻木冷漠,身边人的眼神也从戒备变成敬畏和惧怕。我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成为了默的头目的心腹。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手指不自觉地抚摸胸前被衣服盖住的警徽纹身,我才不至于忘记,我到底是谁。
    很快,这一天就来了。默有一次大行动,就放在月底。我用当时和梁哥约定好的暗号,悄悄通知了他们。
    夜晚如期而至。默就像一头蛰伏的野兽,慢慢睁开了眼睛。一切就和放电影一样,在我的眼前迅速发生。很快,到了交接的关键时刻。
    “砰!”一声枪响划破寂静的黑暗。虎子从斜侧里冲出来,冲我大喊“洛哥,快跑,你暴露了!”什么,我暴露了?脑子迟钝的生了锈似的,我缓缓扭头去看默的大哥,只见他正一脸狞笑,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我。“砰!”我只来得及看见枪口一闪而过的火花,就被人狠狠扑倒在地。“梁哥?”“傻小子,快跑啊。我可是向你爸保证过的。”场面一阵混乱,渐渐地,那两个人被默的成员包围了。我的身后也传来了脚步声。
    腰间的手枪正发着烫。是的,我谁也没告诉,我的父亲,为了我的安全,为我申请了一把枪,这将成为我最后的保障。可我正面临一个艰难的抉择,若是现在逃跑,凭我手里的枪,我定能逃出生天,可梁哥和虎子……可若是不逃,我们三个人,迟早也会成为人家的瓮中之鳖。逃?还是不逃?
    我刷的拔出手枪,汗水不要命地向外冒着,右手颤抖着几乎不能瞄准。冥冥之中,我听到有人在喊“小叶子,小叶子……”是父亲吧,他也希望我勇敢吧!我举起了枪,对准了头目,弹头呼啸着飞出,只消一秒我就能看到血液飞溅。可那颗小小的东西,竟在那张丑陋的脸前停住了。怎么会……这样?“小叶子!”突然,那声音仿佛近在耳旁,光明一瞬间赶走了黑暗,我浑身颤抖了一下。
    我醒了。
    空气中满是消毒水的味道,像苍白的血液在涌动。一睁眼,眼前就是父亲疲惫不堪的脸。他瘦了好多,颧骨高高突起,眼睛里满是浑浊。
    “我……这是在哪?”我一开口,喉咙里就像有刀片在割,生疼,却不及心口的疼痛。我这是怎么了?母亲连忙给我端了一杯水,我像一条快要窒息的鱼,大口汲取着生命。
    “爸,虎子和梁哥呢?”我刚一开口,就发现父母的眼神怪异至极。我愣了愣,努力地回想,是,是我害死了他们!在那个选择里,我选择了前者,我逃了,把他们扔在了原地!“爸,我……”我还没说话,眼泪就淌得满脸都是。
    “那天晚上,其实是一个陷阱。”父亲低沉地说,“组织里的人夜里趁你不注意,将你的表调快了一个小时。而他们的行动则同样提前了一个小时。虎子和阿梁本来在那蹲守,发现情况有变,而你却毫无消息,就知道你暴露了。当然,他们相信你绝对不会背叛。所以他们当机立断,冲了出去。他们不知道你有枪。”说到这里,父亲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而我正如他们希望的那样逃跑了……”
    “是啊。他们见你逃出生天,松了一口气,然后就和默的头目同归于尽了。”这时,面前那个向来刚强的汉子也捂住脸哭了起来,无助地像个孩子。“阿梁是我当初一手带起来的兄弟啊!为了我的儿子,竟就这么……”
    “爸,我是浑蛋,我不配当警察啊!爸。”我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也哭了出来。
    可父亲却又突然收敛了情绪。“臭小子,你在这床上也躺了三年了,给我起来!不想当警察?我告诉你,阿梁最后一口气告诉我,他希望你当一个最好的警察,带着他们的期待好好活下去!”
    原来,在我逃出来之后,心中的愧疚和恐惧已经把我压到精神崩溃。我慌不择路,一下子冲上了马路,被一辆车撞成了植物人。是梁哥和虎子,在那漫无边际的黑暗里把我唤醒,让我带着他俩的期许,继续活下去。那恍若真实的梦境,也算弥补了心头的那个缺口吧。
    一个月后。
    已经出院的我身着警服,捧着束鲜花,对着面前的墓碑深深地鞠了一躬。“梁哥,虎子,我醒了。”
 
     作者赵文玮,现为玉环县玉环中学高三(2)班学生,系玉环县公安局民警子女。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