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学朝圣者的飞天梦》作者:谢友鄞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5-04-07 12:23:18

    我与韩金凯,因文字结缘。这种友谊,纯粹简单。韩金凯是一名警官,执法为民,有为而威。韩金凯是一个作家,经过不懈努力完成散文集《折叠岁月》系列书籍,他在文坛的脊梁挺立起来。

   韩金凯舞文弄墨,堪称全才。他涉猎的写作题材有散文、随笔、报告文学、文论、小说、诗歌等,长长短短,不拘一格,纵横捭阖,交相辉映,令人目不暇接,赏心悦目。
   “读一本好书就是在和高尚的人交流,一篇好的文章就是一副良药。我们活着不是给别人看的,要活出自己的本真。”韩金凯说,掷地有声。
    在《读书的乐趣》中,韩金凯告诉我们,他的父亲是煤矿工人技师,年轻时喜欢读书,藏书,写作。劳作之余,常常在夜深人静时,伏案一写就是大半宿。父亲是矿工,儿子是民警,从业余写作这个意义上说,子承父业。中华文化,文学梦,使父子血脉相通,令人肃然起敬。
    韩金凯在《回忆与文学结缘的那些日子》中说:“从文学院这个‘天堂’着陆后,回到现实工作和生活中的这段时间里,我时常思索、品味着给文学院院刊的留言:文学,让我们远离浮躁,远离功利;文学,让我们重新调整自我,定位自我;文学,让我们潜下心来,重新品味人生。”
人生是严峻的,也是有滋有味,有情有义的。韩金凯说,“记得那年盛夏,我奉命与战友辗转几千里,去南方抓捕一个杀人在逃犯,临走之前,与妻子通了一次电话,说去外地执行一项任务,让她不要挂念。我在南方的一间空楼里,经过连续几昼夜蹲守,与战友们忍受酷暑煎熬蚊虫叮咬,一个星期后,逃犯被抓获,我和战友凯旋而归。晚上回到家,妻像小鸟一样扑到我的面前,抱住我久久不愿放手,旁边的小儿子也笑着扑上来。”读者看到这里,能不动情动容吗!  
文学记录人生,对于韩金凯,文学也承载了人生。韩金凯作为公安系统的作家和警营文化传播者,进入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班和辽宁文学院进修,这是全国和全省最高文学殿堂。韩金凯眼界大开,因为字斟句酌谋篇布局,苦心经营天下文章千古事,使他变得更加谦虚,成熟,睿智。韩金凯脚踏实地,一步步走过来。我想起北京的电子一条街上,盛传一位留美计算机博士的故事,他怀揣一摞证书,到心仪的电脑公司去求职,结果未被录取。三思之后,他以一名普通打工者的身份,再次来到这家公司,被录取了。他从一名电脑程序员做起,由于业绩突出,很快提升为部门经理,接着又担任了新型软件开发的总负责人,进入公司决策层。在他担当部门经理时,他向公司出示了他的学士证。提拔他为新型软件开发总负责人时,才又向公司出示了硕士证。后来,基于他的深厚潜质,公司还提拔他为副总经理,并割让出部分股权使他技术参股,到这时,他才亮出了博士证。
    是的,当我们占领了制高点后,便可以居高临下,举重若轻地审视我们的生活。追本溯源,韩金凯生活在辽西,这是个汉、蒙、满、回回、朝鲜、锡伯多民族杂居,风习混杂,互通姻好的世界,它既贫困又富有,既真实又虚幻,既平常又神秘。作为艺术耕耘的土壤,韩金凯得天独厚。韩金凯笔下的人物,活灵活现,充满泥土气息。中国的泥塑,泥人,泥动物,已有上千年历史,能用嘴吹出不同的声音,人有人声,狗有狗吠,虎有虎啸,被形象地称为“泥咕咕”。韩金凯像民间手艺人,为我们捏出了栩栩如生的飞天梦。
    韩金凯钟情本土文化,力图张扬本土文化。以辽西为载体,写辽西人,警察,百姓,甚至罪犯,都烙下了地域文化痕迹。我想起安徽作家许辉在下乡散记里写的一段话:
    我问路边卖茶的老头:“大爷,到灰古村还有多远?”“十八。”他说。 他立刻又补充说:“都说是十八,其实二十也不卖。”“对,二十里也不卖。”另几个农民七嘴八舌地说。我记住了农村的这种语言。每碗茶三分,我付了钱,跟老头打声招呼,就骑车赶我的路去。
   多么迷人的语言,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当我们和乡亲们盘腿坐在热乎乎炕头上,抽烟,喝茶,打唠时,悟出:必须借助对民风民俗,民生百态的精细刻画,来寄托深沉的人生况味。当我们和乡亲们唠得心碰心时,暗暗震撼了:他们每个人都是一本书,一个村落,一个家族,就是一部沉甸甸的巨著。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把地球撬起来。对于文学创作来说,他们每个人都是一个支点。
韩金凯娓娓道来的,大多是普通人的生活,是生活情趣和细节,有一点关上门过日子的感觉。看韩金凯的散文,我生出外面大雪纷飞,屋里炉火通红,炖上一锅肉,暖意拥身,香气扑鼻的感觉。看韩金凯的散文,有两杯老酒,三页闲书的轻松感;还有品尝出一壶老酒,半世人生的沧桑感。生活五味杂陈,作品色彩斑斓,但都让读者觉得温馨,实在,亲切。
    通观《折叠岁月》这部散文作品选,看得出作者的人生态度,写作态度是认真的。著名作家刘震云荣获茅盾文学奖后,接受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说:我有一个舅舅在村里是木匠,我母亲的娘家也姓刘,我舅舅是个麻子,大家都叫他叫刘麻子。刘麻子的木工活在方圆几十里挺有名。并不是因为他手艺比别人好,而是因为他精雕细刻,别人打一个柜子两个时辰,他用五个时辰。慢工出细活,别的木匠跟他耗不起。所以我舅舅打的箱子、椅子、柜子,在街上比别的木匠要贵很多。刘震云说:我是向我舅舅的创作态度学习。
    对于写作人,我认可这种低姿态。我写稿子,将稿子拉出来后,先撸一遍大荒,像笨拙的手艺人,抡起斧子大砍大削,再抓起刨子,推得刨花翻卷。过去不用电脑时,稿纸的天头、地脚、旁白,行与行之间,都改得密密麻麻。我以为,修改稿子,就是放低身段,自我批判,自我反省,能修身养性,谦虚做人。我与韩金凯交换过这种心得,他感同身受,我们心心相印。
    搞艺术的,要做好自己这盘菜,必须苦练功夫。我认识的一位大厨师,告诉我,他当学徒时,先练掂勺,往锅里放沙子,沙子沉,练腕劲。一只手握住勺把儿,将锅腾腾掂起,火舌忽长忽短,舔舐锅底,沙子如瀑布飞泻,热气迷蒙,连空气都烧黄了。沙子落锅,刷刷刷若春雨淅沥,一粒都不能撒在外面。多少天练下来,手肿得老粗,疼得龇牙咧嘴。多年媳妇熬成婆,当师傅了,将马勺一掂,绿的菜红的肉潇洒翻飞,轻盈如燕。烤大虾时,马勺飞扬,虾们在锅里啪啪翻转,同时站起来,仿佛同时窜出水面,周身沾满汁液,通红闪亮,栩栩如生,须子一根没折,还滋滋叫。韩金凯给自己,给亲爱的读者们,送上一桌栩栩如生的好菜。
    韩金凯是文学的朝圣者,一路栉风沐雨,一路顶礼膜拜,一路经历着心灵洗礼,让文学梦放飞起来。
 

     此文经作者本人授权本网站,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