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剧本

《警花葛波》 作者:许丽晴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作者:

葛波已经是第三次拒绝我抛向她的“绣球”了,虽然这个“绣球”不只代表了我个人的意愿,但我怎么也恼不起来,反而越发喜欢欣赏她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我居然和她从未谋面过。

机会终于来了。公安作家协会要开理事会,我二话不说把会议地点定在了南通。原因很简单,那里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公安文化氛围,特别是公安文学活动这些年的活跃开展,让大伙儿把更多的目光投向了那儿。巧了,增补的理事名单中正好有葛波的名字。见到葛波的那天,她身着黑底碎花韩式休闲毛衣,浅浅地笑着,眼神清澈,与我想像中的葛波有几分相似。我则两眼放光,欣喜地伸出右臂在她肩膀上拍了又拍。

葛波是从业余网络创作开始的,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读到了她的青年女警题材的小说《警花柳米拉》,立刻被她俏皮、活泼、辛辣而又时尚的文学打动,向外省的一家公安文学杂志推荐了她。不料,这下一发不可收,人民公安出版社《啄木鸟》杂志连续发表好几篇她的中、短篇小说,上上下下一片叫好,引起系统内同行的关注。最近,《警花柳米拉》又被收入公安部年度优秀文学作品集。前年成立的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班旨在培养有潜力的文学新人,葛波无疑是最好的人选,这一点,我和公安部文联的同志早已达成共识。可一次又一次,葛波都婉言谢绝了。我很为她惋惜。

事情实在太多了。夜晚濠河边清冷的月色下,葛波用她那双纯净的眼睛凝视着我,眼里满是歉意。她家里的情况我听说过,双警家庭,父亲也是退休不久的老警察,孩子只能依靠身体并不怎么硬朗的父母帮着接送照看了。“我的丈夫是网警,你不知道他的工作有多忙。前几周刚到省厅培训半个月,刚到家两天公安部又有任务去辽宁出差了。孩子才上小学。”葛波说,大家这么关心我,我真是非常感动,又很惶恐。那年生完孩子上班后,重新回到自己热爱的公安工作岗位,回到伙伴们当中,你不知道那种感觉多么特别——葛波强调着,特别激动,激动得总想写点东西,于是就写了,没有想到收获这么多,大家对我这么好。

之前,市局政治部一位领导告诉我,在最近的分局竞争上岗中,30刚出头的葛波提拔为副科长。她不仅本职工作出色,还利用业余时间组织单位文学爱好者进行创作交流,反映基层民警的酸甜苦辣,互相点评、优秀作品上网发布、还出小册子、有时还跨地区交流,把个文学沙龙搞得活色生香,单位领导喜得合不拢嘴。

记得葛波在会上发言时说过,今天,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意义非凡的日子,因为我从一名普通的文联会员成为了省公安作协的理事,现在该到了我还要为公安文学贡献点什么的时候了。我觉是一要靠作品说话。这是对一名创作者最起码的要求。我要借今天会议的机会,与各位领导、前辈多多讨教,还要多进行自发型的写作训练。我认为优秀之作应该是走出小我,写出大我的作品;应该是关怀底层生存,关注强者精神的;应该是大真、大善、大美。在这方面我还要有更多的努力,争取创作出优秀的公安文学作品。二是繁荣公安文学。从2009年开始,我就不是一个人在写作,在市局的领导下,我们分局的青年文学沙龙开展得红红火火。沙龙长期以来按照每月一主题、一点评的模式推进。今年我们还自己编了本小册子《青春物语》,这是我们做一点小尝试,担任省公安作协理事后,我还要积极发挥作用,为全省的公安文学的繁荣做出自己的贡献。

我很喜欢我的战友们,没有他们,没有他们在公安战线上的倾情的付出,我不可能收集到那么多的素材,也不可能写出他们的故事,也就不可能有我今天来参加这个会议。是他们让我接到了地气,也让我的公安文学创作找到了自己的根。我会一直写下去,不过,我的作品还没有从小我的圈子中跳出来,我还要努力。葛波恳切地说。

我非常喜欢她的率真和做事的那股认真劲,但同时,我又透过夜色看到她背上负担的那些东西。

可是——看我欲言又止,葛波大概猜到我要讲什么,微微扬了扬下巴,突然笑了,清秀的五官在琉璃般夜景的闪烁中顿时生动起来,让我想到她小说中那些聪明绝顶的小女警。我还年轻呀,这几年,我几乎不参加任何应酬,每天中午从不休息,抓紧时间争取把工作干完,实在不行晚上加班呗。晚上忙完工作和孩子之后,10点左右开始写作。这样虽然累一些,毕竟可以几头兼顾啊。她告诉我,为了应付这一切,她真想出了不少“绝招”:儿子要妈妈陪着才能睡觉,她搂着孩子头脑却在构思,等他睡熟再悄悄回到书桌;20多分钟的上班路途,她开着电瓶车也没闲着,时而放松时而继续打腹稿;外出突然有了灵感却没有纸本,只好记在掌心,甚至记到小臂上;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一早起来赶紧把尚未忘记的情节记下来,等等。不过,结果未必都如人意,她会因为疲劳过度真的一觉睡到半夜,也会因为深夜起来衣着马虎受凉感冒,还会因为满胳膊涂鸦让路人侧目,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那次居然把电瓶车差点一直开进超市柜台里!家里人至今坚决不让她开汽车,就是因为她总是走神,不安全。

我却笑不起来了,心疼得快落泪了。难怪临去南通那晚9点多钟通话时,葛波又在单位加班,赶着为几个新警写评鉴意见。

想不到,年轻柔弱的葛波不仅懂事,而且很有想法,更有章法。她艰难地以她的坚韧和担当一步步走着属于自己的路。虽然她一次次拒绝我的“绣球”,但会用更好更多的作品来回报大家。

 

                                                                                                                                              2012126

 

此文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