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警苑新作

铁 路 缘

来源:网投 作者:徐永华

大兴安岭市加格达奇区的北山公园上,有一座铁道兵纪念碑。它告诉我们,新中国成立以后,党中央一声令下,八万铁道兵头顶冰霜、脚踏冻土,硬是将钢轨铺进了挖地三尺都是冰疙瘩的林海雪原,用生命和血肉打开了这座绿色宝库的大门。加格达奇由此成为大兴安岭地区的交通枢纽,使我有机会和火车结缘。

九十年代初,我出生在加格达奇。富西线自齐齐哈尔延伸而来,在加格达奇火车站打了个弯,由南向北穿过村落。铁轨被高高垫起,离我们家不远。记事儿以后,我时常站在院子里等火车经过,听到轰隆隆的声音异常兴奋,趴在高高的篱笆上,睁大一双眼睛,透过镶着绿框的车窗看那一闪而过或站或坐的人影。

第一次爬上铁路是去赶早市。一般情况下,小孩子总是睡不醒的,但为了见到新鲜事物就不一样了。那天,太阳还没照到铁路西边的砖瓦房,我就随母亲穿过不甚宽阔的小河,步行5分钟来到护坡下。母亲仔细听了远处没有火车隆隆的声音,才带着我开始爬坡。护坡上有一条小路,是附近村民为图方便踏出的捷径。我人小腿短,要拽着路旁及腰深的野草,才能一步一吭哧地爬上去。映入我眼帘的是两条泛着银光的轨道,中间躺着油浸的枕木,伴随清晨的凉风,飘出独特的木香,平行地向未知的远方蜿蜒而去。猛一回头,瞧见自家院子里挂的大红灯笼,小得像个番茄,心中被莫名的情绪轻轻一撞。

我家祖籍河南,十岁那年举家回迁,告别了与铁路相伴的日子。随着年龄的增长,身材的增高,我眼见着火车一路从绿皮红皮,升级成了高铁,车厢里的环境越来越好,列车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随着社会日新月异的发展,命运也总会在人生的道路上设置惊喜。机缘巧合,我通过国考分配到高铁火车站,成为七万铁警大军中的一员,守护着铁路安全。

再次踏上这片土地,已是15年之后。我带着母亲坐高铁,乘飞机,重游故地。母亲始终保持着兴奋的状态,在我耳边细数着往事变迁。八十年代末,父母自数千公里以外漂泊而来,一路相互扶持着,从寄人篱下到拥有两栋砖瓦房,靠自己的双手在冰天冻土中安了家。我感叹他们的不易,敬重他们那股勤劳朴实的干劲儿,以及性格里那份执着和坚持。只要吃苦肯干,总能过上好日子。

眼前的轨道逐渐与十几年前的画面重合,钢筋混凝土构架出的无砟铁轨,虽少了一分柔软的木香,却平添了一份坚实的力量,承载着亿万人民的梦想,化身为复兴号,奔驰在祖国广袤无垠的大地上。

 

徐永华.jpg

作者简介:徐永华,就职于郑州铁路公安局洛阳处灵宝西站派出所。散文、通讯等作品曾在人民网、中原铁道报、《中原铁警》期刊、中原铁路等媒体刊登。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