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富二代”从警记

来源:作者 作者:李佳森

 1

秋高气爽的周六上午,崔仁锦心里美滋滋的虽说大三的暑假已接近尾声,但是一想到开老妈买的几百万元的豪车,身边坐发小介绍的美女,那种随心所欲的无限畅想,那种说不出的幸福和骄傲像天空中的太阳一样温暖和舒适此时此刻崔仁锦的头脑中环绕着两个字倍爽。

其实,他一直挺自卑的因为家教很严,中最为惧怕的人莫过于自己的父亲父亲是一名警察,从警三十年了,浑身上下就透着两个字正直他对爸爸老崔的感觉是即崇拜又害怕,即不屑一顾又尊敬有加为什么呢?因为爸爸的刚正不阿。妈妈是一个女强人,也是一个家族企业的继承人兼负责人,手下的员工数百,资产过亿,但是在家却非常听从爸爸的话所以被别人称为“富二代”的崔仁锦在眼里揉不得沙子的父亲面前没有一丝“富二代”的模样,以至于能驾驶一次妈妈的豪车就兴奋得不知所以

因为今天女友要去一个学校考试,所以崔仁锦便做了一次护花使者兼贴身司机。女友叫李楠,19岁,170的身高,大长腿,瓜子脸,很漂亮,和自己一个大学,但前却不认识,是发小孙木辛两周前介绍相识的,目前热恋中,还没让父母知道,想等到父母发现了再说。

一瞬间的心不在焉和胡思乱想引起了女友的关注,李楠问:“喂,愣什么神啊为什么不说话了,看到美女了?”他回过头来说:“啊,哪有的事,美女就在身边啊刚才突然想起我爸了”李楠回应:“呵!真会聊天,那你告诉我你想你爸干吗?”“啊,我爸这个人很严厉,我有点害怕他”“那你就说说你爸的故事呗,也让我听听他有多可怕”李楠一脸坏笑。

真想听?好吧,告诉你,我爸的人生经历丰富,够写一小说的他是自卫反击时期侦察连的老兵,九死一生荣立二等功,战争结束后在部队干到副团转业到地方公安局,现交警大队当大队长。老军人老警察了,脾气不好,我挺怕他,我妈也一样。不过我爸虽说脾气不好,但是对家庭对父母那是非常尽心尽力的,而且他的侦查分析能力超强,我妈在商业问题上还经常咨询我爸呢!说起警察老爸,崔仁锦满脸自豪。

是吗?那我还真想知道你爸是怎么追上你妈妈这个富二代的?”李楠撇着嘴问道

“不是我爸追我妈,是我爸凭实力获得了我妈的芳心” 崔仁锦笑着说。

吹吧!谁信”李楠撇嘴道

“你别撇嘴,我我们一家就连我的姥爷都非常佩服我爸我姥爷可是一辈子自己白手起家的,他看上的人没几个。告诉你吧,还是九几年的时候,一次我妈开车去上班,被几个流氓盯上了,因为当时能买得起车的人特别少,何况开车的还是一个年轻女孩他们盯上了我妈并摸清了开车出行的路线有一天晚上我妈妈下班回家开车路过菜市场,突然一个男子从路边跑过来撞了我妈的副驾驶门之后倒地不起,然后三个同伙跑过,拦住我妈的车,说我妈把人撞坏了,赶紧送人去医院我妈看出来那个倒地的男子明显是装的,所以坚持不去医院于是那三个男的就大声喊说有人开车撞人不赔偿什么,很快围上一堆人七嘴八舌指责我妈我妈说那就报警处理吧,那三个混混用脚踹着我妈的车大喊,你有种你报啊我妈拿出大哥大刚准备报警一个小混混一把大哥大。我妈吓坏了,正不知所措时,人群外进来一个大汉,一句话没说,把剩下烟屁股往那个倒地不起的混混裸露的脚踝一扔那混混大骂谁他妈往老子腿上扔烟头一咕噜爬起来和其他三个同伙把那个大汉围了起来,其中一个还拿出一个水果刀,指着汉子说:你他妈是不是活腻了多管闲事!他的话音未落,那汉子凌空一个右边腿将水果刀踢飞了很远,接下来不到两分钟四个混混都被那个汉子打倒地不起,满脸是血汉子拿起我妈丢在地上大哥大打电话说我是某某派出所的民警,在菜市场碰上四个碰瓷的混混,已经被我制服了,过来几个人把他们带回去汉子这么一说,倒在地上的四个混混根本不敢起来了汉子随后把大哥大给了我妈妈,说她配合去趟派出所做笔录我妈当时感动了,一个劲说谢谢。那汉子就是我爸,刚从部队回来在派出所工作” 崔仁锦得意说。

“这老掉牙的英雄救美的故事你都能编出来,真好笑”李楠挖苦道

“什么故事?我告诉你,那是事实我妈当时条件多好啊,追她的人多了去了!要不是我爸英雄救美,怎么能让我妈喜欢上他啊” 崔仁锦大声反驳。

李楠没吭声,两人瞬间沉默

2

由于争论引起不快,崔仁锦脚下猛一踩油门,一下子快了起来,闯了一个红灯崔仁锦看旁边没什么车和人就赶紧继续往前开但没多久就听到了警笛声,后面警车的扩音喇叭里喊道:那个红色的跑车靠边停车崔仁锦听心里凉了半截,心想完了这是我爸那个大队的辖区,不会饶我的。

真是想啥来啥。他刚在路边停好车,就看见老爸带着民警走上前来敲玻璃下车接受检查”隔着黑色玻璃崔仁锦已经看到那张让他不寒而栗的脸李楠说至于这么紧张吗,他能吃了你啊“你不知道别瞎说,他是我爸” “啊他就是你爸啊” 李楠也紧张起来容不得多想,他俩打开车门走下车来。

崔仁锦低着头了一声:“爸,我错了,我闯红灯了”老崔眼睛都没抬说:“别叫我爸我在执法,把驾驶证拿出来”后面跟过来的两个年轻民警一看这阵势赶紧上来对崔仁锦说:“小崔啊,把证件给我们,你们先走,忙完了再来队里处理”“不行!你们别和稀泥,他必须和我们回队里接受处罚

 崔仁锦心里别提多尴尬了!女友第一次见家人,居然是这个样子他硬着头皮说:“崔大队,这是我同学,她今天急着考试去,所以我们就快了点我先送她考试,下午再去队里行吗?” 李楠极配合地说“崔叔叔您好,我是崔仁锦同学。”老崔笑了起来:“你好,丫头,你着急考试是吧那好让我的队员开警车送你去考场这个驾驶人必须把车开回队里接受处罚” 李楠只好无奈说:那好吧,谢崔叔叔

3

到了队里,老崔下车对那个年轻民警说按闯红灯处理完了再让他走说完头也不抬就上楼

进了值班室,那个年轻民警对崔仁锦说你先坐上十分钟,然后上楼去看看你爸,他消气就好了。崔仁锦知道这民警想帮他在值班室坐了10分钟,他忐忑不安去了爸办公室,隔窗看见老站在一面挂有本市地图的墙壁思考着什么。进屋里,老崔转头一看是他,问道:“交完罚款了?交完就回去,我忙着呢。”“还没有,上来看看你” 老崔说:“你说啥我不用你看,你不交罚款就甭想

“爸,我是您儿子,您是不是太无情了当着我女同学的面让我下不来台” 崔仁锦支支吾吾地说

老崔一听,指着崔仁锦鼻子说:“你下不来台,我呢?你的车呢?为啥开你妈的车,是不是装门面我和你说过多少回了,要低调要低调你听了吗?我还是交警大队的领导,你怎么能闯红灯小孩子都知道的事情,你大三了别说不懂!

“爸,我也不是有意闯红灯的我正在车上讲你的英雄事迹,一兴奋起来就忘了看灯了” 老崔缓和一下道:“别整天和人说那点事我问你你的车呢,为啥开你妈的车?

崔仁锦终于轻松下来,不紧不慢说道:“借给我同学孙木辛了,他说他这几天来外地朋友了,需要接送,我就借他了今天正好送我同学去考试,我妈的车

老崔紧着问道:“那不是普通同学吧,是不是女朋友?” 崔仁锦点点头说:“处了有半个月了,是孙木辛介绍的

“你别和那个小混蛋交往,从小到大他惹的事还少吗?学习也不好,他能给你介绍什么好女友,你得注意”老崔又严肃起来。

“爸,您能不能不抱着老观念,他小时不好,不见得长大了就不好” 崔仁锦反驳道。

老崔说:别废话。我问你,你的车是哪天借给他的?他说几天还你?

“ 8月8号借给他的,快半个月了怎么了?”崔仁锦没好气的接了一句

“怎么了?你没感觉不对劲吗?”老崔问道。

“爸您不是职业病又犯了吧,能有什么事啊?不就是晚了几天吗?”崔仁锦无奈说。

“你小子,有职业病说明我敬业你不说你自己判断力吗?他借你的车怎么和给你介绍女朋友的时间那么接近?你去看看我办公上有一则最新的协查通报这几天市面上都开始宣传了。

“原来是让我帮你分析案情啊?”崔仁锦得意地晃晃头

崔仁锦走到老崔的办公桌前拿起了那个协查通报:8月24日晚大约21时左右,在某大学门口,一个环卫老工人(唯一的目击者)报警一辆白色大众车将一位行人撞倒后又撞上了道路右侧的一棵梧桐树,驾驶人下车看了一下倒地的被撞者,左右张望了一下,把车后退到马路上高速驶离逃逸老环卫工没有看清楚肇事车辆的车牌号被撞者该大学一年级学生,女,19岁,经抢救无效已经死亡,现在全市征集目击者。

崔仁锦看完后不解问老崔:“那个出事地点是我们大学,仅此而已,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分析不出来。”

“你的车是什么颜色?什么型号?”老崔追问道。

“白色大众啊爸,您这也太牵强了吧那白色大众车多了?怎么就是我的呢?”崔仁锦又激动起来。

老崔随即严肃起来,走到崔仁锦的面前说道:“小子,我一直很相信我的直觉,我感觉这车就是你的,而且我感觉这小子这两天有可能会给你打电话提车的事,你千万先别应承他。我今天就去你们大学那片的交警队要资料看看,我不要求你做别的,可有一样你必须答应我,那就是如果孙木辛这两天要约你出去你就推说有事走不开,即使是你的女朋友约你也要忍住,我只需要两天,两天懂吗?你能不能做到?”

“就凭您的直觉?我不相信。”崔仁锦嘲笑老崔。

老崔愤怒“小子我告诉你,直觉告诉我,你可能会有危险,如果这次我判断错了,你随便提什么要求,只要不违法我都答应你,怎么样?”

“爸,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吐沫一个钉,您老说话算数?如果您这次判断失误,那毕业后我随便做什么工作您都不要管行吗?如果您判断对了,我就报考公安局,见识一下您言中所谓男人的工作。”崔仁锦挑衅回应道。

“好,今天我就答应你,不过这两天不出门你能做到吧?你在家等我消息,有新情况我立即回家找你,你哪也别去”老崔再次确认

“行,我答应,那您看今天的罚款?”崔仁锦没忘了敲竹杠老崔从上衣兜里出钱,对崔仁锦说:“罚款必须,这次我出钱不过你要信守承诺,下次不许闯红灯了。

“好勒!” 崔仁锦乐呵呵的回应。

4

崔仁锦独自一人在家,这已经是和老约定的第二天下午不过他确实有了一丝恐惧,因为他的同学孙木辛上午果然打电话来说他可能晚几天把车送还,并且很快女友李楠也打电话过来,说要和他一起吃饭,还说孙木辛也去。两个电话的到来竟然和爸爸老崔的判断一模一样,这情形让崔仁锦感到确实有涉及自己事情要发生他感觉爸爸老崔的厉害之处,所以坚持说有事,没有答应李楠的邀约,一个人在家忍耐孤独。

正在这时,手机铃声再一次响起,拿起一看又是孙木辛,到底接不接呢?他试探一下究竟,便随手接听了电话。电话那头很是客气:“老同学,感谢啊,你的车我用完了,现在我给你送家去怎么样?要不到时候我去接你,咱们开你的车出去兜风?”“出去兜风,,我感冒了,一直在我姥爷家,身体不舒服,哪也去不了,你自己去吧,车什么时候给我都行,我最近几天不用。”崔仁锦假装咳嗽一下说。“你就别装了,我就在你家门口呢,刚才给你打电话时都听到你手机的声音了,怎么和老同学还撒谎,给我开门。”孙木辛用力敲着门,崔仁锦无奈开了门,但还是装咳嗽很厉害的样子对孙木辛说:“你看看我嗓子,疼得不行我身体不舒服,也不想出去,怕影响你玩的好心情”“哎呀,别说了,咱们去找李楠吃饭吧,她就在九道湾景区饭庄等咱们呢,胖头鱼都炖好了,走吧!”孙木辛架起崔仁锦的胳膊就往外走,崔仁锦坚持不过跟孙木辛下了楼两个人刚下到一楼口,就看见爸爸老崔,身后还跟着几个身着警服的同事,崔仁锦紧张的心立刻舒缓下来。

没等他开口,老崔挤了一下眼睛说道:“仁锦啊,你手机怎么突然停机了,是不是没话费了,我刚刚给你打电话,显示无法接通啊?

崔仁锦不明白老崔的眼神什么意思,但他还是配合说:“刚刚没电了,怎么了?”

“小孙啊,把你的手机给大伯用用,大伯的手机数字键有点问题,现在只能接不能打,我一会去修,然后还你我太忙了,不敢没有手机啊这样你和仁锦还有我的两位同事先去大队等我,九道湾景区饭庄十字路口附近有一起交通事故,要过去处理一下

崔仁锦一听九道湾景区饭庄,心里微微一震,怎么和孙木辛说的吃饭地方一模一样这时孙木辛说:“崔伯,正好我和仁锦要去那饭庄吃饭呢,咱们一起吧,我开车拉仁锦过去

老崔说:“哎呀,那边太远了,你们改天再聚,先回队里等我,我处理完就回来然后给后面的两个同事使了一个快走的眼神那两立马拉着孙木辛和崔仁锦的胳膊说,你们也知道崔队的脾气,赶紧和我们回队里等他吧

孙木辛当时没有过多怀疑,很不情愿和老崔的同事回队里直到下了车,看到大队门口等候的三便衣民警,孙木辛才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找个机会离开便赶紧对崔仁锦说:“老同学,我就不陪你们了,今天我爸爸身体有点不舒服,我得赶紧回去看看。”话音未落,三便衣民警将孙木辛围住。站在孙木辛面的民警说:“你叫孙木辛吧,我是刑警五大队的大队长刘军,请你和我们去核实一下一起交通事故肇事逃逸的案子,你有什么话可以到队里说,别反抗那样对你没好处!”孙木辛满脸失落呆呆说:“完了,完了”在被带走的一刹那,孙木辛突然对崔仁锦大声喊道:“仁锦,快去九道湾景区饭庄,你爸爸有危险,小心李楠

崔仁锦一听,立马想起前几天老让他一人好好待在家里不要外出的话,惊恐害怕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要不是民警催促他赶紧上车,他傻愣愣站在那里呆若木鸡。

上车后,崔仁锦立刻打开手机拨通了老的电话,手机一直嘟嘟响动,却没有人接听。突然他想起孙木辛的手机还在老手里,便立马拨了孙木辛的手机号,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生的声音说你是这个民警的家属吗?我是市第三中心医院急救科的,这位民警出了车祸,你们家属来吧!

当崔仁锦和民警赶到市第三中心医院急救科时,老崔ICU里医院方面告诉崔仁锦,病人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双腿可能会终身站立不起来了

    崔仁锦进ICU里,看见昏迷的脸上带着呼吸器,手臂上打着滴点,双腿完全被白色的纱布包仁锦长这么大第一次一个人静静看着父亲那宽阔的慈祥的脸颊,第一次父亲如此安静躺在床上休息。

    这时,门口传来妈妈的喊叫声,他赶紧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走了去,用手指放在嘴边做嘘嘘安静的手势,告诉妈妈冷静,千万别影响爸爸的泪水还没有擦干妈妈小声急促问儿子:“你爸怎么样?他没事吧!”

“妈,你放心吧,我爸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只是双腿可能要站不起来,你做好准备伺候我爸吧!

“你这孩子,都什么时候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妈妈明显生气了。

崔仁锦走上前去双手放在妈妈的肩膀上说“妈,我爸真的没有生命危险了,但是他的双腿可能无法站立了,儿子不是和您开玩笑,我爸累一辈子了,正好该让他歇歇了再说他是公伤,政府不会委屈了他,现在就让我爸好好安度晚年,剩下的事我来做

   妈妈满脸惊讶,感觉儿子一瞬间长大了她摸着崔仁锦的脸说:“对,让你爸好好休息吧,辛苦一辈子了,我养活他撞你爸的人抓住了吗?听说和你同学孙木辛有关系。

“妈,孙木辛和我爸的事有没有关系我不清楚。但我要清楚地告诉您一件就是我要当警察,和我爸爸一样的警察!”崔仁锦坚定的眼神令他的妈妈为之一震。

“啊,你要当警察你看你爸整天累得那个样子,如今还……” 崔仁锦的妈妈很惊异

“妈,您放心吧,儿子长大了,我知道自己的选择对不对我爸在我心中就是个大英雄,我要他一样做一个能帮助别人给社会带来安宁的人。您一定要尊重我的选择” 崔仁锦异常坚定地说

很快,刑警五大队传来消息,孙木辛招供了大学门口的交通肇事逃逸就是他当天晚上的,他开的崔仁锦的车,副驾驶座上有他的女友李楠,也就是后来崔仁锦的女友李楠当天晚上,孙木辛和李楠及许多朋友喝完酒后,孙木辛开车送李楠回学校,在大学门没看见前方道路旁有人,又因为车速太快,所以把那个女大学生撞死了当时他和李楠都很害怕,看看躺在地上的女大学生已经没有了呼吸,又看看四周发现道路上没有其他行人,便立马开车逃跑了崔仁锦的车被撞坏修理所以延迟还车。事后他很害怕,把事情告诉了爸爸孙子豪孙子豪制定了一个完美计划,让李楠配合,去做几天崔仁锦的女友,取得信任后一起实施计划拨打老崔的手机声称在九道湾景区饭庄十字路口有人被撞,然后在十字路口附近安排一辆大型货车等候,只要老崔驾驶的警车一到,就让大货车迎面撞过来最好把老崔送入阴间九道湾景区在个大下坡的山沟附近,有山有水环境不错,很多人去那吃饭。他们通过李楠把崔仁锦带上,开着崔仁锦的那辆车再造个车祸让崔仁锦即使不被撞死也摔个终身残疾孙子豪以为,这样就可以使警方无法敲定孙木辛交通肇事的罪名,也让父子百般受罪然而他的计划被异常警觉的老崔识破了,不仅保障了自己儿子的生命安全,还把孙木辛抓住伏法了

在法庭上,孙木辛把所有的事情都顶了下来,最终因交通肇事逃逸造成被害人死亡及涉嫌故意杀人既遂的两项罪名而被判处有期徒刑22年其父孙子豪坐在法庭的旁听席上昏倒在座位下面恢复了神智之后不成声,不断用双手捶打自己那副老脸。

5

时间过得很快,老崔的身体逐步恢复,但仍需在医院疗养一段时间。

这天,崔仁锦看望完爸爸从病房里出来的时候,突然看到孙木辛的爸爸孙子豪正在电梯旁和自己妈妈说话,而且看表情有点激动他慢慢靠过去,想听听们在说些什么?突然,他听见妈妈大声说道:“孙子豪,念在咱俩是生意朋友的份上,我告诉你别做梦了!前到现在直到未来,我绝对不会和你在一起我生是老崔的人,死是老崔的鬼,我甘心情愿照顾他一辈子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我的好妈妈” 崔仁锦听明白了妈妈的话语之意,冷不丁站出来,指着孙子豪说道:“念你是我同学爸爸的份,我不和你计较我爸爸是人民的忠诚卫士,现在双腿残废了依是一个优秀的人民警察你害人害己,天理不容!有空多去看看你儿子吧还有,今天告诉你一个消息,我考上公务员了,即将成为一名人民警察,专门打击违法犯罪

孙子豪的脸像被连连扇了几个大耳光一样火辣疼痛,一石二鸟的计划啊,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谁想到让老崔这个老狐狸给识破要不是儿子承担了所有罪名,自己恐怕已经在监狱里了。

崔仁锦挎着妈妈的胳膊走到爸爸的病房门口,妈妈突然问:“当警察这么大的事怎么不跟妈说一声?你原来不是说要来咱家的公司上班吗?

“自从我爸爸为了处理交通事故出了车祸以后我就决定要当警察。我觉得爸爸是个大英雄,他能做到的我也做到,当警察很光荣啊!” 妈妈说:好!只要你自己决定了就行,我不反对

走进病房时,老崔已经醒了,问道:“两个人干啥去了,一个都见不”崔仁锦搬了一把小凳子坐在床前,拉起老崔布满老茧的手说道:“爸,好好养病,我和妈会照顾一辈子的。跟您说个事,我考上公务员,当警察了。

崔仁锦感觉爸爸的手突然把他攥很紧很紧,眼睛瞬间流出泪来,用另一手拍着崔仁锦的肩膀说:“好样的,小子,我等这一天等了二十多年了。” 崔仁锦笑着说:“您以前不是我干不了这一行吗?今天怎么又说等了二十年了?您老是给我来连环计,什么激将法、长线钓大鱼、苦肉计,能用上的都用上了,对不?”“屁话!老子这不是恨铁不成钢吗知道,我儿子肯定要干男人的事业

望着老崔幸福的笑脸,崔仁锦和妈妈笑得乐开了花

 

 作者简介:李佳森,天津港公安局民警,全国公安作家协会会员、天津市作家协会会员、天津港文学协会理事。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