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破壳

来源:本网 作者:王虓

       一

     苏州市吴江区地处苏、浙、沪三省市交界处,境内拥有同里古镇、退思园等国家著名的旅游景区,首批历史文化名镇同里以其“小桥流水人家”的自然风貌,被誉为东方小威尼斯。吴江在全国百强县中排名第二位,工业十分发达。

吴江平望镇。

     2017年7月28日上午8点多,橡胶厂门卫老王打电话给蓝正冬:“有个40多岁的男人到厂里说来应聘,可穿着打扮像老板,我还瞅见这人是跟着一辆别克商务车来的……”蓝正冬沉默了一下,有些让他心慌的东西从心底泛起,他追问:“这人还说什么了?”老王讲:“这人说跟隔壁钣金厂的老板很熟,还留了个电话号码给我,说你到了就打电话给他。”隔壁钣金厂的万老板蓝正冬认识,一个腰围比身高还长的家伙。既然是万老板的面子,那应该没有问题。蓝正冬笑了笑,觉得自己有些多疑了,他拿起电话,按老王给他的那个号码打了过去。

     接听者是个沉稳的中年男子。蓝正冬问:“你是不是要来应聘?”男子反问道:“噢,是不是蓝部长?”得到肯定答复后,男子低声说道:“我有个乡下来的亲戚,憨头憨脑,本打算介绍到隔壁钣金厂去的,但你也知道,钣金厂都是跟机器、铁家伙打交道,容易出事。所以我就想到了您,看看能不能给我这个亲戚一个机会?”蓝正冬挺直了腰,说道:“我做不了主,上面还有总经理。要不,你把人带过来让我瞧瞧?”

     蓝正冬开了辆蓝鸟轿车驶进厂院子,门卫老王一脸灿烂地站在门卫室外候着,蓝正冬很满意。蓝正冬一年前在江苏宜兴国民合成革公司工作,后来这家橡胶厂的金老板把他挖了过来,他又把以前两个很有前途的手下也挖了过来。他很愿意报答金老板的知遇之恩,低调为人,高调做事,短短一年间,从刚进厂时的车间主任爬到了现在的生产部长这个职务,厂里还给他配了这辆崭新的蓝鸟车。蓝正冬下了车慢慢地踱向门卫室,老王一边哈腰,一边用手指着里面说道:“蓝部长,他们已经在屋里候着您了!”

     屋外阳光刺眼,显得屋内有些黑。蓝正冬眨了眨眼,看清门卫室里有个40多岁穿短袖T恤的男子,男子身后站了一个壮实、高大的小伙子,看上去确实有些憨。男子伸出手来笑着问:“是蓝正冬部长吗?”蓝正冬矜持地点了点头,也把手伸了出来。这时,突然发生了一幕让蓝正冬和门卫老王打破头也没有料到的场景。中年男子一个拉臂别肘,小伙子从腰间抽出手铐,把蓝正冬反铐了起来。老王愣了一下,跳出门卫室杀猪般地嚎叫:“快来人呐,快来人,有人绑架蓝部长!!!”

     听到叫声,橡胶厂门卫室立马冲出来5个保安,哗啦一下将门卫室大门堵住了。男子转头对小伙子喝道:“你先带人上车!”又从裤袋里掏出证件朝保安晃了晃:“警察办案!”5个保安和老王互相望了望,不禁退后了二步。蓝正冬被押上了一辆别克商务车,车子往东疾驰而去。保安和老王加快脚步追了上去,追出去500多米路没追上,转过头找那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却不见了。老王垂头丧气地对保安说:“这事咱罩不住,回去马上告诉金老板,反正我有那个人的电话。”

 二

     这是一个自发创建的微信群,群号叫做《网络神鹰》,群内有全国各地的警察500多名,堰桥派出所所长曾新华就是其中之一。这样类似的群在曾新华手机里有20多个。广东佛山顺德的老毛跟曾新华是铁哥们,2015年11月的时候,曾新华曾帮顺德警方抓了个盗窃涉案价值30余万元的网上三逃人员,老毛给他送了幅字,上书“风林火山”,意喻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这次一进群,老毛就跟曾新华套起近乎来,问起上次的那幅字咋样,合不合心意?曾新华发了个托腮的微信表情给他:有事说事,能帮忙我绝不说二话。老毛顺杆爬,说起一个案件。

     2015年4月份,中国农业银行大良支行向佛山市公安局顺德分局报称,有个叫徐东林的人在该行领取了一张信用卡,从2010年至今,刷卡消费共透支人民币52000余元。农行通过电话、上门、信函等方式进行催缴,徐东林均拒不还款。顺德分局依法将该案立为信用卡诈骗案进行侦查。经多方查找,发现从2015年5月20日起,徐东林就和他名下的一辆粤B牌照的雪佛兰轿车一起连人带车蒸发了。老毛说,他们采用了各种侦查手段,但徐东林跟老家的妻儿、父母断绝了一切联系,唯一有价值的是这辆粤B牌照的雪佛兰轿车曾出现在江苏宜兴。老毛笑着说:“我知道你是宜兴土生土长的穿山甲,帮我们摸一摸呗?”

     曾新华挠挠下巴:这个老毛可不是省油的灯,如果事情好办,他不会如此好好说话。不过反过来说,越是难办的事情办成了就越有成就感。曾新华跟老毛没有把话说死,只是问老毛要了徐东林的相关资料,答应先摸一摸再说。见曾新华把这个刺儿活接了过去,老毛心里美滋滋的。他手下大良派出所的一群侦查员正在上海排摸另外一个案件的线索,如果曾新华真把这事搞成了,那就能顺路把三逃捎带回广东,省了人手和来回的路费。

       曾新华手头只有徐东林的户籍资料、一副广东牌照以及这辆粤牌轿车曾在江苏宜兴出现过的线索。曾新华把这幅牌照号输入公安车辆轨迹系统查询了一番,发现在2015年11月份,这车曾在宜兴新建派出所辖区活动频繁,但2016年1月后,就再也没有踪迹了,最大的可能是这车已销牌过户给了他人,以车找人看来行不通了。曾新华心想,这么活动频繁,要么就是暂住在新建派出所辖区,要么就是在新建有工作单位。根据多年的办案经历来看,如果要隐姓埋名,最好的方式是伪造一个新的身份,而如果这个新身份户籍地址跟自己的口音对不上的话,很容易暴露,所以嫌疑人一般伪造的身份户籍地址应该跟自己原本的户籍地址相差不会太大。曾新华决定试一试。他在宜兴新建派出所查找了户籍地址为广东顺德的外来务工人员,经过一个个与徐东林的户籍照片比对,没有符合特征的人员。他又扩大了搜索范围,一番查找下来,竟然真的找到了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照片,这种几率比买彩票中奖的概率都小啊!曾新华使劲擦了擦眼,真不敢相信自己花了仅仅二天的功夫竟然会有如此大的收获。           

 三

     这是一个叫蓝正冬的男子,1983年生,户籍地广东省丰顺县人,而在逃人员徐东林是1988年生人,户籍地为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人。从两人的户籍信息来看,只能说大家都是广东老乡,而从两人的户籍照片来看,就是孪生双胞胎!可以确定的是,徐东林没有兄弟,那么这个蓝正冬究竟是何方神圣呢?他跟徐东林是不是同一个人呢?曾新华决定循线追踪下去。

     经过查询,2015年11月份,这个叫蓝正冬的男子曾在江苏宜兴国民合成革公司工作,而此后,在全市、全省、全国都再也找不到该男子的相应工作单位、住所记录。曾新华想,也许应该跟国民合成革公司接触一下。曾新华有个优点,他从不打无准备之仗。他细细地了解了该公司的情况:负责人姓刘,公司有员工100余人,主要生产各种生态功能性聚氨酯合成革和聚氨酯复合材料,经营状况良好,2017年该公司曾有上市的打算。他百度搜索到了该公司刘总的电话,拨了过去,说有一些生意上的事儿想约刘总见个面,刘总以工作太忙,抽不开身拒绝了。曾新华决定自己亲自去一趟该公司。为了防止消息外泄,曾新华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到了公司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如果事有不谐,宁愿放弃这条线索,也不暴露自己身份。

     7月26日上午9点,曾新华到了该公司。他先向公司的人事主管---一个年龄不大的小姑娘旁敲侧击打听到了蓝正冬曾在该公司工作过,而且离职时的职务为人事主管,而现在的这个人事主管小姑娘就是蓝正冬的继任者。小姑娘说,蓝正冬离开时,她还没进这个厂,所以对蓝正冬的情况不是很了解。人事主管是一个公司最要害的中层职务之一,作为老总肯定是非常了解和掌握人事主管人选的具体情况的。曾新华跟小姑娘说,他和刘总曾通过电话,要谈一件重要的事,能否跟刘总通报一声?小姑娘抬头瞧了瞧曾新华,迟疑了一下,还是进总经理办公室去了。2分钟后,曾新华坐到了刘总办公室豪华的沙发上,瘦削的刘总戴了副金丝平光眼镜,他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下面前坐着的这名男子,曾新华也用同样的目光看着刘总。沉默了半分钟,两人都站了起来,呵呵笑着互相握了下手。刘总觉得面前这个人十分精明,如果要做生意的话,自己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而曾新华则觉得,对于面前这个散发出强大气场的刘总而言,开门见山也许是最有效的方式,曾新华对自己的判断十分有信心。

     曾新华谦虚的姿态,一口地道的宜兴话,以及桌上摊开的警官证,让刘总尚余的一丝芥蒂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们谈天气,谈生意,又谈到在无锡市局两人都认识的某位朋友,气氛越来越融洽。曾新华觉得正式谈蓝正冬的时机到了。看着蓝正冬的照片,刘总抽了口烟,认真地回忆起来。

     蓝正冬是2015年11月份到江苏宜兴国民合成革公司工作的,他从一个普通工人做起,做了一段时间就被车间主任提拔为工段长。2016年3月,蓝正冬走进了刘总的视线。他发现蓝正冬虽然自称只有高中文化,但在接触中,却表现出了不同于这个文化程度的知识面和为人处世的能力。刘总觉得,在工段长的岗位上,蓝正冬远远发挥不出其应有的能量。经过多方考察, 2016年6月份,蓝正冬被其亲自提拔为公司的人事主管。在这个岗位上,蓝正冬做得风生水起,也让刘总得意于自己的识人之明。但是,有一丝阴霾总是萦绕在刘总的脑海中,蓝正冬表现得太低调了,除了工作,还是工作,加班从来没有怨言。刘总打算好好笼络一下这个有能力的小伙子,他决定再次向蓝正冬提起为他买五险一金的事情。可是,蓝正冬最终拒绝了这个要求。这就是刘总脑中挥之不去的一丝疑惑。他开始寻求这丝疑惑的本源。

     也许是蓝正冬嗅到了什么,也许是苏州吴江大名橡胶厂伸过来的橄榄枝实在诱人,2016年8月,蓝正冬在处理一起工人劳资纠纷时,借机发飙,和这名工人动起手来,虽然经过厂方协调,事情圆满解决,但蓝正冬还是提出了辞职的请求。

     刘总又点了根烟,叹息道:“苏州吴江大名橡胶厂是我们的竞争厂家,蓝正冬最后投奔到那里去,我是没有怨言的,只是他又帮助我的老对头挖走了我厂子里的两个技术人才,我觉得不大痛快。不过话说回来,这个蓝正冬,确实是个人物!”

     曾新华记录下了大名橡胶厂的地址,问刘总:“蓝正冬会不会也已经不在这家厂了?”

     刘总摆了摆手:“不会,我听说蓝正冬在那里混得很好,那个金老板对他很是看重。”

     回去后,曾新华把蓝正冬的相关信息资料发给了佛山顺德警方,老毛叫人秘密排摸了一下,发现蓝正冬这个人根本不存在,其所拥有的户籍资料应该是通过黑色途径办理的。另外经过相关部门对上述两人的照片进行仔细比对,认同为同一个人。曾新华心里有了底。

     大学毕业后,徐东林在广东佛山市顺德区找了个技术员的工作开始描绘自己的人生蓝图。他娶妻生子,买了房子,2010年他第一次在当地的农业银行接触到了信用卡。当第一笔透支得来的金额购买了自己为老婆看中的苹果手机时,徐东林觉得非常奇妙。女人购物会上瘾,男人刷卡消费其实也会上瘾,当不是自己的钱源源不断地从那张小卡片里刷出来时,那种掌握无穷财富的人生赢家感觉让徐东林无法自拔。银行的钱总归要还的,等徐东林发现这点时,信用卡已经被他刷爆了。他只得又到其他银行办理了信用卡,拆东墙补西墙,这种浑浑噩噩的日子最后在2015年2月份画上了句号。徐东林透支了5万余元钱,没有办法还。而在这个关头,他又遇到了让他焦头烂额的一件事:妻子知道了他在外面有个情人,天天在家里吵着闹着要跟他离婚。这两件事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广东5月半夜的气温舒爽宜人,徐东林开上自己的那辆雪佛兰轿车,头也不回地从自己和妻子所住的小区驶出,他拨弄着方向盘,嘴角嘲讽的笑着:离吧离吧,没有我,你跟谁离?!还款还款,找不到我,那就让我名义上的妻子还吧!

 五

     徐东林从来没有后悔认识晓梅。2014年的时候,他曾在宜兴另外一家厂有过几个月的短暂打工生涯。他有技术,有能力,那个时候恰好跟妻子也有些误会,这些促成了他的宜兴之行。就在这个景色宜人的陶都,他认识了一起打工的四川妹子晓梅。半年后,他迫于家中老人的压力,回到了妻子身边,但晓梅的身影总是在梦里出现。他们从未断了音讯,两人之间的感情反倒更为灼热。

     徐东林一路向北,风尘仆仆地再次踏上宜兴这片神奇的土地,也再次见到了晓梅。从宜兴国民合成革公司到苏州吴江橡胶厂,晓梅一直伴在他身边。他们结婚了,还有了孩子,这个在2014年怀上的孩子是徐东林抛弃广东旧生活的一个最重要的因素。那张结婚照上,晓梅笑得特别迷人,红红的嘴唇,飞扬的眉梢,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旁边那个人身上,那个人,叫蓝正冬。

     蓝正冬一路被带到了无锡市公安局堰桥派出所。在那辆别克商务车里,他听到那个抓他的中年男子叫他徐东林,知道没有办法再躲藏了,便痛快地交代了自己信用卡诈骗的那段犯罪经历。老毛看到曾新华在微信圈发给他的抓捕照片,狠狠拍了下自己的大腿。高兴的同时,他也有种淡淡的嫉妒情绪,嫉妒这个叫曾新华的所长运气不是一般的好。

     徐东林被羁押到了无锡市第二看守所。老毛马上联系了大良派出所在上海出差的吕生。2017年8月2日,吕生一行三人前来堰桥派出所接洽办理押回徐东林事宜。堰桥派出所民警陪他们到看守所办好了手续,开车送他们登上前往上海的动车。因无锡和广东顺德之间没有直达火车,必须到上海转乘。

     在押解途中,民警问徐东林:“你现在每月工资多少?”徐东林说:“差不多2万,因为我是企业的中层正职。”民警问:“那你为什么不把透支的信用卡钱还上?”徐东林摇摇头,干涸的嘴唇动了动,没有回答。

     也许,他不是还不起这笔透支款;也许,他感觉生活在“蓝正冬”这个壳里更能找到想要的自己;也许……

 

 

责任编辑:刘新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