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变脸”》作者:王虓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6-19 13:10:28

    题记:变脸是川剧艺术的一种特技。相传“变脸”是古代人类为了生存,把自己脸部用不同的方式勾画出不同的形态,以吓唬入侵的野兽。川剧把“变脸”搬上舞台,用绝妙的技巧使它成为一门独特的艺术。而现实中,许多人也会变脸,人前人后判若两人;某些物品经过改头换面,也会“变脸”,比如下文中的那些电脑……

                    一
   天色渐沉,路灯次第亮起。王兵下班回到小区,走进楼道,按亮了上楼的电梯灯。在昏暗的灯光下,王兵发现在电梯按钮旁边贴着一张纸,他凑过去细看,原来是一张电脑转让的小广告,说某公司欲转让一批九成新的高配置电脑,内存8G,硬盘1T,还有2G的独立显卡,价格优惠,还留了联系电话。王兵心里一动。他在无锡市里开了家不大不小的公司,专做装潢设计,公司运作了好几年,办公用的几台电脑都已老旧不堪,为此,几个业务员已向他嘀咕了好几次。王兵语重心长地告诉他们:现在咱们的事业刚起步,许多地方要用钱,等过一段时间,就帮你们换。业务员点点头,没再说什么。王兵知道,等自己走出办公室,他们背后指不定怎么编排自己呢。
   看到这个小广告,王兵感觉就像瞌睡遇到个枕头。他转头看看四周,用手机把广告拍了下来。回到家抽了颗烟,王兵把手机翻出来,拨打广告上留的那个电话。电话响了两声就接通了,王兵问:你们是不是有电脑卖?对方是个讲普通话略带南方口音的男子:是啊是啊,你是哪个小区的?王兵说了自己所在小区的名称。男子又问王兵,你想买几台?王兵也是做惯生意的人,从口气里听出对方迫切的意思,就有些警惕。做生意有句行话,叫做赶着卖的不是好货色。王兵就问,你们怎么会想卖电脑呢?男子叹了口气说道,有些话我不方便告诉你。货绝对是好货,我们5000多元进的,广告上写是九成新电脑,其实根本就没用过,都是全新原装的,现在便宜点卖了。你究竟要不要?
   王兵问,有发票和三包凭证吗?不会是来路不正的吧?男子斩钉截铁地说,绝对没问题,如果你要买的话,发票和三包凭证全都给你。
   王兵还是不放心。如果买到偷来的电脑,那就是收赃,这可是跟官司搭界的事情,他必须弄清电脑的来路,否则即使对方说破天,他也不会点头的。经过再三追问,男子透了个底,低声告诉王兵:我们是开网络赌球公司的,当初我们生意火得不行,想扩大经营,所以多买了几台电脑,谁知道现在警方查得紧,没有办法,那几台多买的电脑准备先处理掉,猪肉卖白菜价了,你到底要不要?
   王兵哦了一声,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这就说得通了,不过,他赌球关我什么事呢?电脑来路正就可以了。
   现在的骗子多得很,电视、广播上经常放,王兵盘算了一番,还是不放心,他跟对方提出要先看看货再说。男子答应了,说你留个家庭住址吧,我们送货上门,你觉得满意了再付款。王兵左思右想,实在想不出哪里还会出什么岔子。
                   二
   第二天下午1点,在约定的时间之前,王兵特意早早在家侯着。左等右等,卖电脑的没出现。王兵泛起嘀咕来,如果对方放自己鸽子,那不浪费自己的感情么?王兵不甘心,打了对方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听。
   王兵认定对方是个骗子。他在屋里转了两圈,准备回公司上班。恰在这时,手机响了,对方就是那个卖电脑的人。那人讲他正在开车,路上太堵了,大约要多半个小时后才能到。王兵舒了口气,还客气地叮嘱对方开慢点,安全第一。对方说声谢谢,挂了电话。
   2点半左右,外面传来有节奏的敲门声,王兵急忙去开门。门口是两个20多岁的男青年,一个长脸,一个圆脸,长脸男子手里抱着一台黑色的台式电脑主机,圆脸的男子手里拎着一个显示器盒子和键盘鼠标等物件。长脸男子先打招呼:老板,是你要买电脑吗?王兵点点头,将两人让进屋。长脸男子在客厅屋角找到插电板,和圆脸男子利索地把电脑组装起来通上电,王兵饶有兴味地凑在旁边看。电脑看上去确实崭新,主机和显示器上都贴着联想的商标,电脑开机20多秒就进了系统,速度非常快。长脸男子又点开电脑桌面上自带的鲁大师软件,一运行检测,明明白白显示该机是联想的高端品牌电脑,里面的配置和广告上的一模一样。
   王兵不放心,自己上去操作了一番,结果也是一样。圆脸男子又拿出一张盖有鲜红印章的发票给王兵看,上面写明该电脑为2个月前在无锡市百脑汇购买,价格为4980元。接着,圆脸男子又从显示器盒子里掏出一本厚厚的电脑说明书和三包凭证,拍在王兵手里。王兵翻来覆去地察看,没看出一点差错。这个时候,王兵心里已经作了决定。他又提出一个刁钻的要求:让圆脸男子打开机箱,他要看看里面的配置究竟是不是真实的。
  圆脸男子直起腰来,对王兵笑着说,这位老板,我知道你的想法,怕机箱里面有猫腻,怕上当受骗,你来看。圆脸男子拉着王兵蹲了下去,指着电脑机箱后端贴着的封条。你看,这封条撕下来就贴不上去了,封条一撕,电脑商家就不保修。如果你决定要看的话,我马上给你撕掉打开机箱。说完,圆脸男子作势要撕,王兵急忙阻止了。他想了会儿,决定还是不撕这出了问题能够找商家免费维修的封条。
   圆脸男子开价2600元,王兵讨价还价最后还到2000元成交。王兵又转了个念头: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2000元买台新电脑,绝对是笔划算的买卖!他决定再买两台同样的电脑。真巧,这两个男子车上还有另外几台电脑也是准备去送给别人看货的,经王兵软磨硬泡,这两个男子最后同意了,王兵心满意足地花了6000元买了三台高配置的品牌电脑。
                   三
   上午8点,堰桥派出所所长曾新华已经坐在办公室里,他对面是教导员,两人搭档已经好几年了,一个主外,一个主内,配合默契。曾新华打开电脑,例行浏览起惠山公安分局主页上的全市每日警情。这是他养成多年的一个习惯,在每日给所里民警开晨会前,他利用几分钟看看这些警情,就能知道全市哪些类型的案件高发,哪些类型的案件是新出现的,就能跟民警说道说道,提高警惕,防止辖区也发生同类型的案件。
   现在的违法犯罪分子,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各类新型诈骗、盗窃作案手法是层出不穷,让人防不胜防。曾新华曾看到这样一个案件:被害人的银行卡、密码都在身边,然后在千里之外的北京就被人刷卡消费了3万余元。银行卡和密码自己只要保管好,任坏蛋有多大的能耐,都取不走自己卡里的钱,这是咱们老百姓最朴素的想法,可这活生生的例子就恰恰发生在你我眼前!有些新型案件刚发的时候,警察都不一定知道其中的关窍,所以,与时俱进、活到老学到老是公安机关必须遵循的客观规律,靠以前的土办法、老套路来破现在的案件,那肯定是不行的。
  他抿了口茶,一条条仔细地翻看着警情,并不时用笔在本子上记下点什么。然后,他就看到了王兵被骗的这个案情。他反反复复地看了几遍,想了想,决定给王兵打个电话。
   这个时候,王兵正在懊恼。他当天买的三台电脑方方正正仍端坐在他的客厅里,可他的心情与昨日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按照市场的行情来说,一台原价近5000元的电脑才买来2个月,还是全新的,他2000元就买到手,简直是赚了大便宜,更别说自己一下子买了三台!昨天的时候,他是这么想的,并为此笑得合不拢嘴;可今天,他的心落入了谷底。先是其中一台在上网下载软件的时候突然死机,重启后,电脑突然变了脸——原先的高配置突然就变成了低配置,内存只有1个G,硬盘变成了16G!就像美艳的白骨精被孙悟空一棍打翻在地显露出了原形。
   他急忙打开另外两台电脑,用360卫士杀毒、验机,结果毫不意外——它们跟第一台本就是一路货色。他还是不死心,打电话叫来了自己一个懂行的朋友,朋友拆开电脑主机,然后摇摇头对王兵说道,这三台电脑都被人用软件修改了配置,对方是个行家啊!王兵希冀地望着朋友:这电脑再怎么说,一台1000元总值的吧?朋友又摇摇头说,你这个电脑,收废品的人给你百八十,已经算是非常有良心的了。王兵懊恼地跌坐在沙发上。
曾新华通过电话,详细了解了王兵被骗的前后经过。他在无锡公安警务平台搜索了下,发现自2016年7月初开始,全市就陆续发生同类型案件好几起。此后几天,他一个个询问了另外几起案件的被害人,发现了一个共同点:被害人均反映卖假电脑的都是两个20多岁的男青年。曾新华觉得,这可能就是一串“串案”,被骗的群众肯定不止这么多。
   从以往的办案经验来看,一些事主会在发觉上当受骗后选择不报警,只当花钱买个教训。那么,绝对不止上述几起案件,有可能嫌疑人还在无锡行骗,有可能还会有更多的群众被骗!曾新华坐不住了,他要阻止这样的结果发生。
                    四
   接到任务后,派出所刑事副所长孙伟和刑侦组干警开始了马不停蹄的秘密排查工作。
   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破获这个案件,有两大抓手,一个是嫌疑人在小广告上留下的联系方式,另外一个是遍布无锡市区内的各类监控探头。孙伟安排了两班人马,同时开展工作。经过一个多星期的紧张工作,调查嫌犯联系电话的小组收效甚微——在市区范围内许多居民小区都发现此类广告,上面留下的联系电话五花八门,经过查调,均为他人遗失身份证办理的“幽灵”电话卡,包括王兵等被害人提供的嫌疑人联系电话同样如此。
   看路面监控的一组却收获颇丰。经过对被害人所居住小区扩大监控探头的查调范围,三起案发现场外围均发现有一辆灰色五菱宏光面包车的身影,而且经过仔细辨别,嫌疑人竟然不是两人,而是四人!除两名青年男子去被害人家中交易外,另有两名青年女子在面包车附近望风。由于小区内监控清晰度不高,侦查员又通过公安机关设置在城区主要干道上的高清摄像头查询到了这辆面包车的牌照号码桂C35**9,通过查询,这辆车登记在桂林籍人林大飞的名下。曾新华下令:在嫌疑人未发觉前连车带人控制住!
   但愿望往往与现实背道而驰,破案也是如此。当侦查员满心欢喜地追踪下去,却愕然发现,这辆面包车陡然从无锡地区消失了。怎么回事,难道嫌疑人发觉了公安机关的动向?孙伟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五
   阿大接到那个让他惊惶不已的电话时,他正和弟弟阿二打麻将,坐在上家的是自己老婆娟子,下家是弟媳妇小樱。他们所住的房子位于无锡市火车站附近一个高档小区里,是用了小樱的身份证租的公寓房。
   这个电话来得真不是时候。阿大将刚摸到的东风一下拍在桌上,说了声晦气,他将手指竖到唇边,吵吵的阿二他们马上闭紧了嘴巴。
   谁呀?阿大问道。对面是个中年男子的声音,普通话不是很标准,带着无锡的本地口音。
   你不要问我是谁,我想问你是谁,我是派出所的。
   阿大的心猛跳了几下。
   他呼了口气问道,警察?找我什么事?
   昨天你是不是在凤栖苑小区卖过一台电脑,价格2300元?现在电脑出了些问题,买主报警了,要你过来维修。
   是吗?可能电脑在搬运过程中碰到、撞到了,接触不灵,我会负责的,我一会儿就跟买主联系,今天不方便了,明天,就明天上午10点,我一定会来处理的!
   阿大挂掉了电话。他对同样变了脸色的三人说道,警察盯上咱们了,马上撤,就今天,现在!
   阿二张了张嘴,没有再说下去,弟媳妇小樱接嘴道,那我们交的押金呢?没住满一个月他们不退的。阿大凶狠地望了小樱一眼,现在还谈那几个小钱?被抓住了就不是钱能解决的事情了!看阿大这个样子,平时对他言听计从的三人哄地一下作鸟兽散,各自忙乱地收拾起屋里的东西来。
   半个小时后,四个人已经坐到楼下的汽车里,这是一辆灰色五菱宏光面包车,挂着无锡难见的广西牌照,车厢内摆放了7、8台电脑以及四人的大包小裹,显得拥挤无比。阿大坐在驾驶位上,转头望了望坐在副驾驶位的阿二,又回头看看两个女人,说道,无锡不能呆了,我决定到上海去,把剩余的货出掉后咱们就回广西。先找家物流公司,把这几台电脑打包托运到上海,否则在路上被警察查到,又是个大麻烦。
                     六
   当孙伟和侦查员调查到了凤栖苑一起报警的案件时,总算知道了嫌疑人和嫌疑车辆失踪的秘密。据事主刘先生反映,当天他报警后,辖区派出所出警民警老陈打了小广告上的电话,想把嫌疑人先“骗”过来,谁知打过电话后,这个号码就再也打不通了。
   孙伟暗地里叹了口气,这真是好心办了错事——根据之前掌握的几起案件来看,有一名报警人也联系过嫌疑人,嫌疑人先是答应前来解决,而后就不接电话了。还有一个报警人也打算学警察“诱捕”,让自己朋友假装新买主联系嫌疑人,但嫌疑人十分警惕,只要电话里说的验货地址跟报警人一个小区或是临近的小区,他都不会再次出现。这次真警察打了嫌疑人电话,那可真是打草惊了蛇。
   经过查询相关高速公路出入记录,证实了孙伟的猜测。嫌疑人的车辆在十天前离开无锡,往上海方向驶离。孙伟决定一路跟随过去,看嫌疑人是否会在其他省市继续作案。当通过上海警方的通力协作查询到了这辆可疑车辆的轨迹时,孙伟猛地跺了一下脚:他们又和嫌疑人失之交臂。在二天前,这辆广西牌照的面包车又自沪宁高速公路一路向西南消失于上海地区。
   跟还是不跟?孙伟无法做出决定,因为嫌疑人有可能又到其他省市继续作案,也有可能长途奔袭回广西老家休整一番。不管是怎么样,两个决定都需要大量的警力和物力来支撑。他和所长曾新华电话商讨后,
   决定就地在上海开展后续侦查,把案件侦破的先期工作做扎实,再进行下一步工作,因为知道:拳头先缩回去才能打出更具力量与速度的一拳。
                    七
   这辆广西牌照的面包车车主叫林大飞,男,25岁。从全国公安网查询资料看,无前科劣迹情况。经过上海警方的协助,孙伟他们又查询到了林大飞在沪期间曾入住上海浦东新区某快捷酒店,便连夜赶到该酒店开展工作。
   经过查询,同一时段入住该酒店的还有另外一男二女,男的叫林小飞,女的叫王娟、陈樱。从户籍资料看,林大飞和林小飞是兄弟两人,王娟是林大飞的妻子,陈樱是林小飞的媳妇。孙伟他们连夜回到无锡,将林大飞和林小飞的照片拿给王兵等被害人辨认,证实为那两名卖电脑的男子无疑。整个案件到此揭开了迷雾。
   孙伟带领办案民警前往广西对上述四名嫌疑人进行侦查,结果让人大失所望:四名嫌疑人均不在老家,嫌疑车辆有轨迹出现在桂林市区,却没有四人的相应住宿记录。孙伟分析,要么嫌疑人到桂林投靠亲属,要么在桂林仍在从事诈骗的勾当。孙伟他们又辗转来到桂林,采取跟车找人的方式进行侦查,经过三天的工作,仍未找到嫌疑人的落脚点,根据嫌疑车辆的轨迹也不能确定具体的方位。 且所里还有几宗紧急案件亟待办理,孙伟他们决定把情况通报广西警方,请求相关协助,自己则先撤回无锡。
                   八
   半个月后,广西警方传来好消息,四名嫌疑人均已回到老家,可以收网了。孙伟他们连夜驱车赶往广西,在广西灵川县某旅馆内抓获林大飞夫妇,在灵川县某驾校抓获林小飞,经过敦促,当天下午,陈樱向当地警方投案;经过审讯,四人均承认了倒卖以次充好的电脑的犯罪事实,且在林大飞的汽车内查扣了作案用的假电脑发票和电脑配件。
   将四人押解回无锡后,由于嫌疑人记不清具体的作案地点,所使用的联系电话号码也均已丢弃,给案件的核实工作带来不小的难度。侦查员们不顾长途奔波的疲累,夜以继日地通过走访、排摸,在涉案小区内张贴警方告示等方法,将案件一宗宗核实到位,并查扣涉案的假电脑12台。
   一个月后,堰桥派出所将四名嫌疑人家属退出的赃款29000元如数发放还到已查实的8名被害人手中,王兵是其中之一。
   当侦查员告知王冰案件已破请他来领被骗款时,王兵说,谢谢警方的快速破案!谢谢各位警员的辛苦付出!我要用我的切身经历告诉大家:一定不要贪便宜!一定要学会识破犯罪分子的变脸骗术,提高警惕 !
    他给堰桥派出所送了一面锦旗,上面写着:人民警察,智勇双全,快破案件,为民解忧!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