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作者:王琥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5-22 12:55:06

                          一

   中午11点,铆钉厂的刘经理在办公室看报纸。走廊里响起急促的脚步声,接着门被推开,抬头一看,是门卫老王。老王一边擦汗一边急着说:“刘经理,咱员工宿舍里有人被偷了1000多块钱,吵着要报警,你看……”刘经理皱眉想了想,斜眼往桌角一瞥,那里有一盒名片,第一张是一个浓眉大眼笑着的憨厚警察照片,下面一排字:科技园派出所社区民警陈风。刘经理自语道:“陈风,那就让我来看看你是否有真本事?!”对老王说:“别急,我联系一下管片民警,让他过来看看。”
   陈风穿上警服,带着一个外管员来到铆钉厂宿舍。
该宿舍楼共三层,下面两层是仓库,用铁链锁着,在底楼铁栅栏门处有监控探头。老王弯着腰领着陈风和外管员从铁栅栏处上楼,陈风望了望探头,紧跟着一起来到三楼。三楼307宿舍门口站了个满脸急色的20多岁穿工作服的男青年。
   见到陈风,男青年立即迎了上来:警官,你好,是我被偷了钱……。
   陈风一摆手:进去说。
   进了宿舍,房间里有两张高低铁床,上面都是被褥,其中靠门口下面的一张床上枕头、被褥显得杂乱。
   男子指着该床说道:我就睡这床。今天早上7点半,跟我同宿舍的两个人先走,我是最后一个走的。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把门带上了。
   陈风问男子:你门没锁?
   男子笑笑:我们这儿的宿舍都不锁门,因为楼下有门卫老王!
老王说:警官,我保证,今天没有一个陌生人进出宿舍,我几十岁的人了,说不得谎话。
   陈风对外管员说道:大强,你去调一下门口的监控,看看有没有可疑情况。外管员应了一声,消失在门口。
   陈风看了看男子:你接着说。
   男子挠挠头:中午10点50分左右,我下了班,想到宿舍泡碗方便面吃。回来看见我另外两个同事还没有回来,门也关着,但是,我床上被翻乱了,枕头下的1000多块钱不见了!
   陈风弯腰仔细看了看脏乱的床上,又弯腰到床底下瞧了瞧,凑头又细看门锁的位置,接着踱步到窗口往下张望了一会儿。
   陈风转过身来,问道:你们这儿陌生人能进来吗?
   男子想了想,说道:我们这儿门卫老王管的挺严的,没有胸牌的都不让进宿舍的。
   陈风又问:会不会是你同宿舍的舍友拿的?
   男子大力地摇头:不会的,他们都是我老家人,再说,我回宿舍时,他们还在车间呢!
   陈风快步在走廊上走了一遍,透过窗户看宿舍里的动静。三楼共10个宿舍,经过306宿舍后,陈风敲门,门里没人应,陈风推门进去,只见一张双层铁架床的上铺躺着一个男子,用被蒙着头,陈风掀开被子,一个30多岁男子睁开眼来,有些紧张地问:警官,什么事?
   陈风慢悠悠地说道:别人都去上班了,你怎么一个人在宿舍里睡大觉啊?
   男子仍旧躺着,有气无力地回答:我感冒了,发烧,头痛,一个上午我都呆在宿舍睡觉,什么地方都没有去……
是吗?陈风盯着男子的眼睛,伸出手摸男子的脑门:你撒谎了吧,说,你今天上午到底干了什么?
   男子的脸一下子白了,眼睛躲闪着。陈风不动声色道:现在说出来,算主动交代,等我们验了指纹,那就啥都晚了。
   男子张了张嘴,又沉默了。陈风转身大步向门口走去:我已给过你机会了!”又大声朝门外喊道:“大强,通知分局刑警大队!
   男子急了,也喊道:警官,我交代,是我拿的钱。
   陈风霍地转过身,直视男子:钱呢?男子从铺上坐起,将铁架床上铺的方竖杆子里塞着的一团纸揪出来,从里面抠出一沓子红色纸币……
   男子被大强带上了警车。
   刘经理满面笑容地和陈风热情地握手:陈警官,好样的,一出马就帮我们抓了一个内贼,大有前途啊!
   陈风谦逊地摆摆手:一点小事,为企业保驾护航是我们管片民警的本职工作!
                    二
   早晨7点半,科技园派出所办公室里,陈风将散发出汗味的警服换下,揉揉通红的眼睛,正准备打水洗脸,桌上的手机响了。
   他接了电话:喂,你好!
   里面的声音传来:陈警官,今天有没有时间到我厂里来坐坐,你可是好久没来啦!
   陈风说道:刘经理啊,你知道,派出所实在太忙了,这样吧,今天我开完晨会,抽空去一趟。
   汽车停在铆钉厂大院里,刘经理快步跑下楼,迎上陈风,用力地握手道:稀客稀客,总算把你盼来了!
   陈风笑道:刘经理,你这是怪我不经常来啊!说吧,什么事这么急?
   刘经理尴尬地笑笑:不愧是警察,一眼就被你瞅出来了。
说完,坐到陈风旁边:兄弟,老哥真的是有难了,你可一定要帮我一把。我摊上官司了。
   陈风关切地问道:什么官司?
   刘经理说:我跟联机公司有长期往来,前段时间,他们问我要了一批货,准备装在一批出口机器上,谁知这批机器出口到了阿尔及利亚,因为质量不过关被退了回来,对方还要索讨大额的惩罚性赔偿,联机公司的老总说我给他的那批货有问题,把我告上了法庭。
陈风问:你那批货究竟有没有问题?
   怎么说呢,那批货确实有点瑕疵,但绝对不至于出问题,联机公司就是吃不到黄狼吃小鸡——想把我也拉下水!我打听了,我那批零件的检测机构是科技园市场监督管理局,主持检测的是他们的一个科长刘丽,我去管理局找了她几次,想让她帮下忙,她都是公事公办的口气,我琢磨着,可能是人多眼杂,她不能跟我多接触,我准备到她家去拜访拜访!
   陈风说:这不行!监管局有规定,不能私下接触当事人,搞不好弄你一个行贿什么的!
   刘经理不以为然:这个你不用担心,你只要帮我查下刘丽的家庭地址,其他事情我都会去办好的。
   陈风马上说道:这个也不行,我们公安也有规定的,不能泄漏别人隐私。
   刘经理装作生气的样子:这个不行,那个不行,你还当不当我是兄弟?!再说,我又不去做违法乱纪的事情!
   陈风犹豫着思索了一阵,抬头说道:那这样,帮你查一下,你不要乱说出去,也不要走歪门邪道……
   刘经理敷衍地说道:好好好,跟你在一起,我的思想境界提高了许多,怎么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放心吧!
                   三
   中午时分,办公室里空无一人,陈风走到自己的电脑桌前,开机,一眼看到了电脑屏幕下方贴着的醒目的黄色标签-——不准泄漏警务秘密。他犹豫了一会儿,但还是在键盘上打起字来。之后,陈风掏出手机打电话,电话通后,里面传来刘经理哈哈的笑声:陈警官,事情帮我办好了?
   陈风道:刘丽住在惠东苑516号。对面传来急迫的声音:好好好,我记下了,到时跟你联系……。
   陈风还要说些什么,电话那头挂断了。
警灯闪烁,警车从大院外驶入派出所院子,陈风穿戴九小件从警车上下来,走到后排座位,将后车门拉开,里面下来两个脸上有些抓痕、衣服破烂的男子,互相用方言对骂着。
   陈风吼了句:吵什么吵,就为了一句话,两个大男人搞成这个样,还老乡呢,不怕人笑话……。
   陈风转身,对迎上来的外管员大强说道:把他们两个带到调解室去,你看好他们,让他们吵,吵不够2个小时,不要放他们走,气死我了!
   这时电话响了,陈风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喂,说话!
电话里传来刘经理的声音:咋啦,陈警官,谁惹你生气啦?
陈风:啊,刘经理,什么事,我忙着呢!
   刘经理说:陈风啊,还得麻烦你一下,昨晚我到刘丽家去了,屋里就一个老太,说是刘丽的母亲,我问老太,老太警觉性还蛮高的,只说刘丽不住在这儿,就是不肯说其他。听隔壁邻居说,刘丽在其他地     方还有房子,麻烦你再帮我查一下?
   陈风:我查过了,她名下只有这个地址。
   刘经理:好兄弟,你一定有办法的,帮老哥一把,我等你的好消息。电话里又传来嘟嘟嘟的忙音。
   陈风又好气又好笑地摇摇头。
                       四
   督察室里,一个鬓角发白的中年警官坐在桌前用电脑正写着什么,窗外映照进来的阳光格外明亮。
   电话响起,中年警官接起电话:你好,督察室李进。
   电话里传来一个年轻女子气愤的声音:我叫刘丽,科技园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我要投诉。
   李进放缓声音说道:您慢慢说,不要生气,只要你投诉的情况属实,我们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刘丽说道:昨天夜里,一个进行产品质量检测委托的当事人径直闯到我在枫林苑的新家,让我在检测过程中徇私舞弊,被我赶了出去。我现在的住址连我单位的人都不清楚,他怎么知道的?我母亲跟我讲,这个人曾经到我家里打听我的新地址,后来又有一个自称是派出所的人打电话给我母亲问我的地址,这是对方的来电号码,你们查一下,是不是你们警察泄漏公民的个人隐私?!
   李进挂了电话,拿起分局通讯录与他记载的电话号码逐一对照,最后在一个地方停住了,名单显示是科技园派出所。
   三天后,李进来到科技园派出所,在全体民警会上宣布:针对陈风向他人提供公民信息的问题,根据《人民警察法》、《人民警察纪律条令》规定,分局党委决定给予陈风行政记过处分。
坐在会场的陈风深深地垂下了头。
   会后,李进对派出所教导员说:希望所里做好工作,让当事人吸取教训,让其他民警引以为戒,遵纪守法。纪律条令就是高压线,谁都触碰不得,谁违反规定,谁就必须要受相应处罚。给陈风处分,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对他的一种保护、一个警醒。千里大堤,毁于蚁穴,小错不纠,必铸大祸啊!
   李进还说:其实我们也很惋惜,陈风在这次竞聘派出所副职领导的笔试、面试中成绩都不错,分局也很看好他……不多说了。你们所班子要多费点心,做好思想教育工作,让民警们从陈风身上吸取教训,千万绷紧纪律这根弦……
                      五
   陈风坐在电脑前打笔录,一个40多岁的中年妇女坐在桌前絮絮叨叨:现在的骗子真是太坏了,我寻思着在家没有工作,坐吃山空,搞份兼职吧,就在网上找了份刷信誉的活,第一单返了我300元钱,我可高兴了,谁知道做第二单的时候,对方让我扫描一个二维码,这下可坏了,我银行卡上的2000多元钱飞走了,这些挨千刀的骗子,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陈风阴沉着脸说报案人:你这么大年纪了,还不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跟你们宣传过多少次了,你还上当,现在好了,钱飞了吧!
   中年妇女腾地站起来,指着陈风的鼻子:你怎么说话的!我被骗了,心里本来就难受,你还说这话,这不是在我心口上再插一刀吗?!说完,嚎啕大哭起来。
   教导员走了进来,问道:怎么回事?有话好好说,不要哭!
中年妇女擦了把脸,盯着教导员:你谁呀?
   我是派出所的教导员。教导员说。
好,当官的,你今天给我评评理!中年妇女气呼呼地说:教导员,这个民警太气人了,我被骗了2000多元血汗钱,他不帮我追,还挖苦我,讽刺我,你说,他警察是怎么当的?!你们警察是怎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
   教导员问陈风:怎么回事?
   陈风无所谓地说:没什么,我就说了她两句,她就咋咋呼呼跳了起来,又不是我骗了她的钱,她这么激动干什么?!
   中年妇女捂着胸口,气喘吁吁地:你,你!我告诉你,我有高血压的,今天被你气出毛病来,我不会放过你……
教导员连劝带拉地将女子带到隔壁。
   一会儿,教导员回来严肃地对陈风讲:我让老余给她做笔录了,你今天怎么回事,是不是心里有什么疙瘩?
   陈风抬头看着教导员,平淡地说:没有啊,我就说了她两句,本意是好的,让她警惕,不要再被骗了。
教导员:对群众要好好说话,他们遇到困难求助到咱们派出所,是对咱的信任。
   陈风低头:知道,下次我不会了。
   教导员摇摇头,欲言又止,慢慢走出门去。
                 六
   天黑了,教导员坐在办公桌前,戴了老花镜整理《民警执法档案》,突然,桌上的手机响起微信声音,教导员拿过手机点亮屏幕。微信界面是科技园派出所民警家属群,显示有人@教导员。点开一看,发送信息的是 “陈风妻子敏”:教导员你好,关于陈风我有些事情要麻烦你。
   教导员回复:你好,我们建这个群就是为了家属和派出所有个沟通的桥梁,什么事请讲。
   敏:谢谢教导员,我丈夫陈风前段时间竞聘副职领导,听说他过关了,家里还为他庆祝了一番,他也特别高兴。可是,两个星期前开始,陈风变了,不爱说话,不做家务,回家就一个人窝在书房里拼命地抽烟。教导员,是不是他竞聘没有成功啊?
   教导员:是的,确实是这个问题,竞聘副职竞争激烈,陈风确实是没有走到最后一关。另外,工作上他也碰到了一些困难,压力大,情绪有些消沉。
   敏:哦,原来是这样,其实作为家属,我不一定非要他做个领导什么的,做个普通民警就忙得三天两头不着家,如果做了领导,还不得把派出所当成家?我着急的是这几天陈风越来越不对头了,好几次喝得醉熏熏回家,今天又给我说不回家吃晚饭,现在都10点半了,还没回来,打他电话也不接,急死了。
   教导员:是吗?我们有规定,8小时以外喝酒要向所领导报备,你放心吧,我会找到陈风,好好跟他谈谈。
   放下手机,教导员用固定电话拨打陈风的手机。对方一直不接,教导员有些着急,恰在这时手机响起铃声,教导员拿起电话:你好!
    电话里传来声音:你好,是科技园派出所教导员吗?我是惠东派出所,你们所里是不是有个叫陈风的民警?
    教导员霍得一下站起来,神色紧张:对对对,陈风是我们所里的民警,他怎么啦?
    电话:哦,我们通知你一声,陈风喝了酒在发酒疯,你们来个人把他领回去吧……
教导员连忙带人开车赶到惠东派出所。推开醒酒室大门,见陈风满面通红倚靠着长椅,一边打呼噜,一边嘟囔着:我没醉,我还能喝,你们干什么?!我又没赖账!
    一个30多岁的男民警站起来:您是科技园派出所教导员吧?
教导员和他握了下手:你好,到底怎么回事?
   男民警把教导员让到门外,反手将醒酒室门关上,轻声说道:今天夜里10点,金凤苑小吃店报警,说有人喝醉了发酒疯,我所里两个民警过去处警,把他带回来了。
   教导员急着问:他有没有砸东西?有没有打人?
   男民警笑笑:这倒没有,他一个人在小吃店喝了几个小时闷酒,店里要打烊,让他结账走人,他吵吵嚷嚷就是不肯走,说还没有喝够,小吃店老板就报警了。我们现场的民警看见他皮夹内有警官证,就麻利地将人带回所里来了,你放心,店里我们帮他结了帐,做好解释工作了。
   教导员握住男民警的手:不好意思啊,让你们见笑了,真是太谢谢你们了。
                          七
   回到派出所里后,陈风洗了脸,看上去有些萎顿,气色好了些,默默地坐在沙发上。教导员抽了张椅子坐在他对面,虎着脸看他。陈风抬起头,看了教导员一眼,又将头低下。
   教导员:陈风,咱们一起共事也该有5年了吧?
   陈风:差两个月5年。
   教导员绷不住脸了,扑哧笑出声:你记性倒好!说吧,今天怎么回事?
   陈风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皱皱的香烟,拿出一根点着递给教导员,自己也点上一根。一会儿,屋内就烟雾弥漫了。
   教导员:陈风你跟我交个底,你准备就这样浑浑噩噩混下去了?
   陈风继续抽烟。
   教导员扳起一根手指:上次跟群众发生矛盾,这是第一笔账;很快扳起第二根手指:喝酒不报备,这是第二笔账 ;紧接着扳起第三根手指:咱们有规定,手机必须24小时开机保持畅通,今天我打了你三个电话,都有记录,你没有接。这是第三笔帐。
   陈风抬起头喏喏道:第三条不算,我酒喝迷糊了。
   教导员站起身说道:陈风,你这样下去迟早要出大事的,上面三条我不追究了,你自己主动辞职吧!
   陈风一下站起来,疾声道:我又没犯大错误!干嘛辞职?!
   教导员又说:本来你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有文化,业务能力强,自己也要求上进,不出告诉人家地址那档子事,你竞聘应该能成功。民警犯了事,领导要承担管理、教育不力的责任,你替我考虑考虑,我到底应该怎么做?你这样下去,迟早要被辞退、开除,还不如早点出去,自找门路,省得被旁人笑话,被家里人看不起。
   陈风哭丧着脸:教导员,我真不是让你为难,我是怪自己不争气,犯了错误,背了处分,今后根本没有出头之日了,我郁闷啊,越想越没有盼头……
   教导员将陈风并排拉坐在沙发上,问道: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你跟我说句心里话,你还爱不爱警察这份事业?
   陈风用力地点头:我从警第一天就宣过誓。
   你想不想站到更高的位置发挥自己的能力?
   做梦都想!陈风斩钉截铁地说。
   教导员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你看清楚,上级明文规定,记过处分在两年内不得提拔。这句话意思反过来就是:两年后你就重新获得了提拔的资格,你还年轻,两年,你等不起吗?这两年,是你违纪必须付出的代价,同时,这两年是你沉淀的两年,脚踏实地,从头再来;这两年,你要比别人花费更多的时间,更大的努力,去洗刷自己的耻辱,让那些嘲笑你的人好好看看,你陈风不是孬种!!!
   陈风眼睛闪闪发光:教导员,谢谢您的点拨!我错了,我保证:绝不会再这样混下去!
                        八
   派出所调解室,陈风谈笑风生,纠纷双方当事人频频点头。
   派出所审讯室,嫌疑人带了手铐,垂头丧气坐在审讯椅上,陈风拿出钳子、现金、手机向嫌疑人询问着什么。
   派出所会议室。投影屏幕上显示:科技园派出所接处警培训。陈风   表情生动地示范着什么,民警在认真地倾听。
   陈风的表现,教导员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夜间8点多,辖区龙门村44号门口聚集着一群人,喊着自杀、爆炸之类片段的话语。 陈风和民警老曹接到报警后赶到现场。他分开人群,冲进屋内。在底楼厨房中间站了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子,右手拎着一瓶煤气,煤气瓶发出嘶嘶的声音,左手拿了只打火机,作势欲点。另外一个40多岁的中年妇女披头散发地窝在墙角一张餐桌底下,瑟瑟发抖,餐桌上有些饭菜。     
   陈风和中年男子照面,双方都愣了。中年男子直着喉咙嘶声叫唤:“陈警官,你来凑什么热闹,我今天非要和这个臭女人同归于尽!!!”
   陈风很紧张,汗滴不停地流下,滴在厨房的地砖上。陈风眼睛骨碌碌转着,中年男子拎煤气瓶的手开始颤抖,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陈风大喊:老朱,我跟你没仇,隔壁的大铁耙、二铁耙兄弟俩三天两头请你喝酒,他们也跟你无冤无仇,你想一起把我们都炸飞吗?!
   中年男子神色僵了一下。陈风又喊道:你一点火,大家都陪你倒霉,你可要想清楚,不要因为和老婆的矛盾,害了大家啊!
   躲在桌子底下的女人也喊道:老朱,我错了,要打要骂我都忍着,可你不要做这种事啊,求求你!……同事老曹赶到陈风背后,低声说:外面的群众已经疏散了。
   中年男子纠结着低头望那个中年妇女,陈风一个箭步上去把他手里的打火机夺下来,老曹同时冲上前把中年男子手里的煤气瓶夺下来,并把阀门关掉。
   陈风和老曹分别带着低着头的中年男子和女人走出大门,围观群众自发地热烈地鼓起掌来……
                       尾声
   陈风身着警服走上领奖台上,庄重地向局长敬礼,局长将一枚三等功奖章别在他胸前,用力地拍着陈风的肩膀,说:小伙子,好好干,   期待你更加出色的表现!
   陈风眼神清亮,用力地点点头。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