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中案》作者:王庆平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4-26 13:50:28

2016年4月22日晚上七点十一分,江北区公安分局110指挥中心接到报案。报案人说:她三岁多的儿子李孙在玫瑰花园突然失踪了。十分钟后,公安干警赶到现场做笔录。报案人叫付荆,三十四岁,江北区第二小学教师。她说,她每天都带孩子在小区的花园里玩上个把小时。今天,花园里有个化妆产品做广告宣传,又是跳舞、又是唱歌、又是魔术表演。她带着孩子站在离舞台三十多米远的正中央观看。孩子跑来跑去的跟三个小孩戏耍。大概过了一二分钟的样子,她突然感觉儿子没有跑到她的身边来,就喊叫起来,却没有孩子回答的声音。她慌了神,连忙在周围疯狂大喊、胡乱地寻找起来,并打电话叫老公快来帮忙找孩子。他们二人在周围寻找了五六分钟,也询问了很多人,都没有发现孩子的踪影,感到事态严重就报了警。

民警了解情况后,迅速展开了搜寻工作:一队二人在花园摸排走访,重点盘查化妆广告表演的人;二队四人火速封锁出城路口,联系交警增援,不论大车、小车,一律停车接受检查,堵截犯罪嫌疑人携带孩子外逃;打电话请求局里派人增援组成第三队,调看各路口监控、排查公交车和出租车。

深夜零点,各队传回消息均未发现嫌疑人和孩子。局领导和刑侦科连夜开会研究案情性质:一有可能是盗窃拐卖儿童案。当天在一起玩耍的有四个小孩,失踪的李孙是唯一的男性,盗窃拐卖的可能性很大;二有可能是绑架勒索案;三有可能是报复劫持案,如果这样,孩子目前凶多吉少。局领导决定:立即分组调查。一组调查受害人社会关系、走访居民小区;二组继续调查、摸排公交车和出租车,重点放在出租车上;三组调阅各出城路口监控,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与此同时,张贴协查通告,发动群众提供线索。

时间就是生命,民警们要以最快的速度找出犯罪嫌疑人,挽救一个年幼而鲜活的生命。

4月23号下午二点半,局领导听取各组侦查信息汇报。

一组汇报:受害人李孙的父亲李子,三十七岁,在区建设银行上班性格开朗,说话风趣幽默,为人随和,不存在仇家。其妻为报案人付荆。李子之父是江北区前任区长李耶,在江北区工作二十多年。2005年调区人事局任局长,四年后任副区长,2010年任区长。2015年调到江南区任区委书记。从小区调查走访的情况看,这一家人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生活按部就班,也未发现陌生人出入他们家;二组汇报:对城区内进出的十一条线路公交车辆摸排调查,没有发现可疑线索;对出租车的调查走访也无新收获;三组汇报:通过调阅各路口监控录像,没有发现可疑现象。

案件侦破工作到此几乎陷入了僵局。沉默了几分钟后,有着丰富办案经验的刑侦科长杨和平斩钉截铁地说:“从案发到现在已经快二十个小时了,既没有绑匪的电话,又没有群众提供新的线索,说明犯罪分子和孩子都没有离开江北城区,就在附近某一个地方藏着。凭我的直觉,这不是一般的绑架勒索案,也不是拐卖儿童案,极有可能是报复绑架案。绑匪一定与李家有着不可调解的冤仇。我建议,调整破案思路,从受害人家属入手,包括李耶的社会关系、工作关系,特别是他在江北区任职期间所结交的人员,看从中能否找出可疑人。”这项建议得到全体人员的一致赞同。最后确定从三个方面入手:一是加大力度对城区所有小区进行走访摸排,特别是城中村里的私房;二是再次调查受害人家属;三是将案情通报给区纪委,由区纪委向在江南区工作的李耶发出案情通报,得到他的支持。

散会后,大家立即行动。但一直到晚上九点多钟,并没有发现新的线索。

李子夫妻满口承诺,于私、于公都没与任何人发生过摩擦,更别说什么深仇大恨了。态度之诚恳,表情之坦然,只能相信他们说的是实话。区纪委传来的消息说,李耶也没能提供有价值的信息。这使整个案件变得更加诡异、更加扑朔迷离。

看来这一定是个有着反侦察意识的惯犯。案件该从哪里下手?刑侦科再次开会研究侦破方案。杨科长说:“时间紧迫,我先谈谈:综合我们这二天的工作进展来看,可以读出这样几个信息:一,犯罪嫌疑人就是本地人,他不需要借助任何交通工具离开;二,犯罪嫌疑人对受害人一家非常了解,也就是说嫌疑人已经掌握了受害人家属的生活规律,所以,他能轻易得手;三,这不是一般的绑架勒索案,而是一起报复绑架案,或者是一起买凶绑架杀人案。犯罪嫌疑人不需要赎金,也很可能没必要留活口。这就是我们一直都找不到线索的原因。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就是案件的关键人物还没有出场。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个系铃的人就是案件的突破口。“我知道你说的系铃人是谁了。”刑警队肖队长插了一句。经二人点拨,民警们心照不宣。

杨科长向局长汇报说:“我建议,把案件进展情况向市局通报,并由市局通报市纪委,希望能得到李耶的支持。”局长同意了。

就在等待市局回复的当天下午,江北区公安局又接到报警:在玫瑰花园的水塘边发现了一具尸体。民警们立即赶往出事地点,打捞起来一看,正是失踪的李孙。报案市民说,他昨天下午来这个地方遛弯就闻到了一股臭气,当时没有在意。今天他又闻到了这股臭气,且比昨天臭多了,是动物尸体发出的那种臭。他很奇怪就四处看,结果看见塘里荷叶丛下漂浮着一具尸体清晰可见,于是报警。

经法医检查,尸体表面没有任何皮外伤,属溺水身亡。杨科长判断的情况成了现实。

听了汇报后局长说:看来这个犯罪分子是个老手,他在跟我们斗智斗勇。但大家要相信: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我们要继续加紧工作。明天我带队去江南区走一趟。”

第二天早上八点二十分左右,局长一行在赶往江南区的路上突然接到电话:李子在去殡仪馆的路上发生严重车祸,生命垂危。

情况是这样的:早上七点多钟,李子开一辆丰田越野车去殡仪馆联系化妆师,当行驶到中医院附近时,前面路口亮起红灯,可李子并没有停车的意思,一直以七、八十公里的速度向前开,直接撞上前面等红灯的大卡车。车前挡风玻璃撞得粉粹,李子头被撞扁。现场勘查没有发现李子踩刹车的痕迹。据前面车的司机说,他正在等红灯,红灯到十三秒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一声巨响,自己的车随之抖动了一下,他知道追尾了,连忙下车,一看情况不得了,他就打了报警电话,又打了120。据后面车的司机说,他看到红灯开始减速,可他前面这辆丰田车却一直往前开,他心里说,这个司机真不怕死,可转瞬间丰田越野车就撞到了前面的大卡车下。前后两位司机的说法与现场勘查情况完全一致。

勘查、询问、调查取证工作完毕。杨科长断定,这不是一般的交通事故,明显是一起谋杀案。李子的车子肯定被人做了手脚。他们的第一反应是:此案和李孙溺水案百分百相连。局领导立即将案情汇报给市局,并立即布置警力:一是到玫瑰园小区调取门房监控,寻找出入小区的可疑人;二是到市医院找付荆了解李子最近的出车情况;三是组织技术人员对丰田越野车进行技术鉴定。

一个小时后,市局的信息反馈到江北公安分局:李耶交了辞职报告,到市纪委交代了在江北区工作期间行贿受贿的犯罪事实,市纪委已立案。

李耶提供信息说孙子和儿子的案件,很可能与江北区庙台街振兴建筑集团的法人代表朱桥有关。他说,在知道孙子失踪的一刹那,他感觉一种灭顶之灾向他袭来。他预感这是有人在报复他,或者说是老天在惩罚他。他感到自己罪孽深重,但又没有勇气站出来。当江北公安分局向他征询破案线索时,他还在遮掩,生怕牵扯出自己掉了乌纱帽。当儿子出了车祸时,他终于醒悟。于是,写了辞职报告到市纪委投案自首。

李耶说:2001年,他任庙台街关工委书记时,一个叫朱桥的年轻人刑满释放回家,后来他通过贿选当上了朱家湾村的村长。很多村民告状到他的名下,说朱桥是威胁村民当选村长的,他也曾想认真调查此事。可有一天,朱桥到他家里来套近乎,送了一大包礼品,有高档烟、高档酒、高档茶叶、人参等等,他收下了。于是朱桥贿选之事不了了之。当年,朱家湾村成立了振兴建筑集团,朱桥成了集团的法人代表。

振兴建筑集团很活跃,当年就承接了区国税局大楼、区检查院大楼等几个楼盘。在李耶任江北区区长时,朱桥想承接江北城区道路改造工程。这是个大工程,价值二点七个亿。跟公家做生意利润大,账好结,不存在拖欠,是块大肥肉,谁都想搞到手。朱桥曾多次找到李耶,李总是以要通过招标来确定承建单位为由搪塞。一天,朱桥又来到李家,直接将一张银行卡交到李耶手上,说这里面是二百万,密码也告知了。李耶半推半就笑纳。岂知,区委在关于城区道路改造工程的专题会议上,以多数压倒少数意见决定:此项目由江北区市政建设集团承建。李耶无奈同意。朱桥得此消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忍了。

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朱桥是孩子舍了,可没套住狼,他怨气大得要发疯了。他想要回那二百万,给李耶打电话要钱。可李耶不往沟里走。不是他不想还钱,是他一拿到这钱就送给了一个叫何里里的单身女人。何里里用这钱在城区买了一套房子,花了六十二万;买了一辆车,花了二十四万;开了一家美容店,租门面、装修、买设备……又花了八十多万。何里里,三十九岁,是李耶任镇长时一次酒宴上认识的,由于结婚十多年未生育而离异。自此,二人打得火热。何里里直言,她不在乎名分,只希望永远保持这种关系便知足。年轻貌美的何里里让李洪生感受到了人生的另一番乐趣,也给他良心上带来了不安。他要给她补偿,而补偿的最好办法莫过于金钱,然而金钱从哪里来呢?朱桥的二百万成了及时雨,使困惑他多年的问题迎刃而解。他想,只要把工程给了朱桥,便两全其美。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工程的事泡汤了。每当朱桥打电话要钱,他总是东拉西扯不说正题。三番五次之后朱桥烦了。有一次朱桥在电话里说:“你知道我是个什么人吧,我坐过牢,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朱桥的话外之音,李耶哪有听不出来的?只是找钱无能为力罢了。直到2015年,李耶调到江南区。

李子出车情况的调查结果是这样的:付荆说,孩子出事后,李子心情很不好,几天未上班,一直没用车。今天,他说要找个化妆师给孩子化个妆,就开车出去,结果出事了。

下午三点,车辆技术鉴定的结果出来了:丰田越野车的刹车受到人为的严重破坏,技术人员在车上取到几枚清晰的指纹。

从玫瑰园小区调取门房监控的民警也带回了好消息。从无数个进出小区的人员中,通过认真筛选、比对、辨别,终于发现了一个可疑的身影:四月二十六号凌晨二点零六分四十七秒,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的男子,四十岁左右,上穿灰色夹克衫,下穿青裤子,脚穿白球鞋,手提购物袋进了玫瑰园小区。二点五十二分三十五秒,这个人提着购物袋出了玫瑰园小区的门,行动很可疑。民警叫门房辨认,门房一眼就

认出来了,说是隔壁碧湖小区的人,叫张家,他天天晚上七点多钟都要到我们这个小区散步。杨科长当即决定:兵分两路,分别调查张家和朱桥,行动要秘密,不能打草惊蛇。

调查情况显示:

朱桥,1967年生,初中毕业,名下有一个赌博公司。95年底,在一次赌博场上与另一班人马发生摩擦,召集自己的队伍与对方大干了一架,导致对方五人重伤,十一人轻伤。朱桥等六人被判刑,十四人被刑拘。朱因是首犯,被判四年零八个月。劳改期间,朱大言不惭地叫嚣:这架打得好,打出了威风。刑满出狱后的第二年,村干部换届,他通过威胁利诱手段当上了村长,并注册了振兴建筑集团,成了法人代表。最近几天,朱桥没有什么反常行动,只是四月二十八日晚上不知什么名目举行了一次宴会。

张家,1966年生,江北区黄港镇张湾村人,2012年在碧湖小区买房入住,是振兴建筑集团的小车司机。

综合调查情况,肖队长说:“凭朱桥跟张家的关系,朱桥要利用张家的时候,张家一定会挺身而出。朱桥利用张家居住地的便利和对汽车部件熟悉的条件,让张家帮自己实施报复计划。”杨科长说:“我们办案要做到万无一失。现在就去调查参加四月二十八日晚上那次宴会的都是什么人。”

肖队长带着曾经查看玫瑰园小区监控的一位民警换上便衣去了宴会举办地------“简朴寨”,向大堂经理出示证件后,调阅二十八日下午六点钟以后的监控。他们一帧一帧地看得非常细致,对监控镜头中出现的每一个人逐一甄别,让饭店老板一一作答。饭店老板说,参加宴会的人不多,只有七个,都是男人。他们喝了三瓶茅台,一箱罐装啤酒,拿了二条1916香烟,离开时还说要去唱歌。这时,那位民警从中一眼认出了张家。

肖队长将调查情况向领导作了汇报。大家分析这很可能是朱桥为张家摆的庆功宴。局领导作出决定:秘密传讯张家,暂时不惊动朱桥。

四月二十九日下午,三个民警便装来到玫瑰花园散步,等待抓捕张家。七点十分,张家来了。他嘴里叼着烟,走在林荫小道上看广场上跳舞的人。一个民警上前招呼:“张师傅好悠闲啊!”不等他反应过来,其他二个民警上前将其控制并捂住他的嘴巴:“别动!我们是警察,有事找你。请跟我们走一趟。”

审讯开始。

   “张家。”

“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请你在这张纸上签名并按上手印。”

“好。”他很配合地做完这一切。

“知道为什么把你带到这里来吗?”

“不知道。”

“四月二十二号晚上七点多钟,你在干什么?跟哪些人在一起?”

“在玫瑰花园看演出,周围有蛮多人。”这个毫不犹豫的回答,说明他是有充分的心理准备的,这让民警更加确定他的嫌疑人身份。

那你随便说出几个熟悉的人。”

“我记不得了。好象没有熟悉的人吧?”

“我再问你,四月二十六日二点多钟,你在做什么?”

“那么早我能做什么?不就是在睡觉吗?”

“我再问你,四月二十八日晚,你们在简朴寨以什么名目喝的酒?”

“------”他的眼珠子开始打转了,一会儿看看这个警察,一会儿看看那个警察,似乎想从这些警察的脸上读出什么信息来。他心里也在敲鼓,我的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张家,你不要侥幸!你要知道,不掌握你的犯罪事实,我们是不会找你的。现在,给你一个争取宽大处理的机会,你把握好。”

这时的张家额头上开始流汗,眼睛也不敢直视警察了,完全没有了刚进来时的那种镇定和淡然。“我想抽支烟,行吗?”得到警察的同意后,他掏出一包1916香烟和一个打火机,点燃了香烟。“你平时都是抽这个牌子的烟吗?”警察问道。他忙答:“不是,这是朋友送的。”一支没抽完,又点燃了第二支,可见他内心的矛盾、彷徨、紧张。

“张家,考虑得怎么样?”

“我说,我都说,希望得到政府的宽大处理。李耶的孙子是我丢到水塘里淹死的,李子汽车的刹车也是我破坏的。”

警察给他带上了手铐:“说详细情况,不得隐瞒。”

张家交代,他跟朱桥是铁杆朋友。朱桥发迹后,把张家招到自己旗下,平时很是照顾。一天,朱桥把给李耶钱前后的事说给他听,他认为李耶不厚道,太贪,应该给他点教训。朱桥早就对李耶耿耿于怀,听了张家的话,二人一拍即合,策划了这二场谋杀案。朱桥对张家说,这事只有你能帮我。张家为了报答朱桥的照顾,爽快答应。当即朱桥将一张存有二十万元的银行卡塞在张家手上。于是张家铁了心要完成朱桥的重托。张家居住的碧湖小区,跟李子居住的玫瑰园小区只一墙之隔,这是个有利条件。从接受任务起,张家就开始留心观察李子一家人的生活规律,连李子的车颜色、牌号都了如指掌。经过几周的观察,张家发现李子的老婆每天晚饭后总习惯把儿子带到公园玩耍。四月二十二日的晚上,他利用公园里化妆品公司做广告宣传,唱啊跳的喇叭声音很大,很热闹的机会,抱起跑过来的李孙并捂住嘴走向水塘,用了四五分钟时间把孩子沉到水里淹死了。之后他又回到舞台前,继续看宣传表演。二十六号凌晨二点左右,他带着工具偷偷来到玫瑰园小区,破坏了李子车辆的刹车。

经指纹比对,确定汽车刹车毁坏是张家所为。刑警队长迅速出警,连夜抓捕朱桥。朱桥连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么天衣无缝的案子,警察怎么这么快就破了呢?

俗话说得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至此,两起案件真相大白。

作者:王庆平  武汉市蔡甸区作家协会员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