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葳蕤的故事》作者:贺建华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4-19 13:24:25

     真是无聊透顶的一天,在阳台上我开始逗那只老狮猫玩耍。别看它现在神气活现人模猫样的,半个月前它还是一只到处流浪的老丑瘦脏的老猫。它的主人因为旧城改造换了新的住处,也许是嫌它太老食量大又不会逗主人开心,临搬走时把它遗弃在了杂草丛生残砖破瓦还夹杂着腐臭味的废墟中。我发现它时,它正拖着一条有些残疾的后腿四处游荡,一瘸一瘸的。我从它面前走过,它远远的跟在后面,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跟了好久。我心生可怜,一边在心里痛骂抛弃它的狠心的主人,一边为这炎凉而世故的世道愤愤不平。毕竟也是一条生命,我接纳了它,给它洗澡,包扎伤口,买来猫食喂养,为它搭了个极舒适的猫窝,让它“颐养天年”。还给它取了个让人听起来很有品味的名字“葳蕤”,这可是我搜肠刮肚翻遍了五脏六腑才从张九龄的《感遇》中“兰叶春葳蕤”获得的灵感,希望它枝繁叶茂,猫孙满堂。

    无聊与意外总是不期而遇,无所事事偏就会搞出点事端来。我掏出一块巧克力逗它,它进我就退,它退我则进。葳蕤不时地向前探出半个身体,伸出前肢想抓住我手中的巧克力。可能意识到了我在逗它,并不会轻易让它得到,就不停的用爪子试探,直到认为有机可乘,一下子就扑了上来。我躲闪不及,手指被狠狠咬了一口。真不知道是逗急了故意咬的呢还是误伤,反正我是急了,一巴掌刮过去,葳蕤硬生生翻了几个跟头才勉强站稳,一言不发,眼泪汪汪,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我察看了伤口,还好,并没有破损的迹象,要不然我就要去打狂犬疫苗了。
    我太侥幸了,自以为无事。结果第三天我就倒下了,昏迷不醒,不省人事。虽然没有口吐白沫这种狂犬病典型症状,但一家人吓得不轻。我浑然不知,依旧昏昏沉沉。迷迷糊糊中就听得葳蕤不停地在我耳边絮叨,似乎一个劲地道歉:咪……咪……,我不是故意的。咪……咪……,主人,你一定要原谅我,否则,我只好再去流浪了。
    “活该。”我愤愤不平道:“我好心喂养你,你却恩将仇报,世上再没有像你这般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东西了。”
    “我……”葳蕤嘤嘤地想作解释。
    “委屈你了?委屈能把我咬成这样?畜生!”看葳蕤那可怜状,我心有些软了,把吐到嘴边的“滚”字硬生生咽了回去,语气也不像刚才那么冲。
    “我虽然算不上东西,你们人类就那么干净?”葳蕤见我态度软了些,开始试着反驳:“‘忘恩负义’,可是贴在你们人类身上的标签。古的且不管,就说当下,一对父母可以拉扯大七八个孩子,七八个子女却养不活一对父母。是他们没钱养不起吗?我看不见得,他们宁可毫不吝啬地花钱种花种草说是美化自己的居室,养狗养猫以显自己的时尚和博爱,却不愿赡养生养自己的年迈的父母。”
    “那是我们人类有同情心,爱屋及乌,爱兽类甚至超过自己,这算得上大爱。”我狡辩说。堂堂我人类,败在兽类爪下岂不让人耻笑。
    “大爱?笑话。我们本来活得好好的,广阔天地,任我驰骋。饿了,可以捉老鼠填饥;累了,朝哪个房檐下一躺。渴了有露水解渴;冷了晒太阳取暖。虽然辛苦,倒也逍遥自在,无拘无束。可自从你们没了温饱之忧,不思进取的人就开始找乐,真可谓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
    我暗暗发笑,这比喻用得,牛头不对马嘴。
    “此言差矣。”为唬住这可恨又可笑的猫科动物,我不得不拿起我擅长的引经据典之法来进行教化:“你们猫科能有今天的文明,应该感谢人类三千多年来对你们持续不断的训化。饿了有食喂,冷了有马甲穿,指甲长了有人帮你们剪,身上脏了有人帮你们洗澡,有个病啊痛的,送宠物医院给你们治疗,更有望‘子’成龙的,教你们识字数数,一分钱都不用你出。此等幸福生活可能天堂都不见得有的。”
此言一出,葳蕤唬……唬……作态,浑身颤动,狮毛一根根立了起来。我知道它这是被我说到了痛处。我立马想到了“怒发冲冠”“理屈词穷”,这几个字安在此时的葳蕤身上再贴切不过,我有些得意。
葳蕤一阵咆哮,我暗暗有些吃紧,心里也发起毛来,生怕它再做出什么伤害我的举动,现在的我可是手无缚鸡之力。
    “你想干嘛?”我怯怯地问。
    “你尽管放心,我虽兽类,但懂得不‘趁人之危’的道理。” 葳蕤急促地来回踱了几步,我知道它是在强压住怒气。舒缓了心情后,见我仍是有气无力的样子,突然提高了嗓门,忿忿道:“也别跟我谈什么教化。趁你现在难得有空闲,我倒要跟你说道说道。说说我们作为兽类所遭受的非人道遭遇。”
    它居然说自己是“人道”,我觉得好笑。
    “我也算是出身名门望族。你看我的穿着” , 葳蕤抖了抖身子,走起了猫步,学着服装模特的样儿,展示着一身雪白的长毛,“你们叫我临清狮猫,别称山东狮子猫。我的祖上可是有着波斯猫的高贵血统的”。
    “在没有被驯化前,我们独来独往,有自己固定的领地。我们夜间活跃在田间地头,随时捕杀人类的天敌----老鼠,说起来跟你们也算是友邻。有句话怎么说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作为奖赏,你们抛给我们食物,一些同类利欲熏心,经不住诱惑,被你们包养,成了家猫。这跟小三——它居然连小三都知道——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小三出卖的是色相和灵魂,而我们却是以牺牲天性和本能为代价。本来,我们的生活环境跟人类并无多大交集。现在你看看,城市里无处不见流浪的猫狗。达尔文曾经说过‘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在大自然面前,我们都是竞争者,应该是平等的。宠养与遗弃让我们失去了原先生存的技能,简直是生不如死。”
    一只猫跟包养它的主人谈平等,这要是传出去还不笑掉大牙。我忍俊不禁,葳蕤却毫不介意,继续自说自话。
    “本来,我们在夜间捕捉鼠辈可以说爪到擒来,不费吹灰之力。自从被训养,一日两餐,除了猫食还是猫食,视力严重下降,就因为鼠的体内有一种增强夜视功能的牛黄酸长期得不到补充。你们人类怕我们锐利的脚爪损害到你们,连脚趾都给剪掉了,这可是我们杀敌的利器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情到深处,葳蕤说话不免哽咽。我有点被猫的口才所倾服,沉默不语。
    “说到吃,我还得啰嗦两句。我们一个个被喂得体圆膘肥,走起路来都一步三摇。谁知道在猫食里面加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玩意儿。你们人类自己连地沟油都不放过,难道我们的待遇会超过你们?连我们最爱吃的生牛肉都是注过水的。你看看我们的后代,个个呆头呆脑的,还有一个会捉老鼠的吗?什么猫鼠一窝,猫鼠同眠,真是难听死了。说出来可能还要好笑,你们祖上有个嘉靖皇帝,在永寿宫宠养了一只像我一样的狮猫,死后竟铸了个金棺,葬在万寿山麓,还命诸大臣作文,荐度超生。有个叫袁炜的学士,因在祭文中吹捧‘化狮为龙’,邀宠皇上,竟破格被提升为少宰。化狮为龙,八辈子也挨不上边的事。”
    我哪里还笑得出来。回想想,我们作的孽还少吗?我不由得同情起葳蕤来。
    “你在我最落魄的时候收养了我,为我疗伤,给了我你所以为的快乐,我感激你。你是个好人,天底下这样的人越多这个世界越美好,我哪里还舍得咬你。不过,你那狠狠的一掌也惊醒了梦中的猫,对我再好,再忍让,我们毕竟不是同类。我应该回到我本来的生活中去,所以,我要说,再见。”说完转身要走。
   “别……”
    我猛然一惊,本能地想伸出手去抓住它,却被什么东西死死绊住,无力挣脱。我惊恐地睁开双眼,四周淡蓝一片,阳光透过窗纱投射进来,迷离朦胧,仿佛仙境。手腕处缠着绷带,打着点滴。一位穿白大褂模样的中年人正站在我床边,似笑非笑。
    “医生,我是不是得了狂犬病?”我虚脱般地问道。
    “哪有那么快,发病最快也要半个月,是你自己臆想。”
    “那我怎么会昏厥?那不是狂犬病的症状么?”
    “有些贫血。实在不放心,就打一针。”医生说。
    我如释重负般点了点头。
  
    贺建华,男,笔名:员华,江苏省丹阳市人,就职于江苏省镇江市公安局润州分局。江苏省公安文联会员和镇江市摄影家协会会员。90年代初期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在镇江日报、人民公安报、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等发表过小说、诗歌、散文。
 
    此文经作者本人授权本网站,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