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斧头之案》作者:陈琼礼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2-20 14:25:24
    一把斧头,两具尸体,三条人命;一个中16斧,一个中28斧,刀刀命中头部。悲惨的一幕、血腥的现场。
    故事,从此开始。
    林场,全组八户人家,地理位置非常偏僻,交通不便,手机信号基本为零。此地为典型的山区地形,高山大川与丘陵沟壑交相辉映、延绵起伏。不远处的山顶上,只有风机的呼呼声响,村中入夜后,唯有几声零星的狗吠和微弱的灯光。村落农房建在四十五度角高低不平的斜坡上,每户人家相距不过三五十米。农房背后的山坡上,光秃秃的山脊基本只有露天的石灰岩,偶尔可见几寸枯草长在石头的角落处。四周的山地农田秋收后未种任何庄家,环顾四周一片黄土、满目荒凉。所剩不多的灌木丛生长在低洼沟壑处,林中几无可用之材。入冬后的林场,每年两百八十天的大雾天,雾蒙蒙一片,更显凋敝湿冷,使得此地几乎终年累月都笼罩在灰色之中,能见度高时可有五十米,低时不到五米。如此环境,可谓昏蒙蒙、雾腾腾,前       不见人后不见村、天昏地暗、不见天日、不辨南北、如烟笼罩、举步维艰。
    冷某是村中的小包工头,常常在附近承包点小工程来做。12月8日,冷某与何某相约,前往邻村买草料。因儿子在县城打工,家中就只有妻子李某和怀孕八个月的儿媳范某,除了交通不便利之外,家中两层楼的平房在乡下来说也算是小康了。冷     某一大早步行来到何某家,吃完饭后两人便开着三轮车一起出门了。
    冷某之妻李某在家干农活,儿媳由于怀有身孕,基本只是在家里,未曾出门。当天邻村祖家办酒,相隔不远,又都是熟人,礼数常有来往。李某下午六时许洗漱完毕,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就去祖家送礼去了。范某一个人在家里,晚饭也就简单了许多。冷家右前方五十米远的王某,左后方三十米左右的王某某也各自到祖家赴酒宴。
    晚上20时许,李某吃完饭步行回家。22时许,客人相继离去,王某也一个人骑着自己的摩托车返回家中。12月9日0时许,王某某也带着大儿子骑车回家。一切似乎并无异常,人人都在走自己的路,回自己的家,途中并没有遇见任何可疑之人。     房前屋后有几声狗吠,但没有人想到自己家附近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没有人意识到一起凶杀案来的如此突然,更没有人会警觉到灾难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降临到这家人头上。
    20时30分许,李某打电话给丈夫冷某:“外面狗叫得凶,今晚怕有贼,你什么时候回来?”冷说:“今晚我就不回来了,你把大门关起来,从里面抵死,不用担心,早点睡觉。”
    22时许,王某从祖家吃酒回来;23时许,王某把摩托车停在家里,叫上屋后的住户李某某,并打电话给冷某大哥冷某某,说村里狗吠得厉害,王某遂将身上的手机放在家中。为防贼,三人在各家房前屋后转了一圈,见冷家房门已关,屋内并无灯亮,其他未见异常,于是三人各自回家睡觉。次日0时许,王某某吃酒回到家中,见村中并无异常,于是便睡去。
    12月9日8时许,冷某从草料场骑摩托车回家,把摩托车停放在门口,屋门还没开,觉得奇怪:妻子不会现在还没起床吧?儿媳已经怀孕八个月,多睡会倒是不足为奇。一边想着,一边推开屋门。刹那间,映入眼帘的场景犹如晴天霹雳,他怎么 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屋内一片狼藉,凳子倒地,烤火炉被毁,电视机、电灯被砸烂,儿媳范某倒在血泊之中,头部被砍成烂瓜一般血肉模糊,脑浆撒满一地,遍地的鲜血早已凝固而变成暗黑色,平时放在墙角用来劈柴的斧头不见了。冷某大声呼叫妻子李某,但没有反应。他径直走到妻子卧室门口,见李某的尸体以与儿媳同样的姿态躺在床上……他大脑一片空白,突然的遭遇犹如天崩地裂让他六神无主,悲痛万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走出房间,掏出手机拨出了报警电话。
警情就是命令,警车在崎岖的山路上顾不得颠簸,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现场。派出所所长一边前往现场一边将情况向公安局刑侦大队上报。由于车子太破旧,无法直接上山进到中心现场,只能停放在离现场3公里外的地方。下车后,出警人员三步并      作两步走。报警人冷某已经迎出了两公里,警员们一边询问相关情况,一边快速赶往现场。
    派出所警员在现场初步查看后,认为此案属凶杀,情节十分恶劣,遂立即拉起警戒线,保护案发现场。
    刑警部门经勘察确定:案发时间为12月8日晚22时20分至23时10分,作案者为熟人,是单人作案;作案工具为斧头。范某被砍16刀,李某被砍28刀,刀刀命中要害,整个头部面部呈粉碎性被砍状;屋内凡是晚上有光亮的物体,全部被毁。
    到底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使作案者下如此毒手?这是所有人心中第一时间产生的疑问,在对受害人家提供的可疑人员一一进行走访排查后,都基本排除了嫌疑。仇杀?情杀?激情杀人?精神病人杀人?任何可能的情况都考虑进去,任何可疑的线索和蛛丝马迹都不放过,一一排查。
    十多天过去了,案件毫无进展。死者已按照农村的风俗入土下葬。专案组警员心急如焚,专案组组长老A整日眉头紧锁。
    因确定是熟人作案,对林场住户全员进行了采血。这时,一个人的异常出现了:王某。见到办案的警察,他总在若是若非的回避,且这几天总是白天早早离开家,好晚才回来。经排查了解,得知王某在半年前曾经与冷某有个口头约定:如果冷 某承包到工程,一定要叫王某一起做,结果冷某包到工程后没有叫王某,两家从此便有了小隔阂。进一步侦查摸索过程中,冷某又提供了两个情况:10年前,王某强奸过其妻李某,事后两家私下达成协议而未向公安机关报案;近期冷某家砌二楼的砖墙时,请王某帮忙,按照每天100元的工价,做八天,王某说只收600元钱,但至今这钱还没有给王某。
    专案组依规对王某在事发当天的行踪进行了询问。王某说,当晚他到邻村祖家吃酒,22时一个人骑摩托车回来的路上,发现离冷家二十米远的电杆处有一个手机屏幕闪了一下,但他骑车经过时并没有发现人。此时他未见到冷家屋内灯亮,便回到家把摩托车放好。因不放心便打电话叫起李某某与冷某某,三人在村中转了一圈,除了冷家灯没亮,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王某这一番话,在常人看来没有破绽,但在老刑侦看来,却有疑点存在:首先,他完全有作案时间;其次,为了证明自己,他把李、冷二人叫起来出去转一圈,有欲盖弥彰让人作证洗清自身之嫌疑;第三,没有第二个人可以证明他的行踪,这是 疑点之一;第四,他说看到黑暗中有一个手机屏幕亮光也无法佐证,完全可以凭空捏造。
    人工排查的同时,技术检测也在马不停蹄地进行。在依法提取所有与案件可能存在利害关系的可疑物品过程中,在王某使用的手电筒上检测出了死者的DNA。这一重大线索,使所有参战人员无比兴奋。十多个昼夜在海拔颇高的山上度过,翻山越岭,披雾挂凌,没有一天按时吃过饭的艰苦奋战,值了!
    经进一步查证,发现王某当天穿过的衣服袖口、胸口和裤子上遗留有大面积的喷溅血迹,经检测,系死者李某和范某的血液。由此,决定对王某进行抓捕。
    由于王某已离家数日,手机为关机状态,无法追踪,且因地处崇山峻岭,雾霭茫茫,虽有数十条追踪犬和山地搜捕犬,但几日下来,抓捕毫无进展。随后,专案组将走访排查范围延伸至周围数十公里,将周围所有案发前办酒的、杀猪的、有前       科的重点人员、流动人口等一切王某可能藏匿之处全部排查,寻找王某可能接触的任何人或可能到达的任何地点,并同步寻找作案工具,即凶器:斧头。
    按常理说,凶手必定不会将沾满鲜血的斧头带回家,而是尽量遗弃于偏僻之地。于是,寻找这把斧头也成了非常艰难之事。
    排查中发现,王某曾开机打来电话交代妻子韩某,一是把家中的牛羊牲畜变卖,二是把自己七个孩子中唯一的六岁儿子送往邻村二姐夫家抚养,还让女婿将家中的二辆摩托车变卖。如此之举,更加从侧面证明了王某的杀人之嫌。通过工作,韩某及其他家人表示愿意配合公安机关,一旦发现王某的下落,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告。
    案发后第21天,王某在其姐夫蔡某家被抓获。连续四个小时的讯问攻心,王某交代:“人是我杀的。”
    原来,12月8日晚22时许,王某从祖家吃酒骑摩托车回家后,拿着手电筒步行到冷某家,打算问问冷某为何承包到工程不叫自己做。到冷某家后,发现只有其儿媳范某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织毛衣,遂问:“你家大人呢?”范某说:“我婆婆睡了,我公公在外面买草料没回来。”王某坐在凳子上等冷某回来,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冷某未归。王某想着承包工程一事越想越生气,看到旁边放着一把斧头,便将斧子提起疯狂砍向范某,范某的叫声惊醒了睡在里屋的李某,李便呼叫儿媳的名字。王 某听到李某的声响,提着斧子进屋,用手电筒照着李某的脸部,将斧头砍向李某。王某疯狂地挥舞着斧头不停砍击,直至李某毫无声息,王某确认李某已死,提着斧头出来,看到血泊中的范某嘴里还在吐血沫,又挥舞斧头二次砍击范某,直至确认范某无生还可能才离开冷家,将作案的斧头扔向距冷家30米远的山沟下的灌木丛中。
    找到了这把沾满鲜血的斧头,专案组的全体警员们终于能踏实地睡了一觉。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两尸三命的特大凶杀案成功破获。
 
 
    作者简历:陈琼礼,威宁县公安局麻乍派出所2012年3月至2013年12月,个人上稿总计650篇。其中,网络媒体: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网上稿110篇,总后勤部政治工作网上稿1篇,41集团军政治工作网上稿92篇,成都军区政治工作网上稿10篇,云南省军区政治工作信息网上稿182篇,云南省军区综合信息网上稿247篇。纸质媒体:《政治指导员》1篇,《云南国防》1篇,《解放军报》3篇,《战旗报》2篇,《澜沧江》2篇。多篇稿件刊载在榕树下,贵州作家网,《贵州文学》等媒体上。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