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老李与葬爱家族》作者:陈悦蔚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2-08 14:40:42

     每到春节之后,就有大量的劳动力从乡村前往城市,城市与乡村看似一个二元的问题,然而在两者之间,还有一个被遮蔽的第三元——杀马特(*)——那些徘徊于城乡定位之间的青少年。

    ======================
    小镇,小到谁都认识谁。
    在那个千军万马南下打工的年代里,小镇难免也被潮流裹挟着,壮年劳力一股脑儿往外走,留下了许多小孩在镇子上,一年到头见不到几次爹娘,一年到头说起读书喊头疼,一年到头扎堆儿玩大人的游戏。
    老李当了一辈子的社区民警,他看着这一茬茬的留守儿童们慢慢长大,能管能教能训的事情他几乎全都做了。许多老警察劝他算了,这些小孩子家长都顾不过来,你又何必那么费心费力,可是他偏偏总觉得事情不应该是这样子,这么多年来他挂在嘴边的始终是那句话:“这些半大孩子,不给他们管着点,以后不学好可怎么办?”
    只可惜,这个世界不可能真的兑现小说里才有的鸡汤情节。以大许为首的孩子们不服他管,把他看成了比学校老师更加讨厌的角色,不是夜里他家的窗玻璃被抛来石头砸烂,就是一大早他要上班发现单车又被扎了气。一地鸡毛的这十多年里,老李无数次地揪着大许的耳朵骂:“你到底还能不能学好了?”大许龇牙咧嘴,抬起脚就踹,最开始时腿短踹不着,后来腿长了,老李就不揪他耳朵了,直接送他进去反思一下。再后来,孩子们长大了,他们当初不上课溜大街唱“我拿青春赌明天”,可当明天到来了他们才发现谁也没赌赢。
    春节的时候,沿着父辈的足迹外出打工的他们又纷纷回来了,带着一头夸张无比的发型和一身看起来挺潮可实际上不会超过五十块的地摊服饰,更有甚者如大许,脸上不再挂着鼻涕,而是挂着一道刀疤。大年初五的上午,大许正蹲在树荫下抽烟,不曾想老李带着他徒弟小王走了过来,大许斜着眼看老李不做声,有些挑衅地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老李却指着大许对小王说:“记住这个人,能说会道但是没多少出息,每年春节回来都是这个样子,这会儿蹲在这里,是打算勒索几个学生然后去打牌。”
    小王是刚分配来的新警,显然对老李这么开门见山的说话方式有些愕然。事实上,别说小王了,大许自己听了都觉得憋屈,本杀是什么人物,还需要守在这里勒索中学生?于是大许把烟丢在地上跺跺脚站了起来:“老杂毛,你编排什么好莱坞剧本呢?”
    “我绝对不会看错,你哪年回来不是这样!”老李眉毛深深拧在一起,自下往上瞪着如今已经个子比自己高的大许:“不是存着这点破心思的话,这会儿你还在家里睡着呢!”
    大许被说中了心事,往地上又呸了一下,恶狠狠说道:“赶紧从本杀的全世界路过,别管闲事,行不行?”
    老李寸步不让地说道:“我就见不得你这熊德性!再说了,我不管,谁管?你屁大那么一点儿的时候我就看着你了,是我没管好!”
    大许一听这话更是感到一阵气闷心塞:“操你大爷,本杀成什么样是自己的事情,告诉你,老李,本杀就是看不惯你这动不动就大爱无疆的样子,你知道吗?”
    老李压着嗓子低吼了一声:“今天我就站在这里,你敢使坏你就等着再进去呆两天。你这头型我知道,叫做什么乡村非主流!我早就看得心烦了,正好进去给剪了!”
    “混账!记住,这叫杀马特,不叫乡村非主流!”不知道是因为老李威胁要拘留他,还是老李威胁要剪了他的长发,总之大许一听这话心里的火一下子就爆了开来,提起一拳冲着老李的脸上就砸了过去。
    老李岿然不动,只是满脸狰狞地站在原地,恶狠狠地盯着大许的拳头,就在小王反应过来要把老李往后拉的时候,大许的拳头突然停了,就停在了老李鼻子前几公分处。
    半晌,大许收回了拳头,捋了一下他那从额头披挂到下巴的超长刘海,指了指老李:“多管闲事命不长。”说罢,他扬长而去。
    老李转过身对脸色有些发白的小王说道:“怕啥?走,继续巡逻。”
    回到家里的大许百无聊赖地睡了一觉,直到中午后了才被他的几个伙伴给叫醒。
    “知道吗?老李被打了,脸上被砸了一记狠的,好像脑震荡还住院了。”
    “什么?”大许有些惊讶地看了自己的拳头,难不成本杀一不小心练成了内劲外发?
    “是外头的人,听说犯了事情溜咱们镇上,想来也就是路过,可不知道怎么的就和老李干上了。”
    大许翻了一下白眼,嘿嘿声笑了起来:“本杀早就说了,就他那个狗脾气,迟早出事。”说完,大许和他的伙伴们开始聊起从小到大和老李斗智斗勇的趣事,你一言我一语笑得乐不可支,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间笑着笑着就个个都不说话了。
    许久,不知道是谁小声开了口:“其实……”
    “闭嘴!”大许凶巴巴地骂道。
    当晚,一个仓皇的人影被几十个邪魅狂狷的小伙子堵在了小巷子里。
    “来的哪一路的朋友?”这个人的声音有些慌张和不解。
    “……葬爱家族。”
    月光下,杀马特们的眼神第一次从心所愿地显得如此高贵而冰冷,就像是冰川中燃烧着的火焰,从头顶的乱发到手里的板砖,无处不显露出了不能溶解于这世间的华丽。
    大年初六,老李在床上醒来,小王正坐在他边上削苹果:“师傅,这还没过完年呢,我们……就完成了一个追逃指标。”
    老李愕然。
    ======================
    (*:杀马特现象反映了中国大陆从上世界90年代开始在移民大潮之下,青少年家庭教育问题逐渐堆积凸显出来的一种典型的社会疏离感,这个人群希望被关注,可他们除了奇装异服之外并没有太多的办法,他们试图接近潮流来缓解阶级分层所带来的潜在焦虑,却总是把自己推向了被嘲讽而换取关注的境地,并且一再被主流文化无情拒绝。如果说杀马特也是一种存在即为合理的文化,那么,他们应该是在没有太多底气的情况下正尝试着构建他们心目中的城市形象吧,所以,平常心来对待,杀马特或者是一种需要被更加正确对待的文化。)
 
   陈悦蔚,笔名花辞树,80后,广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民警,全国公安文联作家协会成员,广州市公安局文联文学创作协会秘书长,天涯文学网签约作家,订阅号“超级小青年”编辑。
 
    此文经作者本人授权本网站,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