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 立》作者:宋孝林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6-10-31 11:24:49

     故事还得从户政大厅讲起。

    从市区出发,沿着黑色的省道向西,没多长时间就可来到这座国家级生态镇,派出所就座落在距离省道三百来米的南侧,“独腿硬汉”孙警官的岗位就在该所的户政大厅,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说是叫户政大厅,只是派出所为民服务的一个小小窗口,面积也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大,而且每天重复着的却是枯燥而乏味的机械动作。起名户政大厅,这是不是有点言过其实?但该户政大厅的主人孙警官却不是这样认为的,他更看中的是结果:收获每名群众的满意,就是对生动而精彩故事的诠释,这种堆积平凡的动作,本身就是一种“大”气;如此叫上户政大厅,名副其实。
 
                1
    在人头攒动空间流淌的,惟有时间是悄无声息的,总会蓄藏意犹未尽。
    “孙干事,谢谢你了。”早过了下班时间,但孙警官一直坚守着最后,帮群众登记户口。临离开户政大厅的那一刻,当事人没忘流露自己的真情实感。
    “不要谢,慢走。”听到这话,孙警官心里暖暖的,虽然只有一条腿,但他还是站立着,也轻轻地摇了摇手,目送着那个背影从自己视线消失。
    说是摇摇手,其实就是手掌来回摆动了几下,手臂象僵硬了,根本没看到动作。其实是动作太轻,摇摇手,那群众不一定会看到,但他是不会在意别人有没有看到,这是向别人打招呼的一个习惯。
    喧闹而忙碌的一天,也从这一刻开始,悄然静了下来。白天那属于群众的时间,自然而然开始向民警偏移。不,说错了,虽然没有群众在场,但此时的时间依然属于群众。
    虽然到了该吃晚饭的时间了,但孙警官并没有着急回家。顺手拉下卷闸门,按下白色按钮,户政大厅顿时灯火通明,柔和的白炽灯光,辉映着满满的温暖。环顾四周,这里的一切,就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
    下午虽然是忙碌,但孙警官曾不假思索许下承诺。
    “再等几分钟回家吃饭”,他发了一条短信,便用户政大厅内的电话拨打了一个长途,拨打的是福建省的长途。
    这一次,孙警官甚至不愿相信,清晰的“嘟”声只响一下,就接通了;他朝手机显示屏多看了一眼,但的确是接通了,还没到耳边,就已经传来“你好”。
    孙警官内心翻腾起一股让他欲言难吱的疼痛,二十多年没户口、没身份,这生活能好受吗?但瞬间又沸腾起一股暖流,最起码不认识的那位女士是信任自己的,否则在此前也不会冒味打来电话。此时,他能够明白对方心情,甚至能够想象到,或许对方就一直将手机抓在手中,不停地在自家屋内来回踱着步。
    “……孙警官,请你们无论如何要为我想想办法,一定要为我想想办法,这如今是我人生中最大的缺憾了,也是最大的心愿了。”在电话中,家住福建省山区的荣女士如实将境况告诉了孙警官。
    孙警官会不会主动打电话过来呢?既然电话主动打过来了,这又意味着什么呢?自己的事情,已经被孙警官放在心上了,荣女士的心也自然而然稍许宽慰了,话语中还连说了寄予希望的两个“想想办法”。
    “我会尽最大努力来实现你的心愿,但至于是否能够登记成功,我不能给你肯定的保证。不过,即使不能在我们这里登记成功,我也会想方设法帮你实现心愿的。”听完了荣女士的倾诉,孙警官明白,也感觉到了这次户口登记的份量。
    与以往不同,这次户口登记的确十分棘手,自己是否能够帮助登记下来,这没有十足的把握,更不能随意表态,但他知道,登记成功,这其中还是有希望的;还有,如果自己不再去努力,荣女士就真可能永远做“隐形人”了。
    对这样的疑难复杂户口,自己不能不问,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要百分之百地去努力。于是,经过短暂思考的孙警官,决定让荣女士先准备其中一些简单的、必要的材料,并让她如实记载下来。
    “大姐,你将我刚才说过的话,记下来了吗?如果记下来的话,请再重复一遍,让我听一下。”孙警官虽然对户口操作规范早已熟谙在心,但此时,如何登记荣女士的户口,他还是先认真迅速地理清了头绪,然后再慢慢地讲给她听。
    倾听时,孙警官是坐着的;当倾听完毕、讲给她听时,孙警官感觉到,自己的心已经与这位二十多年没有户口、陌生的“隐形人”开始联系在一起了,也不由自主地再次揪了一下,一定要想办法让荣女士堂堂正正做人,习惯性地又站立起来。他感觉到,站立着说话,或许声音宏亮些,对方能够听得更加清晰。当她听过一遍、询问后,担心她没有记全,于是要求她重复一遍给自己听。只有这样,孙警官才能放下心来。
    孙警官每次接待群众咨询、详细解释时,往往会这样,自己先站立起来,然后将身子尽量往外倾斜,特别是接待老人时,自己身子差不多要靠到了老人,尽量能让老人听清楚、听明白。
    “这些材料,你先要慢慢地去搜集,如遇到什么困难,请及时告诉我。”见对方重复的内容与自己刚才所讲没有出入时,孙警官知道,即使是这样几件最基本的需求材料,她也不一定能够全办得到。于是,在结束与荣女士通话前时,又特地多叮嘱一句。
    通话结束了,孙警官依然没有着急离开办公室,他还沉浸在刚才的倾听之中,能够理解到一位大脑健全、四肢正常之女人,因为没有身份而带来的痛苦。
    那种欲言难吱的疼痛,又一次袭向孙警官心头……
 
                2
    有一种人生叫迎接希望。虽然有时候属于短暂,但一旦拥有,就如打开闸门之涌流,尽情翻滚。
    荣女士过来了,她一拿到当地派出所出具的无户口证明,迫不及待过来领取《居民户口簿》和申领居民身份证的。
    在山区生活了二十多年了,岁月赐予她一支润肤笔,不经意间会向她的脸颊上描绘几下,却是不被众人接受的反差色调。慢慢地,肤色就不再是那么嫩白,增添了几层勤劳磨炼的印记。略显幽默的皮肤,怎么也遮挡不了她的独有之美。
    荣女士的出行,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看样子,心情很不错。临出门前,虽然她告诉了家人,将出一趟远门。但是,他还是等家人离家后,一个人在家里精心打扮起来。简陋的衣柜内,有挂着的,有叠放的,十分整齐。看得出,这是一位爱打理家庭的女性。打扮的这段时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
    “好长时间没出远门了,这次一定要打扮得好看一点。”在选择和自语中,荣女士独自往这边赶来了。
    弯弯曲曲的山路,一眼是无法看完整的,仿佛诉说了荣女士的曲折人生。刚下了一场雨,有点潮湿,有点寂寞。但此时,在这山路上奔走,现在腿脚就是好使,踩趟着推进的立点,感受着清新的空气。
    “小荣,慢点走。”熟悉的老者善意提醒了她。
    “爷爷,我要找回我自己。”当荣女士说这句话的时候,口气比较轻松。但不被理解的话语,顿时让老人抛来诧异的眼光。虽然身在山里这么多年了,但她还没有成为真正的山里人,不令左邻右舍没有接纳她,就连自己的家人,也没有完全接纳她;事实,荣女士看得十分清楚。
    “到县城的车费是多少?”步行了好几公里后,荣女士来到了山区偏僻的一条公路。每天,这山路上总有几个班次开往县城的中巴车,从这里经过。等了约一个小时,远远看见一辆中巴车驶来,荣女士远远地就挥了挥手,担心司机不愿带她似的。
    “二十元。”车停稳后,司机朝她看了一眼,随口就报出了车费。
    “好的。”荣女士朝司机看了一眼,然后笑了笑,径直登上了中巴车。路上经常拦车的乘客都知道,司机会看人收费的,或许司机看懂了她的这身打扮。从这里坐车去县城,听经常坐车的人讲,司机多数是收十元。收二十元,明显有点多了,但荣女士已经不在乎这价钱了。此时,还有什么能比她去领居民户口簿和居民身份证更重要的事呢?
    山路崎岖不平,中巴车经常是跳跃着行进的,一会儿上,一会儿下。荣女士的心情,也随着中巴车的起伏,跌宕不羁,越发兴奋起来。她将脸紧贴着窗户,通过半开着的缝隙,尽情呼吸这大自然恩赐的新鲜空气,享受着走出山区后少有的快乐。至少,这次出行的快乐,她是很难拥有的。
    坐汽车,再换坐汽车,不知不觉离开山区好几百公里了。荣女士决定改坐火车了。咦?坐火车可要实名购票的,这人怎么能坐火车呢?
    “你的居民身份证已经过期了,不能再使用了。如果想购票,请让火车站派出所出具购票证明。”售票员善意提醒她后,开始接待下一位乘客。
    “你跟我来,我们帮你解决。”正在一旁值勤的民警叫上了荣女士。
    “你的居民身份证不是换领过了吗?怎么还会使用过期的居民身份证呢?”民警查询过荣女士手中持有的居民身份证后,有点纳闷。
    “我、我……”荣女士顿时紧张起来,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她一直没有自己的居民身份证,手中持有的证件是别人的。没想到,最担心的事情,还是降临了。以前,她曾使用过这张身份证两次,虽然有点担心,但还是侥幸蒙混过关了。如今,在即将以崭新面目出现的时候,却被揭穿了。
    “你居民身份证是不是你的?”民警拿着过期的居民身份证,朝荣女士连看了好几眼。
    “我、我……”荣女士更加紧张起来,竟然一时语塞。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使用别人的居民身份证?”民警终于发现了其中的端倪,声音也开始有点粗犷起来。
    于是,一场围绕荣女士的身份甄别、使用别人过期身份证的缘由,迅速在火车站派出所展开。
    当然,荣女士涉嫌冒用他人居民身份证,也被“请”到了询问室。此时,职业的敏感,让民警必须认真履行公安机关的法律职责。
    “孙警官,你快点帮我解释清楚,我不是坏人。”一分钟也不愿呆在询问室内荣女士,隔空发出了无奈的呼喊信号。
    突然,一个熟悉而急促的声音传到孙警官耳朵里,这是从边门不声不响来到他身边的妻子的声音:“又想什么了?居然在这里睡着了,快点回家吃饭,吃过饭在家睡。”
    孙警官太累了。刚才与荣女士通过电话后,将头重重地枕在椅背上,想静静地思考片刻,没想到居然睡着了,居然梦见了荣女士非同寻常的旅途。
    “户口还没登记好,怎么就让荣女士过来呢?”孙警官感觉这梦特别滑稽好笑,又特别耐人寻味。
    其实,这并不好笑。下午对拨打电话的承诺,那迈出的第一步,已燃起了她的希望。困难再大,也绝不能放弃,因为她真的开始信任他了。
 
                3
    家是温馨的港湾。公众场合不能表达的,惟有在家,一切是平等的,家人间是可以柔软放松的,尊重之下的“胡作非为”,不为过。
    此时,这里被温馨包围着。儿子虽然去大学读书了,但这丝毫没有降低夫妻俩的幸福感。
    妻子武老师和丈夫一起进家门的。待丈夫坐下来后,她将丈夫的手杆拐杖接过手,轻轻地放到门口,然后又帮丈夫取下假肢。也只有在家里,孙警官才不会戴着假肢。
    “好轻松。”取下假肢,对孙警官来说,就是为自己减负。他也曾想在办公场所不戴假肢,但他太注意自己形象了,虽然不想让群众知道自己是残疾人,但大家都明白,他是因公受伤的,早就知道他是独腿民警了。大家也知道,孙警官更喜欢大家把他当作健全的人来看待。
    “你坐一、两分钟。”武老师知道,孙警官喜欢吃热饭热菜,说着便将桌上的饭菜端到厨房内,开始重新热起来,顿时一股诱人香味扑鼻而来。其实,他的肚子早就开始叫喊了,不过装着没听见。
    以前,孙警官也遇到过没有户口、没有身份的人,没费多大精力就解决了,但象有荣女士这样坎坷经历的人,还是第一次。孙警官将饭碗端到手中,快速吃上两口,突然又放了下来:“老婆,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还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也刚端上饭碗的武老师见自己丈夫如此问自己,感觉到又好笑,又好气。好笑的是,丈夫将所问问题搞得神神秘秘的,以前好象没有过这样问的;好气的是,早过了吃晚饭的时间了,此时两人刚端上饭碗,又要被打扰了:什么事,不能吃过晚饭再闲聊吗?
    “假如我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件,你会怎样看待我呢?”孙警官将双手搁在桌边上,然后静静地看着妻子。这神情,妻子不给出一个答案,肯定是不行的。
    “你瞎说什么?你怎么会没有户口、没有身份呢?”武老师认为这是一个幼稚的问题,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你先别笑,我可是认真问你的,而且是二十多年没有。”孙警官连忙制止了妻子的笑声。他感觉到,荣女士遇到的痛苦,肯定是不少的。此时,将自己置身那种环境中去,来聆听妻子的看法。只有这样,他才能更加透彻地理解到荣女士那种焦虑的神情。这不仅仅是登记户口的事,还要抚平她那疼痛的心灵。
    “你不用说,这社会现在一刻也不能离开身份证件;如果没有身份证件,麻烦事可真不少。其实,你比我更清楚,身份证件对一个人的重要性。这样的问题,你为什么要问我呢?”沉静下来的武老师不明白,自己丈夫为什么会用自己来打比方。她用发愣的眼光看着自己的丈夫,希望能够立即得到自己想得到的答案。
    “你没有针对性地回答我的问题,我是说,假如我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件,你会怎样看待我?”孙警官尽量将自己置身在电话中的那个她的环境中,重复了刚才的话语。
    “你没有身份证件,就意味着其他证件也就领不到了,这样说来,你是我什么人?你从事什么工作?我们是什么关系?……你别乱打比方了。”说到这,武老师停顿了一下,然后将头摇了摇,意思叫自己丈夫不要再问下去,更不愿过多地去想象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件而给家庭带来的伤痛。
    武老师是十分尊重自己与丈夫感情的,而这份感情,更多的是源自双方的信任。
    在妻子不愿多提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件的情形中,孙警官又多了一份压力,仿佛看到了荣女士那份无奈而祈求的眼神,仿佛看到荣女士已经摆脱“隐形人”束缚、站立起来欢快奔跑的身影。
    “快的吃饭,再不吃又要冷了。”说着,武老师用小勺子舀了一小碗渔汤递到孙警官面前,算是打断了丈夫的提问。
    “你也快点吃,不要只考虑我。”望着眼前热气腾腾的渔汤,孙警官不快不慢地端起来,一改刚才狼吞虎咽,开始细嚼慢咽起来,似陶醉在温馨享受之中,又似忆思晚间的聆听之中。
    在这个家庭中,“动”是最大的享受,夫妻俩不时地争论,不时地调侃,无话不谈;不仅如此,双方还会不时将遇到的精彩故事讲给对方听。这样的争论、调侃、倾听,夫妻俩认为,就是生活的浪漫,成为感情升华的“调味品”。
    “静”是最大的关爱。离开户政大厅的时候,孙警官还特地带回一份报纸,这是他的一个习惯。吃过晚饭后,武老师每晚爱在自己家中备课,此时的他,便会看上几眼报纸,从阅读中汲取营养。他不会打扰到她,她也不会打扰到他,双方都有独自的空间,家庭上流淌着的,永远只能是默契。
    看了几眼报纸,孙警官朝旁边正在备课的妻子又看了几眼,晚饭时与妻子商谈的话题陡然又在耳边响起,内心顿时又多了一份怜悯之情:荣女士是否一直也能拥有这样浪漫的意境?他感觉到,与荣女士一次长谈,这是避免不了的。
    梦,很快就要回到现实中来,而且必须回到现实中来。
 
                4
    这种穿梭的身影,他独爱扫描;这种喧闹的声音,他独爱聆听;这种疑难的申请,他独爱操劳;这种忙碌的快乐,他独爱享受。身边的同事,都是这样认为的。
    户政大厅紧挨着接警大厅。孙警官经常会拜托接警大厅的值班民警,只要户政大厅门外有群众徘徊,就打个电话给他。于是,提前到岗,成了他的家常便饭。
    下午一点半钟,离上班还有一段时间,但户政大厅内聚集的人数,已经不少了,登记户口、受理材料、接受咨询,这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一番好热闹的场景。
    “孙警官,我的居民身份证遗失了,现在该怎么办?现在需不需要挂失?别人使用了我的居民身份证,这会不会给我带来不良影响?”这是红衣女孩的声音。
    “当然是补领居民身份证了,现在无需挂失了。如果居民身份证被他人使用了,也不会给你带来多大影响的。现在开始采集你的指纹……”孙警官做到有问必答,只要自己能够答复的,绝不含糊,也不怕多说上几句。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