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百变神探(六)

来源:网投 作者:杨远新

第六章  凡天下贩毒的女人,大多是美人胚子

  这时,一辆警车朝这边驶了过来。

  余非英看见内心一怔,她悄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揭开盖板,拔掉SIM卡,避开沈惠民的视线,顺手扔得远远的。

  沈惠民望着增援的警车到了,心里好激动。他暗暗责备自己不该错怪符品仁,真是以小人之见度君子之心。他转对余非英,指着警车说:“请赶快上车!”

  余非英磨磨蹭蹭,不想上车。她对沈惠民说:“你这人怎么不懂味?你是个木脑壳呀?你简直不通人情?人家是不给好处不帮忙,你是给了好处也不帮忙。哪有你这样做人的?”

  她还想说什么,已经没有机会了。符品仁、彭金山从警车上跳下来,二话不说,各架着她一只手,说:“美女请上车。”不由得余非英愿意不愿意,她的屁股已经落在了警车的后座上。

  沈惠民驾驶摩托车在前面带路。

  警车在后面紧跟。

  彭金山、余非英坐在警车后排座。两双眼睛都望着车窗外,谁也不说话。

  摩托车、警车沿着花团锦簇、大树蔽空的湘江大道向南行驶。

  秋雨将湘江大道洗得光洁明亮。道路两旁的鲜花、绿树,尽情地迎着风、沐着雨,将浑身沾染的尘埃洗净。

  沈惠民驾驶摩托车,像一只鱼鹰在湘江上空飞翔。他耳边一直回响着东湖塘镇派出所民警的话:余非英几年下来赚了很多钱,但不做守财奴,多次出资兴办公益事业。乡中心学校扩建,捐出10万元;乡敬老院维修,资助5万元;村里修水泥路,拿了8万元。沈惠民心存疑问:一个中年女子,凭什么赚那么多钱?此时她为了脱身,出手就给他摩托车后备箱里放进那么大两砣票子,这正好暴露出她心里有鬼。商人处事只信奉一个原则:利益最大化。她往他身上投这么大两砣票子,绝对不只是为了不想耽误时间早点走人这一简单的目的。他一定要把她带回蓝天公安分局进行深挖。

  符品仁驾驶警车,与沈惠民保持着一定的车距。他不知道沈惠民要去哪里,也不知道沈惠民要去干什么。他和彭金山接到沈惠民的短信息,只说是发现了重要嫌疑人,请求火速增援。当时,他和彭金山接到沈惠民的短信息都感到有点意外。如何回应,他有点犹豫。就在他拿不定主意之时,彭金山对他催促:“我们应该赶快增援沈大队长。如果不去,误了大事,上面追查起来,谁都担不起责任。”他内心以为沈惠民发现了国际毒枭邬娜瑰。尽管他俩相互间为竞争刑警大队长一职各怀心事,各有打算,但在抓捕国际毒枭邬娜瑰,捣毁跨国贩毒网络这一点上,只能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这是做刑警的底线。如果一旦出了问题,追查起来是属于他的责任,就会被武圣强脱掉警服,清除出公安队伍。符品仁找不出反对的理由,也为了自己保险起见,他只好和彭金山一起赶了过来。

  符品仁看着前面飞驰的沈惠民,心里发问:他到底要把我们引到哪里去?到底要我们跟他去干什么?他瞟了一眼身后的女人,心里又问:这个女人难道就是国际毒枭邬娜瑰?说像,也像。天下大凡搞贩毒的女人,百分之百是美人胚子,百分之百是中年女子,凭的是姿色和大胆开道。说不像,也不像。他总觉得这个女子缺少那么一点跨国毒枭的气质。是什么气质,他也说不清楚。

  不等符品仁往深里想,沈惠民带着他们很快来到了余非英骑车撞人的西湖桥路段。沈惠民一眼看去,余非英扔下的那辆摩托车早已无影无踪。

  沈惠民追问余非英:“你说,你指挥那个女子把摩托车骑到哪里去了?”

  余非英一副委屈的样子,她反问:“你说哪个女子?在这里与我扯皮的是个男的,我根本就没有看到什么女子嘛!”

  沈惠民问:“你说,与你通话的那个女子是什么人?”

  余非英回答:“我也不晓得她是什么人,只是认得她而已。”

  沈惠民追问:“看你和她的那个亲热劲,难道仅仅是认得而已?好吧!你说那个女子叫什么名字?”

  余非英回答:“她叫林娟蓉。”

  沈惠民又问:“她长得什么模样?”

  余非英不假思索就做了回答,她的个子不算高,也不算矮。她的身材不算胖,也不算瘦。她不算漂亮,但也不算丑。

  符品仁听得不耐烦了,没好气地说:“你这话等于放屁。你说,她有多大年纪?”

  余非英依然不急不忙地说:“看样子她好像三十岁,顶多不超过四十岁。”

  彭金山用嘲讽地口吻说:“好像是个青年人,也好像是个老年人。”

  沈惠民问:“她是哪里人?”

  余非英摇头:“不晓得,我真的不晓得。我要是晓得,而对你们讲不晓得,我会遭天打雷劈。”

  沈惠民问:“她住在哪里?”

  余非英回答:“我也搞不清楚。”

  沈惠民说:“那好吧!我相信你讲的都是真话。你现在拨通那个女子的电话。”

  余非英连声说:“可以可以,我这就给她打电话。”

  她边说,边朝街道旁边的公用电话亭走去。

  符品仁拦住她,将自己的手机递给她,说:“美女用我的手机给你的那位姐姐还是妹妹拨电话。”

  余非英犹豫了一下,最后只得接过手机,按下一个个数字键。

  三个民警等了片刻,不见余非英拨通对方电话。

  沈惠民问:“美女你是怎么回事?”

  余非英回答:“对方关机。”

  符品仁要过手机,重拨一次,对方果然关机。他翻出电话号码“1397311××29”,储存起来。接着给其发了一条短信息。时间过去了一阵,仍然不见对方回应。

  沈惠民他们将余非英重新请上了警车。

  沈惠民骑着摩托车驶上湘江大道。身旁的湘江,浪涛滚滚,响声哗哗,如同千军竞发,万马奔腾,齐心协力,向北而去。他好像加入了浪涛的行列,将摩托车开得像飞一样。

  符品仁驾驶着警车,一言不发,紧跟在沈惠民的摩托车后面。

  彭金山与余非英并列坐在警车后排座位上,中间保持着大约一拳头的距离。两人的目光都望着车窗外,相互猜测着对方内心的活动。

  此时,一辆牌照被涂抹得模糊不清的摩托车一直尾随在警车后面的车流里。摩托车手裹着神秘的面纱,始终盯着警车的去向,保持着既不被甩掉,又不被发现的最佳距离。她不能眼看着余非英被警察抓走,一路想着尽快解救的办法……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