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旅行箱里的杀机(二十六)

来源:网投 作者:王世勇

李国栋兴奋异常,他梦寐以求的景点已经在他的脚下,更让他兴奋的是,‘阿桃’也在他身边。

阿桃说过,只要完成这次任务,她会陪他一起去看阿凡达山。

这次任务比上一个更容易、更简单。李国栋在宾馆把发完后的那条消息一晚上的转发量、点击量发给了‘阿桃’。微信上阿桃给他一个大大的赞、一个吻、一个拥抱,随后让他在张家界耐心等着,明天她就会出现在他眼前。

第二天晚上,等一白天不见阿桃回音的李国栋刚刚睡去,外边门铃声不断,他揉开朦胧睡眼,嘴里骂着“该死的服务员,这个点还要打扫房间吗”,便围一条浴巾下床开门,门打开的刹那,一股熟悉的香气扑面而来,随后一个柔软的身体投进他的怀抱。

“阿桃”他低声喊着,惊喜异常。

阿桃紧紧抱着李国栋走进屋子,国栋用脚把门使劲一踢,关上了。二人像蛇一样缠绕在一起。

一夜无话。早上李国栋睡得正香,窗帘被人掀起,一股刺眼的阳光把他弄醒,睁开眼,刺眼的光被一个人影当上了,见阿桃已经安静地坐在他床边。阿桃用安详的目光注视着一身古铜色肌肉的李国栋,李国栋被看得有些不自在,说:“宝贝,你起得这么早,我快睡死过去了吧,一点动静都不知道。”

透过窗子的那束光正照到阿桃的脸上,逆光里阿桃脸部的轮廓,清晰地呈现在李国栋的眼里。他看醉了,伸手去揽阿桃的腰,阿桃顺从地伏在他臂弯。温存片刻,阿桃还是推开李国栋的手说:“一晚上你还没够啊,淘气的孩子。一会儿你得起来了,你不是喜欢《阿凡达》电影里的那座山吗,票我都买好了!”说着阿桃把一张门票塞在李国栋的手中。

李国栋腾地从床上坐起,看着仅有的一张门票,说:“你不是说陪我一起去吗?”

阿桃温柔地看着李国栋,用手摸摸他的脸“谁说陪你一起去了?”

李国栋一扭脸,“你骗人!”

“乖啊,我得先办一些事儿,我们山上见,不逗你了!”阿桃抚摸着李国栋的脑袋。

“我陪你一起去办事!”

“如果能行,我当然要带你一起了,好了,乖宝儿,我们山上见。你进景区先慢慢地玩儿,我们在擎天柱景区相见,不是很有意思吗?”阿桃像哄孩子一样和李国栋说。

李国栋点点头,“我们什么时间碰头呢?”

“下午四点吧!”

“好吧,我起来吃早点,退房。”

 阿桃却指指桌上“早点我早就给你买好了,宾馆的自助餐难吃死了吧?”

看看桌上的餐盒,李国栋知道那里一定有自己喜欢的炸油饼和热豆浆,他感动了,起身又抱抱阿桃。

阿桃拍拍他的肩“快趁热吃吧,都是你爱吃的!”

李国栋收拾完行李,退了房,叫台车直奔景区方向。此时阿桃早已经去办事了。李国栋没想明白,阿桃为什么不带自己一起去办事,为什么不和自己一起去景区。这个女人魅力十足,他明白自己已经深深陷入了感情漩涡,无力自拔。阿桃现在就是他的一切,阿桃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让去哪他就会去哪,从没想过什么是危险什么是不应该。他始终觉得阿桃还是谜一样的存在,摸得着却看不清。

张家界景区太大了,那些奇峰险岭让李国栋大开眼界,坐着电瓶车玩了两个景区,看看时间,已经三点半了,他匆匆登上去擎天柱的观光电瓶车。这时李国栋的电话响了,他掏出这款心仪的手机接阿桃来电。李国栋以前还算是个节俭的孩子,虽然羡慕那些时尚潮流的东西,但摸摸兜里的钞票他都忍了,自打和阿桃相识后,阿桃不但给了他家人般的温暖,也给了他极大的物质帮助。在阿桃安排下他把健身房的工作辞了,全力帮助阿桃。

阿桃就在观光车站最显眼的地方戴着遮阳草帽、一袭花裙子,风姿绰约地站着,李国栋远远就看到了,心里涌起一股暖流那一刻他有了沧海桑田、海枯石烂的感觉。

观光电瓶车还未停稳,李国栋就蹭地跳下直奔阿桃跑去,不由分说给阿桃一个大大的拥抱。阿桃并没有响应李国栋的拥抱,及时把他推开,低声说:“羞不羞,那么多人!”

李国栋咧嘴乐了“我才不怕呢,我要站在那边的大山旁大声宣布,你是这个世上我唯一爱的女人!”一边说着他一边指着那座云雾缭绕的山峰。

阿桃抿嘴一笑,拉着李国栋的手边走边说“别傻了,那么多人看着呢,你不是最想看这座山吗,我们这就到近前去。”

在擎天柱的景观道上,李国栋拍下无数张风景照,看着拔天入地的山峰李国栋宛如处身仙境。拍完风景照,李国栋把阿桃的肩膀转过来,脸对着脸,彼此能听得到对方的呼吸,阿桃异样的看着李国栋。他没忘了之前说的誓言,他说:“你是世上我最爱的唯一的女人,我会为你死为你生……”话没说完李国栋的嘴就被阿桃用手捂住了“嘘,我带你去一个更好的地方,那儿更适合海誓山盟!”

李国栋先是诧异随后明白地点点头,然后他说:“我们俩拍张合照吧!”说完他打开手机的照相功能,正要对准自己和身边的阿桃,阿桃却轻巧地转身躲过镜头。

李国栋心里搓火正要发怒,阿桃却说:“我们要到发誓的地方合影,这个景不适合。”

李国栋刚拱上来的怒气被自己生硬地按到肚子里,僵硬地笑笑“你说的那个地方在哪啊,天快黑了,我们能马上就去吗?”

阿桃笑颜如花“黑怕什么,今晚上我们就住山上,来吧,亲爱的跟我走!”

那句“亲爱的”就像是给李国栋打一针鸡血,他以一往无前的气魄紧跟着阿桃。

走到天生桥的时候,天色已暗,游客已经没有二人站在桥上兴奋的李国栋欣赏着赞叹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阿桃却撅着嘴看着李国栋。等李国栋发觉阿桃在那撅嘴,立刻明白这是等他发誓了。

李国栋站在天生桥的中间举起一只手,正要大声地喊出心中所愿,阿桃举着相机,说:“等等,我要把这一刻记录下来,这个角度,不好看,你再往边上挪挪!”阿桃另一只手指挥着李国栋移动的方向。

李国栋听阿桃说要把这一记录来,也熟练地偷偷把手机录像功能开启,有意对着阿桃,他想给她个惊喜。

已经站在前边的李国栋,依然没有摆好阿桃想要的姿势阿桃假装发怒地冲了过来。李国栋大喊“别开玩笑,这危险!”他双手要拦着冲过来的阿桃,但他的胸前明显感觉到被阿桃伸出的手狠狠推了一把,那力量不轻不重刚好让李国栋的身体失去重心,向下面的万丈深渊倒去,他伸手想要拉扯什么却什么也没有,他惊恐地喊着“快拉住我!”

阿桃面色冰冷,不但没有去拉李国栋,反而是退后两步,让自己处在李国栋够不到的位置。

一米八的李国栋像一节枯木随着乱石落向万丈深渊。深渊里传来他渐远渐淡的喊声“你竟然推我,为什么,为什么……”

一个星期后,天生桥下一个采药人在谷底发现了李国栋的尸体,但当地警察并没有能在第一时间确认这个坠崖的游客到底姓甚名谁。

在刘唐和王小鱼出差张家界时,那具尸体还没被贴上“李国栋”三个字。等刘唐和王小鱼返回Q市,张家界警方却联系了Q市刑警队。刘唐和王小鱼这才得到李国栋正式身亡的消息。张家界警方的说法:李国栋应该是一个人去的张家界,在他进出景区的入口监控能证实他是独自上山的,在他入住的宾馆调出曾有一名女子进出他的房间,但该女子出入时均带有口罩,八成是暗娼一类的女人,房间登记也只有李国栋一个人。

这个消息大大打击了刘唐,刚查到李国栋,李国栋就不明不白坠崖死了,难道是被阴魂不散的苏平原叫下悬崖的?刘唐不住地摇着头,王小鱼看在眼里,拍拍刘唐的后背,说:“师父,别灰心,也许我们还有其他办法呢?”
   刘唐叹口气“看来你要再跑一趟张家界了,把那边的情况查清楚,主要目标是进出李国栋房间的那个女人。第二点,看李国栋坠崖的地点还没有更多证据和线索。

“师父,这次你不和我一起去?”

“我必须要把那个女人的行踪搞清楚!我们随时联系!”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